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日常训练

11.6

一个随便的摸鱼


“兰德模型是属于真实派的划时代的理论,它将空有一个骨架的数据理论具体化严谨化,让一切有迹可循,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抹除的荣耀。可就在前不久,我们的英雄兰德教授被谎言派野蛮的暴力所迫害而不幸逝世。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哀,我几乎可以就这么感受到时代的倒退,可是我们就要因此而销声匿迹吗?因为领头人的死亡就要退缩吗?这个世界已经被迷雾笼罩了太久太久了,它太需要一个人或者是一群人去探寻那藏在世界尽头的真相了,兰德教授为我们留下了方向,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铺路!让那些迷茫的人知道所有的真相!”

杰拉尔德·霍克身着漆黑的长风衣,站在正前方的高台上,他皱着眉,灿金色的短发像是那个灰暗的空间里唯一的光亮,孔雀蓝的眼睛里倒映着台下几乎每一个人,他扫视着,呐喊着,像是展翅欲飞的雄鹰,下一秒就要撕裂那遮盖在他们头顶的阴云。

那是他们的雄鹰。

真实派领航的雄鹰。

没有人能比杰拉尔德更具有号召力,只要他站在那里,哪怕一言不发,也会有千千万万的真实派聚集在身边,他就是天生的领导者,而很显然他的能力也毋庸置疑。

“我们被学院隐藏的潘多拉欺骗了那么久,甚至连D.D.都肆无忌惮地宣扬那些子虚乌有的言论,这是屈辱,是仇恨,是折磨!我们还要如何忍耐?当谎言派埋藏真实,D.D.蒙骗世人,帝国控制言论,那么我们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这对于真实派而言将会是生死存亡的时刻,以兰德为首的一大批真实派学者死亡,已公布的理论被强词夺理地推翻,研究中心的数据被大量销毁,剩余被安全锁入驻空岛的不足十分之一,这几乎使得整个真实派的理论研究倒退数十年,对其而言,是毁灭性的打击。

 

“这是冰霜时期的杰拉尔德,那是他的巅峰时期,他是一位杰出的领袖,同时期的任何人都无法与他相匹敌,可是他依然死亡了,死在了帝国的追杀之下。杰拉尔德是一个过分正直的人,他有信仰,所以他坚持他所相信的一切,并且不愿更改。他的倔强对于一个组织,一个派别有无与伦比的重要性,可是对于他自己而言,在当时的情况下,那无异于死亡的邀请函。”

吉尔伯特合上文件,他苍蓝的眼睛里忽地泛起潮涌般的悲伤:“他是英雄,比起那些学者,他才是支撑真实派的真正的英雄。”

 

 

评论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