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魏琛中心】一蓑烟雨

算是《人生如戏》的番外,最近没时间码字就匆忙赶完了一篇番外,没有cp,讲的是老魏和老叶以前的故事。

等我熬过了这个考试月再来继续吧qwq

顺便求六级顺利。

正文走底下tag>>>A Drama

蓝雨工作室开起来的时候,魏琛也就二十出头,他那个时候窘迫得很,为了办这个所谓的工作室掏空了他所有的积蓄,拼拼凑凑组出来的班底也是东缺一块西缺一块的,不妥当得很。

可魏琛开心,他是真的开心。

一两年前他还是个没出息的混混,整天蹲在马路牙子上收收保护费,打打台球,唱唱歌,一言不合就打个架,日子浑浑噩噩没啥滋味儿。魏琛是那一段的老大,手底下几十号人,前呼后拥的,好不热闹,可他觉得自己也就这样了——高考失利,家里又逢车祸,着实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他没处可去,也没钱去别的地方,那点干瘪瘪的保险费也就够他勉强度日。

 

改变一切的那个晚上他女朋友正好跟他分手,他就甩了自己的一帮小弟,自个儿一个人去了偏僻的小酒吧买醉。魏琛总觉得有些憋屈,他身边好像一直留不住人,小时候是爷爷奶奶,长大了是父母女友,总归是到最后都只留下了他一个人。

吧台上不同的酒一溜摆开,他随手拿起一杯就往喉咙里倒,也不知道倒了多少杯,眼前都模糊了起来,他晃晃悠悠地指着最右边那个酒杯冲着酒保说:“就那个杯里的,再……再给我来三杯!”

“兄弟,失恋啦?”一只手突然搭在他的腕上,硬生生止住了他的动作,那个男人冲着酒保使了个眼色,酒保点点头停下了手头的动作,站在一旁收拾吧台,“别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啊,天涯何处无芳草嘛。”

男人瞧那头魏琛醉醺醺的,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泛滥的同情心,从那人裤袋里掏出钱包结了账,就把人架着直奔最近的宾馆。既然已经做了好人,不如好人做到底算了,反正他今天也烦心得很。

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稳稳地架着魏琛上了电梯,刷开房门后就把人丢到了床上,得亏这地儿偏僻,大晚上的还能有标间开,不然让他和一个酒鬼睡一张床那实在是折磨。

男人抓了抓头发,看着床上魏琛囫囵一把把被子都紧在了怀里有些失笑,大概醉鬼都是这个乱七八糟的样子吧。

“得,反正都这样了,也不能浪费了这房钱。”男人一边嘟囔着一边去浴室随便冲了个澡,他今天也累得慌,白天糟心事一大堆,晚上还救了个人,着实是心累身累,一沾床就沉沉地睡过去了。

宿醉的人第二天醒过来总是头疼的很,魏琛发狠似地揉着脑袋,抬眼就是个不算宽敞的房间,正前方电视屏幕上还播放着午间新闻,他还没搞清楚状况,右手边就传来一个懒洋洋的男人的声音:“哟,醒啦,我让他们给你整了杯蜂蜜水,头疼就喝了吧。”

“你谁啊?”魏琛皱着眉一口闷了那杯凉了大半天的蜂蜜水,感觉脑袋舒服了点就打算解决眼前的事情,“昨晚上你带我过来的?”

“哦,我叫叶……秋,”男人硬生生把快要出口的修给吞了回去改成了秋,幸亏魏琛昏昏沉沉的也没注意到,“虽然原因不同,不过咱俩也算同是天涯沦落人了,我就干脆做了回好人,不过酒钱房钱都是你付的。”

叶秋随手按了几下遥控器,语气漫不经心也没注意到魏琛额角的青筋,忽然又开口道:“对了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他转过脸上下打量了一会儿魏琛,有些疑惑地说:“看你的打扮就是个街头混混,但是你的钱包里有赵楚恒的名片,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认识赵老师?”魏琛这回倒是真的惊讶了。

“不,不算认识,见过一两面,”叶秋靠在枕头上像是在回想什么,“以前他来过家里,有点印象,挺厉害的一个编剧。”

魏琛盯了一会叶秋,最后也是放松地躺在了床上,他瞧着天花板上的大灯,慢慢地说了起来:“赵老师确实很厉害,不过他也不单单是个编剧,还是个很了不起的作家和翻译家,我能认识他也不过是因为高中时候写的一个小短剧而已。”

“哦,”叶秋顿了顿,看了眼隔壁陷在回忆里的魏琛,“那怎么不写了?”

“没意思,”魏琛偏头看着挂着黑眼圈有些憔悴狼狈的叶秋,“你呢,他怎么会去你家里?”

“和你差不多,我借住的朋友也是个写剧本的,被他看见了就找上门来了。”叶秋垂下眉眼,右手不自觉地拨弄着什么,“赵楚恒说他很有天赋,想帮他。”

“然后呢?”魏琛被挑起了好奇心。

“他抱着刚写的大纲,出了车祸,死了。”一句比一句简短,叶秋的声音却平淡无澜。

“抱歉。”

“不,没事。”正午的几束阳光通过窗帘的缝隙透进来,反倒更让叶秋的脸沉在阴影里,看不清楚神情,“你真的不打算写剧本了吗?”

“不是我不想写,”魏琛无意识地碰了碰床头柜上冰凉的杯壁,那股凉意让他清醒了许多,“是不能写。”

刚刚才有些人声的房间里突然沉默下来,叶秋不说话,魏琛也不知道怎么回应,也许是因为他不走心的态度触动了对方的怀念之情?魏琛不知道,也不想去打听别人的私事。

“为什么不再试试看?”叶秋突然轻声说道,“你还有机会。”

“错过一次就不会有第二次了,”魏琛掏了掏钱包,从里面拿出那张干干净净的名片,他拿到它也快四年了,除了最开始动过念头,后来就再没胆子也没时间了,“大概就这样了吧。”

“我可以帮你,给我两年,我帮你。”叶秋走到他面前,他的面容清晰起来,“只要你写,我就可以帮你实现它。”

 

那个时候的演艺圈远比如今困难得多,可也比现在干净得多,魏琛没去想一个连房费都出不起的人如何帮他实现这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他只知道他从叶秋的眼里看到不是对旧友的遗憾和怀念,而是真切的想要帮助他的情绪,那几乎让他瞬间燃烧起来,那种中学少年时期才有的冲劲忽然间就回到了他的体内,支撑起了他未来两年里的一切。

魏琛下意识地点了头,也确实把他藏了好久的一个剧本拿给了叶秋,那个时候他才知道叶秋是个演员,还养着一个比他小三岁的妹妹。

 

“这是你家?”魏琛推着自行车跟着叶秋七绕八绕进了条小巷,出来就见到一幢二层小楼,看着有些年份了,这片顶多也就是个城乡结合部,估计是早些年自己建的,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还能看到右侧墙面上隐约探头的绿色爬山虎。

“算是吧,我那个朋友的,现在归他妹妹了,我顶多是个保姆。”叶秋说着还笑了笑,眉眼温柔,“车推进来吧,我们上去聊。”

“叶秋哥哥,你回来啦?”似乎是听见说话声,二楼跳出个小女孩来,秀丽挺拔,扎着个马尾又显出几分初中生的活泼来,尽管魏琛就在身边,她也不怕生,蹬蹬蹬就跑下楼窜进叶秋的怀里,笑容甜美,“我好久没吃哥哥做的饭了。”

“去做作业,晚上给你弄。”叶秋揉了揉女孩柔软的头发,“这是魏琛,我和他有些事情要说。我妹妹,苏沐橙。”

“魏琛哥哥好。”苏沐橙倒是乖巧地从叶秋怀里退出来和魏琛打了个招呼,女孩子软甜的声音一下子让魏琛乐开了花。他强自镇定地从兜里掏出几颗水果硬糖塞在苏沐橙手里,笑了笑说:“你好啊,苏沐橙小朋友。”

“少贿赂我妹妹。”叶秋随口说了句就把苏沐橙打发去房间了,随后把魏琛领进了自己的房间。

 

叶秋的房间不算大,大概是因为家里多少有个女眷的原因,虽然不太整齐但多少还是干净的,他扫过书桌旁立式的书柜,暗搓搓多瞄了两眼随即确定了这个书架大概是整个房间里最值钱的东西。他不着痕迹地打量房间时,叶秋把书桌前的椅子拖过来坐在魏琛对面,见这架势,魏琛便毫不客气地坐在床沿边上了。

“我的剧本,”魏琛也不打算绕圈子,直接从包里掏出一沓纸递给叶秋,“你说你能帮我。”

“当然,”叶秋接过来也不忙翻开,只微笑说,“我现在缺一个机会,只要你的剧本够好,我们俩都能成。”

“你到底是什么人?”听了这话魏琛实在是忍不住了,自从初见他就十分好奇这个人究竟是个什么身份,一直到今日,大约是他忍耐的极限了。

“现在还不是什么人,再等一个月你就能在电视上看到我了。”叶秋闻言摆摆手,毫不在意地说着,好像事不关己,“我先看看剧本。”

既然叶秋仍然不肯说,魏琛也不打算勉强什么,不过即使他给叶秋的只是一个短剧,要全看完多少也要两三个小时,魏琛可不打算就这么傻愣愣地坐着当装饰。他站起身慢悠悠踱到书架前,随手抽了本书出来打算打发时间,没想要一拿就拿中了尼采,魏琛看着封面苦笑起来,却也没放回去,就这么靠着书架看了起来。

两个小时,一百二十分钟,一场电影的时间,说来很长,但实际上过起来也慢不到哪里去。魏琛还没啃完一半,叶秋就已经放下剧本伸了个懒腰,眼神轻飘飘地朝他瞄了过去,见状魏琛也把书搁回原位,快速回到原来的位置上,谄媚地笑着:“怎么样?”

“故事没问题,”叶秋也不介意,拍了拍魏琛的肩膀说,“说实话我眼光不怎么样,不过多少还过得去,回头我给老陶递过去让他找人瞧瞧,细节问题再改改,署名权还是你的,放心。”

“老陶?”魏琛敏感地发现一个陌生的称呼。

“嘉世的陶轩,你现在肯定还不熟,不过再过两年就不一样了。”叶秋说这话的时候满眼都是快要溢出来的自信,耀眼动人,他站起身把剧本递还给魏琛,“你回头把电子稿发我邮箱,等老陶那边组齐人了我就叫你过去一块商量。一会儿留下来吃个饭吧,现在也不早了。”

对于这个决定魏琛并没有什么异议,反倒是对叶秋邀请他留下来的提议十分感兴趣,他跟着叶秋一路晃下了楼,叶秋在厨房捣鼓的时候魏琛就在客厅里偷偷瞄两眼,像足了不怀好意。

“你还会做饭啊?”魏琛闻着厨房飘出来的菜香试探性地问道。

“只会做几个家常菜而已,我们家大厨是沐橙。”叶秋端着菜出来对魏琛笑道,“我比较擅长泡面。”

“那也不错了,”魏琛艳羡地看着桌上几个小菜,“我想吃还没得吃。”

“沐橙,下来吃饭了。”听见魏琛的话叶秋也没有什么反应,只回身朝着楼上叫了声,很快就听到苏沐橙的回应和趿拉拖鞋的声音。

“哇好香啊,魏琛哥哥也留下来吃饭吗?”苏沐橙小跑着凑到餐桌前吸了吸鼻子给足了叶秋面子。

“是啊,沐橙欢迎哥哥吗?”魏琛对这个小女孩倒是十分喜欢。

“欢迎啊。”苏沐橙冲着魏琛笑得眯起了眼,随后被叶秋招去洗了手。

 

一月后魏琛在电视上如约看到了叶秋那张熟悉的脸,他看着那部制作精美华丽,剧情跌宕起伏的电视剧不禁一阵唏嘘,那个时候叶秋真的是半点虚话都没说。

 

“正好你打给我了,”那头叶秋的声音有些低,没多少精气神,魏琛心里紧了紧,就听到那边说,“剧本差不多了,上回讨论出来的那些细节你改完之后导演也修改了一遍,不过都是小改动,你放心,现在台本也出来了,大概还有半个月就能开机了,你要不要过来跟组?”

“不麻烦吗?”魏琛倒是没想到还有这么个大馅饼。

“能麻烦到哪去?”叶秋似乎是笑了声,“剧组都是新人,唯一有点资历的就是导演,可惜也是个只拍过短片的新锐,你想来就来,不碍事。”

“成。”既然是这么个情况魏琛也不再推辞,如果真要转行做编剧,能跟组确实是极佳的机会。

 

半个月后《城中日落》顺利开机,魏琛当天就跟着进了组,围观拍完上午的两场戏之后就和导演郭明宇进行了深入了解,两个人凑在一次头对头边吃盒饭边讨论剧情,时不时还传出几声诡异的笑声,整个片场都被一种奇妙的气氛包围着,大家面面相觑,反倒是叶秋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带动了不少低低的笑声。

郭明宇心知肚明只瞪了叶秋一眼也不在意,继续和魏琛讨论电影的发展和拍摄,末了还意犹未尽地抛出了合作的橄榄枝:“你要是不愿意和什么公司搞一块,不如自己组个工作室,到时候我找你也方便点。”

“我考虑考虑。”魏琛倒是没否决这个提议,只是手上资金不够,一切也只能等着《城中日落》尘埃落定的那一天。

那之后魏琛几乎天天都会到场,片场人员也习惯了这么一个不太靠谱的编剧,偶尔还给魏琛递瓶水送点吃的,弄得魏琛受宠若惊,连连道谢。

《城中日落》只是个文艺片,预算高不到哪里去,也没什么太过晦涩的情感故事,整个影片基调明朗向上,算得上是理想派的乌托邦,如果演员到位说不准真能拍出个叫好又叫座的电影来。不过说实话一个刚出道的新人第一部电影就着手拍文艺片实在是一步险棋,拍的好也许能拿个奖,圈里的地位就定下来了,拍的不好那就是满盘皆输,一朝回到解放前。只是这弓弦都拉开了也就没了回头箭,魏琛也只好跟着剧组硬着头皮一步步走下去。

万幸整部电影拍得十分顺利,甚至演员磨合好后拍摄时间还比预计快了半个月,郭明宇捧着原片乐呵呵地回去剪辑,陶轩也开开心心地看着省了不少的报表,总的来说在电影上映之前,这个剧组还是和乐融融快乐得不得了。

 

剪辑花了大约三四个月的时间,审核倒是极快,很快电影就定档在圣诞节上映,细节时间定下来之后,陶轩就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宣传。嘉世确实是新公司,但扛不住陶轩手里有钱,宣传也花了大手笔,点映请了不少著名影评人,本来已经决定咬咬牙请人多写几句好话,没想到的是以笔锋为首的几个影评人拒绝了陶轩的请求,其中笔锋叹了口气说:“这是我这几年看过最好的国产文艺片,没必要为了我的真心话收这笔钱,我不想玷污了它。”

那之后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主角叶秋连带编剧魏琛导演郭明宇都享受了一把红火的感觉,郭明宇的确有两把刷子,电影拍的有深度又不显矫情,首日票房就破了千万,上座率极高,在这个不少大片的圣诞节算得上异军突起,让嘉世和魏琛都赚了个盆满钵盈。

 

蓝雨工作室成立的时候,魏琛私下里邀请了叶秋,叶秋也欣然赴约。

“谢谢你。”魏琛一路敬酒半醉地来到叶秋面前,“没有你我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出头的时候。”

叶秋站起身和他碰了碰杯,也没说话,只闷了那杯啤酒,一双眼清亮亮地盯着魏琛:“没有你的剧本,我也没法这么快出名。”

“挺好。”魏琛听这话笑了笑,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就接了个醉眼朦胧的叶秋,几年前的场景似乎倒了过来,他无奈地冲助理点了点头就架着叶秋往楼上走,一边走还一边念叨,“一杯倒还敢闷酒。”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Fin.

评论
热度 ( 11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