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A Drama

前文走 浮生半日 AD01

 

试镜那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连日的阴雨散去,天空都干净透彻了不少,王杰希在等待试镜的时候正巧站在窗边上,他抬头的时候就瞧见一只麻雀掠过,棕黄色的羽毛在日光下水滑漂亮,到处都是希望的味道。

“下一组准备。”

不知道想什么想得出神的王杰希被方士谦用手肘撞了一下才回过神来,他在方士谦指责的眼神里笑了笑,就顺着指引进入了试镜的房间。事实上,王杰希并不了解林敬言,他最清楚的圈内人只有叶秋,其他人的信息大多都是从方士谦那儿听来的,也要多亏他身边还有方士谦这么一号人物在。

一组中只有五个人,而他正好排在第三个,不上不下,恰好中间。有人试戏的时候,他就安静地站在角落里,也不像其他人紧紧张张地看剧本,他打量林敬言,研究魏琛,又审视试戏的演员,好像他不是一个任人挑剔的备选,而是一个旁观者,一个清醒的观众和评论员。

 

“你看那个人,”林敬言突然凑近毫无形象的魏琛低声说道,一边用眼神示意他方向,“那个灰衬衫。”

“谁?”魏琛把注意力从藏在桌子下的手机上移开来,又顺着林敬言的目光瞧过去,这一眼差点让他蹦起来,“陆诚!”

幸亏林敬言在旁边按了他一把才没让魏琛冲出去打断了这场试镜,但那个年轻人已经被这场闹剧吸引了目光,他的眼睛是少见的深黑色,他有些背着光,那张脸几乎模糊不清,却带着一股凛然和尖锐的气息笔直朝着他们冲去。

恰巧这时那位演员结束了他的表演,林敬言刷的一声站了起来,他甚至不顾演员和制片诧异的眼神,因为激动,他的脚步还有些不稳,他绕过桌子,站在王杰希身前几步远的位置,嘴唇蠕动。

 

“我即将死去,因为这个世界没有我想要的艺术。”

王杰希说话时的姿势很放松,他倚在墙上,而他的眼睛甚至没有聚焦,似乎在思考什么。很快他又站直了身体,在这个不算宽敞的房间里四处走动,像是一个国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土,他转了个身,又面向林敬言,面上无悲无喜,声音平静:“你说这是最好的作品,可我觉得它们没有任何区别。”

他倾身靠近林敬言,呼吸甚至能扑到他的脸上,他盯着林敬言慌张的眼睛,一字一顿:“它们没有灵魂,周岭,你也没有。”

王杰希话音未落,魏琛也突然站了起来,一改试镜以来懒散的模样,惯常眯起来的眼睛里有着惊人的光亮,他不管不顾地打断了王杰希的戏,声音因为激动还有些颤抖:“你是谁!”

“魏编,林导,你们好,很抱歉我入戏了。”王杰希像是才缓过神来,刀锋般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开,仅余温和,话语礼貌,“我叫王杰希,是来试镜陆诚这个角色的。”

“《妥协》的何如林?”站在他身边的林敬言突然出声,“你在电影里变化很大。”

普通的观众或许看不出来,但以林敬言专业的眼光来审视王杰希,就能很清楚地看出他的变化,那种几乎是井喷式的成长让他诧异了很久,而当他把王杰希的镜头全部剪出来放在一起比较的时候,那种变化就更明显了,他就从这么十来分钟的片段里目睹了一个演员从青涩到初触门道的全过程,从来没有一个演员做到这个地步,以前没有,以后可能也不会有。

“那都是多亏了叶哥,”王杰希不卑不亢,“他教了我很多。”

“陆诚是你的了,到时候会通知你开机时间。”林敬言也不反驳,他只是思忖了一会,就微笑着下了定论,“回去等消息吧。”

“谢谢,我会努力演好这个角色的。”

魏琛和林敬言也不愧是圈内老人,短短一瞬的惊讶已经从他们的脸上褪去,林敬言依旧一脸平易近人,魏琛又成了懒洋洋的模样,好像刚刚的插曲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唯一能成为见证的也就是那些因为角色定下来而变得失望无奈的演员了,只是这种事常有,而王杰希的确是凭实力得到的机会,也就堵住了那些不干不净的嘴。

 

《山岭》的消息在一周后就送到了方士谦的手上,除开周岭和陆诚,其余的角色很快就定了下来,而事实上这部电影最难挑选的也就是陆诚,在公开试镜之前,林敬言就排除众议采用了蓝雨的新人方锐作为主演,也就是说,重要的角色也就那么一个未定,也就那么一个需要他们头疼。

林敬言把《山岭》的开机时间放在半个月之后,在正式开始之前,他还有些工作需要去做,而这段时间正好给了王杰希一个缓冲的机会,一个能够让他改头换面脱胎换骨的机会。

 

和叶秋的再一次见面是方士谦安排的,本来他也就有这个意向,又逢王杰希自己提出了想法,他也就顺理成章地帮这两个人又一次搭上了线。方士谦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只不过他也不清楚这件事究竟是好是坏,王杰希是个足够认真的人,而叶秋在演戏这件事上向来不会马虎,可是其他的事呢?他不得而知,也无暇他顾。

有了苗头来不及掐灭,总归会招致风暴,方士谦小心翼翼做了这么多年的经纪人,终于是棋差一招,不过说到底也是因为尝到了甜头,又有那么些许侥幸,时日依然安稳,只是这暗潮汹涌,惊心动魄。

 

“你收到邀请了吗?”

方士谦把王杰希送到叶秋这儿就干脆离开了,他近两日也忙了起来,公司看他带王杰希带得风生水起,干脆就给他又临时塞了个小新人,说是帮忙先管教个十天半个月,可最后会怎样他也无法掌控。不过方士谦抽不开身对王杰希倒也有些好处,至少他和叶秋的对戏不会有人打扰。

刚到叶秋那儿,他们也没急着开始,叶秋先是接过剧本随手翻了几页就寒暄了起来,家居服宽宽松松,衬得叶秋整个人慵懒散漫。

“最佳男配角。”王杰希也没什么拘谨的,随意靠坐在沙发上,“叶秋,你今年走红毯吗?”

“看心情吧,”叶秋想了想也没给个确切的答案,反倒是抓着王杰希的称呼说了起来,“哎我说你在老方面前都那么乖的叫我叶哥,怎么就剩两个人的时候反倒是没大没小了,来,再叫声叶哥听听。”

“叶秋,”王杰希无可奈何地又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他从来都把他当做可以超越的对象,在他眼中,他们始终是平等的,对其他前辈,他可以尊重,但对叶秋,那种称呼让他觉得有种不适的生疏,“你也说这是私下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好吧好吧,随便你,”叶秋换了个姿势,双腿交叠,眉眼低垂,“对了,告诉你一个秘密,第一次见面跟你说的事情是真的。”

两三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回想起来已经有点模糊,王杰希努力搜索记忆却不经意地和叶秋抬起头后露出的那双眼对上,忽然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他的声音甚至有些发颤:“叶修?”

“对,我叫叶修,叶秋是我弟弟的名字。”

叶修有些好笑地看着王杰希惊诧的模样,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承认这件事,如果放到外面,大概不知道又要掀起什么风暴。可是王杰希,他莫名地相信这个人不会做出这种事情,而且,面具戴久了,总是有想卸下来的时候,哪怕只有一个人也好。

“为什么?”

连王杰希自己都不清楚这个为什么问的是什么,为什么不用真名?为什么要告诉他?为什么这么信任他?他摇了摇头,也的确没有等来叶修的回复,那个人只是眼带笑意,却闭口不言。

“行了,预热到此结束,我们来干正事吧。”叶修挥了挥自己手中的剧本,把跑偏了不知道多少的话题拉回来,“你的问题不小,半个月要解决它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过我也只会简单地引导你,《妥协》是时间紧,事出无奈,但现在你还有《山岭》可以帮你,老林会好好调教你,这你不用担心。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不让自己的开头落差太大。”

说实话叶修对王杰希这个演员也有着不同寻常的关注,方士谦还没给他打电话,他就已经先从林敬言那儿要来了当天试镜的录像。王杰希那日的表演确实惊艳,但也只有叶修清楚他不过是好运气碰上了一场情感鲜明的戏,换一场平淡的,效果都不会有这么好。但不管怎么样,这是一块璞玉,有雕琢的价值,《妥协》也证明了这个人有极其强的学习能力,能参与他的成长,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tbc.

评论 ( 7 )
热度 ( 43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