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非常规恋爱故事04

写完演讲(×)之后就卡了一个小时,感觉自己又变回了小学生……

03

 

“……我不是在为我所做的事辩解,事实上我很清楚在过去的数十年里我究竟做了什么,纵容了什么,我不知道最后到底是谁打开了这份录影,但我想人选不外乎三个,我姑且希望是我最愿意看到的一个。……想来事态已经到了极其严峻的地步,不然你们也不会选择照着我乱七八糟的笔记来寻找这些线索,但你一定要清楚,我并不是为了拯救什么来录下它的,我只是为了做一场说明,一个科学家一生最后的说明。

我想你应该知道Oblita,那里对我们任何人而言都是一场噩梦,一场永远都不会醒来的噩梦。而一切的渊源也就在那个地方,我们在那里发现了新种矿石,是唯一可以适配‘装甲骨骼’的当时的最优选项。

……

前情提要就到这里结束,我真正需要阐述的是,关于那份矿石的真实报告。

我将其命名为Edge,E矿石确实是一种适配性极高的矿石,它与人体几乎不会产生任何排异反应,但也恰恰因为这份绝无仅有的完美让它成为了支配人体最好的选择。

……

E矿石实际上并不是矿石,它没有普适的石英架构,它是生物,一种可怕的寄生生物,由于我本身的能力所限,我只能告诉你们它的潜伏期极长,但并不容易转移寄主,对于一种植物的反应极为强烈,是的,就是α星的特产植株,……

……它们不仅仅会寄生在生物体内,它们还能够唤醒沉睡的精神力,这是我的推论。我将它剥离后放置在刚刚有战士死亡的房间内,它表现出明显的兴奋状态,并且观测仪器告诉我,房间内出现了特殊的场波动。

……α星几乎没有战乱都能引发这样的紊乱波动,我不敢想Oblita上究竟会发生什么,但既然你打开了它,那么一定已经发生了什么。……”

完全封闭的房间里只有循环播放的短录影在不断表演着一场痛苦的默剧,唯一的观看者坐在十米外的方桌后,借着微弱的光翻看一份年代久远的笔记,右手转了转笔又按在桌面上,他捶了捶自己因为长时间低头而隐隐酸痛的脖颈,再次望向那份他几乎可以倒背如流的录影。那里神色颓丧又尽职尽责把自己最后的研究公之于世的科学家是他唯一承认的老师,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他的老师在录下这一份录影的时候究竟有多绝望,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像在求救。

“α星,看来发现的早还能抢来一点时间。”青年忽然笑了笑,明明是称得上俊朗的眉眼却愣是一副肆意的横行霸道的模样,像是十七八岁的小年轻,“愚昧才是最大的错误,感谢您,老师。”

青年,方士谦随意后仰关闭了播放录影的小设备,将它小心藏进了特制的空间钮当中,随后站起身整理了着装之后就收拾好资料离开了这间隐蔽且隔绝一切的房间。

“三小时后召开会议,所有人都要来。”

 

盛名在外的兴欣在离开Ensis之后就开启了舰体隐形,再次经历连续跃迁之后就悄无声息地来到了离α星不远的外围圈,从这里到α星内圈顺利的情况下只需要大约一天,但——

“报告,虫洞带有不稳定迹象,悬停等待还是弧形突入?”

“报告广度和深度,评定等级。”

“广度五千,深度四百,评级三级。”

“直接突入。”

“是!”

 

兴欣机甲店的店门再一次被不请自入地打开是在他们正式上工四天后的傍晚,橙红色的晖光随着来客撒入自动调节的店内晕出格格不入的暖色阴影,一身戎装的青年女性踩着那片阴影径直往老板娘的御用座椅方向走去,转头就看到了显然是陌生人的值班小弟王杰希。

“你是?”她迟疑了一会,把手头的东西放下,又转头四处打量了下确认自己并没有走错地方,“新员工?”

“是的,我是王杰希。”值班小弟王杰希很规矩地站起身向这位在他数据库里有一席之地的女性点点头,“四天前开始上班的。”

“哎呀你回来啦!”例行巡查完的老板娘一进来就露出惊喜的表情,随手打发王杰希到后头去就给了这位新朋友一个用力的拥抱,“今年的停航日比往年早了点啊,小唐。”

“是啊,今年的事情比较顺利,大概是叶秋的死引发的混乱太大了吧。”唐柔暗示性地推了推陈果,语气轻描淡写,“Ensis惯常的刁难都取消了。”

“你也觉得叶秋死了吗?”陈果顺着唐柔的力道松开了她,从柜子里翻出一只明显保护完好的杯子,亲手给唐柔倒了杯水递到她手里,颇具偶像主义色彩地说道,“其实我觉得那天那个家伙说得挺有道理的,不过他太悲观,叶秋元帅那样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地死掉,就算是谋杀他也能给反杀回去吧。”

“可是现在并没有什么所谓反杀的迹象。”唐柔抿了口水,也不说赞不赞同只是陈述事实,“就算他没死也打算就此销声匿迹了吧。”

“话不能这么说,元帅恐怕是在积蓄实力,销声匿迹这种事情也太不符合他的风格了吧,我跟你说啊……”

唐柔一看陈果又有滔滔不绝地讲述叶秋当年战绩的脑残粉模式的迹象,立刻插了句话转移了话题:“刚才那个人,叫王杰希的那个,是你新招的?”

“是啊。”陈果显然是个容易被转移视线的人,一被打岔就照着别人的思路走了下去,“王杰希做事挺利索的,昨天还跟我说帮我升级了系统,”她笑笑道,“哦对,除了他还有一个人,叫叶修,说自己是个高级机造师,我就暂时把他留下来了。”

“叶修?”唐柔咀嚼着这个读音相似的名字,有些怀疑这个突如其来的巧合。

有多大的可能性会在帝星叶秋死亡后不久就在边境出现了一个叫叶修的高级机造师?而且看陈果的语气模样,这家伙完全没有隐藏自己的与众不同的意思,他真的是“叶修”吗?

 

“阿嚏!”

坐在工作室里调试最新型号芯片的叶修忽然打了个喷嚏,他摘下手套揉了揉鼻子,望向玩他的光脑玩的不亦乐乎的王杰希道:“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我也不知道。”迅速在信息流当中截取有效信息的王杰希有些迟缓地回答道,“兴欣的人回来了,那位女士应该是唐柔舰长。”

“这里果然是兴欣的补给站。”听闻此话,叶修也是一副果不其然的模样,他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一边手里还在拨弄着剥离下来的没用的废料,“今年兴欣能提前休航估计也是因为我,唉看来死一回也不是什么坏事。”

“我有两个消息,就不需要你进行选择了,”王杰希睁开眼,那一瞬间叶修还能看到色泽浓郁的右眼里闪过的银白代码,他说,“好消息是陶轩虽然利用你的死亡疯狂扩张了嘉世的规模,但你的旧部依然被保护得很好,保护人是……邱非。坏消息是有三拨人往这里来了,其中有一拨我可以确定目标地点是α星,另外两拨并不明确。”

“邱非?”叶修难得地收敛了情绪,他抬高视线盯着王杰希身后雪白的墙壁,声音因为思绪游离而飘了不少,“陶轩的野心已经明显到这个地步了。”

“陶轩他,好像在借助什么外力,他的小型舰队是其中一拨。”

“放心,他不会来这里,陶轩他,怕这个地方。”

说完这些之后叶修就重新戴上手套投入到了老板娘布置的工作中去,看似并不在乎王杰希带来的消息,眼神却比先前要锋利了不少。

“虽然你没注意到,但我还是要和你说一下,那一拨可以确定的是微草的人,到时候我会去见他们。”快速的逻辑推断让王杰希很快就看穿了叶修的心不在焉,“邱非情况很好,你可以放心。”

工作室里再次陷入王杰希到来之前的沉默,两位成员都各自沉浸于自己的事业当中,意外地没有任何可以称之为尴尬的氛围存在。那之后过了许久王杰希才忽然听到叶修清楚的一声“谢谢。”

 

离开Oblita的舰船在即将进行第一次跃迁的时候忽然收到来自观测舰的紧急通讯,直接接通的通讯频道里爆发出慌乱的惊叫声,熟悉的联络员压抑着惊惶的哭声迅速地报告道:“Oblita场域紊乱,疑为精神力暴乱,观测舰正全力返航,目前预测脱离可能性零。观测数据正在稳定上传中,请注意接收。”

“精神力暴乱?”接收到这段通讯的舰员不可置信地重复了一遍,他转过头望向面色凝重的舰长,“舰长,我们……”

“全速脱离。”楚云秀握紧双拳,紧紧盯着星图上的航线,她的语调却冷静而平稳,“寻找安全着陆点,准备接收观测数据。”

 

也许是老友相逢太过喜人,王杰希被陈果推到工作室里之后就再没见过老板娘回来,最后他和叶修两个人也只能自己给自己下班了。他们离开的时候α星刚刚进入夜晚不久,往沙地的方向望去还能看到一线漂亮的橙红色,像是摇曳着裙摆悄然退场的美丽女士。深沉的夜色笼住了这片无人问津的土地,王杰希走在叶修身边,不知道是不是林杰的偏心,他要比叶修还高上两三公分,他看了看毫无特色的天空问道:“听说你的舰船上有一片星幕穹顶,是吗?”

“是啊,可惜她已经被毁掉了。”叶修摊摊手,跟着王杰希看了看α星的单色夜空,“你要是想的话,以后可以带你去看看真的,那个穹顶也是我做出来哄人的。”

“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还要一段时间,不过快了。”

tbc.

评论
热度 ( 34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