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非常规恋爱故事06

这次量这么大实属意外,不过就当是补更端午的了hhhhh

05

说起来在时间上其实有一点点bug,事情并不是同时发生的,特别是开头秀姐和后面叶王,前文的一点bug我也大概补上了


楚云秀的跃迁舰离开Oblita星域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即使有特殊材料的舰船保护,突如其来的精神力暴动也引发了微弱的精神共鸣,这让舰队的操作准确率下降了近十个百分点,对于一艘庞大的舰船而言,即便是一个百分点的误差都是致命的,更遑论是其十倍之多——“大家辛苦了,”楚云秀终于放松仿佛铁水浇筑的骨骼,坐在舰长的座椅上,只眉间夹着几道显而易见的折痕,她的手指用力地掐在掌心,留下几横半月牙的浅色印痕,“搜索最近着陆点。”

许是楚云秀八风不动的神态撑起了整艘舰船的筋骨,刚刚脱出“死亡星域”还处在惶惶后怕的船员都端整了神色,恢复成往日冷静可靠的模样,乱糟糟的舰船里也重新回到了井然有序的状态,副舰长李华不动声色地和楚云秀对了个眼色,互相都有放下心来的轻缓之意。

“报告舰长,400星里外是边境星α星,560星里外是边境星β星,α星周围有不稳定虫洞带,距离过远难以测量!”

“舰长,我们往哪里走?”

“越近越好,不就是虫洞带吗?”楚云秀笑了笑,无所畏惧的神采再次晕染她漂亮的眉眼,“我们的舰船根本不怕这些玩意儿。”

 

“既然你来了,正好我也有一份东西要给你看。”叶修对于王杰希“狂妄”的语句不置可否,只是调试好机甲的基础机能就再次打开了驾驶舱示意王杰希下去,“我不穿鞋是为了不惊醒你,你不穿鞋干什么?”

“……我没想到这里会这么脏。”王杰希环顾四周,在冰冷的金属地板上缩了缩脚趾,尽管工作室内的排风系统十分尽职尽责,但它毕竟仅仅用于清洁空气,遗留下来的沉积多年的陈旧灰尘就在他们走动间起落,“而且有个问题我从最开始就想问了……”

“当时我们都以为最后会在α星上定居,你应该知道,α星的综合评价是整个星系当中最高的,哪怕是现在的帝星都没有办法和当初α星相比。我还有沐橙,我们瞒着所有人在α星上藏了一个家,就是这里。”

叶修把跨时代的机甲重新藏进空间钮,仿佛心有灵犀般预知到了王杰希的疑问,他一边回答他一边打开工作室的独立光脑迅速翻找起来。而往常一定会试图获取共享资料的王杰希此时却毫无动静地站在他的身后,灯光下愈发明显的异色瞳注视着叶修笔直的脊背,他忽然想,在叶修这里,“家”的定义到底是什么。

“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不知是找到文件了还是觉得身边少了什么,叶修突然回头问道,那一瞬间他看到王杰希茫然的跑着莹白代码的双眼,一时语噎。

“嗯,你找到了吗?”诚实的AI王杰希也学会了似是而非,转移话题。

“旧系统的检索功能不太好,还要一会儿。”明显惯犯的示例者叶修看上去并不介意这点小事,他甚至还有些乐于在王杰希身上看到这种人类式的变化,“你要是没事就先去洗个澡,怕脏吧你。”

看上去像个洁癖的王杰希低头打量了下自己——灰色宽松T恤(叶修的)、白色大裤衩(叶修的)以及本应该穿在脚上的过时横条拖鞋(还是叶修的)——摆明一个旧时代宅男形象,他如是想着也如是问道:“你从哪里得出的结论?”

“什么?”被询问人一头雾水,不过他也只迟疑了一会就迅速跟上了王杰希的思路,“哦,一般人都怕脏吧。”

得到这样一个明显是敷衍的解释,王杰希却也少见地没有追问,他毫无避讳地席地而坐,随手拉过一台理应报废的老机器就开始摆弄起来,多少也和此人相处了好几天的叶修一眼就从他指尖隐隐闪烁的弧光看出王杰希的心情堪称不错,转念一想也明白了他这莫名其妙的快乐到底从何而来。

“你想做人啊?”像是无聊地闲扯,叶修漫不经心地问道。

王杰希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下来,许是在利用他的万能公式计算这个问题的答案,他郑重地望着叶修的方向——虽然还是只有叶修忙碌的背影——慎之又慎地回答道:“我不想。”

这个问题涉及到了他一切行为以及思考回路的核心,他不得不谨慎思考所有的可能性并且多次询问自己,这种人性化的思考行为让他下意识地摒弃了一切类似机械形同数学的计算,给出答案很快,几乎是跟从自己的感觉,但答案之后的缘由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我想做人吗?

我不想做人。

为什么不想做人?

叶修没有继续问,王杰希却陷入了一个AI绝不会有的纯粹的思索状态。

人类很好,他想着比照着身边唯一熟悉的人类个体,“但是做人真的很麻烦。”

“麻烦在哪里?”叶修的声音极轻,试图引导王杰希无意识的话语。

“牵扯太多,束缚太多,没有随心所欲的机会。”然而王杰希的敏锐程度远超叶修的预料,但他依然据实陈述了自己的想法,随后他站起身走到叶修身边,翠色和黑色相对,他忽然伸出手像是安慰般拍了拍叶修的肩膀,低头看向旧光脑掀过这个话题,“你找了这么久还没找到?到底是什么东西?”

被安慰的叶修哭笑不得地低下头继续寻找尘封在过去的旧文件,他说:“是一份机甲设计文稿,和一叶之秋是同系列的,林杰也参与了设计,但他的理念在当时太过超前,这个设计就被直接砍掉了,后来我俩偷偷拿了出来。”

“是王不留行,对吗?”

“你知道。”叶修毫不意外。

“我这里存了父亲的初稿,”王杰希看着光脑上没有任何美感的命名方式,无趣地转身靠在桌子上,“十分粗糙的雏形设计,但是确实不是当时能实现的技术层次,王不留行要求的能源转换率之高在目前也只是能勉强实现而已……你要让王不留行也出生吗?”

“差不多吧,我本来来这个地方也只是为了拿回君莫笑,就是刚才那台机甲,遇见你之后才稍微改了改计划,两个人总是要比一个人方便一点,而且有你在,在修整一台机甲的同时再建造一台机甲也不是什么难事。”叶修飞快滑动的手指稳稳地停了下来,他拉过王杰希垂在一边的左手对准光脑的唯一接口,“存好它,这台光脑里的东西今晚必须清空。”

大量繁杂的数据通过王杰希的指尖滔天洪浪般涌入他排列得整整齐齐的数据库,他下意识地想收回手又被手腕上的斥力阻拦无法动作,这种填鸭式的输入让他不适地皱了皱眉,在确认无法改变现状之后,王杰希便开始迅速地整理起这庞大无序的资料——绝大部分的文件都采用了特殊密码编码,尽管叶修把密码库也放在了这片文件海之中,将它们解码重构始终是个耗时极长的巨大工程——他闭着眼低头咬了叶修的肩膀一口权当泄愤。

“我说你到底把自己当什么啊?”

叶修带笑的声音传到王杰希的中央处理器的时候已经极模糊了,但他还是精准地辨认出了叶修的意思,语句含糊地说道:“没法揍你,下不去心火。”

工作室安装的感光穹顶在清晨准时打开,室内明亮的灯光缓慢地暗淡下去,王长工睁开眼时就正好对上穹顶过滤之后柔和的日光和日光下睡得十分安然的叶地主,他晃了晃运作了一夜难得昏胀的头,坐在原地忍了一会,最终还是忍不住靠近熟睡的叶修狠狠地掐了他的左脸。

“开心了吗?”即使是被掐,叶修也老神在在地闭目养神,顺道还拍了拍王杰希的手,“差不多了就去洗漱,一会还得去上班啊王杰希同志。”

“我已经把今天的工作处理完了,如果有临时订单,我安装的小程序也足以替我暂时解决,今天我就不去上班了。”王杰希也没有被揭穿的尴尬,或者说他也就等着叶修发现,他站起身,“按照计算,微草的舰队马上就要进入α星虫洞带了,我要去港口等他们。”

“不对,你检测到微草出发是在昨天晚上,唐柔回来的时候,微草的跃迁舰什么时候这么快了?”

理论上从帝星出发经历三道防线到达Ensis大约需要两天的时间,而从Ensis进入α星还要一天,尽管跃迁舰可以达到理论上的最快速度,但显然繁琐的检查手续并不允许它们极速穿越整个星系,除非——“方士谦走了特别航道。”

“是的,方士谦先生直接征用了特别航道,并且他的出发时间是在前天,所以他还是用了两天多的时间才到达α星。另外,昨天监测到的其中一艘舰船根据航线已经可以大概确认会在β星登陆,并且有第四艘舰船出现,他们从Oblita出发,方向α星,没有明显标识。”

“你什么时候又拿了我的光脑。”叶修有些头疼地看着王杰希手里明显属于他自己的东西,“我说,你真的只是个刚出生的家伙吗?”

“当然,你来接我那一天我还打算当自己的生日。”王杰希把光脑放在桌上,语调轻快,“七月六号对不对?”

“夏娃计划立项是在五月……”

王杰希对于叶修的停顿毫不意外,他看向叶修的眼里还藏着无意遮掩的笑意:“五月二十九,你的生日。”

 

如果在正规星图上查阅α星这个地方,就会发现这颗曾经的生命之星如今一大半都是触目惊心的漆黑——无法生存的标识。而这颗星球上唯一的公立星舰港口就建在漆黑与明白的边界处,王杰希站在港口外围,罩着当地特产的长袍,整个人从头包裹到脚,密不透风。距离微草到达港口大约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他此时的注意力也不在多年未曾修缮宛如张着扭曲大嘴的巨兽的破旧港口,他站在不起眼的角落,视线滑过曲折的分界线,投向半分生气也无的荒芜地带——他沉睡了五百年之久的α基地就在八十千米之外。

那天晚上的“鬼”比过去十年间的都要凶悍许多,好像,苏醒了一样。

他忽然想道。

“嘿,你知道这里的爆炸遗址往哪走吗?”

意料之中的男声,意料之中的人,王杰希收回视线,略略抬头仔细打量他等来的访客,和死板的数据资料不同,方士谦此人切实接触起来感觉上就完全不像个文职工作者,一张脸可以称得上周正,不笑的时候能稳稳压住桃花眼的放肆,笑起来的时候那双眼中便是锋芒毕露,着实武官的作风。

“你知道吗?”外人面前方士谦依然是一副好风度,他只是不露痕迹地弯了弯手指,笑容收了不少,连随性而立的脚步都收拢了回去。

“我知道。”王杰希退后了两步,恰好保持在两人都可以接受的安全范围内,同时也使仰视变成了平视,“你要去那里我可以带路,但我想知道父亲是否有留东西给你们,我叫王杰希,是W-J-04。”

“你就是林杰老师的作品?”方士谦显然得到了一个预料外的答案,任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偶然遇到的路人会是自己此行唯一的目的,“我记得夏娃计划是类人AI项目,你真的是……”

“我是。”王杰希看了看方士谦身后跟着的一队人,“要不要去我住的地方聊,你们恐怕不太适应α星的天气。”

方士谦没说话,他身后的几个年轻人倒是交头接耳来回看看,一脸期待恨不得替他点头答应。

“α星上也没有什么武装力量能拦得住你们。”似乎是笃定方士谦会妥协,他说完这句话就转身向城镇走去,也不管身后方士谦气急的两句训斥。

路过避无可避的兴欣机甲店时,王杰希还刻意往左侧躲了躲,无奈正好遇上出来盯着装货的老板娘,一群明显外来客装扮的陌生人着实吸人眼球,陈果一转眼就看到躲闪的王杰希,顿时气不过喊了声:“王杰希!你才上班几天啊就知道罢工?”

“啊?”王杰希是真愣了,躲到一半都不知道该往哪走了,他茫然地望向气急败坏的老板娘说,“我不是让叶修请假了?”

“请假?就那么一张假条也叫请假啊,你这是多少年前的请假方式了?”陈果说到这里就生气,大早上就在桌上看到一张请假条,打工小弟连个影子都没有,还说什么装的程序足够应付今天的订单了,程序能用还要人干什么?

“我不知道啊。”他是真不知道叶修会用这种方式请假,明明早上还说的好好的,“我得招待下客人,晚点回来工作成吗?”

“亲戚?”涉及到外人,陈果的语气也轻缓了些,她看了看好不悠闲的方士谦和热汗涔涔的微草小伙子们,半是好奇半是负责地问道,“要叫叶修吗?”

“我的亲戚,不用叫他。”王杰希直接拒绝道,他看了方士谦一眼,随后又对陈果说,“我们有些事要聊,晚点见?”

“行了行了,准你的假了,没有下次啊。”陈果挥了挥手也不再看,转头继续盯梢装货。

“那谢谢老板娘了。”

 

接下来这一路倒是没有出什么事,当然这和王杰希刚离开玻璃罐在这里并没有多少熟人也有关系,且不论有多少来回逡巡的目光,至少这一行人都顺利到达了叶修位于西北部的房子——与周围并不存在任何违和感的金属原始色的矮房——一路沉默跟在王杰希身后的方士谦此时倒是挑了挑眉,不过也没有疑议地跟着这个自称是W-J-04的家伙走了进去,薄薄的一层门板合上便隔绝了来自四面八方所有的窥视。

“叶修是谁?”

方士谦一进入安全的封闭空间就不再沉默,他单刀直入毫不迟疑,王杰希却是对这把直射而来的寒光凛凛的长刀视而不见,他轻车熟路地调出面板操作打开靠边折叠起来的桌椅,还从厨房里端出几杯水来,他礼貌地做了个“请”的动作,自己也坐在靠墙的位置上,似是预备回答他们的疑问。

瞧见这一系列的动作方士谦也不恼,顺坡下驴地接了王杰希递过来的水就在他对面坐下,顺便还示意其他人坐下。他甚至比王杰希还高一些,人高马大地窝在这样一把小圆凳上也没有任何抱怨,只是略略凑近了王杰希说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叶修是谁了吗?”

能在林杰过世后便接手微草,一直做领头人做到现在,方士谦显然并不仅仅只具备一身优秀的科研素质和扎实的理论基础,从王杰希第一次提到叶修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开始怀疑——世界上不存在百分百的巧合。

“你已经猜到了。”

果然。

“你是叶秋带出来的?”

“他叫叶修,是的。”

“好,叶修,那么叶修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不知道。”

“叶修为什么要把你带出来?”

“我不知道。”

“林杰老师的秘密是什么?”

“什么秘密?”

一问三不知的状况让方士谦的脸色变得愈加难看了起来,熟悉不熟悉的人都多少能看出他有暴怒的迹象,而坐在他身边的邓复升忽然轻轻拍了拍他紧绷的手臂,他的声音温和宛如白水:“士谦,冷静一点,你吓到小朋友了。”

“什么小朋友,他……”

“我说,我们微草的小朋友。”邓复升打断方士谦怒火中烧的话语,按住他几欲暴起的身体,朝着王杰希抱歉地笑了笑,“我们的重点不是叶秋,也不是叶修。”

“我知道!”方士谦板正了身体,从邓复升的手下脱了出来,嘴唇紧抿,手上用力扯了把领口,一双桃花眼浸染怒气倒是更加熠熠生辉,当然也同样杀气十足。

“我想你的问题应该告一段落了,那接下来该是我来提问了吧?”

王杰希倒是深谙什么叫做气死人不偿命,他也不管这样是否会火上浇油,只是抿了口水说道:“我想知道,父亲,林杰他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给你们,关于我的任何东西。”

“我只有老师的笔记,如果你指的是这个的话。”方士谦再不情愿也只能在邓复升的催促下回答王杰希的问题,“但是现在我不能给你看,我们要去一趟基地。”

“没问题。”

 

当晚距α星100星里外

 

“距离α星虫洞带还有100星里,观测稳定。”

“全速突破,我们必须尽快在α星着陆。”楚云秀左手滑动星图,右手则回复杨聪的联系。

“舰长,我们稍后要不要和杨聪先生汇合?”李华看了眼舰船状况报告,低声问道。

“暂时不要,他那里还有眼睛。”

听闻此话,李华倏忽沉默了下来,他望着观测窗外漆黑广袤的宇宙——明明是丢一颗炮弹下去都不会有任何涟漪的静寂世界,这层风平浪静的皮囊之下到底还有多少暗潮汹涌——他不知道也无心了解。

“十方塔那边有动作了,李轩说是微草给的消息,方士谦也往这边来了。”楚云秀看了眼李华,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话,“我们这趟能遇上那家伙也说不定,他是为了林先生来的,林先生留下的东西也许能为我们解惑。”

“方士谦这个人一身铜臭,要从他那里讨到些东西太难了,他一点都不像林先生的学生,俗套。”李华言及此人满脸嫌弃。

“有铜臭味才好啊,”左右开弓的女舰长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世界上哪来那么多白来的午餐,能谈交易才是最可靠的。”

 

帝星北部

 

帝星的辉煌表皮之下也丢弃着峥嵘的反相碎骨,被矗立的高楼掩盖的破败的贫民区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气息,不是那种实质性的下水道沟渠里的酸腐臭味,而是掩盖在清新香氛之下的浸透在每一个人骨骼里张牙舞爪的糜烂味道,像是无形的蛛网笼罩着这一块区域,等待着觅食的蜘蛛巨兽将这酝酿已久的食物尽数吞噬。

一道与整个懒散的贫民区格格不入的灰色身影在迷宫般的小道中迅速穿行,他披着宽大的斗篷,整个人都被遮得严严实实,和原住民一般无二的打扮,偏偏因为那力道十足的奔走和钢筋铁骨般挺直的脊梁生生和周围的一切都分化了开来。他动作果决地穿过几重障碍窜入一道暗门,靠在门边巡视四周确认无碍后才进入了真正的大门。

“你回来啦。”

清脆的女声打断来人的动作,他摘下兜帽,露出一张明显还是少年人的脸,冲着看过来的女性点了点头说:“苏姐,我回来了。”

“外面怎么样?”苏沐橙递过一杯水。

“不算好,也不算太差,陶轩还在找你。”邱非脱下宽大的斗篷,笔直地坐在门边的椅子上,“我没有打听到元帅的消息,但是我偶然间听说,叶家家主也叫叶秋。”

“什么意思?”

“你应该猜出来了,”邱非无奈地笑了笑,他在粗糙的桌面上画了几道,“嘉世的叶秋和叶家的叶秋,我觉得总归是有点关系的,你在方舟时期就在元帅身边了,多少也应该听到过什么。”

“我确实不清楚,”苏沐橙摇了摇头,“如果一定有人知道什么的话,我猜只有我哥哥,叶秋他当初并没有告诉我太多事情。”

“我打算去找他。”邱非低下头忽然说道,“苏姐,我会尽力安排好外面的事情,这里,元帅的旧部就麻烦您了。”

苏沐橙沉默了一会,她看着邱非尚显青涩的侧脸,难掩艰涩:“你放心。”

tbc.

评论 ( 1 )
热度 ( 41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