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喻王】分科

 @藏瞬 GN点的喻王师生

严重小学生文笔+OOC,简直拿不出手求不打脸qaq

年龄逆操作

高中师生paro

 

“叶修,收好你的小纸条,叶秋,你也是,不要惯着你哥。”坐在讲台后的男人在一片细小的交流声中忽然说道,“王杰希,不要随便告诉别人答案。”

闻言,王杰希狠狠瞪了一眼凑过来的叶修,一手糊在对方脸上把人推了回去,低声说道:“你又不是不会做,每次都要连累我和叶秋,好玩吗?”

“我本来就不擅长历史。”叶修倒也没赖着,顺着力道就坐了回去,“还好吧,喻老师也没说什么。”

“滚蛋。”

“混账哥哥。”

王杰希和叶秋几乎是同时低声骂了出来,恨不得这个混蛋立刻消失在眼前。

 

“我说,你志愿表填了吗?文科还是理科?”因为考场哄闹被赶出来罚站的叶修悄悄靠近王杰希小声问道,“是理科吧?我觉得你物理更好一点。”

“不知道,都差不多,我也不知道怎么选。”王杰希倒是诚实地摇了摇头,思考了一会又说,“还有一个星期,到时候大概就能决定了。”

“哎大眼,这么没有人生目标可要不得啊,”叶修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装模作样地绕着他走了几个半圈,也不管教室里喻文州警告的目光,继续说道,“既然决定不了就让我来帮你吧!”

“不要。”

王杰希几乎是斩钉截铁地拒绝道。

“为什么?你不是决定不了吗?那我帮你做这个选择不是很好?”

“叶修,你是笨蛋吗?”叶秋实在是忍不住地开口说道,“别人的事情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要叫哥哥,我愚蠢的弟弟啊!”叶修立刻转身十足中二少年的口吻说道,“这是我的职责,身为哥哥就该解决弟弟们的难题。”

“需要我提醒你你的中二期已经过了吗?”王杰希不着痕迹地挪开了几步,冷静地说道,“高中生这样一点都不可爱。”

“其实初中生也不见得多可爱吧?”叶修倒是瞬间吐槽了回来。

“至少初中生不是超龄儿童。”王杰希上下扫了眼叶修就再次挪远了几步等着小考结束。

叶修听见这话,眉梢一挑正打算呛回去就被身后的叶秋一把捂住了嘴,不肯放弃而不断动作的双手被叶秋死命按住,他转过头瞪了不识相的弟弟一眼,摇了摇头示意叶秋放开。叶秋犹疑地来回看了两眼,手心一阵疼痛,他轻叫了声瞬间放开了叶修,查看完手掌之后就把满手的口水擦在了叶修的衬衫上,一副天王老子我也不管了的模样站到教室后门,死都不肯再看叶修一眼。

“不过是罚个站,你们也能闹成这样。”此刻宛如天籁的下课铃伴随着喻文州的声音响起,新官上任刚半年多的喻老师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试卷我留在你们桌上了,做完中午送过来吧。”

 

“这是单独谈话的节奏?”喻文州走后不久,叶修忽然憋出一句结论,收到同伴白眼两枚。

“哟,叶修,被罚站了啊?”隔壁班的魏琛瞧着喻文州拐过楼道就迅速揽上了叶修的肩膀,一副教科书式的幸灾乐祸的嘴脸,“上高中头一回吧?感觉如何?”

“挺好的,要不你也陪我感受感受?”叶修斜睨魏琛一眼,非但没打掉对方的手还死死按住把人抵在自己教室外边,“来来来,一起站站啊。”

“滚滚滚,你丫赶紧放开老子!”魏琛瞧着来来往往的学生窃窃私语,顿时有点恼火,“叶修!”

“哎,我在呢!别叫那么大声。”叶修用空闲的右手掏了掏耳朵,一脸悠闲地说,“没事,反正你下课也没什么事,陪哥们站站,伸展伸展腿脚。”

“伸展个屁!”魏琛骂骂咧咧地踢了叶修一脚但也没再挣扎,想开了站就站咯,“我说,你们那个班主任是新来的吧,我记得你们班是他带的第一届?”

“是,还是一个历史老师,”叶修想了想说,“不过讲课确实挺有意思的,大眼居然不会睡觉。”

“你这是什么评价标准?”魏琛惊讶。

“哈,你以为王杰希好学生典范是吧?”叶修嘲笑了声,凑近魏琛说道,“大眼这个人懒得要死,没兴趣的一概不听,从初中就这么混过来的,反正他家俩老师,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早就给他灌输了一大堆。”

“你还打算在外面站多久?”叶修还没说完,后背忽然就被捅了捅,紧接着传来叶秋阴森森的声音,“老师已经盯你们俩很久了。”

 

第四节下课的时候,王杰希连招呼都没打就一个人先顺着人流去了食堂,看上去像是真生气了,叶修在教室一边盯着王杰希潇洒的背影一边还瞄了眼他的桌子,好家伙,看样子试卷也夹带走了。叶秋路过求救无门的叶修时还拍了拍他的肩膀,顺便把自己的试卷也藏得紧了点。

“喂!”此时叶修深刻明白了什么叫天道好轮回。

 

“来了?”王杰希走到喻文州桌前的时候,喻文州恰好听见声响抬头,他笑了笑给王杰希拉了把椅子,接过他的试卷大概看了眼就随手放在桌上说:“正好你来了,我还想单独和你聊一聊,你的志愿表还没交,是没有做好决定吗?”

午饭时间才刚刚开始,办公室里空空荡荡,竟然只有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个人,广播站尽职尽责地播放着午间音乐,沙哑的女声缓缓流转,气氛如此悠闲,王杰希甚至有些沉溺。只是偶然抬头撞见喻文州温和的目光他才意识到还有问题需要回答。

他下意识地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唇齿间还残留着食堂糟糕的味道,有些迟疑地说:“我不知道。”

“你想学什么?”喻文州是难得的好脾气。

“都好,也许是物理吧。”王杰希想了想,叶修的话就溜了过去。

“有特别喜欢的吗?”喻文州递了颗巧克力过去,诱导般地问道,“我确实会推荐学生选择理科,但是,我还是想听听你的想法。”

“其实没什么区别,”王杰希下意识地接过喻文州的巧克力含在嘴里,甜食浓稠的味道让他放松了不少,拘谨的坐姿也松散开来,“我爸教物理,我妈也教历史,他俩为了我学什么掐了好久,我觉得都挺好,不过,偏好的话……”

说到这里他略微顿了顿,抬头再一次自然地打量喻文州,忽然微笑说:“其实,上喻老师的课也不错,如果您依然是我的历史老师的话,我大概会选文科。”

王杰希清楚地看到在听到他的答复时,似乎是因为惊讶,喻文州的眼睛稍稍睁大了些,甚至连嘴角的笑容都有些破裂,他瞧着喻文州的反应,像是恶作剧成功的小学生一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按照前两次开会的结论来看,现在我带的班是理科生转班,别班的文科生合并进来,”喻文州无奈地说道,“如果你选文科的话,你的班主任大概依然是我。”

“唔,那挺好的。”

白衬衫的少年正打算说点什么,办公室门却再一次被推开,王杰希看着大大咧咧走进来的叶修翻了个白眼,也不管和喻文州的谈话,站起身就打算离开,却被喻文州叫住。

“我想你还没给我答案?”他听到喻文州在他身后如是问道。

“您明天就能看到答案。”王杰希没转身,一边再次瞪了叶修两眼一边无比顺溜地敷衍了他的老师,“那么我就先走了,老师。”

 

“王杰希啊王杰希!”叶修拿着分班表狠狠地摇了摇王杰希,不敢置信地问道,“你怎么选了文科!你明明天生就该学理科啊?”

“文科也不错啊。”王杰希倒是没什么反应,任由叶修发泄般地摇晃着,一边拿过叶修手中的分班表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班级,低声说了句,“而且班主任也挺好的。”

“啥?”声音太轻以至于像是从他耳边滑过去似的,只能隐约听清一点,一转神就串不起来了,“喂大眼,你倒是给我说个理由啊!”

“没什么,我妈赢了呗。”王杰希一脸看傻子的表情扒拉下了叶修僵住的手,“而且,与其换个班主任,喻老师也不错。”

“哦,原来关键是这个啊。”

听了后半句,叶修脑子一激灵忽然反应过来,神神秘秘地笑了笑,一边还捶了一把王杰希瘦削的肩膀,心满意足地转身收拾起了东西。

王杰希完全不明所以地盯着一副听够了八卦模样的叶修看了几秒,最后还是放弃了理解对方奇妙的脑回路,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叶修在笑什么玩意儿?”叶秋忽然凑过来问道。

“鬼知道,”王杰希嘲讽地笑了笑,“估计什么时候磕着脑子了。”

“也许,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也会选文科,”叶秋十分顺畅地转换了话题,“理科还过得去的话,一般不是都会选理?”

“因为我喜欢历史老师啊。”

叶秋清晰地看到好友的眼中有了几分笑意,不似谎言。

fin.

评论 ( 6 )
热度 ( 42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