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A Drama

这次有点少……剧情再一次如同脱缰的野马×

OOC原创人物预警

前文走tag>>>A Drama

 

“我是一个商人,”削瘦的在西区罕见的东方人露出诡秘的笑容,“我只认得看得见的利益。”

带着东方血统的男人随意地拨了拨凌乱的头发,一双漆黑的眼直直地瞧着客人灰蓝的瞳孔,似乎不带半点压迫力地继续说道:“您看,我从来不挑选我的顾客,这是一个商人的自信,只要付得起价款,我什么都可以为您做到,包括……”他说这话的时候稍稍倾身靠近了那个远比他健硕的男人,修长白皙却遍布细碎伤痕的手指在那个人胸膛上轻巧地画了两笔,声音低沉,“那个人的心脏。”

他瞧见壮硕的男人唰的站起身,动作慌乱,踢翻椅子,左手甚至带倒了四五杯吧台上的酒,丁零当啷的背景音淹没在男人恐惧的呜咽里,他几乎是颤抖着逃离了这个酒吧。

“您会来找我的,您需要我。”临走之前他还听到东方人带着不知何处口音的话低低地擦过他的耳廓,尾音消失在轰隆的音乐声中,他转头也只看见对方黑如夜色的眼。

 

“我不相信你。”阿尔瓦晴空一般碧蓝的眼中透出尖锐的敌意,他几乎是无礼地说道,“你从来都没有什么职业道德。”

“不,我有的,先生。”即便被如此对待,灰衣的东方人也并没有什么愤怒之意,他温和地笑着,细心地解释道,“您要明白对于一个商人而言,没有职业道德是一桩很严重的指控,您应该去了解一下客人们对我的评价,再下决断。”

阿尔瓦不置可否,盯着东方人看上去极其诚挚的双眼说道:“不需要,我雇佣你,只是因为你够方便和安全,同样,你也只需要做到这两点就够了。”

“感谢您的赞美,”东方人夸张地弯下腰行礼,他的声音忽然又变得清亮起来,“能帮到您真是不胜荣幸。”

 

“阿尔瓦!”弓箭手几乎瞬间来到了倒下的骑士身边,他揽住痛苦的骑士,单手弩断后仓促地脱离了战斗,即使抱着沉重的重装骑士他的动作依然轻巧,只是在逃离过程中他不断地呼唤脸色青黑,即将陷入昏迷的骑士,“不要睡,阿尔瓦,你不是还想揭穿我吗?这点毒就让你打算长眠了吗?”

“你给我滚蛋!”中毒的骑士狠狠地咳嗽了两声,依然中气十足地喊道,“灰鸽,去找艾莉尔,她能帮我们。”

“遵命,我的骑士。”灰鸽笑了笑,眼底的阴霾散了些,他再次向后方追击的反叛军射出几根弩箭,随后跳跃着消失在了追踪者的视线当中。

 

“Bravo!”霍克越过桌子拥抱房间中央的王杰希,“如果不是对你的拒绝印象深刻,我都觉得你已经事先看过剧本了!”

“感谢您的称赞,”王杰希依然保持着灰鸽的腔调,朝松开他的霍克眨了眨眼,“真是无上光荣。”

“我很想直接就定下你。”霍克有些着迷地看着王杰希,他缓缓说道,“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也最能把握住这份天赋的演员,嘿,来美国吧,我可以把你送上巅峰。”

“有机会,我会到美国去拜访您。”王杰希微笑,他知道霍克是纯粹的伯乐,“我想,我该回去等消息了?”

“哦,好吧,是的,是的,你需要回去等,”霍克看了眼老神在在的助理,说道,“别担心,结果很快就可以出来,你是我心中唯一的灰鸽。”

 

托马斯·霍克的试镜很有意思,他从来不给试镜演员完整的剧本,他要求对方从箱子中抽选出五个片段,通过五个零散的片段构建角色,而最后表演的三个片段却是由他从演员手中的纸条中摸黑抽选的,可能有人运气好,抽中了几个关键片段,从而组建出性格接近完整的角色,表演时事半功倍,当然同样也会有倒霉的人,王杰希的手气不功不过,抽到的片段不算多具有代表性,但他本人却在前一个月仔细研究了编剧的作品,适当的扩展让他的灰鸽增色不少。

“听起来霍克对你很满意。”方士谦听完王杰希简练的转述后飞快地下了结论,“这是不是说我可以做好准备等待接收你的剧本了?”

王杰希鲜见的没有回话,他沉默地坐着,几个小时前的神采奕奕从他的脸上褪去,他略微后靠下滑,双腿不自然地交在一起,甚至肩膀都有几分塌陷,眉间沉重,这种状态几乎已经持续了一个月。

车厢内莫名沉闷的气氛让袁柏清也不敢说话,他忽然觉得有些无所适从——王杰希的身边向来都是轻松的,即使他这个人有些严谨且过分认真,但年轻同样赠与他乐观积极的心态——袁柏清很少看到王杰希压抑的模样——好像下一秒就会被折断。

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方士谦沉沉地叹了口气,他坐到王杰希身边说道:“他说没问题,暂时就不会有问题,你别……”

“不是叶……秋的问题,”王杰希顿了顿,说,“我知道了,我会处理好。”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推掉安排,你大概需要去散散心。”方士谦试探性地问道。

七月午后的阳光透过黑色玻璃依然热烈地亲吻过王杰希沉郁的侧脸,他稍稍仰头,似乎是思索了一阵说道:“照常吧,我明天下午没有事?”

“对,”方士谦一边回应一边对照行程表,“上午有个代言会议和短采访,中午和霍克的叙旧午餐,下午就……”

“我会向他解释推拒的原因,”王杰希打断了方士谦的话,倚靠在皮质椅背上,忽然笑了笑说,“现在不是什么恰当的时机,不是吗?”

“的确……”经纪人迟疑地说道。

“那么明天上午结束后,我会自行支配我的时间,”任性的演员点了点额头,独断地说道,“你们不如也放个假?”

 

“把你好不容易从老方手里讨来的假期浪费在我这里合适吗?”说话人把手中的咖啡轻轻放在茶几上,空出来的手推了推沙发上横着的人的腿,听不出喜怒地说道,“要我带你去兜风吗?”

“我可不是要你泡的公主们,”拿着一沓纸足足占了一张长沙发的男人在感受到腿上的力度时不甘不愿地缩了缩长腿,瞟了房主一眼说,“这么多地方,干嘛非要挤这里?”

“看你躺得挺舒服的,”房主驴唇不对马嘴地回了句,“这剧本你都看过多少回了,有事直说吧,大眼。”

“你有改动,不是吗?”王杰希不否认他有另外来意,却也不愿意坦白,“不成熟的浮动,嗯?未来的知名编剧,叶修先生。”

叶修算得上是尴尬地拿起咖啡杯挡住嘴角的苦笑,他拿起那份属于他的最原始的剧本,无奈地说:“我的文化水平没那么高,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超出我当初的预想了。”

“的确,”王杰希搁下剧本,摊了摊手,“如果没有魏编,你可能连剧本写作的格式都不清楚。”

“嘿,我接收你可不是为了让你嘲笑我的。”

“那为了什么?”

王杰希忽然坐了起来,他倾身靠近另一端的叶修,那个他曾经的偶像,他对他的欣赏好奇甚至爱慕似乎从来没有消失,他依然会因为这个人的事而感到不安,这太反常了,和一个月前的对话一样反常。

“你清楚。”叶修从不擅长过分示弱。

“是的,我清楚。”王杰希微笑,剑拔弩张的气氛忽然轻松了起来,他挪坐到叶修的身边,他瞧着叶修的那双眼睛,视野有些失焦,但他很快又恢复过来,似乎那一瞬间并不存在,“我能帮你吗?”

“你不要淌这趟浑水,”叶修的语气几近严肃,“我可以处理好。”

“我知道了。”那些浓烈的侵略性从他身上褪去,像是作为一个普通朋友,他谨慎地开口,“那么,约个会,吃个晚饭吧?毕竟我们都订婚了。”

说完,王杰希挥了挥手中的剧本,冲叶修露出狡黠的笑容。

tbc.

评论 ( 3 )
热度 ( 58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