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A Drama

嘿嘿嘿更新惹,这回老叶只露了个名字×

下一节就写到拿奖惹!

依然OOC有原创人物提示

前文走tag>>>A Drama

当天晚上卫柠找上门来对王杰希他们而言倒是有些出乎意料,那个时候王杰希恰巧在和叶修通话——就连方士谦都不知道他俩这小情侣似的隔两天打个电话,随时随地发几条短信的习惯是怎么来的——王杰希听见响动就往外看了眼,正好和卫柠一张委屈的小脸对上,他顿了顿随后自然地说了几句挂断了电话。距离隔得远,卫柠也不知道王杰希在和谁通话。

“王哥,我真的很抱歉。”小女生刻意伪装的娇滴滴的声音一响起,方士谦就有种立刻关门的欲望,多年来的专业素养却在那一瞬间强行阻止了他搭在门把上的手,卫柠含着水光的眼瞧了他两眼又说道,“方经纪,能让我进去和王哥谈谈吗,在门外也……”

“没什么不好的,”方士谦冷硬的声音强行截断了卫柠的后半句话,“你有什么想说的,这样说也可以。”

说罢他便倚在房门一侧,恰好挡住卫柠的路又能给走廊里的摄像头一个极好的角度,王杰希这时也站定在他们俩三步开外,正好是正常谈话能听得清的范围,他冲看过来的方士谦点点头,然后说道:“如果是因为两个多月前的事的话,那么我想我和卫小姐没有什么可说的。”

“你让我进去好吗?”卫柠似乎是有些惶恐地看了看四周,目光尤其多停留在了那个泛着冷光的摄像头上,她含着泪楚楚可怜地说着,一边还伸出手试图拉近她王杰希之间的距离,“这种事情怎么好就这么说?”

“那就不用说了。”王杰希笑了笑,他看着卫柠那双纤细柔美的手既没后退也没前进,只是站在卫柠手臂够得到的距离外温和地说道,“我们没什么仇怨,事情也圆满解决了,你的问题应该留给那个人来处理不是吗?”

听了这话,卫柠有些恍惚,她确实是走投无路了,连柏林之行都是好不容易求来的。所谓的那个人早在事情失败的时候就已经抛弃自己这颗棋子了,而如今她可以想到的能够帮她起死回生也就只有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王杰希了,但现实却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王杰希甚至都不愿意让她进门。

他同她说话的时候神情十分温柔,想必在她身后的摄像头里也会是个美好的画面,可看上去再美好又怎么样,这一切于她不亚于又一则死亡宣告,她甚至是有些呆愣地听着王杰希微笑着的告别,被方士谦不算温柔地拨开手,然后那扇门就轻轻巧巧地在她眼前合上了,顺带关闭了她所有生的可能。

 

“我以为你会让她进来。”方士谦关上门之后上下打量了下王杰希,“我说你真的才刚成年吗?”

“严格来说不算,我是重生的,上辈子是个电竞职业选手,还是一个冠军队的队长,而你曾经是我的副手,”王杰希忽然转过身一脸肃然,他不自觉地挺直了身体,一双眼直直瞧着方士谦,声音轻缓,“士谦,你信我吗?”

话音落,房间里瞬间寂静,落针有声。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不似作伪的神情,失态地张大了嘴,瞪着自己手把手带了一年多的艺人愣是说不出什么话,直到王杰希忽然一改神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才意识到自己再一次被耍了,他恨恨地抓住王杰希的肩膀恨不得一把掐上他的喉咙,说话时声音里还有掩藏不住的愤怒:“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耍老子!平时也少看点没营养的东西,好好补补电影!托马斯·霍克的电影你看完了吗?参选的影片你看了多少了?啊?”

“哈哈我知道了知道了,”王杰希一边抵着方士谦一边笑着回答道,“我看了不少了,谁叫你实在是太严肃了。不过士谦,安排一下我打算全程看完这三天的影片。”

“太多了……”方士谦还没习惯他飞快的转折,有些迟疑地说道。

“不多,我大致看了一下,后面的影视周才多,主展放映的都是今年提名的几部电影,应付得过来。”王杰希想了想又说,“毕竟我阅历太少,是吧?”

“我知道了,明早你就能拿到座位安排。”

 

柏林影展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活动,纵使再没常识如王杰希也隐约听说过一些关于柏林影展的消息,而此次在来之前他又详细地做了一次补课。作为世界三大影展之一的柏林影展始终保留着一个奇怪的习俗,逢双而办,遇整则散,一场九九年拍摄的电影就只能遗憾的放弃柏林影展而转投其他了,因为九八年之后的下一届柏林影展就是零二年了,而影展向来只接纳前年四月至今年四月上映的所有电影。并且虽说是一场电影盛宴,但影展所评选的奖项和能获得提名的影片向来不多,今年尽管是多了些黑马,但从总数来看依然不多,况且提名周播放的向来都是重量级奖项的提名影片,这一筛选,数量又下去了不少。

王杰希到达影院的时候时间还早,只有几个起早的街头艺人在拨弄手中的乐器,偶尔有晨跑的外国人经过,看到他也会热情地打个招呼,好像他们是熟识已久的好友——柏林的气氛很轻松,意识到这点后王杰希不由得笑了笑,在这个与他没有任何相似度的国度他竟然察觉到了些细微的归属感。

 

“嘿,你也是来欣赏电影的吗?”

说话人有些磕磕绊绊,但字音咬得很准,王杰希不自觉地注意到了对方用了“欣赏”这个动词,他转头看向那个还在打量他拿在手中的影票的外国人,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是个中国人。”

王杰希回复的时候用的是英语,虽然说不上纯正但多少是能让人听得懂的,他刚说完就看到对方笑了笑,修长的手指指了指他手中的影票,从善如流地改用了英语说道:“你看,你的影票下方采用的是中文翻译,柏林提供英日中意韩五种语言的翻译,虽然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英语,但你选择了中文,这显而易见,不是吗?”

“哦,是的,”王杰希听完也低头看了看影票有些失笑地说道,“不过,时间还早,您是记错了吗?”

“不,我没有。”外国人笑容热情,他冲王杰希夸张地比了个手势说道,“有人约我这个时候见面,可是他显然放了我的鸽子,我很生气,但我也不想回宾馆了,正好没什么事情做,就遇见你了。”

“那还真是遗憾,”闻言,王杰希也表示惋惜地笑了笑,“不如,让我邀请……呃,先生您叫什么?”

“霍克,我姓霍克。”霍克爽朗地笑了,他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接下了他的话,“我邀请你喝一杯咖啡吧,你们中国人不是有句话叫‘有缘千里来相会’吗?跨越千里的见面值得这一杯小小的咖啡了,不是吗?”

“当然,霍克先生。”王杰希也并未拒绝来自霍克的好意,大概是因为这个太过自由而轻松的城市让他有了一种放松的感觉,他只是随意地点了点头,就跟上了霍克的脚步,“我姓王,King的意思。”

中英交杂的往来的对话让两个人对视,似乎是老友一般默契地笑了起来,在清晨柏林温柔的阳光下,王杰希清楚地看到霍克眼中纯粹而愉快的笑意,在柏林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天其实也并不赖。

 

不知是意外还是巧合,王杰希和霍克在影院的位置始终很近,远的时候也只间隔了两排,有一天下午他们甚至坐到了邻座。王杰希有些意外地看着在自己身边落座的一拍即合的友人,他几乎是哭笑不得地说:“我觉得我们也太有缘了吧?”

“这说明我们就应该成为好朋友,不是吗?”霍克冲他眨了眨眼,他约莫三十几岁,青年人满溢的荷尔蒙充斥周身却奇异地不具有侵略性,甚至算得上柔和,像是家人,“对了,王,听说你也是个演员?”

“算是吧。”王杰希不动声色地挺直了上身,“刚演戏不久,不怎么出名。”

“你是因为有提名才来的柏林吗?”霍克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王杰希的小细节,他随意地问道,“这三天有你的电影吗?”

王杰希闻言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霍克,随后又飞快地转开了头,回答道:“今天下午的第二场,入选了最佳外语片。”

“是吗?”霍克似乎有些惊讶,他灰蓝的眼睛转向王杰希,“那我倒是应该好好看看了。”

“导演很好,你确实值得看看。”几乎是瞬间王杰希就接上了这一句,他的微笑始终没有从脸上撤下去过,“霍克先生。”

“你的导演?他也获得提名了吗?我想想,华人导演,是林吗?”

“你知道林导?”王杰希有些诧异。

“当然,他是位好导演,我看过他的电影。”霍克托着下巴似乎是在回忆,“他尝试过很多种类型的电影,几乎没有重复,每一部都有崭新的东西,很有意思,我很期待。当然,我也很期待你。”

他的笑容真挚,灰蓝色的眼睛在骤灭的灯光下依然有着微弱的光,他转回头,看向巨大的银幕,低沉的声音却还在不断传来:“王,其实那天我一见到你就觉得你天生就该属于这个舞台。”

一时静默无语,电影开场的轰鸣声打断了王杰希的思维也在他的放任下夺走了他所有的注意力,于是,霍克并没有听到任何回复。但他也只是不在意地放松了身体靠在椅背上,全神贯注地看起了电影。

 

“你演得很好。”下午的三场影片结束之后,霍克只来得及对王杰希说这一句话就匆匆离开了,灰暗的环境里王杰希甚至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只听得出几分赞赏。

那之后他再也没和霍克说过话,他总是迟来又早走,似乎事务繁多,故而王杰希也并未凑上去搭话,只是在看见对方的时候小小打了个招呼。

 

三天的影展过得快而充实,只不过因为第三天当晚的典礼,王杰希不得不放弃了最后一场电影匆匆赶回宾馆。在他的房间里,和剧组几人痛快享受了一次公费柏林三日游的方士谦正精神抖擞地等着他,身边是严阵以待的化妆师、造型师和助理,神情整肃得像是预备去上战场。

不过今晚也确实如同一个战场,王杰希打开房门的时候如是想道。

tbc.

评论 ( 3 )
热度 ( 44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