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A Drama

依然是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叶王啊……

前文可以戳tag,另外有更名成人生如戏,不过因为lft已经用AD发了那么多就懒得改了OTZ

这个剧本说长不长,但要按计划拍完也是有些紧迫,毕竟这里头看实力的地方不少,林敬言又想着最好能赶上第二年的小长假,春节档他是放弃了,可这年还不得不过。眼看着除夕越来越近,电影的拍摄却陷入了一个瓶颈,王杰希梗着的那场戏终于是逃不过地来了。

 

恰好是年前放假的时候,林敬言和省中商量了下就干脆借了教室拍那场年轻气盛却也决定了周陆二人未来走向的戏,可年少这段又正好就是叶修摇头叹气了好几回的总是不嘚劲的戏。王杰希坐在临时的化妆间里,一边任由化妆师倒腾一边回想着和叶修练习时候的场景。

为了这段糟心的戏,他俩甚至真的跑去美术馆体验了一把疯狂艺术家的感觉,王杰希站在那些纷繁璀璨的画作之中,仿佛真的看到了属于画家的灵魂,那么美丽,熠熠闪光仿若星辰。就那一瞬间,他似乎真的成为了陆诚,他的眼中燃起热情的火焰,他奔跑在长长的笔直的走道里,稀稀落落的观赏者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像个疯子一般的举动。那是年轻的陆诚,他对美好的一切充满好奇和欣喜,也正是这份久久不出现在他世界里的喜悦让他把绘画这件事彻底地纳入生命。

王杰希忽然叹了口气,他睁开眼,化妆师的动作已经停止了许久,她差点以为王杰希太累睡着了,却猛然间在镜中对上那双刀锋一般的眼,她愣了愣,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然而王杰希转头看向她的时候,那双眼里只剩下惯常所见的彬彬有礼。

“谢谢。”王杰希冲她点了点头,随后又转了回去,他看向镜中的自己,有些苦恼地按上了额角,说实话,年长的复杂的陆诚他还能把握到几分骨,可年轻的纯粹的陆诚他仅仅只会描那单薄的皮,画皮谁都会,偏偏林敬言要的就是骨。

“遇到瓶颈了?”忽然出现在身后的声音倒是让王杰希吓了一跳,他猛地转头正好看到方锐素素净净的一张脸笑嘻嘻地望着他,“今天这场可不好过。”

瞧着这长谈的架势,王杰希干脆就把椅子掉了个个儿,他们来得算早,临时搭建起来的片场也只有工作人员在忙活,除了化妆师姑娘没人有空招呼他们,因而这会也有了时间给他们交流交流。

“这场我试过,只不过卡了很久。”王杰希就盯着方锐那双隐含笑意的眼,半分不藏地说了出来,合作了少说也有月余,对方锐他多多少少也有些了解,至少是个可以聊天的人,“明明知道不对劲,只不过我们都找不出来。”

“我们?”方锐倒是没有切入正题,他敏锐地察觉了一些东西,“方士谦?不像啊?”

听见这话,王杰希又仔细地上下打量了一遍方锐,眼神复杂,他虽然认为这个人可以聊天,但不至于什么都能抖搂出去,方锐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份迟疑,忽然笑了笑说:“抱歉,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试着对对戏,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一瞬间缓解了之前的凝滞,顺便还击中了实战派的王杰希的心。

“哎,不过这里有点挤,我们出去吧,我之前在学校里逛了逛,找到了个好地方,保证空旷安静,特别适合我俩。”撇去刚才的几分认真之后,方锐立刻就变回了那个不着调的样子,他抬起手臂揽着王杰希的肩愣是把高了他几厘米的王杰希给推了出去,从背后看这俩的组合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

 

离了剧组没几步方锐就收了手臂,顺手还甩了甩:“我说老王,没事长这么高干什么。”随口的抱怨而已,王杰希也没在意,跟在方锐身边朝着他所谓的那个隐蔽的好地方去。

“我听说你不是科班出来的?”方锐走了几步嫌没人说话闷得慌开始没话找话说,“这年头没点底子就敢入圈的可没几个了,还是说另外有人教你?”

“不算,我高中时候自己练的,毕业就去面试进了微草。”王杰希觉得自己那点破事儿也不算什么,“叶秋他们也都是半路出家的。”

“叶秋那都是哪个年代的人了啊?他们那个时候从来都不看出身后台,只看资历和能力,比现在好了不知道多少。”方锐撇撇嘴,像是怨气冲天地说着,“现在真是有张脸啥都行,不过你也算厉害,自己折腾到这个地步,就算有点硬伤也不算太难克服,放宽心吧。”

明明大不了他多少,却愣是一副老气横秋的口气,王杰希忽然笑了出来,他看着方锐阴晴不定的脸色努力憋住笑说:“抱歉,谢谢你。”

“笑笑笑,笑个鬼啊!再笑撕了你啊!”方锐恨恨地说,“真不知道有什么好,老林一眼就看上你了。”

“林导?”王杰希这会儿倒是真的有些诧异了,确如方士谦所说,林敬言在拍戏过程中会进行指导,但也仅限于拍戏的时候,私下里王杰希想找林敬言都找不到,现在却从方锐的口中听到了对方的名字。

“对啊,不然我也不至于大清早地跑到这里来,我的戏可是第三场。”方锐指了指他俩眼前的门,然后推开走了进去,“老林说你缺点东西,让我来帮你一把。”

 

方锐说要帮他一把,但实际上也不过是和他对那场熟得不能再熟的戏,说到底方锐尽管是比王杰希多了那么点理论知识,可就那么丁点讲来讲去空泛得不得了的东西还不如真刀真枪地上阵练练,这一个月看下来,方锐也大概知道王杰希是个什么状况,实话说他自己都觉得他俩基本上就是半斤八两,他没什么能教给王杰希的,王杰希也八成不会有啥领悟。

更何况王杰希这个人是个实打实的实战派,让他听剖析还不如拎着他去画室溜一圈。这不,方锐还真把人家不对外开放的画室给借了过来,什么空旷全都是骗人的,也只有安静搭得上边。

王杰希一进门就看见四处林立的画架,假期怕染灰都被小心翼翼地盖上了白布,只有几个雕像还摆放在周围,方锐绕过那些画架,随手拉开了一些厚实的窗帘,清晨的阳光照进来的时候还能看到细碎的尘。

“怎么样,够意思吧?”方锐一边掸了掸身上的灰,一边冲王杰希笑笑说,“我可是磨了好久才搞下来的。”

王杰希没说话,他摸了摸身边盖着的白布,斟酌了一下语言:“其实你可能不用那么麻烦,我是省中的学生……”话还没说完就被方锐突如其来的一脚给打断了,王杰希抬头就看见方锐一脸生无可恋,剩下的话也就没说下去,“不过还是谢谢,开始吧?”

不管怎么样,还是正事重要,方锐白了王杰希一眼也把这页给翻过了。

 

周岭是在学校的画室找到陆诚的,陆诚不是美术班的学生,要进画室多少有些麻烦,于是周岭一开始也就没往这边想。

他们之前吵了一架,差点把多年的兄弟情给吵没了,只不过周岭性子直,怒气来得快散得也快,缓过来之后也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正打算跟陆诚说个明白,却是没想到人家已经不在原地等着他了。这不,他忙前忙后的从陆诚惯常所在的图书馆跑到操场,又摸到他叔叔的办公室却愣是没找到那个熟悉的人,后来逮着个人问了句才知道陆诚去了画室。

“陆诚,你知道……”话还没说完周岭就瞧见了陆诚的画布,他从来没见过陆诚画画,陆诚也跟他提过自己没有这方面的天分,一聊起画画他就能看见陆诚眼里羡慕的光,于是他便识趣地不去揭别人的伤疤,这就造成了他如今的震惊。以他如今的阅历,他从未在哪个同龄人的画上见过如此浓郁大胆的色彩以及几乎让人窒息的感情,那些扑面而来的东西瞬间打断了他的话。恍惚间他意识到陆诚从来都没有说错,比起陆诚,他的画是真的没有灵魂。

陆诚真的没有天赋吗?

这个疑问忽然就种在了他的心间。

他站在陆诚的身后看他一笔一笔涂抹,白色的画布一点点被填补,周岭心里冒出一个念头——陆诚可能真的不需要他现在追赶的东西。

就在周岭出神的时候,陆诚突然甩下了画笔,狠狠地撕下那幅被周岭惊为天人的画,毫不在意地丢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

“你来干什么?”陆诚转身离开的时候就看到不知道在他身后站了多久的周岭保持着一副惊愕的表情,“看我笑话吗?”

“不,不是,不对,你为什么要丢了它,明明画的那么好?”周岭也顾不上自己的来意,“陆诚!”

陆诚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移开了视线,他早知道周岭的性子自然也不会生气太久:“画不出来,就扔了。”

“开什么玩笑!”看周岭的架势似乎下一秒又能掐起来,陆诚直挺挺地站着等着周岭的最后一句决裂,然而周岭却忽然平静了下来,“是上色的问题吗?”

“跟你没关系,我要走了,再联系。”陆诚和周岭擦肩而过的时候忍不住转头看了他一眼,他和周岭的关系说复杂是复杂,可要说简单也确实是简单极了,他叹了口气,在周岭身后几步站定,“最后一次了周岭,你的技巧已经达到一定的层次了,可是在我眼里你的画是灰蒙蒙的,你该找找自己的灵魂,没有灌注感情的画永远就只是东西而已。”

画室的大门关上之后也隔断了两个世界,周岭走了两步蹲在那个垃圾桶旁边捡出陆诚丢下的画,仔细看了两眼之后就捂住了双眼,攥着画的手指却收紧了不少,他蹲在阴影里,肩膀无声地抖动着,仿佛在哭泣。

 

静寂的画室内忽然响起王杰希的掌声,他看着方锐的背影,忽地明白了林敬言力排众议要启用这个新人的原因,虽然这是个画室,可他们根本没有办法使用任何的道具,仅仅是个场景罢了,可是方锐的感染力愣是把他带进了周岭和陆诚的世界,好像叶修一样……不,还是有点不一样,单论感染力叶修可能还不如方锐,可是叶修的一举一动都自然得好像他就是周岭,他清楚周岭的思维,他要把王杰希塑造成为他的陆诚,从根本上来说叶修的演绎是霸道而野蛮的,可是方锐却是用他的语言、神情、动作帮助王杰希创造了一个《山岭》的虚影,让他沉浸进去,了解这个世界,这种方式很温柔,却无比合适现在的王杰希。

叶修用强硬的手法帮王杰希塑造了一个陆诚的外壳,这让王杰希轻而易举地演出陆诚的表象,却对深层的情感束手无策,于是这个时候旁观者林敬言看得清楚,就给他送了个方锐,潜移默化地帮他填补了那些粗陋的空缺。

“哎,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帮到你,”方锐听见掌声还有些不好意思,他抓了抓头发,“老林说让我跟你对两场就成,具体也不肯说,总之,要不再来一次?”

“谢谢,也替我谢谢林导。”王杰希一扫化妆间里的抑郁,“趁着还有时间,换一场怎么样?”

tbc.

评论 ( 7 )
热度 ( 55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