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茄番】

一个胡说八道设定的练笔……好久没写了感觉好难吃orz

星际paro,四个次元是四个主星系……一切设定都是瞎扯(。)

夜里洒落的流星总带着些浪漫和奇迹的味道,沾着不知道来自何处的心愿和祈祷划过头顶时仿佛有种槲寄生般的祝福气息,而游斗就是在这样一个充满着奇遇感的流星雨夜,被一颗来路不明的“星星”径直砸中了。

说是砸中,实质上也不过是被波及到了。

那颗明亮的“星星”穿透夜里深色的天空,裹挟着陨石般的热度和力量在游斗灰黑色的虹膜上划出一道亮色的痕迹,那是意料之外的天外来客,却是他命中注定的明红。

“嘿,你还好吗?”“星星”的声音听上去很有活力,游斗就坐在离他的降落点不远的地方,傻愣愣地看着对方手忙脚乱地从废墟中爬出来,抬眼就对上漂亮的暖红色。

“不会真的撞到你了吧?”“星星”慌张地跑到游斗面前,绕着他骨碌碌转了一圈也愣是没找到什么明显的外伤痕迹,不由得松了口气,语调也缓了不少,“还好最后变道成功了,我叫榊游矢,你没事吧,能站起来吗?”

游斗听见对方的话也只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顺着他的力道缓缓地站了起来,喉间还在咀嚼那个和他仅有一字之差的名字,灰色的眼扫过对方笑容洋溢的面庞,忽然又怔了怔,说道:“游斗,我的名字,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太像了,可是也很不像。

“我是个星际自由人,”榊游矢好像有些不好意思般挠了挠脸颊,明红色的眼也跟着弯了弯,“这里是我拿到许可证之后的第一站,可惜穿梭舰太不给面子了。”他转眼看了看那堆已经近乎散架的破铜烂铁,垮下肩膀,丧气地叹了口气,“那个是爸爸留给我的,没想到一下就坏了,就算年代久远了一点,也不至于……啊还不知道怎么修它”榊游矢抓了抓头发,一脸苦恼。

“我可以帮你,”像是心和嘴擅自说出的话一样,直到榊游矢一脸惊喜地感谢他时,游斗才切实地反应过来,“我有个朋友很擅长这类机器的维修。”虽然对方的本职是个机甲战士。

 

“所以你就这么把我卖了来修理这对玩意儿?”高挑英俊的战士挑眉看着寄送到实验室的零散部件,有些不满地咂了咂嘴,但最终还是应下了这件额外的差事,理由是宝贝的妹妹很喜欢那家伙的魔术。

黑咲隼是个好人,榊游矢在游斗带他第一次见到黑咲兄妹二人的时候就察觉到了,是个妹控的暴躁好人——他在辨识人这一方面似乎一直很有天赋。

 

“游矢,你今天就要去表演了吗?”黑咲琉璃一边递上早饭一边问道。

“对啊!这么白吃白住就算是我也会不好意思的。”榊游矢弯起眉眼,他的笑容一直都很能感染人,“而且我也是为了表演父亲的魔术才选择做一个自由人的。”

“啊说起来,听说自由人很难考啊,”黑咲琉璃坐在黑咲隼身边,明亮的眼透出好奇,“你才这么年轻就通过了吗?”

“哈哈哈其实不是啦,”榊游矢有些赧然地挠了挠脸,“因为我的父亲是很有名的自由人,他在这方面有一定的特权,然后就沿袭到了我身上,我在通过最基础的穿梭舰驾驶测试之后就可以拿到三级许可证了,虽然再远一点的星系不能去,但是目前的游历还是够了。”

“榊,是Standard的榊游胜吗?”黑咲隼忽然问道,他的眉眼锋利,收敛神情的时候自然带着一股逼人的锐气。

“是……”榊游矢有些反应不过来,愣愣地看着黑咲隼,“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不,只是……”

“哥哥很想去LDS哦,所以对于Standard也了解了不少。”黑咲琉璃露出狡黠的笑容,飞快地打断了黑咲隼欲盖弥彰的借口,“游矢也是LDS出身吗?”

“啊,算是吧……”榊游矢回想似的走了走神,对上黑咲琉璃的目光时又瞬间反应过来,“我不是正式的学生,虽然实践还不错,但是理论一直没法及格,只是个预备役啦,勉强有旁听资格而已。”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