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A Drama

搬文去Gacha的时候把后半部分也发了出去,想想干脆lft也放一放。

相关内容可以订阅A Drama这个tag,前文走浮生半日 AD01 AD02

林敬言把《山岭》的开机放在半月之后实际上还有另一重考量,在这之间金像奖的评选也进入了重头戏,他上半年拍的那部电影恰好把他送入了最佳导演的提名,林敬言做导演数年,得过多少奖入过多少提名,终于在他事业即将步入巅峰之时迎来了金像奖的提名,他何尝不激动。这厢事未了,他也无法静心拍摄,不如干脆延后。

金像奖当晚灯光亮如白昼,女星裸肩露背好不妖娆,镁光灯下每个人都漂亮精美如同假人。然而叶修以往是从不走红毯的,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不愿意走这一路,但叶天王声名赫赫,纵有微词也无伤大雅,久而久之媒体人也就习惯了没有叶修的红毯。

但今晚,注定会是金像奖有史以来最为轰动的一次红毯。

王杰希走在中段,不功不过的位置,也算对得上他的身份,他一路走过去媒体人虽然算不上热烈但也是有几分热情,尽管他无论是从奖项还是从资历上来看都确实是这个金像奖的配角,偶尔几次闪光可能也不过是因为他将将出道一年就获得了金像奖的提名。可惜有叶修珠玉在前,王杰希也就不那么显眼了。

就在最后一位老影帝即将踏上红毯的时候,一辆车悄无声息地滑入了车道,缀在老影帝车子的后头。等到老影帝走了大半程了,那车门才被推开,深蓝色的西装裤,锃亮的皮鞋,下车的显然是个男人,而骤亮的灯光也照亮了那个人的脸,场中忽然响起潮涌般的尖叫声,一个熟悉的但是在这个场合又极其陌生的名字在此刻被千百人呼唤。

男人闻声却岿然不动,他整理了着装,转过身,微微弯腰,他伸出的手掌上搭上了另一双细腻柔美的手——女人的手。

闪光灯在这个时候此起彼伏,叶秋的女伴,这或许会是他们今晚价值最大的新闻。可能要不了多久就会出现在网上,纸媒上,铺天盖地。

高挑的女子秀发如云,暴露在灯光的那张脸却是年轻陌生得不像话,记者就像打了鸡血似的举着话筒举着相机靠近这两个暴风中心。走至末尾的老影帝回头看了眼身后蜂拥的人群,悄悄叹了口气。

王杰希自然也能听到红毯那儿的声响,他瞥了神情莫名的方士谦一眼,随手把题词卡塞到了他的怀里,今晚的提名里有一位老戏骨,按理怎样也是轮不到他的。这东西拿着也不方便,不如丢了。

外头沸反盈天似乎与他毫无干系,他只是安静自若地坐在位子上,背脊挺拔如竹,默然地等着前排的人入座,等着典礼开始,也等着典礼结束。

 

“嘿,”叶修入座的时候王杰希正好在走神,他觉得有些好玩,也就起了逗弄后辈的心思,打了个招呼后顿了顿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但很快他就扒着椅背凑近王杰希,在他耳边低声叫道,“大眼儿,想啥呢?”

王杰希没被那声“嘿”叫醒,倒是被这百转千回还走形的儿化音吓得一激灵,好不容易回过味儿来也只来得及瞪一眼没个正形的叶修。叶修不常叫他这个外号,平常有外人的时候不是小王就是王杰希,和他叫叶哥一样生疏礼貌。这突然凑过来还不走正道,他倒是真的要被叶修吓了个半死。

只可惜叶修还没赶得及嘲笑王杰希傻乎乎的反应,主持人就已经宣布了典礼开始,被留在后头的刘皓也坐到了叶修的身边,硬生生把人掰回了前面。王杰希看着前头的一系列动作有一些愣,但很快就和方士谦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都无奈地笑了起来。

接下来的典礼也确如王杰希所料,金像奖的配角奖颁给了那位数年来提名多次的老戏骨,出乎他意料的是今年的最佳导演竟然会是林敬言,这对他而言倒是个意外之喜。《山岭》开拍前夕导演就获得业内肯定,这无疑是给《山岭》摆足了噱头。

毫无悬念的,叶修再次斩获本年度的金像奖最佳男主角,他似乎就凭着那寥寥几部作品一路攀升直至神坛。王杰希就坐在他后方,看着聚光灯打在叶修的身上,那个人依然是随意地坐着,起身的动作也十成十的漫不经心,可能只有王杰希这个角度才能看见他转身离座只露出侧脸时眼中的欣喜。

他不是不在乎的。

“叶哥很开心。”王杰希低声同方士谦交流道。

“他那张脸哪里像是开心的样子,”方士谦看着大屏幕上的特写撇了撇嘴,“迟早你的样子也会出现在那上面。”

“我知道。”他应下的声音只有方士谦能听得到,可那话里的力度却半分未少,他注视着叶修的眼睛里满是锋芒,星辰璀璨尽纳其中。

 

且不论典礼之后网上多腥风血雨,王杰希和叶修两个人倒是又回归了正道,半个月就这么平平静静地溜过去了一大半。叶修说只是引导就真的只有引导,他不再给王杰希演示角色,他只是成为周岭,然后让王杰希也成为陆诚。

 

“周岭,你觉得这样的基础教育真的有意义吗?”林敬言通知他的时候是把少年和青年时期的陆诚全都交给了他,王杰希这时候演起来也心安理得,他坐在叶修的身边,好像就在教室里,他们是同桌,他随手翻着自己用了大半年还崭新的课本,“大部分我们以后根本用不到。”

“可是如果不学,我们就没办法做想做的事情。”周岭停下手上的动作,搁下笔,他的神色里有几分认命,“陆诚,你更需要这些知识不是吗?”

“不,我不需要,”陆诚合上书,靠在椅背上,“我爸的书房、市图书馆以及美术馆才是我需要的地方,这些东西,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不选择这条路,你连出头的机会都没有!”周岭狠狠地握住陆诚瘦削的肩膀,“你想饱读诗书却怀才不遇吗?这就是你的理想?”

“要不要赌赌看,”陆诚用力地拨开周岭的手,凑近他轻声说道,“我不走这条路,但我终有一天会和你站在同一个平台上,未来的艺术家。”

“你想做什么?”周岭看着骤然起身的陆诚有些慌,他只是想让他走得平稳一些,“陆诚!”

“对了,定个期限吧,十年,十年后见。”陆诚突然转头对他笑了笑,然后毫不留恋地离开。

 

“你还真适合这种……高冷的角色?”叶修说到一半的时候顿了顿像是在思考修饰词,他也不去管剧本,反正他俩对内容熟得不能再熟了,他用五个字给王杰希的表演下了个定论,“只可惜,形似神不似。”

“我看过你试镜时候的表演,你算是运气好赶上那一场,但这个剧本不是每回都那么热闹的。”叶修修长的手指敲了敲膝盖,“你的陆诚,太……平面了你明白吗?”

又是一个出乎意料的评价,就像三年前王杰希给了叶修一个奇奇怪怪的评价一样,这几天里叶修几乎是回回都在给出在王杰希意料之外的评价,他总会站在奇怪的角度挑出最大的毛病。

“你知道陆诚是个高效的人,他不喜欢弯路,他热爱艺术却没有天赋,所以他转行做一位评论者,一个鉴定师,可是他就只是一个冷静又疯狂的天才吗?”叶修努力给王杰希分析角色,事实上他并不擅长这个,很多时候他演绎角色都是依靠直觉。说的玄一点,他能感受到角色的思维,他能真正地身临其境。可是有想法是一回事,把想法顺利地表述出来又是另一回事了,再加上他现在还不能采取填鸭式的死板方法,只能一步步地寄托于学生的灵性,“你需要好好理一下这个角色,和何如林那时候一样,理顺他,成为他,故事永远不会复杂,复杂的都是人性。”

tbc.

评论 ( 3 )
热度 ( 37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