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A Drama

OOC预警

前文>>>A Drama

更新少……请相信我的ooc预警!十分严重!就是我写得自己爽而已【哭泣


一个月前

“这就是你所谓的订婚礼物?”

包厢内暗香浮动,女歌手声音轻柔,婉转低吟,王杰希皱了皱眉示意叶修关闭了音乐,随手翻看起他拿到的剧本第三稿。

“除了我和老魏,你是第三个看到这份剧本的人,”叶修给自己倒了杯水,停顿了下,看到王杰希的手指停留在第三页,“以及这份真正的合约。”

“叶修,你疯了。”方才还神情悠然的青年猛地合上那叠纸,他几乎是惊骇地盯着叶修不为所动的眼,手指甚至还在不停颤抖,“你这么做等于是在告诉陶总,我要走了,你想下死手对付我吗?”

“如果我不说这些,老陶会毁了它。”叶修连眉梢都没有动作,他只是抬了头,修长的手指还环绕在玻璃杯上,好像他在参与一个悠闲自在的茶会,“你知道陶轩是什么样的人。”

是的,他知道。

王杰希确实不愿意,或者说懒于了解与他无关的其他人,但不代表他不谙世事。他知道嘉世的陶轩是个彻头彻尾的商人,这在他最初试图了解叶秋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他对陶轩甚至了解到他知道如果这个剧本落到陶轩手中,那么演员,导演甚至剧组班底都不会是叶修想象中的最优了——这迫使叶修做出这样艰难的选择。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我绝对不可能在现在做到这个地步,”叶修的眉眼在热水蒸腾的雾气中模糊不清,“这是一份很糟糕的礼物,但是我希望你能收下它,之后但凡有任何事,我会尽力保护你。”

这句话说完后,王杰希敛下因为震惊而高扬的眉,随后包厢里便安静了许久。

音乐声早在谈话开始就消失无踪,其中的两位当事人,一位结束了陈述发言,而另一位消极应对。消极先生平静地翻阅这份修改稿,他背脊笔直,腕骨凌厉,指尖快速地掠过标准打印纸,大约半小时后,沉闷的气氛在王杰希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后宣告消散。

“你很奇怪。”王杰希交叠双腿,与同样沉默了半个小时的叶修交换目光,“你一开始把我当做楚易之,费尽心思邀请我,但是圈内能出演这个角色的绝对不止我一个,而你似乎把筹码全都押在了我身上。现在你又像个商人和我讨论起了交易,叶修,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根基不够……”

“我签下这份合约,不仅仅因为另一个主角是叶修——我喜欢多年的偶像,更是因为,我喜欢这个剧本。我可能不是一个优秀的演员,但我仍然想请你多少尊重我作为一个演员的尊严。我不需要你来保护我,叶修,我没有退路,但我可以退出。”

他还只是个少年,所以敢大胆到无所顾忌,叶修忽然想到。

他羡慕吗?

总归是羡慕的。

 

“我很抱歉,”叶修端正了坐姿,两双乌黑的眼再次交错,他的声音低沉,“是我考虑不周,那么王杰希先生,现在你还愿意成为楚易之吗?”

“我的荣幸,宋教授。”王杰希把剧本放在一边,忽然笑了笑,“叶修,你真是个不要命的赌徒,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考虑这件事的?”

“第一次剧组会议的时候?”叶修抬起头似乎在回想,“那个时候我不是说还差投资吗,散会之后我就想过这个问题。我很想和你认真合作一次,不像《妥协》那么仓促,《清流》是我最好的选择,不是吗?”

却有可能会是你最糟的选择。

“当然。”

王杰希咽了口浓咖啡,明明在嗜甜的叶修眼里是第一号杀手却让王杰希快乐地眯了眯眼,不知是得偿所愿还是喝到喜欢的饮料,总归都是——

少年不识愁滋味。

意识到这点以后,叶修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他不是不知道王杰希在圈中一年经历过些什么,可在他看来,还是太顺了,和他自己一样,太顺利了,以致于有些掩藏起来的东西可能会致他于死地。

可那又怎么样呢?

现在的话,多少还来得及做点什么。

 

“好吧,我想王杰希先生应该思考得够久了,”叶修忽然站起身走到王杰希身边,他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支钢笔,旋开笔盖后递给王杰希,瞧着那双直直盯着他的眼微笑,“不如下个决定?”

“叶修,你这是强买强卖。”王杰希接过钢笔却没有动,看神色似乎是有些不赞同,“我能接受这样的买卖,但不是所有的乙方都喜欢这种谈判的,还有,你坐下来。”

见叶修没有动作,王杰希皱了皱眉,一把拉过叶修的手臂把他扯到了自己身边的椅子上。然而拿开手的时候,他的手不小心擦过叶修的手背和骨节分明的手指。王杰希忽然有些惊诧地快速收回手,但那只左手指尖似乎还残留着叶修的温度,他垂下的指尖微动,耳垂晕上几分薄红。

而这些异常,叶修统统没有注意到,这个年纪的少年人总是有用不完的力气,王杰希猝不及防的一拉让叶修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任由对方把自己按在了椅子上,也就失去了察觉这些的先机。

“说实话,我现在跟你签了这个,士谦估计隔天就得来和我拼命,”王杰希强行转移了注意力,转了转那支叶修递过来的钢笔,半开玩笑地说着,动作上却是干脆利落地垂下手腕,笔尖落在略有些粗糙的纸面上,飞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字迹锋利干脆,和他这个人像到了极点,“所以就暂且保密到尘埃落定吧,甲方先生。”

“这个没问题,不过既然合约问题解决了,那我们不如来商量一下婚礼?”

叶修倒是依然心心念念这个玩笑,而王杰希却在刚才的那重打击下失去了往常的抵抗能力,浅淡的红色忽地浮上脸颊,他的肤色本来就偏白,这么一来就更衬得出那分红,“开玩笑也该有个限度吧,叶修,你不是已经拒绝我扯个证的邀请了吗?”

“扯证不着急,”叶修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愈加凑近了王杰希,“大眼你也太容易害羞了吧,这才哪到哪啊。”

“你还想到哪?”王杰希脸上热度还没下去,闻言就凶狠地瞪了叶修一眼,“真打算结婚吗?”

“你要是愿意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叶修笑了笑,向后靠了靠倒是有了几分认真,“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个同,但是如果是和你过日子的话,我挺期待的。”

 

“你现在又把自己卖给别人打工了?”说话人表情有些微妙,“这就是你所谓的自己解决?”

“别说得那么难听,什么叫卖给别人打工,这叫合作知不知道,我们目前粗略组建了一个工作室,到时候《清流》冠的就是我们的名字,也只有我们的名字。”被指责的一方也不甚介意,他随手点了菜然后把菜单交给了对面的人,“这是我目前能做到的最优,毕竟这几年我虽然算不上穷但也实在富不到哪里去。”

“麻烦了,”他将菜单交还到服务生手中,又转头看向那个光棍得要死的男人,“确实,不牵扯到别人,这是最好的选择,我也没有权力干涉你的选择,叶修。”

“别担心,我未来老板娘是个好人,跟院线也有点关系,以后再不济总归也有点保障在,”叶修晃了晃酒杯,艳色的果汁在灯光下也有了几分酒水的色泽,他瞥了眼王杰希空荡荡的酒杯,“要不要也来一点?这里估计没有牛奶。”

“你这果汁也是独一份的了吧?”

“差不多,老板开小灶给我留的。”叶修得意地笑了笑。

“你觉得《清流》肯定会被封?”话题被强硬地转移。

“算不上肯定,但有点风险,不过涉及到这种利益问题,有些保险再多做几道也不为过,你觉得呢?”

tbc.

评论 ( 8 )
热度 ( 43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