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非常规恋爱故事03

每次想到一出就要回头纠结设定,唉,写架空好难×

02  01

 

数小时后,熹微的晨光如同柔情的箭矢穿透α星厚重云层的裂缝,第一缕光抚上叶修的眼睑时他便猛地惊醒过来,与帝星层层防护下恍若无物的光线不同,α星上连清晨的恒星照射都带着灼烧人的力度——到底是被娇惯了的身体——叶修转过因为蜷缩着睡了一夜而有些僵硬的脖颈,不出意外地看到坐在床头的那个人注视过来的翠色的眼。

大约是自然光照射的效果,他忽然察觉到王杰希的双眼有些差异,不单单是外形上的差别,甚至连瞳孔颜色都有区别——那只浅色的左眼像是被硬生生安上去的一样——突然窜出来的想法让叶修都有些毛骨悚然。

“早上好,我昨晚睡得还不错。”

理所当然的语气又打破了臆想出来的诡谲氛围。

“行吧,”叶修揉了揉鼻梁,在复古的沙发上坐起身,褪色的布套和咯吱的响声让王杰希有种回到了六百年前的落差感,手掌下沁着凉意的金属触感却又时刻提醒他所谓时空交错只是被房子主人特意营造出来的,许是他摸索的动作太明显,叶修又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眼里有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睡醒就起来,我们还得去把东西还了,希望老基地能靠谱点。”

“你今天要去面试吧?”

叶修一边舒展身体走向卫生间一边听到王杰希又一次未卜先知的明知故问,他点了点头调出置物架挑拣着洗漱用品说道:“你怎么连这种事都知道。”

没有疑问,更贴近亲昵的抱怨。

“从你诈死来到这里之后我就一直在监视你,α星的监控系统并不完善,但调查大致行动还是够了。”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在和主人叶修看上去绝不相同的干练简洁的床上挺直腰背,眼神不自觉地瞥向窗外,不愿与叶修偶尔看过来的视线对上,“你现在找到了你的‘宝藏’,我想不到你在α星长住的理由。”

“也许我很快就会走。”叶修往脸上扑了把水,流水声中音色还有些模糊。

王杰希不甚同意地摇了摇头,继续举证:“首先,陈果女士并不是个好糊弄的人,你们昨天脱离监控的时候一定达成了什么协议;其次,你把这里当成家了……”

“你知道家的概念吗?”

明明该是讽刺的话,叶修的语调却很平,听不出任何的感情偏向,就这样一句简单的反问打断了王杰希所有的思路,他不得不跟着叶修的话继续思考:“家,物理意义上的住所和精神意义上的归宿,你在这里的布置很用心,不像个粗制滥造的临时宿舍。”

“嗯。”

短促的应答声结束了这场突如其来的论辩,室内陷入一贯的安静。

交通轨道运作时低低的轰鸣声、粗俗不堪的叫骂声还有错错落落的脚步声忽然就响亮了起来,王杰希悄悄贴近了窗口,闭上双眼,像是在享受这些可以被冠以噪音之名的背景音乐,手指甚至还在打着不知名的节拍,他惬意地开口道:“要去面试的话就别忘了打理自己。”

 

叶王二人到达陈果女士的店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不得不说能够在恶劣的生态环境和不知名物种的威胁下存活到现在,老基地的坚实程度确实不容小觑,两台工业机甲除了挖掘作业中造成的合理损耗外完全没有任何损伤——看来昨晚那些家伙还是无疾而终。

只是为什么它们不入侵城镇呢?

这在目前看来依然是未解之谜,叶修按下门铃后有些不适应地整理了自己的袖口,在王杰希的建议下他翻出了嘉世军时代的旧军服,笔挺的白衬衫和漆黑绣金红二色的军裤一改他昨日的糟糕模样。身后的王杰希也换下了那套白得刺眼的实验室套装,穿了套叶修的白T恤和长裤,在陈果出来的这段时间里他甚至撬开了机甲下端的数据端口,和第一代可驾驶工业机甲进行了“友好交流”。

“你今天倒是懂礼貌了……你穿成这个样子要干嘛?”陈果先看到自己的机甲完好无损地立在门口,随后才察觉到叶修今天截然不同的打扮,惊得她差点一巴掌打下去,“我靠,你到底是哪里人?”

“我俩能先进去吗?”王杰希不动声色地修复好端口,凑近两人问道,“外头挺热。”

 

这家名叫兴欣的机甲店里显然有着优良的设施,这点在室温十分贴近人体感受最舒适的温度时就得到了佐证——α星上多以粗糙的自动控温系统为主,而这家店所装设的不出意外便是内设AI的全面管理系统。

“看来这个名号也不是这么简单。”王杰希笑了笑从叶修都没注意到的角落里推出两把椅子,一把精确地撞在背对他的叶修的膝弯,然后怡然自得地坐在剩下的一把上,好像他才是这家店的主人。

“你到底对这颗星球掌握多少?”叶修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轻视过王杰希作为一个超智能AI的能力,但二人相处的这短短一天里,王杰希还是给他带来了许多“惊喜”。

“你应该问我,对这个星系我到底掌握多少。”青年坐在转椅上转了半圈,打量货架上的样品,以叶修的角度能看到玻璃柜台上他的倒影,“如果从数据总量来看,我掌握的可能只是堪堪超过50%,但是就重要情报而言,这个星系只有西南部的三角区逃过了我的监视,他们的核心资料通过原初代码甚至纸质材料记录,我没有办法从现行的网络上获取内容。”

“你们是从哪里找出来的椅子?”

从仓库回来的陈果截断了叶修继续问下去的欲望,他看向一脸见了鬼的老板娘,露出习以为常的笑容,他说:“他一直很擅长找东西,我们是来实现昨天的约定的。”

“我这里可不需要两个雇员,你说你是高级机造师,那他又能干什么?”

陈果闻言笑了笑,也不在意这两把椅子,她的目光扫过二人,眉间却渐渐皱了起来。

那种感觉又来了,陈果想,新来的比叶修带给她的不协调感明显许多,精英教育的做派显然浇筑在他的骨骼当中,但是惯常与之伴随的世故又完全无法从这家伙身上找到——不是演戏——这个人很可怕。

“您能想到的,我基本都可以做,实战方面可能还有点困难,但是只要给我时间,问题倒也不算大。”王杰希再神也不过是个信仰冰冷数据的AI,他也没办法深入别人的思想“当然,您不聘用我也可以。”

“行了,两个人我还是养得起的,你就暂时先帮我处理下这几份订单,叶修,”陈果顿了顿,“你是叫叶修吧?”

“对,是叶修。”男人无奈地笑道,“老板娘没记错。”

“你跟我来。”

 

三天后的下午 Ensis中转站

 

长剑形态的跃迁中转站里反常的人声鼎沸,内部原籍的工作人员来来回回紧张工作,外沿的外来旅客却一反常态地滞留在这个最大的中转站里,不少人还在兴致勃勃地谈论即将到来的星盗舰船,是的,这里滞留的数万人都在翘首等待一艘星盗舰船,像是一场反叛的盛会。

“来了!”最先抢占优秀观察点的少年忽然大声喊道,“他们来了!”

巨大的跃迁舰在Ensis入站,银色的舰身上是所有观光客都熟悉的火焰纹路,中转站光屏上投射出来的女舰长有条不紊地处理着相关手续,如潮的呼喊声甚至盖过了中转站的电子音,让其不得不降下隔音屏障继续出站工作。

女舰长在处理完这些尽管精简了却依然繁琐的手续后露出轻松的笑容,冲着屏障外的“信众”点了点头就关闭了投射,舰船加速离开了这个离边境最近的中转站。

“刚才就是星盗兴欣吗?”因为秘密出行而在中转站改换穿梭舰的杨聪隐在人群中全程参与了这场仿佛朝拜的集会,他注视着舰船消失的方向,忽然露出奇怪的表情,“那个舰长,好像在哪里见过……”

“您的穿梭舰已经准备好了。”

光脑上忽然跳出荧蓝色的提醒,杨聪一低下头就嘲讽地笑了笑,他摘下临时性光脑随手丢给了中转站的清理机器人,从行李里取出另一枚几乎一模一样的光脑启动后输入背得熟练的数字,发送了一条简短的消息。

做完这一切后他低头融进汹涌的人潮里,右手不动声色地点按框架眼镜的隐秘按钮,在这明晃晃的中转大厅里极不显眼的一道白光一闪而过,连经过的路人都没有察觉到,他身边的人已经换了一副模样。

“真是阴魂不散。”

tbc.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