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非常规恋爱故事05

拼死码字终于在十点前写完了,不说了我要去看宋慈了。

这个段落效果是因为我用的小黑屋……它自动生成懒得改了…… 

04

 

       帝星  十方塔

  

  惯常闲置的全息星图放映室今天反常地紧锁着,两边的窗帘也被拉得严严实实,隔音良好的建筑材料使得往日里常有人声的走道都显得安静异常。窗外的人工穹顶也透出了阴沉的颜色,似是敲山震虎般隐约响起沉闷的雷声,高塔之下四方贯通的高空交通轨道中时不时有人咒骂出声,被分毫不差地忠实地记录在分布四处无所不在的“耳目”当中。

       就在这日夜不辍的船流中忽然驶过一辆没有任何多余装饰的灰色民用飞船——最基础最常见的款式——驾驶员紧闭窗门,外部设施只能摄录到偏瘦的人影,如果此时有人有权限查看民用飞船的内设摄像头的话,他或许就会发现连这些设备都无法截录到清晰的人像,偏偏从透露出的缝隙角度来看又是合理的遮盖——几乎可以称得上完美的伪装。

  灰色民用飞船切入左侧轨道,拐过缓速转角之后消失在了十方塔前的记录仪当中。

  “这是方老师离开前交给我的,”还在抽条期的少年站在星图前导入光脑中的数据,方才还有些颤抖的双手在此时又稳又准,他专注地调整着星图上的细小误差说,“他让我整理好所有数据后立刻来找你们,他说这些关系到生死存亡。”

  “他去哪里了?”林敬言看着星图上逐渐成形的几条航线图,沉吟了一会抬头问道。

  “α星。”

  回答他的不是受命而来的少年高英杰,而是端坐在首位的首席韩文清,随意摆放在桌面上的手轻轻地敲了敲,只有坐在他身边的张佳乐听见了看似毫无意义的敲击声中的秘密,他悄悄望了望韩文清周正严肃的脸,敛下情绪等待方士谦送来的消息。

  “哦是的,老师他去了α星。”高英杰露出腼腆的笑容,有些局促地后退了一步,又端整神色说道,“他说他要去把林杰老师的宝贝挖出来。”

  “啥?”初闻此话的张佳乐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林杰的宝贝?他还藏了东西在α星?”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高英杰显然对张佳乐突如其来的不着调适应不能,他生硬地转移话题,“方老师让我把这份航线图和相关资料交给各位,”他操作全息台升起球形投影,缩略星海就环绕在他们眼前,“这是微草几经周折收集到的边境地带的异常的航线记录,”他点选一条航线进行放大,“各位请看,就在这个位置,这条航线出现了顿点,这是滞空停留超过半小时以上才会出现的记录,”他略略划过些距离又找到一条橙红的航线,几乎也是在同样的位置,“还是在这个场域内,这条航线出现了超大角度的偏移,我们在调阅了这条航线的记录之后发现这在当时的航行速度下以此类舰船是绝不可能做到的。出现类似情况的大概还有四五条航线,而我们搜寻的时间范围是在半年内,也就是说,近半年里在这块区域经过的舰船百分之九十都出现了离奇的航行问题。

  “而最让我们震惊的是,我们所能找到的所有反常记录上的舰船都同样出现在了失踪记录上。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存在任何伪科学的东西,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这片区域有问题。”

  高英杰的尾音消失在安静的室内,星图投影不知疲倦地展示着“魔鬼区域”的异常,闪烁的蓝色星河照亮圆桌周围每一张凝重的脸,李轩是第一个打破凝滞的人——他轻轻旋转了星河,一颗深灰色的星球暴露在所有人面前。肖时钦嚯地站起了身,他曾经因为埋在历史里的几项研究仔细地调查过这颗星球,这颗已经定论死亡的星球。

  “Oblita……它怎么出问题了?”他的声音甚至有些不稳。

  “我不知道。”高英杰缓慢地摇了摇头,他抿了抿因为多日熬夜而有些干燥的嘴唇,“方老师没来得及解释就走了,他说告诉各位这些就足够了。”

  “通知边境星进行勘察,清点物资。”韩文清朝看过来的肖时钦点了点头,“各方立即进入战时警戒状态!”

  

  前一天深夜  α星

  

  叶修睁开毫无睡意的双眼,他看向床上沉睡着的王杰希,露出堪称无奈的笑容。随后悄无声息地赤脚走进了厨房,进门前他再次瞄了一眼并无异状的王杰希,郑重地关上了对于一个厨房来说有些累赘的厚金属门。接着在挂满厨具的墙壁上敲打出特殊的节奏,一声细微的轻响之后,他便进入了洞开的暗门。

  穿过一道特殊的光门,与简陋的住所截然不同的充满机械味道的工作室就彻底暴露出了它的全貌,相较于兴欣的工作室而言,叶修的这间私人工作室除了空间上略胜一筹外,在其他方面几乎没有任何胜算。大概由于闲置多年,堆放的大部分零件都是陈旧笨重的老款式,甚至连工具都极其匮乏,多数设备已经老化无法再次使用。叶修似乎对这些并不在意,他环顾四周从还算干净的一角搬出来一把椅子,随手掸了掸灰就毫不避讳地坐了下去,把藏了好几天没有仔细查看过的旧式空间钮握在手中,精神力长驱直入。

  “咳咳。”叶修坐在四处飞扬的灰尘当中艰难地捂住了口鼻,站起身摸索着打开了排风系统,低声说道,“失算了。”

  大约半分钟后弥漫整个工作室的灰尘终于散去,而引发这一切的元凶也显露出它的模样——一台从未出现在任何记录里的人形机甲——叶修拍了拍机甲的腿部,熟稔地登入这台官方意义上的陌生机甲的驾驶舱,他像是同老朋友会面一般和启动中的操作台打了个招呼,等待着这个有些滞后的系统重新苏醒。

  “晚上好,叶秋先生。”平直的电子声线在长眠了近六百年之后说出了他的第一句话。

  “晚上好,”叶修接入机甲的精神链接,手指有些怀念地拂过键位分明的操作台,“我想我很快就会为你进行系统更新,在那之前,我希望你能够调出你关闭前的所有记录。”

  “当然。”电子音快速地应道,“我的另一位主人是不是没有离开Oblita?”

  “我来不及救他。”

  叶修的动作顿了下,敲击了几下后最终还是停了下来垂在两边,他望着光屏上的虚拟形象沉默了一会,双眼并未聚焦,像是在回想什么,但他最终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重新检查着这台颇具历史气息的机甲。

  “嘀——”

  刺耳的警示音骤然响起,也瞬间惊醒了沉浸其中的叶修,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做出了警戒操作,投射在光屏上的影像和熟悉的声音却让他气得笑了起来,尽管这一幕确实在他意料之中。

  “这就是你藏着捂着不想让我看到的东西吗?”强行穿越光门的王杰希站在门口抬头望着这台高大的机械巨人,“这种模式的机甲从来没有在Aurora出现过,是哪位设计师的遗作?”

  回答他的是缓慢打开的驾驶舱,坐在里面的叶修冲他弯了弯手指,老神在在得好像王杰希的疑问全不过是小孩子的胡闹罢了。不过王杰希明显并不吃这一套神态嘲讽,他动作自然地三两下攀上驾驶舱,坐在了叶修空出来的狭小的一部分空间里。

  “帮他做个系统更新和内部检查行不行?”叶修先声夺人。

  “这不是个难事。”王杰希示意叶修断开精神链接,“我可以一边检查一边听你回答。”

  “不用断,你直接接入,这台机甲本来就允许双人操作。”

  “双人操作?”在叶修的示意下接入精神链接的王杰希听见后半句差点瞪圆了眼睛,“这不可能,哪怕是现行的最尖端操作台都不能支持双人接驳操作,这台机甲的AI都快六百岁了……”

  “所以他是个天才。”叶修并没有看向王杰希,只是继续他的硬件检查,“我不是说现在的制造师不行,可能是太平太久了,现在出现的东西都没有质的突破,也许再等个几十年,更优秀的操作平台就会出现,可是就目前而言,最稳定最可靠的双人操作平台只有这台机甲有,虽然它也不是那么完美。”

  “他叫苏沐秋?”

  “你看到他的签名了吧。”叶修毫不意外地笑了笑。

  王杰希沉默了大约五分钟,然后他断开了同机甲的精神链接,倚靠在椅背上说道:“系统更新已经结束了,我顺便帮你改进了一下监测系统,现在没有任何一台AI能够突破他。”

  “当然,除了我。”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2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