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楽天】甜点学徒

给honey @藤羽 的生贺,这边存个档
OOC注意!
所有细节都是瞎扯和百度×

这是一个与外界格格不入的小镇,风格各异的独栋小楼高低错落地排列在街道两侧,浓郁的糕点甜香和隐约的花香味勾缠在一起,缠绵地圈绕着偶尔飘落的半黄树叶,像是无形的彩旗飘带,遍布整个城镇——像个童话乐园的世外桃源。
而他,是个外来者,初来乍到的青年第一时间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协调感。
来到这个小镇是个意外,他用自己过去几年作为偶像歌手赚取的大笔薪酬半数分散投入几个慈善基金会后便开始了这场迟到二十年的世界旅行——没有目的地,没有限期的随性旅行,直到他找到自己想要的落脚地为止——而现在他几乎心悸地发现,他找到了。
浅色短发的青年站在分割小镇和外界的分岔口前,环顾四周,收获无一例外的友善笑容后,顺着美妙的甜香找到了建筑精巧的甜点店,推开门后奶油香、巧克力香和低沉穿插的酒香扑面而来——比花香更令人舒适的味道——青年余光瞥见写在门口告示板上的几行字,惊喜一闪而过。
“您这里需要学徒吗?”
清朗的声音忽然在身边响起,忙碌的收银员惊了一跳,有些慌张地望向露出友善微笑的青年,她稍稍停顿了一会,镇定下来道:“是的,我们需要一位学徒。”
“我叫九条天,有一点家庭甜点制作的经验,不知道能不能试一试?”九条天示意少女继续手头的工作,半侧过身倚靠在柜台上打量玻璃橱窗内精巧的糕点,语气轻松地问道。
“啊当然可以,不过现在是高峰期,九条先生,能麻烦您稍等一段时间吗?”少女冲他歉意地笑了笑,手上的工作却没有半点含糊。
“乐意之至。”
九条天几乎是习惯性地做出矜持礼貌的态势——得益于过去的偶像生涯——他挑了个阳光暖融的座位,桌面上之前的客人留下的餐具被高大的服务员迅速收拾干净,春日的光线温和地照在服务员漂亮的双手上,让他有一瞬间的晃神。
“您的菜单,”服务员的声音略有些沉,他把夹在手臂的菜单搁在九条天的面前,“点完之后可以叫我。”
九条天饶有兴趣地看着银灰发色的青年稳稳地抱着餐盘穿行在来往的人群中,直到对方进入后厨消失在他的视野当中后,他才将注意力投注到菜单当中,一边等待着这段忙碌时间的流逝。

“抱歉让您等了这么久,”店内空闲下来之后,柜台前的金发少女便跑到九条天的桌前,姣好的柔美面容上带着拘谨的笑容,“我叫小鸟游纺,八乙女先生说现在可以开始面试了。”
“谢谢,”九条天站起身,朝着小鸟游纺指的方向往厨房走去,像是想起什么又忽然转过身道,“不管之后会不会成为同事,我希望我们多少会是朋友,那么可以不用敬称吗?”
“当然。”小鸟游纺有些诧异地看向九条天,飞快地应下了这个合理的请求,“您……你快去吧,八乙女先生不太喜欢等人。”

厨房的玻璃门被打开的时候,九条天清晰地察觉到了与店内截然不同的气氛。如果说店内是柔和美妙的带着安抚气息的温柔春天的话,那么这个只有一人的厨房里便是凛冽锋锐却又厚重醇香的秋日凉风,九条天望着熟悉的背影和对方手下流畅仔细的动作,轻巧地带上了门。
八乙女先生将半成品放入烤箱设定好时间之后便转身面对这个厨房的意料之中的来客,他一边洗净手一边走向始终处于观望状态的九条天,说:“你来应聘学徒?”
“是的。”九条天略微走近了几步,站在令人舒适的距离内,恰到好处地微笑,“我想找一份工作,恰巧这很合适。”
这本该是个让人挑不出刺的回答,但八乙女先生显然并不是这样认为的,他明显地皱了皱眉,眉间的几道折痕冲淡了他本身的锐意逼人的英俊,掺杂了些许人情意味的凶狠,说话时的语气也带了点戾气:“我可以有一百个不会笑的员工,但永远不会需要一个精通假笑的助手。如果你只知道表演的话,就直接走吧。”
良好的修养让九条天迅速抑制住上涌的情绪,他弯了眉眼,再次把自己包裹成温柔的模样:“抱歉,这是过去的职业习惯,我会改。”
也许是九条天短暂显露的烦躁不耐取悦了八乙女先生,他眉间的折痕消失,随手把垂在颊边的几缕头发拨到耳后,左手则把材料和工具推到了九条天的面前,说:“记住你说的,不会笑就别笑。面试很简单,我教你学,成品让我满意就合格了。”

不得不说八乙女先生的面试确实十分简单,至少对于有一点基础的九条天而言并不算什么难事——只是普通的布朗尼蛋糕,尽管有专供甜点店的特殊做法,但总体上来说并不算难为人——大概是八乙女这个人的脾气让他始终没找到合适的学徒吧,九条天甚至在浓郁的巧克力香中走神想到。
“这样的香气,”忽然飘散的酒香让九条天迅速回神道,他闭着眼,脸上露出难掩的享受神色,“应该不是工厂出的批次酒吧?”
八乙女诧异地望了他一眼,联系到九条天先前的姿态又觉得合理起来,他将新开的朗姆酒放到手边,浓烈的酒香混合着蔗糖的甜味在宽敞的厨房中飘散开来,他看着九条天在他的指挥下流畅的动作不由得满意地微笑,说:“确实,镇上有个小作坊,店里用的酒都是从他那里买的,工厂酿出来的酒太浮躁,用不了。”
“你这样挑剔,这家店的真的能盈利吗?”九条天小心地铺置模具,将做好的半成品放入另一个烤箱中,一边还调侃道,像是多年的好友,“一家甚至需要老板兼职服务员的店?”
“亏不了就行。”八乙女丝毫不在意地挥手,看着九条天这边的动作告了一段落便差使他给自己帮忙,完全没有对方还不是正式员工的顾忌,“你是哪里人,怎么会到这里来?”
八乙女突如其来的单刀直入让九条天愣了下,但他很快意识到八乙女这个人是天生敏锐,这从刚才情绪上的问题就可见一斑,发现这种仔细观察就能看出来的事情倒确实正常,想至此九条天也爽快地答道:“我在找一个新的长期落脚点,意外到了这里,它从头到尾都让我觉得很舒服。”
“的确,”听闻此话,八乙女略略低头,额前的长发和眼睫一起遮盖了他的表情,只有声音能透露出他并不是在普通地感叹,“这是一个很好的地方。”

但这种灰暗的情绪来的突兀去的也极快。

“我是八乙女乐,欢迎你成为我的员工。”银灰发色的青年一如先前,站在充斥了甜而不腻的香味和各式作料的甜点厨房中冲他露出笑容,是和他略带锋利的样貌不同的冬阳般的笑容,九条天几乎被这样的“太阳”所迷惑,他下意识地显出真实的带着点恶劣尖锐的笑说:“那么,以后请多指教,八乙女先生。”

fin.

评论 ( 1 )
热度 ( 4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