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A Drama

想了想还是紧连前文放出来了。

tips:1.老方是沉稳型。

2.依然采取郭明宇这个名字及设定。

3.林杰是暂定,会研究番外再改。

4.前文 浮生半日(整个系列暂定名为《A Drama》)

5.叶秋=叶修


何如林终于见到何颜的时候已经是奄奄一息,他因为知道长姐跟着陆深去了前线才匆匆忙忙地跟去,却不慎遭遇了祸事,他只是个书生,没接触过这些杀人要命的事儿,临到死前也不知道该怪谁,只瞧着长姐悲伤的模样有些无措。

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何颜,然后立刻就被何颜握住了,何如林笑着开口说:“姐,你要当心,对不起不能在你身边了。”

“没事的,你能活下去,林林你信我。”何颜已经方寸大乱,她如何也是想不到自己这个秀气的弟弟会跟着自己过来还偏生就受了伤,“我去找陆深,他能救你……”

“姐,姐你冷静点。”何如林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姐夫不是医生,没关系的,我命该如此,只不过你不要离开姐夫,保护好自己好吗?”

何颜泣不成声。

“答应我,姐姐。”何如林凭着最后的力气反手握紧了何颜,他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些神彩,然而何颜却哭得更厉害了,她拼命地点头,何如林笑了笑,然后她就看着他的脸色再一次灰败下去,终于号啕大哭起来。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啊。”

陆深正好出现在她身后,默不作声地撑起了伞,不知何时这天已经下起了雨,血水混着雨水蔓延开来。

 

“过了!”郭明宇一拍大腿,“小王你行啊,要不是我打算退了真想跟你约一部。”

场中被叶秋拉起来的王杰希闻言也只是稍稍笑了下,他知道郭明宇不过是开玩笑而已,反倒是叶秋拍拍他的肩膀说:“进步挺快啊。”

确实,如果这场戏让以前的王杰希来演,不知道会演得多杀气十足,说不准姐弟间的温情脉脉就给他演成了生死纠缠了,现在这个模样也着实是出乎叶秋的预料,“只不过,你要走的路还长着呢。”

身边楚云秀也揉了揉王杰希的头发,笑着说:“现在后辈还真厉害,前浪都要被你们拍死了。”

“楚姐说笑了。”被揉毛的也不闹,稳稳当当地回了句,“我先去卸妆,晚上请大家吃饭。”

“请什么请啊,用得着你请吗?”郭明宇耳朵也是挺尖,一听见这话就搭上了,“怎么着也是叶秋请客,轮得着你这个新人吗?”

“怎么就摊到我头上了?”这边叶秋倒是不乐意了,可谁又瞧不出叶秋只是演戏呢。

“堂堂影帝还请不起一餐饭?说出去小心别人笑掉大牙啊。”

“成成成,我请就我请,”叶秋笑骂着应下了一边又揽着王杰希的脖子,别说虽然王杰希比他小了几岁可这个子可比他有料多了,叶秋凑在他耳边低声笑道,“我说大眼你可别不给脸啊。”

被硬按着低着头的王杰希也是老老实实地点点头应了句谢谢。

“谢什么?要真想谢我那就捧个影帝奖回来。”

“会的。”

 

那个时候仅仅是一个新人的王杰希在娱乐圈里也不过是一个掀不起大风浪的小石子,他只是在微草安排的电视剧里出演了一个主角,甚至连粉丝后援团都还没有构筑起来,可以说他那时还不具备成为暴风眼的任何一个条件,但他已然初露锋芒,那道光锋锐如剑,势不可挡。

只是《妥协》给他们的还只是安稳和温柔,王杰希彼时纵有所收私下里也仍是放肆得厉害,他那时候还是个典型的梦想派,冲劲十足,不谈半分后顾之忧。

而这些在此时被方士谦又忧心又珍视的东西在后来都成了深埋在时间里的遗迹了,他再次把它们捡起来的时候,那些曾经耀眼的东西已经蒙上了厚厚的灰,但那光,半点没消退——多好,连叶秋都羡慕。

 

《妥协》的前期工作做的极好,他们恰巧赶上了暑期档,再加上剧组跑前跑后的搞宣传,《妥协》也算是先声夺人,博了个好印象,于是那日首映会的时候也少见地坐了满场。郭明宇走到自己的位子上的时候还有些感慨,他拍了四五年电影,之前也有一两部经典,也就只有这次能有这么多人出席首映,他只是神色复杂地扫了一眼自己的演员,最终还是把目光投向了那部他已经看过无数次的影片。

电影开始了之后叶秋才悄悄往后挪了两排,和王杰希身边的人换了个位置,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低声问道:“怎么坐这么后面,老郭不是让你坐前头吗?”

“不太合适。”剩下的半句话王杰希吞下了没说,但叶秋也清楚得很。

“你的角色够出彩,是不是配角有什么关系。”像是安慰又像是调笑,叶秋的话向来让人摸不着头脑,所幸他说完这句话也就安安生生地看起了电影,王杰希一边庆幸自己不必硬着头皮回复,一边又有些摸不准叶秋这一着的意思。

然而倏忽间他便摇了摇脑袋,也心无旁骛地看起了电影。

“这段是你最早拍的,现在你能看出来差在哪儿了吗?”叶秋突然凑到王杰希耳边,温热的气息吹拂在他的耳垂上,王杰希忽然觉得有些窘迫,但他依然条件反射般地点了点头。

“之前不会收是你的毛病,现在你得学会放,达到收放自如你才能真正地演出一部好电影。”

直到电影结束这句话都还在王杰希脑中循环播放,但叶秋的教导似乎就到这句话为止了,之后他们再没有讲过一句话,王杰希若有所思,叶秋却是看电影看得津津有味。

不过也要算是搭了《妥协》这趟顺风车,王杰希的角色虽然在影片中起初古板木讷又怯懦,但最后的坚韧和真情成了何如林的点睛之笔,他鲜活了起来,王杰希也借着这个小配角出人意料地一路走红。

他还尚且初出茅庐,但已经有不少人在讨论他那套极具个人特色的演绎风格,那一年王杰希犹如一场旋风席卷了整个娱乐圈,以至于罕见地掀起了一场王杰希热,甚至连叶秋都挡不住他的风头,也正是凭着前后两部截然不同的作品和出人意料的演绎方式,粉丝直接送了王杰希魔术师这个称号,神鬼莫测,奇绝吊诡,令人惊艳。

此时一切安然无恙。

 

浮生能得几日闲,得过一日且过去。

 

 

 

《妥协》真正上映以后王杰希的事儿反倒是少了下来,毕竟配角再出彩,各家访问的重头依然是在主角身上,更何况又临近金像奖的评选,叶秋作为一个夺魁热门自然是受尽各大媒体轰炸,无限风光。然而这样的事自然有人不待见,不过碍于影帝实力不敢摊到台面上讲,同样也有人乐见其成,这个人自然就是方士谦。他当然也愿意王杰希多多曝光,只不过这么多年经纪人做下来,他也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种浅显的道理,王杰希火候未到还正该是韬光养晦的时候。而且叶秋也愿意帮衬着,时不时在访谈里提一提王杰希,这也让观众对这个新人有了不少的好感。

就目前而言,这样的曝光度已经够了,过犹不及,再言之《妥协》终归是太短,王杰希纵使得了叶秋的指导,他的问题却依然没有从根本上得以解决。方士谦看着培训班的老师对王杰希的评估报告不由得皱了皱眉,他不是演员出身,能看得出王杰希身上的问题已属不易,要真正想去解决它还是得靠专业人士。

要去拜托叶秋吗?

方士谦近几日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有考虑过以前认识的一些老演员,但说到底上一辈的演员演技是精湛,但大多也是清高,更枉论他们甚至不过是多年前的一面之缘,怎么也谈不上教导这件事。

只是还没等他考虑完,正主就已经送上门来了。

那天叶秋是一个人来的,他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乍一眼还真像是个送快递的打工仔,只不过像微草这样的公司总还不至于让个送快递随便晃悠。于是他跟前台磨叽了很久愣是没能踏进电梯一步,最后解救了叶秋的还是王杰希,他从旁边路过的时候就瞟了一眼然后跟前台打了个招呼把人给带了上去。

事后方士谦询问过他怎么能一眼就认出那是叶秋,毕竟就算是和叶秋朝夕相处的刘皓站在王杰希的立场上也不一定能那么快就辨认出对方,更不用说王杰希只是叶秋的一个粉丝。

然而王杰希只是冲他笑了笑,随后看着在他休息室里毫无形象的叶秋说:“我认识他,不单单只是认识那张脸。”

对一个人,若是连他的身形、动作、姿势甚至气味都了若指掌,那还会是单纯的仰慕吗?

只不过那时候方士谦没听明白王杰希的言外之意,只当是他照着叶秋揣摩了两年,把他的模样从里到外都在脑子里刻得清清楚楚了,不过要说这有错也没有多大的出入,日久生情,再正常不过。

 

“又背着刘皓跑出来,你还真不怕给我们找麻烦。”方士谦没多纠结王杰希那点奇异功能,干脆就转向拷问起了今日的不速之客,“这回又怎么了?”

“我就是闲得慌,过来看望看望大眼,怎么,朋友叙旧还不让啊?”

“不让不让,一让你不知道得捅出多大篓子来。”方士谦嘴上火急火燎的手头上却是翻起了前两日送来的剧本,没好气地冲着叶秋说,“没你这遭,杰希这主角路数是走定了的,结果现在倒好,《妥协》一出,个个导演都巴着配角送过来了,身价是不低,可架不住人家壕得很。”

“没《妥协》,这小子不出两部戏就得扑街。”叶秋从方士谦手里抢了本过来,一边看一边还不停,“不过这剧本还真狗血,简直就是贱价大甩卖。你看看你看看,好好一个铁骨书生变成了只顾谈情说爱的痴傻,这女主谁演啊,国色天香还是怎么了?”

“现在的观众不都爱吃这套吗,恨不得天雷地火儿女情长,狗血怎么了,人家肯买单不就行了。”方士谦也是愁眉苦脸,这些剧本不是什么都市轻喜剧就是小说改编,要是让王杰希接了那奶油小生可就得定下来了,可要是不接,没什么曝光,人气迟早得下去,这不是矮子里头拔高个儿吗,“杰希,你想挑哪本?”

“嗯?”一直坐在他们对面默不作声的王杰希像是没反应过来似的,过了几秒才回答道,“这本,昨天林哥给我的,他说他接下去没什么档期,丢出去不如便宜自己人。”

“林杰?”方士谦思忖了一会就接过了王杰希递过来的剧本,要说林杰,和叶秋出道的时间也差不离,但偏就是不温不火的,这几年里头什么角色都演过,要说他演技不行,那也确实是演得中规中矩,至少角色的架子骨肉都在,只是没什么生气罢了,和他合作过的导演实在是搞得没脾气了,也就随他去。

不过到底是科班出身的人,身上总是带着一点底子的,在王杰希来之前也确实给微草撑起了一片天。能送到林杰手里的剧本再差也要比他们手上的这几部要上几个档次,方士谦仔细地瞧了瞧梗概,又瞄了眼编剧,差点把本子丢出去,幸好是顾着形象稳住了手,随后刷刷刷一目十行,末了从本子里拔出脑袋还一副呆傻的模样,他冲着王杰希说:“你要是真能进这个剧组,那就真成了。”

方士谦没等王杰希回应又重新翻了一遍,嘴里念念叨叨:“魏琛可是好几年没再写过剧本了,以前听说他手里有一本没完成的,估计就是这本了,几年辛苦啊。导演是谁,林敬言?林老师也是个好导演……”他喟叹了一声,随后放下剧本目光灼灼地瞧着王杰希,“杰希,你要抓住这个机会!林杰大约也是想帮你,林导表面看上去温温和和的,挑起演员拍起戏来却是苛刻得很,但他愿意教,特别是像你这样有灵气有能力的新人,他会耐心教你,好好把握!我把你这两天的档期空出来,你好好研究剧本,争取试镜过!”

大约是看到了美好前景,方士谦干劲十足,一晃眼看到旁边无所事事的叶秋,又是气不打一处来:“你到底来这干啥的?有事说没事早点滚!”

“我就是来跟大眼预个约,”自从发现王杰希左右眼有些区别之后,叶秋私下里就特别喜欢叫他大眼,这会儿笑嘻嘻的着实欠揍,“我有个剧本,目前只有骨架,班底也没有凑齐,只有一个演员,我想请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收敛了笑意,他乌黑的眼就直直地盯着王杰希,半分不让他转眼,王杰希见过很多样子的叶秋,荧幕上温柔的,疯狂的,天真的,私下里无所顾忌的,心直口快的,漫不经心的,独独没见过这份认真,或许也是见过的,但都是对着别人,对他,对王杰希,是第一次。

王杰希忽然有些失了神,他想他何德何能,初出茅庐就被叶秋看中,甚至不惜这么早就定下了他,为什么?

“我喜欢你啊。”王杰希回过神来就听见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他还有些发怔,叶秋就接着说了,“哪来那么多为什么,你是个好演员,我喜欢你演的戏,我觉得你能胜任,磨磨叽叽的,接不接给个准话。”

原来是他自己说了出来吗?王杰希意识到这点后有些失笑,他收了收心,也对上叶秋的眼:“叶哥怎样也得先给我讲讲剧本吧?”

“一个铮铮傲骨的年轻教授被迫离乡,一个看遍世态得过且过的中年校长深藏良知,两个文革时期的民族英雄,赤子丹心。”

“你还没有细节,”王杰希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但是够了,我接了。”

“这个故事不是我的,但是我会写完它,”叶秋点了点头,“也算是圆了他一份愿,谢谢,到时联系。”

一边经纪人还没表态,这两个人就已经自说自话地定了下来,叶秋没说具体时间,王杰希也不询问,他俩在这种时候突然就有了些难言的默契。

 

王杰希本以为嘉世会有一番大动作,毕竟是影帝叶秋亲自操刀的剧本,光光这个名头就足以让很多不明就里的人投胎似的赶着上了,只是但凡有些了解叶秋的人都会慎重考虑,毕竟叶秋是公认的没眼光,虽然不清楚是不是装的,但老演员到了这个地步,挑戏总归是慎之又慎的。但他始终没有看到嘉世门庭若市的场景,新闻媒体也没有相关的报道,整个娱乐圈看上去似乎依然是闹闹腾腾,只是在他眼中犹如一潭死水。

不过圈内如何不是王杰希该操心的事情,他现在最该关注的就是林敬言的新戏,方士谦帮他推掉了不少访谈和剧本邀约,只留下了一些耗时少的广告和平面照拍摄,这也就意味着王杰希近日来的曝光率直降,而这次试镜将决定他的路究竟能有多远。

tbc.

评论 ( 1 )
热度 ( 42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