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茄番】花与微笑

 一个搁浅的无料……忽然翻到就放出来混个更,有点微妙不过一直没修……

这周大约没有叶王惹otz

❀&:)

 

游矢认识游斗是个意外。

他那时刚刚毕业正巧是个无所事事的待业青年,一边漫不经心地找着工作一边又放任自己窝在家里发霉。如果不是因为假期到来,家里的花店急需人手,他可能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这段空窗期结束。

此前榊洋子女士问过他很多次要不要干脆就留在花店工作,虽然收入不高但也足以让他们生活无忧,可游矢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说他有自己的打算,也不希望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要在母亲的眼皮下让她照顾。

 

那日恰巧有份外送的订单,榊洋子需要顾着店就只能支使游矢去送花,不过虽然他拒绝了这份长期工作,但毋庸置疑他的确具有成为一个花店老板的天赋。游矢经常会有一些出人意料的想法,他能把几支不起眼的花搭配得让人眼前一亮,托他的福,近日来花店的生意也变得更好了一些。

洋子女士也不止一次和游矢提过留下来,但依然是被以想好好闯一闯这样的理由给拒绝了,后来她也不再强求,如果想留,那么她怎么撵也撵不走,同样如果他想走,她如何劝也是劝不了的,不如顺其自然。

 

那份外送订单来自市郊的一幢别墅,那片是富人区,花店从来没有接到过来自那里的订单,他也不清楚那些人为什么会选择他们这家小店,“有钱人的心思你猜不透。”游矢看着地址小声地嘀咕了两句,耸了耸肩就坐进了货车的驾驶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些人要办什么派对,这份订单大得快要把花店都搬空了,而且品种乱七八糟无所顾忌,真是莫名其妙。

当游矢进入那片别墅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依然太天真了,他的目的地一片欢声笑语,丝毫不在意给其他人带来的影响。那里到处都是鲜艳的花篮,显然他们早就已经定了一批花,而这批来自他们店内的花大概是备份用的吧,游矢一边胡乱思考着一边熟练地操作方向盘顺着侍者的指引进入后院。

“辛苦你了。”

游矢一打开车门就听到一声道谢,他顿了顿,很快反应过来跳下了车,语调轻快地说:“没关系,你们点一点有没有缺漏。”说完他习惯性地想对对方笑一笑,却在看到那个人的脸时突然僵住。他有些不敢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同时他也捕捉到了对方一闪而过的惊讶,但也只有一瞬间而已,他听到那个和他长得很相像的人说:“我只是被叫来帮忙的,单子并不在我手里,稍等一会就会有人来清点。”

“哦,哦好的。”游矢还是有些发愣地看着对方,直到对方有些别扭地转过脸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他慌忙转身去打开了车门,恰好这时候就有人拿着清单向他们跑过来,游矢松了口气,至少可以忙起来而不必面对这么尴尬的场景了。

虽然他暂时还只是个帮工,但他依然尽到了一个花店人员的职责,车内的花束整整齐齐,清点的时候也异常顺利,馥郁的花香从那个不算宽敞的车厢里流淌出来,慢慢地充盈了整个会场。站在一旁,嗅着这股味道,游矢慢慢地沉浸其中,他想他可能真的是适合做这份工作,他喜欢不同的花,喜欢各异的花香,他甚至享受和她们在一个空间里。

“我很喜欢你们的花。”在侍者确认无误并开始搬运花朵的时候,那个说是帮忙的人突然又开了口,且不知何时他已经站在了游矢的身边,“也经常在你们那里订花。”

没等游矢回应,那个人已经继续说了下去,灰色的眼专注地看着他:“我叫游斗,你好。”

“啊你好,榊游矢,我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游斗的时候他总有些紧张,游矢把这个归咎于宅男突然见到生人的不适应,而直接忽视了他早已在店内做了大半个月的工的事实,“我没见过你,之前你都是找妈妈的吧?”

“不,我很少上门订花,游乐园需要的花束量很大。”相比起游矢的不自在,游斗却是自然多了,他随意地笑笑,“是我向他们推荐的。”

“游乐园?”

游矢几乎是立刻发现了话中的不对劲。

“我是在游乐园工作的,今天来也只是帮一个朋友的忙而已。”游斗想了想便解释道,说着还看了眼搬空的车厢,“搬得差不多了,要不下次来花店附近新建的那个游乐园玩吧,我做你的导游。”

游矢听了这话倒是真的认真盘算了一下最近的工作,这大半个月过去工作量虽然还是有些大但并不过分,更何况他也确实想去新建的游乐园玩一玩,好几次路过那边他都忍不住想要踏进去。

“行,那留个联系方式,到时候见?”忽视了作为一个成年人还要去游乐园的羞耻,游矢直截了当地答应了游斗的邀请,“对了游斗,你喜欢什么花?”

“花?”游斗有些怔愣但依然认真思考了这个问题,他皱了皱眉,“谈不上特别喜欢,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风信子?”

“风信子?”游矢有些始料未及,他本以为游斗会更喜欢安静一点的花,而风信子开得实在有些热闹。

“风信子开起来比较热闹,”游斗像是想起了什么,脸部的轮廓也变得柔和起来,这就和游矢更加相像了,“挺好的。”

还没等游矢问些什么,游斗就反应过来冲着他说:“花到了,我也要去帮忙了,记得来玩。”

 

莫名其妙,但又神秘得让人好奇。

游矢看着游斗离开的背影摩挲了一会下巴,最终也转身离开了。

那张写着游斗号码的纸条被他小心地放在钱包的夹层里,艳红色的眼里流淌过快乐的光,他哼着有些走调的歌,慢悠悠地驶入了公路。

 

那之后过了没多久他就请了个假,兴冲冲地和游斗打了电话约好了时间,他如此急不可耐也是有缘由的,毕竟从小学以后他就再也没进过游乐园了。

那几天里他和游斗断断续续地聊过几次,说是工作人员,游斗更像是个设计师,他负责游乐园内的一切布置,那些风格多变的作品大多出自他手,除非是要进行大面积整改,否则他平日里倒还真是空闲得很。

“说实话大部分都是一些常见的设施,”游斗冲着售票处的女孩点了点头就领着游矢进入了这个由他布置的世界,“要真说什么特色大概也就是连环任务了吧?”

“连环任务?”虽然游乐园内的每个设施都让他无比怀念,但既然有更新奇好玩的东西,他自然也不会放过,“模拟游戏吗?”

“差不多,想试试看吗?”游斗看着游矢变得晶亮的双眼,觉得他大约已经得到了答案,也不等对方回复就拉着游矢来到了游戏开始的地方。他们从那里取得谜面,谜底就是他们要去往的下一站,按理来说有游斗这个活地图在,这样的游戏并不算难,但秉着杜绝作弊的原则,游矢毅然决然地拒绝了游斗的提示,领了一份游乐园的地图就开始了痛并快乐着的摸索旅程。

事实证明这个游乐园大概真的是面向低龄儿童的,毕竟这个谜面不算难,标志物也十分简单,再加上途中游斗依然有意无意地给了一些提示,游矢算是十分顺利地到达了终点,而他的奖品除了几张优惠券之外还有一份漂亮的插花。他不知道作者是谁,但他几乎是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边的游斗,也只收获对方一个温和的笑容。

 

“你喜欢这里吗?”

游矢坐在园内的咖啡店里,窗外是笑容天真的孩童,他突然问了游斗一个问题。

“当然。”游斗猜不透他的意图也不愿意随意揣测他人,“我是被家人推荐来这里的,他们都是很出色的设计师,而我也继承了这些。”

“选择和父母一样的职业不会很累吗?”

“我选择这份职业和我的父母是做什么的并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因为我能因此而享受到快乐,把笑容带给别人的同时,我也会开心。”

“带给别人笑容?”

“你不是也选择了花店?”

游斗思索了一下,将问题抛了回去。

“我只是个帮工,妈妈忙不过来,所以我就去搭把手。”

“可是你喜欢花,”紫黑发色的青年说话的时候向来认真,“那天你很开心。”

那天?

游矢还有些回不过神,但之前他和游斗见过面的也只有那一天。那个时候,他看起来很开心吗?

“我……不知道。”游矢最终还是选择了回避,他摇了摇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有些生硬地转移话题,“现在还早,不如去我的花店看看吧。”

他已经开始无意识地用“我的花店”作为代称。

 

榊洋子大约是有些事,他们到的时候,花店的门正关着,门把手上也挂上了暂停营业的吊牌,游矢推开门看着突然变得空旷的花店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但很快他就想起来今天也正巧是游乐园的固定送花日。

他招呼游斗进来,动作熟练地泡了杯花茶,转过身的时候就瞧见游斗凝视着架子上那些娇嫩的花朵。游矢把茶杯递给他,站在他的身边,伸出手轻缓地触碰着,那些柔和的触感通过他的手指传递给他,他忽然能理解父亲为什么那么喜欢花朵了,他觉得他似乎也能够触碰到那些小小的精灵了。

 

“花其实都是活的,和人一样。”榊游胜在对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很温柔,他的发型有时候会很糟糕,可是那双手永远干净漂亮,在抚摸花瓣的时候的低语像是对情人的呢喃,“游矢,你要用心去感受她们。”

 

“爸爸曾经说过,花就像人一样,她们都是活着的。”游矢低声说道,“我以前不能理解他,甚至抗拒他,而现在想想,他似乎一直都是正确的。”

游斗并没有做出什么回复,他清楚游矢现在更需要的不是对话而是倾听,他喝着那杯带着清香的花茶,安静地站在游矢的身边。

“我之前拒绝留下,也是因为爸爸对我的影响太深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你说的对,选择并不是为了别人,而是自己,我需要做的也应该是让自己称心的打算。谢谢你,游斗。”

“不用,你只有自己拥有快乐,才能带给别人笑容。”

游矢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游斗的微笑,他突然意识到游斗一直是快乐的,他始终都清楚他的选择,那个游乐园不仅仅是孩子们的乐园,也是他的王国,他在自己的城堡里成王,却从未称王。

这或许就是笑容的力量。

 

Fin.

评论 ( 1 )
热度 ( 16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