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周王】浅尝难止

以前的存档吧,不一定好吃。

OOC注意,娱乐圈paro

姑且算个情人节贺文×

 

老城小巷,规划时故意重建的青石板路,沿街浓重的商侩气息,高低起落的叫卖声生生岔开了这令人沉静的气氛。这就是”他”的家,一个初识和深交之后迥异的迂腐的小城。青年随手抓了把蔬菜,顺带又捎了点隔壁的肉,爽快得没有任何讲价,只是沉默地付了钱然后沉默地离开,但不出意料地讨所有商贩的喜欢——哪个商人不喜欢傻子。

头发偏长的青年脚步很轻,踏在青石板上几乎没有任何声音,当然也可能是被这市集的过分喧闹所淹没了。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青年每天都会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在这里,有时候带走一些菜,而有时候也只是买了一个常见的工艺品,甚至有时候不过是在对面的长椅上坐了几分钟……但没人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为什么热衷于这条街。

 

小城的南端绕着一条不算多宽的河,日光朗照的时候水清沙明,映着天空的透蓝色稍稍泛起波光,星星点点地反射到灿烂的向日葵花盘上,一片广阔的金黄和隐隐约约的光斑相得益彰,漂亮得惊人。

花田中央,窸窸窣窣的落叶踩踏声,一步步走近的人步伐稳而缓,不像是这个市侩的小城养出来的人。这样的节奏,和缓中又有一点强劲,而这里太浮躁太软气,人与城格格不入。

“怎么样,有效果吗?”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嗯。”悠闲坐着的青年在说话的时候却依旧有那么一点拘谨,和五个月前一样,不善言辞,但那双眼却是流光溢彩。他入这行近六年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眼,浑身是戏,只消一瞥就再也移不开视线。

于是他自作主张接下了他,甚至同时放生了手上的另外几名艺人,“小周,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他不太喜欢生硬地称呼全名,但他们也没熟到可以互取昵称,在这个不上不下的时候,最合适的称呼方式大概也就只有姓了。

“日期?”周泽楷规矩地坐正了身体往长椅的另一边挪了挪,“坐。”

过分强烈的日光让他没办法直视眼前男人的脸,虽说男人稍稍比他矮了点但长身而立的时候依旧是压迫十足,比起那些天王天后,恐怕这位金牌经纪人才是真正的老戏骨。

“杰希。”

被簇拥在向日葵中央的男人有些失笑,阳光突然晃了一下眼,然后王杰希就坐在了周泽楷的身边,“还有一周,剧本你应该熟悉得差不多了?”

这是难得的机会。

“嗯。”清朗俊秀的青年低低地应了一声,低垂眉眼的时候谁也看不清他在想些什么,王杰希也不去勉强,他看过周泽楷学生时期的短片,虽然还有那么几分青涩但确实是块难得的璞玉,是他王杰希在这行沉浮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提得起兴趣想要再去雕琢一次的佳品。

 

谁年轻时候没点梦想,六年前,王杰希也是作为艺人出道的。他比谁都热爱演戏这档子事,可这是娱乐圈,不是你演技好就能称王的地方,这里水太浑而他太天真,一步走错步步错直到无法挽回,最终是从那个光辉灿烂的舞台上退了下来成了个铁腕的金牌经纪人。可说到底他还是喜欢那里的,这么多年来也成了个执念,于是他也想捧出个人站上这个觥筹交错剥皮吞血的圈子的顶峰,成为一个时代的辉煌,见证一个时代的荣耀。

可惜,这几年来,他捧出过不少的天王天后却到底没有到达神的那个地步,准确来说这个圈子这么多年来除了四年前隐退的叶修叶天王之外再也没有有那份气力登顶的人了。

都差了一口气,可这一口气只能自己想办法吐出来,谁都没办法喂给他。

于是他也厌了,倦了,眼里那点梦想的光渐渐的也就淡了下来,随心所欲地带点小艺人,尽心尽力地教着后辈,一副即将退休老将已颓的模样,连老总找谈话也是一副恹恹的样子。

那个时候,他是真的打算教出高英杰这个徒弟就退下来的,谁知道周泽楷突然出现,然后突然就夺人眼球,那种光任谁都无法拒绝,甚至也顺理成章地点燃了王杰希将将熄灭的火芒。

那个下午,他见过周泽楷之后,面无表情地走出那个让人窒息的房间,随便找了个窗口,随手就点了支烟,烟雾缭绕之中他似乎看到当年自己满腔热血的样子,甫一出道,就以难以模仿的演绎风格和出挑的演技技惊四座,甚至有人称之为“魔术师”——看似随心肆意,实则步步惊艳。

可再优秀也抵不过那些暗潮汹涌,他还不懂人情世故就这么折在了这些浑浊的事端里……

只是,纵使他厌倦了你争我斗,心底怎样也还是存了几分希冀的,而周泽楷就恰恰出现在了这个不尴不尬的时间,成了决定性的砝码。

王杰希眼神复杂地盯着窗户上映出来的老友的模样,在身边的垃圾桶上掐灭了烟,叹了口气转过身,“这个人,我接了。”

 

有点烟瘾的人两指间总归会有点淡黄色的印记,泛着尼古丁的味道,可王杰希冲着周泽楷伸出手的时候,那双手干净白皙,漂亮得几乎可以去做手模,阳光映照下,血管就更是明显了,“回去吧,太阳晒多了也不好,准备一下,过两天我让柏清过来接我们。”

“我想再去一趟。”

从来都是沉默寡言鲜少提出要求的青年抿着唇,眼神坚定,“最后一次。”

“我不会阻拦你,”王杰希握住周泽楷搭上来的手,稍一使力就把人拉了起来,“做你想做的事情,其他的,我帮你撑着。”

 

 

天色还是昏昏亮的,隐约有了那么点光线却又冷冷清清,长街上却已经有了稀稀落落的声音,赶早出来摆摊占位的商贩,大清早就开始售卖的早餐,卷帘门的收起声此起彼伏,早早地就敲醒了这个小城。

这就是他的家,而他只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贩。

那个人只是缩着肩,坐在椅子上迅速地吃着从旁边买来的包子,身前是零零碎碎的小物件,什么都有,杂乱却也有序。一双乌黑的眼也显得有些浑浊,像是被世事牵累玷染,成了一片昏暗。

天色逐渐亮了起来,而他也早早收拾好了自己,等着清晨的第一拨客人……

 

一身西装的男人就站在离那个小贩不远的阴影处,侧过身的时候他看得见对方,而前方的人却难以看到他。那个细看是突兀出现占了一块地的小贩却与这里的气氛是万分融洽,好像他本身就在这里,在这里摆了数十年的摊,为了一个梦想碌碌无为了大半生。

他看到那个人前倾身子招呼低头翻看的客人,脸上是市侩逢迎的笑,眼角有细密的纹路,手指略显粗糙,将不同的物品推到客人面前,介绍的时候舌灿莲花。

有时候还能讨得几个客人的欢心,然后喜滋滋地买下他所推荐的东西,但更多时候却是沉默但无情的拒绝。

生计压弯了他的腰,金钱迷蒙了他的双眼,然后那些梦想和美好再也保护不了他的心。

看了许久的男人忽地叹了口气,脱掉外套扔在了车里,扯掉领带松了袖口和领口,甚至把衬衫从裤子里扯出来了一些,一半还在里面而另一半几乎都被拉了出来,手臂故意擦过墙壁,弄得一身灰尘,肘部也有些发红,然后跌跌撞撞地跑到小贩面前。

那种狼狈的慌张与焦虑让小贩也紧张了起来,“这是怎么了吗?”

站起身的时候差点踢翻了身后的椅子,趔趄了一下才扶着桌角站稳,而眼前粗喘的男人却没有给他休息的时间,“完了,老李,一切都完了,他们发现了,而且找上门来了。”

小贩眼前一黑。身体摇晃了下随后无力地跌坐在椅子上,那双浑浊的眼突然就变得惨淡,近乎绝望的颜色。

一切都完了,想要守护的一切,什么都没有了。

 

路经的人略带诧异的看着外表糟糕却依旧有着让人难以挪开眼的气质的男人在小摊之前安静站立了一分钟左右,然后上前拉起了那个坐在椅子上的青年,而也就在青年站起的那一瞬间,他们才发现青年的骨架漂亮得惊人,那副畏畏缩缩的样子不过是演的罢了。

演。

没错,就是演。

 

这就是周泽楷接到的第一部电影,出自名导之手并且担纲男主角,而这整部影片就围绕着一个浮躁的小城,一个被生活所迫的小贩。

小贩也有想要的未来,也曾拥有美好的过去,却无奈溺于酸楚的现在,想着改变什么,实现那些微不足道的梦想,而他终其一生也只是停在了幻想当中,甚至是那种迫切想要圆梦的心促使他做了很多难以挽回的错事,而最后再难回头。

如果周泽楷首次出演电影就是这样有口碑有实力的导演,这样的主角地位,那么此后他再接电影也会有了个标准,这样的高起点未尝不是个优势。以前籍籍无名没有关系,一鸣惊人也是个搏人眼球的好方法。更何况这虽然只是个小制作,可那些评委不也常常偏爱一些叫好不叫座的“冷门”吗?

 

“回去吧。”

 

“生活的背后:肖时钦最新力作《南城》开机”

“肖时钦力排众议启用新人,《南城》未拍先声夺人”

“偶像新星周泽楷:花瓶还是演技派”

“《南城》定妆照迟迟未公布,疑为换角”

……

舆论褒贬不一,但确实在这个娱乐圈难得沉寂的时期里掀起了一波巨浪,无论是怀疑也好,期待也罢,《南城》吸引了大多数人的注意,电影火了,而主演自然也火了。

“这次定妆照迟迟没有公布,是不是因为肖导对您的扮相不满?”

“我听说主角是个普通小贩,而您的形象与这完全不符,是否会为电影拍摄造成困难?”

“能说说肖导究竟是因为什么认可您的吗?”

……

坐在肖时钦左侧的周泽楷在受到大部分媒体攻击的时候也只是安安静静地坐着,既没有急着回答,也没有局促不安,只是那双黑琉璃一样的眼睛温和地看着身前的记者,而王杰希则是拿过了周泽楷面前的话筒,清了清喉咙,“小周这次能出演《南城》也是受肖导赏识,而定妆照未公布,只不过是因为这还是一个秘密,是导演与策划共同下的决定,与演员并无关系。如果有兴趣的话不妨在宣传的时候帮帮忙?而且这么晾着肖导也不太好吧?”

不愧是王杰希。

一些老牌娱记已经开始转向采访肖时钦,若是周泽楷有王杰希护航,那要从他们口中挖出点东西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话筒一个接一个地递过来,肖时钦好笑地瞥了一眼王杰希,“王大经纪这是转移战火呢?”

“怎么能这么说,这儿的主角本来就是肖导您啊,我们怎么能抢您的风头。”王杰希和肖时钦倒是挺熟,互相开起玩笑来也鲜有顾忌,更何况,这也是调动气氛的一手好棋。

果不其然,不少娱记都反应过来不再追着赶着周泽楷,而是分散开了视线,于是他这里的压力也骤减。

经纪人陪同出席各项活动在圈内其实是极其少见的,既然选择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就必须要有能应对所有情况的能力,而一切都交给经纪人是一样很low的事情。

但周泽楷是个怪例,刚出道时不少人因为这件事而挑周泽楷的刺,但时间长了,不仅公司甚至其本人都澄清,周泽楷,只是不爱说话罢了。

于是自那以后,周泽楷身边有经纪人随行不再是一个爆点,当所有人都习以为常的时候,再怪的怪癖也成了平常。

但私底下,免不了的嗤笑,不爱说话,不过就是玩票而已。

 

“我说杰希啊,你倒是玩得越来越顺手了。”发布会结束以后,肖时钦走到王杰希身边,随手搭上身边人的肩膀,“我听说你们特意去感受了一下‘南城’?这次新人居然会愿意同意你,不错啊。”

“小周自己提出来的,比我早了一步。”王杰希说这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安静走在两人旁边的周泽楷,无声地笑了笑,“我也没想到。”

“嗯?这倒是有意思。”说着稍稍前倾了身体细细打量起了周泽楷,也没多说什么,反倒是拉过了走在一旁的江波涛,“小周我看你好像不太喜欢交际?这可不太好,杰希没办法一直帮你撑着,来来来,这是小江,前两年差点就能拿影帝了。”

“肖导过奖了,我差的何止是一点半点。”江波涛温和地微笑,是艺人惯有的标准式笑容,“你好,我是江波涛。”

“周泽楷。”礼节式地和江波涛握了个手,然后又恢复成一副沉默不语的样子。

被夹在中间的王杰希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就是这个性子,没有恶意的。”

“没关系。”温柔如春水的男人随和的笑着,眼神却是看似不经意地扫过一旁的周泽楷。

 

电影真正开始拍摄的时候倒是无波无澜的,大概也是雷霆措施有效,所谓“探班”的记者几乎没有,即使来也是交好的记者,态度良好。

但千防万防还是没防到剧组人员里混进了狗仔。

那已经是电影的最后一幕了,而正好天气也给了个方便,竟真如剧本一样下起了滂沱大雨,雨滴砸在地上甚至可以敲出沉闷的响声。

王杰希担忧地看了眼天空,却也无法阻止这场戏的开拍,只能希望最后一场少点NG。不过这场是周泽楷一人的戏,那份忧虑倒是减轻了不少。

这一路拍下来,最开始那些针对周泽楷的微词也逐渐减少,实力永远是证明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没人敢再小看周泽楷,因为他甚至能带着江波涛入戏,丝毫不逊色于这个差点就能拿影帝的演员。

 

可无论是肖时钦还是王杰希都没有想到,这最后一场戏,周泽楷足足NG了7次,仅次于那场和新人对戏时被NG的次数。

等到最终结束的时候,周泽楷已经浑身湿透,裹在毯子里有些发颤。王杰希不放心地探了探周泽楷的额头,好在是还没有发烧,他紧紧搂住毯子里修长的身体,半抱半拉地带进了浴室,而心急如焚的他也没有注意到角落里闪起的光。

 

然后隔天周泽楷的住所外就围了不少的记者,王杰希的电话几乎是响个不停,只得换了张新卡重新联系起新闻发布会,顺便去接周泽楷离开,幸好他习惯多买几所房子,也不至于会到出门都要看记者的地步。

小区安保措施还算不错,至少在王杰希投诉之后半小时,记者基本就都被请走了。而周泽楷也顺利地被他接回了家,虽然在这种关头两个人再亲密相处只会掀起新一波的舆论,但作为一个经纪人,他得优先保证艺人的安全。

 

“请问您常常与您的经纪人共同出入各大活动,甚至将除通告演戏之外的事全权交予他处理,您是过度依赖还是真的在恋爱?”

“《南城》片场的那张照片,王杰希先生确实是在吻您吗?”

“据知情人透露,您在新闻爆出的当天下午就被王杰希先生接走,你们是打算借这次新闻公开同居吗?”

“……”

 

娱记们口齿一向尖利。

王杰希在心底苦笑了一下,正打算说话的时候却被周泽楷拦住动作,“我和杰希只是朋友,照片是角度问题,”俊朗的青年抿紧了唇,像是不适应这么多话的样子,“我是一个演员,我希望,你们更关注的是我的电影。”

“我的私生活并不需要太多人来关心。”

 

那两句话之后周泽楷怎么样也不肯再开口,王杰希也只能公式化地打了下太极然后就匆匆结束了发布会。

后台化妆间里,王杰希让其他人都离开了之后,随便坐在了一把椅子上,撑着头定定地看着周泽楷,没几秒就笑了起来,“刚才挺有气势的,不过这种事情以后还是都交给我吧,你不擅长……”

“我可以,相信我。”

明亮的灯光折碎在青年乌黑的眼中,透出漂亮的光泽,他忽地站起身,凑近王杰希,轻轻地吻上形状优美的唇角,转瞬即离,然后低垂着头,长而密的睫毛遮住了眼中的流光。

 

“我不需要一直站在你的保护之下。”

 

如果连地位都不平等,那无论如何都只会是无疾而终。

 

“好啊。”斜靠在椅背上的男人垂下眼,听不出喜怒地应着。

 

只要你认为对,我从来不会阻拦你。

 

Fin.

评论 ( 6 )
热度 ( 54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