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原创】Truth in My Eyes

好容易摸到了电脑,就混个更。

想了超级久的原创,但是是个超级大坑,设定还在完善中,只有自己随手摸的两章鱼。

 

 

 

我并不清楚在这个时候选择挑明这样一件事情是否明智,但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这个秘密几乎要把我逼疯了。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不如就这样死去吧,一边又无法想象年迈的亲人失去我的模样。而那件事结束之后,我一直在思考自己这么多年来浑浑噩噩的坚持到底有没有意义。也就在这个期间,我挚爱的亲人,恋人甚至战友都向我告别,奔向他们下一个永恒的目的地了。

仅仅留下了我一个人。

是的,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与良知搏斗,究竟是带着这件事痛苦万分的死去——一如我当年所承诺的那样——还是将我知道的一切公之于众。

我无法做出决断,曾经帮我决定一切的祖母早已溘然长逝,只剩下一个软弱又不甘的我。

于是我决定向唯一一个还勉强与我有些许联系的陌生人——没错,事到那时,我早已记不清他的名字——求助,可他如临大敌地拒绝了我。

直到我下定决心来陈述这些真相的时候,他那时的表情仍时时在我眼前浮现。

甚至可以说他那时候的拒绝和排斥是我的精神一度崩溃的重要原因。那之后的每个夜晚和白天我都被那种沉重的恐惧情绪笼罩着,得不到安宁,睡不好,一切自然也变得糟糕起来了。

但那确实也是我下定决心公开一切的原因,如今你能看到这份隐秘的真相,大概也需要归功于他吧。尽管我依旧记不清他的名字。

我的记忆已经开始老化,时间没有再给我更多的恩赐了。

 

Oryx·Brown

 

 

评论
热度 ( 1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