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A Drama

大约第四章也就到此结束了,终于拿了奖啊老王真不容易,文都快结束了才拿了个配角奖,命途多舛。

依然是OOC有原创人物预警

最后老王那段表白(呸)写的我好耻……如果有小言既视感,不要怀疑

前文走tag>>>A Drama

柏林影展的颁奖式一直固定选择在柏林剧院举行,灯光璀璨的红毯和庄严肃穆的剧院出现巨大而不容忽视的对比,王杰希望着窗外随着车行缓缓流动的灿烂长河,忽然有种恍惚之感。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出席如此盛大的颁奖式,但前一次他仅是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配角出现。然而这一次,他转头看了看前座的林敬言,就像霍克所说的那样,比起国内,林敬言在国际上的承认度更高一些,欧美人也很喜欢欣赏他的电影。

他即将要跟在林敬言的剧组里走这次红毯——这样的认知让他有了些迟来的紧张感。

《山岭》剧组的车辆排位在中游,没等多少时间,两辆车就在剧院门口齐齐停下。导演和主演在前率先下车,幕后工作人员紧跟其后,数数也不过六人,算不上庞大的队伍却揽了五项提名。

王杰希和方锐前后下车并肩跟在林敬言身后,两边是接连不断的闪光,两个年轻演员相视一笑,几乎是默契地应付着两边的媒体记者,王杰希甚至眼尖地看见了不少国内记者,他小幅度地拉了拉林敬言,在那片区域多停留了一小会儿。

红毯这段路说到底算不上长,进入剧院之后,那些浮华喧闹就被瞬间隔绝,被闪光灯激得躁动的心也沉静下来,王杰希随着剧组找到位置后就安静地坐下来,偶尔凑近和方锐小声交流,直到他的右肩被人轻拍了下。

他恰好坐在走道旁边,一转头就看到西装革履的霍克。王杰希看着霍克和前几日如出一辙的笑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笑了笑说道:“您好,霍克先生,或者说是霍克导演?”

“嘿,你猜出来了吗?”托马斯·霍克惊喜地看着这个极其合得来的演员,“我以为你会要等到我正式的自我介绍的时候才会知道。”

“您一直在给我提示,只可惜我一直没有注意到。”王杰希歉意地微笑,“您是来找林导的吗?”

“哦,不,不是,我是来找你的,王,”霍克摆了摆手,冲着听见声响转过来的林敬言笑了笑,“一个月后,我将会去中国举行试镜会,王,我希望你能来参加。”

“我当然会去,”王杰希意外地站起身,礼貌地点了点头,“感谢您的邀请,霍克先生。”

“嘿,别这样,王,我们是朋友不是吗?”霍克似乎是不满地皱了皱眉说道,“留个联系方式,我可以为你安排单独试镜,我很喜欢你的电影。”

“我很荣幸,但请允许我拒绝您的好意,我想参加公开试镜。”王杰希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霍克的想法,“至于联系方式,当然,我们是朋友,出于朋友间想长久联系的想法。”

霍克听了王杰希的拒绝也并未表现出半分不悦,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放到王杰希手中说道:“好吧,作为朋友,留下你的手机号吧。”

王杰希迅速地输入自己的手机号,随后交还给了霍克,却见霍克一拿回手中就拨了出去,等到王杰希的手机振动起来他才挂了电话说:“这是我的手机号,欢迎随时联系。”

交换完联系方式之后,霍克就像是完成了一项任务一般放松了下来,随口和王杰希林敬言聊了几句,和方锐的插科打诨也合得来,他本人的幽默风趣和电影所表现出来的阴郁大气完全不同,展现着独特的人格魅力。

霍克离开后王杰希就遭到了一大堆的盘问,所幸那之后典礼很快就开始了,他看了眼瞬间安静下来的剧组成员,庆幸地松了口气。

《山岭》毫无疑问是一部极其优秀的电影,它通过两个年轻人的矛盾冲击把循规蹈矩和独辟蹊径的对峙放大化,两个优秀的小角色的沉浮痛苦,尤其是陆诚的家中剧变造成的前后落差,在主要矛盾之下又产生了不少细小的分支,复杂的人生组成陆诚复杂的人,反观周岭却是真正的象牙塔中的冲劲十足的理想派,现实和理想的冲突再一次给这部电影加上了些许沉重的色彩。

“你的生命是一座无人祭奠的荒冢,而我将会是那场替你传颂的戏剧。”

陆诚的话音消失,聚光灯便在颁奖人的打趣中快速滑动着,最后定格的时候,颁奖人也正好念出最佳外语片的获奖电影,他冲着林敬言这个方向微笑说道:“恭喜从东方远道而来的客人,获奖电影——《山岭》!”

第一项提名就开门红倒是个极好的兆头,王杰希站起身给林敬言让道,然后顺势拥抱了林敬言以示恭喜。

不知是不是开门红的加成效果,林敬言接下来又上去了一次捧回了最佳导演,硬生生把托马斯·霍克的电影挤了下去。最佳导演结束后,典礼也接近了尾声,放在最后的重量级奖项终于开始颁发。

最佳男配角是放在倒数第四的奖项,同期与《山岭》提名的竞争影片共有四部之多,只不过这些电影的出彩点大多放在主角上,不像《山岭》在配角上着墨浓重,甚至光看剧本几乎都要盖过了主角的风头。大概正是王杰希在中后期表现出的收放恰当——既突出陆诚的人格特点又将周岭塑造得更加立体——才让林敬言有了他能拿奖的信心,虽然同期竞争力的薄弱也让王杰希捡了个漏。

“哦,看来今天的柏林影展将会出现一个大赢家了,”颁奖人打开信封之后夸张地笑了笑,“让我们恭喜尖锐的评论家,陆诚的扮演者——王杰希先生!”

林敬言几乎是意料之中地起身抱了抱王杰希,看着他的演员接受剧组成员的贺喜,随后踏上阶梯走向那个星光璀璨的颁奖台,他修长的手指接过颁奖人递过来的奖杯,透明的主体反射灯光一片流光溢彩。

王杰希稍稍调整了下话筒的高度,凑近话筒说道:“啊抱歉,我还有点紧张,这是我第一次站在这样的舞台上,拿着沉甸甸的奖杯。说实话在知道有那么多的前辈和我同场竞争的时候,我觉得我大概会与它无缘了。而现在,嘿,我有点担心我还在做梦,一分钟之后有人会来叫醒我说典礼结束了,该醒了。哦,好吧好吧,我想我的废话有些太多了,那么最后我想要感谢我的导演,我的男主角,还有剧组所有的工作人员,以及我特别想要单独感谢的一个人,他教了我很多,甚至可以说,没有他,我也没有站在这里的机会。谢谢,谢谢你们,谢谢你。”

 

“我看到直播了,恭喜你。”说话人的背景音有些嘈杂,但也不像是室外的喧闹,对方的声音甚至有些懒散,“还有,最后的表白我收下了。”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倒是没有反驳叶修的话,他望着衣香鬓影来来往往的影星,忽然说道:“谢谢。不过还不够,我想看你看过的风景。”

“哈,再努力个十年吧,说不准你就能看到了。”叶修似乎是嘲讽般地低笑了声,“可惜了你不在国内,本来今天还想邀请你的。”

“怎么了,你的情况不太对。”王杰希同一旁的方锐打了个招呼就转身离开了会场,叶修的声音里显然有些不对劲的低落,“叶修,你在喝酒吗?”

“没有,我不会喝酒。”叶修笑了笑,随后他听到沙发快速下陷发出的声音,“是一个庆祝,我只喝了橙汁,除非这个世界上有醉橙汁这种病,否则我大概很清醒。”

“庆祝?苏小姐的生日?”王杰希试探性地问道。

“你怎么想的?沐橙生日在二月,当然今天也不是我生日。”那边传来玻璃杯轻轻敲击茶几的声音,还有隐约的人声,叶修似乎是拿开了手机,声音有些模糊,大约两三句话的时间,叶修再一次说话道,“要不要再猜一猜?”

“我知道,还是不了,不如你来告诉我?”

王杰希一边挂上耳机,一边联网打算询问一下苏沐橙就听到叶修那边忽然安静下来,只剩下对方平稳的呼吸声,王杰希愣了愣,关掉了QQ,下一秒就听到叶修的声音,说:“我和老陶大概是要掰了。”

他的声音冷静而理智,甚至让王杰希以为这不过是一个高级点的玩笑,但迟迟等不来对方的下一句话让他有些不安,这样无措的情绪上一次出现大概还是在初见叶修的时候,正当王杰希打算说些什么打破这令人恐慌的寂静时,叶修再一次出声了。

“别担心,只是半摊开,到结束还有一点时间,”那边停了几秒,说道,“抱歉啊,明明今天是你的好日子……”

“叶修,你听我说,”王杰希打断叶修乱七八糟的道歉的话,“我今天确实拿到了我从未设想过会在现在拿到的奖项,或许我应该开心,但是叶修,我并不会因为你告诉我什么痛苦的事情而觉得搅了兴致,我反而更加高兴。也许我从来没有和你说过,但是,你始终像是我的老师一样,我很高兴你能觉得我们是平等的,你愿意告诉我你的痛苦。我很难表述出那种想法,但是,现在的我可能要比得知我获奖了更加高兴。”

“呵……”叶修沉默地听完王杰希的话,忽然低笑了声,说道,“大眼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刚刚在告白呢。”

“哦,那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叶修先生。”王杰希几乎是面无表情地问道。

“好啊,嫁给我吧,王杰希。”

“要飞来柏林登记吗?我在这里等你。”他麻木地接了下去。

“不了,登记还是再等等吧,等你回来,我先送你订婚礼物。”

tbc.

评论 ( 9 )
热度 ( 45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