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王杰希生贺】【叶王】浮生半日

勉强算得上叶王

老王生快!

先屯在lft了!

叶修还是用着弟弟的身份的设定。

娱乐圈paro

 

“你不要哭,”穿着军装身姿挺拔的男人动作温柔地抚过她的眼角,声音里少了几分强硬多了几丝温柔,“我必须得去做点什么,你要在家里等我。”

“别开玩笑了,陆深!”脸色苍白的旗装女子挥开了陆深的手,她几乎是全身都在颤抖,“你一直都在骗我,如果你这次非要去,带上我,不然……不然我现在就找个地方先去死,你别想死在我前头!”

陆深只是沉默地看着她,目光流连在她的脸上,似乎是在脑中勾勒她的模样,许久他才开口说:“好。”

他只能妥协。

即使他很清楚这个妥协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他也只能这样做,何颜没有给他其他的选项,唯一的备选项在他看来早就是灰色的,他不能让她那么草率地离去,也罢,也许在他的身边,他还能护得过来。

“陆深,你不要再骗我。”何颜有些不敢置信地盯着突然这么好说话的男人,她甚至以为这又是一场骗局。

陆深只是笑了笑,抱住单薄的女子,低声在她耳边说:“这次是真的。”

我会尽力。

 

“卡!”导演直接叫了停,“很好,过了,过了!”

场中的叶秋几乎是瞬间就从角色中脱离出来,他冲着搭戏的楚云秀笑了笑,就那么一瞬间,陆深的温柔似乎还在他的眼里,然而楚云秀只是眨了眨眼,叶秋的眼睛里就只剩下几分懒散和无谓。

“不愧是叶影帝啊,受教了。”楚云秀旗装妖娆,也冲着叶秋露出个风情万种的笑,“你要真是陆深,那我怎么样也是要嫁给你的。”

“我是叶秋就这么讨人嫌吗?”叶秋似乎是伤心地撇开脸,语调也有些许的低落,“可是我就是喜欢你啊。”

“行了行了,别玩了,快把场子空出来,下一场十分钟后开拍。”导演不耐烦地挥挥手,叶秋跟楚云秀是老熟人了,开起玩笑来也没什么顾忌,就是老爱占着茅坑不那啥,烦死人了。

“郭导老是这么不近人情,以后谁还做你主角啊。”叶秋倒是不嫌事大地反嘲了一句,动作上却是利索,几步就走到了郭明宇身边,“你说是不是啊云秀。”

“是是是,反正你还欠我一部片子,怎么着我下一部还是有主角的。”郭明宇恨恨地瞪了一眼叶秋,“卸你的妆去,今天没你事了。”

“好嘞!”叶秋随口应了一声还真的就听话地去卸了妆,只不过他走到一半突然又折回来说,“对了,郭导啊,我听说你还缺一个配角?”

“是啊,原来那个演员出了点事干脆就辞演了,到现在还没定下来谁演,我愁着呢。”言下之意,叶秋你他妈别烦。

“我倒是有个能推荐的,你要不要看看?”叶秋摸了摸下巴,眼珠一转瞥到了一边安定看好戏的楚云秀,“那个小朋友云秀也见过。”

“开什么玩笑,我……”说到一半楚云秀突然沉默了,她盯着叶秋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是他?”

“对啊对啊,”他像是偷了腥的猫笑得特别开心,“我觉得那个小朋友很有趣。”

“打什么哑谜呢你们!”郭明宇眯着眼一会看看这边一会看看那边,如堕五里雾中不知所云,“成成成,你觉得好过两天就带过来我看看,别在这里浪费时间。”

 

叶秋现在拍的这部戏叫《妥协》,郭明宇原本是打算拿这部影片当自己的收官之作的,剧本,演员,场景,样样都尽善尽美,只求在最后能拿个奖也不枉自己一个门外汉半路出家拍了这么多年的戏。只是谁曾想他又莫名其妙欠下了一份人情,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又接下了一部戏,这下好,原本想的噱头都泡汤了,还有那个配角虽然戏份少却也是极其重要的,这紧要关头演员又出了岔子,他着实是要急上火了。

说实话郭明宇虽然对叶秋的演技很有信心,但他对叶秋的眼光还是存疑的,就凭这么多年叶秋挑剧本挑得一如既往的烂就知道这家伙看东西多不准了。不过说到底,在演技上还是叶秋是行家,怎么样还是信他一回吧。

一边想着,郭明宇一边瞧了眼前后进入化妆室的叶秋和楚云秀,有些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你说的是那天楼下咖啡厅见到的?”楚云秀就吊在叶秋身后一步的距离,不紧不慢地问着。

“对,就是他,我以前也跟他见过一次,那时候就觉得他……”前头走着的男人忽然顿了顿,似乎在思索用词,“有灵气,对,有灵气,他很有意思。”

“得了吧,你知道怎么联系上他吗?”楚云秀跟在后面不顾形象地翻了个白眼,她可不信只是一面之缘就能让叶秋要到对方的手机号,更不用说上次他们根本就是随口聊了几句,那个小朋友甚至连坐都没坐下,“现在说得这么满,到时候要是没找到,看郭导不削了你。”

“过两天带来给你看。”叶秋却是胸有成竹地挥了挥手,然后就转身进了自己的化妆间。

 

王杰希知道叶秋是一个巧合,他原本也是个乖乖巧巧的好学生,在省中里面排不上第一也是能站个第二的,算是个难得的既是优等生又不戴眼镜长得干干净净的了,只不过这么个成绩顶尖的学生平日里可不是什么死读书的主儿,闲暇时候的消遣也是千奇百怪求个新鲜。

于是那天期中刚考完,王杰希就被同班的另一个学霸给拉去看了场电影,美其名曰说是交流感情,实际上是为了给这位同样学习很厉害而且一直很在道上的人简称同道中人的小伙伴安利他的男神。

正好王杰希之前也不怎么看电影,这回被拉去他也不算反感,还有点兴致盎然,据说那是一部国产电影而且首周的票房评价都十分不错。王杰希跟着学霸买了票,坐定后还在思索影院大厅里的那块巨大展板。

漆黑的背景里还是能大致看清房间的摆设的,但那个房间却空得令人心惊,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张床和一个书柜,月光透过玻璃窗在地面上投射出窗框的轮廓,而那个演员就坐在窗边,左半边被照亮,右半边就沉在黑暗当中,只能隐约看清指尖的一把手术刀。他垂着眼,若无其事。

“《追日》吗?”王杰希转了转手头的影票,影院的灯也在这个时候暗了下来,大荧幕上出现明亮的色彩,他抬起头,专注地观看起这部影片。

说巧也确实是巧,《追日》恰好是叶秋当年封神的影片,他在片中扮演的少年叶谦予出生于医生世家,他年轻时候就梦想做一位济世救人的良医,平日里有空了不是待在书房里看专业书就是跑去父亲在的医院旁观,他喜欢拿着手术刀的感觉,也自然而然地在最后选择了临床外科。叶谦予一步一步接近他期待了十多年的圣地,却也在一步一步接近那些肮脏的漩涡。

他追求的梦想如同炽日,是理想中的世界,理想从来都很难与现实兼容,年岁渐长,他在接触到梦寐以求的世界后同时也无可避免地看到了那些混乱腐朽,他甚至看到自己崇拜了那么多年的父亲也被那些枯骨纠缠着,半身腐烂,容貌峥嵘。

叶谦予开始怀疑自己做的一切,他不知道仅仅靠他一个人能否做到济世救人,他喜欢那个光明的漂亮的世界,于是就对那些阴暗肮脏的东西厌恶至极。

“你知道医生是什么样的职业吗?

“我从前觉得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可是我突然觉得不对劲了,你说,天职是什么,我想是不惜一切也要做到的事情,可是我好像看不到你们的坚持。

“那我为什么要傻呆呆地替你们收拾乱摊子呢?我得一劳永逸不是吗?”

眉眼干净清朗的青年直勾勾地盯着被捆在椅子上无法动弹的主任医师,突然温和地笑了笑:“你以前教过我,我也不会恩将仇报,让你走得痛快一点,你觉得好吗?”

他看见中年人狠狠地摇着头,嘴里发出呜呜的响声,那双浑浊的眼里全是对他的恐惧——他在害怕——可是已经晚了。

 

王杰希坐在第五排,正中间的位置,清清楚楚地看着叶谦予一点一点地转变,他目睹着那个人为了追日而不惜燃烧自己,为了让阳光倾洒人间而心甘情愿让自己孤独地站立在阴影当中。白天他是温柔尽职的医生,晚上却是令人惶惶不安的杀人犯。

完全矛盾的身份和性格却在叶谦予这个人身上糅合得宛若天成,他的疯狂与绝望也被演绎得淋漓尽致,王杰希忽然对那个演员感兴趣了,该是多了不起的演技才能将这样一个人物塑造得活灵活现,他看到最后叶谦予站在法院外的阳光里,面容依然清俊,只是消瘦了不少,他站在那样温暖的阳光里,笑着,流着泪,走进了法庭。

没有独白,叶谦予的故事似乎就在这几滴眼泪中结束了,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哭,也许法官认为他是在忏悔,可王杰希觉得叶谦予是在遗憾,同时也是欣慰。

 

“他叫叶秋?”走出影厅后王杰希状似无意地问了句,“演得挺好的。”

“对对对,叶秋叶天王,去年出道的,这一路特别顺遂,演技简直好得没话说!”电影放映的途中,学霸不知是不是为了吊他胃口,一句话也没有说,估计就是在这等着他自个儿上钩呢,他兴冲冲地比划着说,“我半年前听说叶秋的,那时候还是被妹妹拉去看的,那个好像是叶秋的第一部电影,经典中的经典,不过据说是因为资历不够,虽然提名了影帝奖,但最后也没捧回来……”

王杰希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一边还在摆弄手机,屏幕上打开的网页里到处都充满了两个字——叶秋。他也是嫌麻烦,干脆就直接点开了百科,反正再怎么着大致信息还是能找到的。

随手一滑,页面滚动了一会,停在他眼前的刚刚好就是作品一览,王杰希笑弯了眉眼,觉得这大概是个天意,他也就老老实实地瞧起了叶秋的作品。别说,人家演的虽然少,但是个个都不简单。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捧着,嘉世当年是为叶秋量身打造了一部剧,拍完前死死地拦着关于叶秋的消息,硬是让对方带着一部堪称经典的历史剧光华万丈地出道。这还不算,这么一部电视剧演完,嘉世直接就给叶秋拍了一部电影,小成本,大深度,也就是学霸所说的那部经典——《城中日落》,算得上是一部极其优良的文艺片,当时的票房成绩也十分出色,更重要的是那些尖酸刻薄的影评人竟然是对它交口称赞。而最后一部电影,自然就是还在上映的《追日》,按现在的势头,叶秋要拿影帝也不过是一步之遥。

这人是该有多好的际遇。

王杰希眨了眨眼,正好漏过了学霸的几句话,他看了眼身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同学,笑了笑然后拍拍他的肩膀说:“我还有些事,先回去了。”

 

嘉世确实是在捧着叶秋,但这也是出于叶秋的演技确实出众的考量,那个时候嘉世刚起步,规模小,正是需要一个顶梁柱的时候,老板陶轩别的什么都没有,也就只有钱和朋友,于是他费尽心思捧起了一个叶秋,只为了成就一个嘉世神话。

那时候叶秋的经纪人还是吴雪峰,温和却精明,叶秋的剧本基本上都是他和陶轩商量着定下的,他们曾经也试着让叶秋自己挑剧本,但事实证明,叶秋确实没什么眼光。于是他也就只能大包大揽地接下了这个活。

后来吴雪峰家里出了事,迫不得已就只能匆匆辞职,和新任交接好工作之后,他便直接上了飞机离开,彼时叶秋正在封闭式拍戏,等他回来的时候,他的经纪人已经换成了刘皓。

刘皓也很好,但就是有一点急功近利。叶秋看着那些摊在自己面前的剧本,纵使他再没眼光,也能看出些端倪来,只是他没说什么,也就由着对方这么安排,他来做演员,也不过是为了演戏。

 

那一天叶秋是逃出来的,他难得兴起翘掉了公司的会议,去了三条街外的一家甜品店,他嗜甜,可是为了保持体形,他的经纪人很少让他吃这些精巧的小玩意儿。今天既然有些空了,他自然是要去看看那家好评如潮的甜品店。

他到那里的时候正好赶上店里的活动,甫一坐下就有店员端上了新品,说是免费试吃,对于这种好事叶秋当然是乐见其成,他特地挑了个偏僻的角落位置,哪怕在这里摘下口罩也未必有人会注意到他,就算注意到了也没关系,他还戴着墨镜呢——叶秋觉得自己总是想得很周全。

可惜他的不周全很快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以一种无可抵挡的气势,理所应当地坐在了他的对面,语气却是和他青涩的外表完全不符的镇定:“你好,叶秋。”

“我是叶修。”叶秋头也不抬地回答道,有时候他也觉得自己的“假”身份很好用,“叶秋他哥。”

说完他也觉得有些好笑,这确实是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是为了隐瞒自己的假身份而用真名去掩饰总有些讽刺,一切都颠了个个。他的确是想笑,可是他作为一个演员的职业素养却及时制止了他。

他专心地品尝着店家赠送的甜品,也不在意对面人的反应。

“今天上午你出席了一个直播活动,虽然你换了外套和裤子,但是你的衬衫和领带并没有来得及调换,那枚领带夹就能证明你的确是叶秋。”对方倒是不依不挠。

听声音大概还是个少年,叶秋有些兴致地抬起头,正好对上对方明亮的双眼,他有些发怔,但很快又垂下眼,遮住了那些情绪:“所以呢?小朋友你是来找我签名的吗?”

少年皱了皱眉。

“还是说把拆穿我当做一种乐趣呢?”

叶秋再一次对上了少年的眼睛,墨镜之后浓郁的睫毛下是一双透亮的眼,他似乎能轻易看透任何人。

“我叫王杰希。”他自顾自地进行了自我介绍,“算是你的影迷,但事实上比起如今的顾谨之我更喜欢你当初的楚城。”

“顾谨之很天真不是吗,象牙塔里出来的小朋友不是都该爱他吗?”叶秋一边调笑着一边思索这个叫王杰希的年轻人的来意,总不可能就是为了来和自己探讨角色的吧?

只是事实证明,他确实是。

“太蠢了。”王杰希像是想到了什么又一次皱了眉,他戳了戳那份甜品,愤愤地说道,“他连谁该信谁不该信都不知道,那么理想化的东西迟早会被毁掉的。”

“楚城也很理想化。”

叶秋忽然严肃了起来,他从来没有听过有人这样评价顾谨之,他不是没有看过影评,千奇百怪的评论,他什么都看过,看到过有人说顾谨之天真,有人说他善良,有人说他圣母,也有少部分人说他识人不清,可是像王杰希这样直接说顾谨之又蠢又理想化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不一样,这不一样。楚城很现实,他的理想建立在数字之上,他想去找到那个神迹,他就去找了,但他不是漫无目的,”王杰希咬了一口甜品,话语有些模糊,“他利用了一切可以使用的资源,他在追逐梦想,他也脚踏实地,多好。”

“是啊,很好,好到我都有些羡慕他。”

叶秋的声音很轻,连坐在他对面的王杰希都有些听不清,他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发出一个单音:“嗯?”

“没什么,那么你呢,你来找我干什么?”

“你被局限住了。”听见这句话,少年的神色突然认真了起来,他放下勺子,端正了坐姿,“我本来还在思考该怎么告诉你,没想到就在这里遇见了你,”他稍稍弯了弯嘴角,“我研究过你这几年的作品,确实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就会觉得你演的每部影片都在改变自己,选取不同的角色,可是就像刚才说的,他们都很理想化。楚城,叶谦予,夏知,顾谨之……他们都有一种无可避免的理想性,你总在演这种人。”

“你对我这么感兴趣?”叶秋似乎是满不在乎,他还有兴致调戏王杰希,“喜欢我?”

“喜欢。但是你要听我说……”

“你会演戏吗?你会的吧。”

王杰希愣了愣,他不知道叶秋说出这句话的目的是什么。

“你会演,你研究过。”叶秋依然是懒散地靠在座椅上,脸上还架着那副巨大的墨镜,但整个人却像是出鞘的刀剑般锋锐,“考虑过进圈吗?”

“也许。”

他几乎无言以对。

“什么叫也许啊,大老爷们也不知道干脆点。我知道你说的东西,总会变的,他们会看腻,然后我就能换个角色演了。”

“他们?”

“行了,小朋友吃完甜点就回去读书吧,翘课出来吃这个也不容易。”叶秋回避了那个问题,有些事可以随便说说,有些事是谁都不能告诉的,就算他确实对这个人很有好感。

“今天放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叶秋拒绝了回答他的问题,王杰希的声音有些低,“我很喜欢你演的戏,也试着演过很多次,我会进去,然后超越你,叶秋。”

“好啊,随你。”

倒是真的满不在乎。

 

“老方啊,你们家小新人这两天有空吗?”叶秋确实没有王杰希的联系方式,但他知道方士谦的,而王杰希签约微草之后,他的经纪人就是方士谦,“郭导这边缺个人。”

面对像方士谦这样有时候特别磨叽的人,就必须单刀直入,让对方避无可避。更何况怎么说能和影帝搭戏对新人来说也是件好事啊。

“郭导?郭明宇?你那个剧组?”

看吧,这就上钩了。

“对啊,就是《妥协》,我女朋友还缺个弟弟,让他来怎么样?”

“什么时候?我看看……”

“看什么看啊,跟影帝搭戏是荣幸好吗?”叶秋架着条腿,神色悠闲,“明儿个带过来给老郭瞧瞧,就这么定了,我还有事,再会啊老方。”

说完他就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脸上不动声色,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他可想见那头方士谦咬牙切齿又没办法拒绝的模样,太有意思了。

 

第一次和叶秋见面后半年,大约是深秋的时候,王杰希就和微草签了约。他觉得自己没有一心两用的能力,就干脆拒绝了名校的邀请,他考高考也不过是因为想给自己三年的学习一个交代,但大学他是决计不会去了的。

说到底王杰希和那些真正科班出身的人还是不同,他的底子薄,也只有那么两年对着叶秋的电影磨练出来的演技,没真正实操过,拍戏时候的走位、光线、镜头……他什么都不懂,唯一出挑的也就是那浑身的灵气和戏感。

也就是运道好正巧赶上了微草青黄不接的时候,他面试时表现出来的极其慑人的爆发力和感染力也顺理成章地让他成为了微草力捧的又一颗新星。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想走叶秋当年走过的路子,微草开头的时候也是把他藏得死死的,上课单独上,接戏悄悄接,半点风声不肯走漏出去,用方士谦的话说:“你那么喜欢叶秋,那个老混蛋知道你真进来了还不得拐走你。”

王杰希憋了一大段话在喉咙里愣是没反驳方士谦,他想说叶秋根本不在意他而且他喜欢叶秋和叶秋会拐走他没有任何逻辑关系,他甚至能列出个总纲后头还带着五大点八小点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完美论证这个论点。可是那时候他忽然有些说不出口,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话就梗在了喉口,吞不下去,吐不出来。

他那时候就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可奈何小新人和未来台柱的双重身份压得他无暇思索别的事儿,这事也就只能姑且搁着,这么打定主意一搁就迷迷瞪瞪地搁到了最后,连主动权都被抢得一干二净。

不过要说微草这一步棋走得也确实是不错,至少炮制叶秋,借着叶秋的名气成名这一步是走得不能再对了,更令人欣喜的是因为王杰希本身的风格太过出挑,以至于尽管他是借着叶秋出道的也鲜少有人真的把“小叶秋”这个名号挂在他头上。

这对微草来说着实是意外之喜,毕竟王杰希如今还不太成气候,若是真的和叶秋放在一起比较,那王杰希是断断比不上的,至少现在还是如此。

 

“王杰希那个人啊,过刚易折,老方你得看着点儿。”叶秋说这话的时候王杰希正在郭明宇那儿试戏,按说以王杰希现在这个身价来演这样一个小配角是绝对不合常理的,可这里头有两条王杰希如何也是拒绝不了的,一个是剧本确实有意思,另一个就是能和叶秋对戏。说穿了也不过就是冲着最后一条来的,王杰希想和叶秋对戏想了那么多年,如今真能实现了,他又怎么能按捺得住。

“我带着的人,我要比你清楚。”方士谦衣冠楚楚,正正经经地坐在一身军装的叶秋边上,远处一看也仅是无伤大雅的闲聊,“只不过戏里头就麻烦叶影帝多加照顾了。”

叶秋斜睨了方士谦一眼,也不说话,刚喝了口水,后头刘皓就站到了他身边,客客气气地对方士谦笑笑说:“我看杰希那头似乎是结束了,方经纪要不要过去瞧瞧?”

这言下之意多清晰,方士谦再装傻也装不了了,他也只能起身朝着王杰希那头过去,只不过嘴里头还不停念着:“有那么熟吗,叫得那么亲切还真瘆得慌。”

方士谦声音不大但也不小,正巧是够刘皓听得见的音量,他就算不转头也能想象得出刘皓那尴尬的模样。要真说起来,方士谦也倒不是讨厌刘皓,刘皓在圈里也是个很厉害的经纪人,表面圆滑,处处逢源,跟谁都能处得好,也比谁都把叶秋护得严实。可也就是这么个护犊子的架势和以利为先的性子让方士谦看不惯,叶秋也是个二十好几的人了,这么被管着也不嫌难受。

 

“行了,这个角色是你的了,这两天要是没什么事就可以开工了,你戏份不多,腾个一两周出来就成。”这后半句是冲着走过来的方士谦说的,郭明宇的目光却是一直停在王杰希身上,拍了这么多年的戏,演员好坏他早就能一眼分辨了,可王杰希……叶秋还真是给他出了道难题,“小王你……回去好好看看剧本,琢磨琢磨吧。”

王杰希不知道郭明宇吞下去了什么话,纵使觉得有些不对也只能是点头应下,那头方士谦既为王杰希成功拿下这个角色开心,又有些忧心该如何解决王杰希的既有问题。

只可惜他还没给王杰希做好建设,这边就已经开拍了,就算是知道王杰希的问题他也只能让人硬着头皮上,化完妆之后还把人拉到一边好好告诫了一番,也不知道顶不顶用。

不过大约是郭明宇也看出了什么,今天这场是王杰希一个人的戏,也许是试试水也不一定,总之方士谦确实是松了一口气。

要说王杰希的问题不严重,那也确实是不太严重,他只是不太会和别人配合,能把一个绿叶般的配角硬生生演得跟个主角似的,这是个大忌,但他要是去演主角也算能撑得起来,就是看着像单人戏,头一回看还觉得有些新奇,看多了难免遭人口舌。

今天这场戏拍下来,勉强也算得上顺利,NG了几次,郭明宇就干脆给了过,只不过一结束他就把王杰希拉到了身边,把刚才那一条回放给他看,捧着杯茶,眉头皱得死紧,等一遍放完他才开口道:“你注意过自己身上的问题吗?”

王杰希没应声,他知道郭明宇要的不是他的回答。果然郭明宇没给他回答的时间就接着说了下去:“你的演技确实很好,爆发力也很强,但是,你不像个配角。你知道配角是什么吗,配合主角,我们要讲求一个整体,配角的定位就是绿叶,衬托主角这朵红花的,你可以出彩但不能出挑,你懂我的意思吗?”

“收敛,圆融,配合。”王杰希直接概括了郭明宇的话,“我知道这个问题,之前士谦也和我提过,我再试试。”

郭明宇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挥挥手就让王杰希走了,只不过人家转身之后他又补了一句:“你可以去找叶秋,他经验丰富着呢。”

 

那天晚上王杰希确实是听话地去找了叶秋,临走前也和方士谦打了个招呼,免得对方操心,谁知道方士谦一听说这事儿心里更着慌了,不过他也没拦着王杰希,毕竟这也算是个好事,就只能念了一晚上经只求叶秋别惹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来。

那边方士谦鸡飞狗跳,这边叶秋王杰希却是安安生生,说演戏就是演戏。

要说起演戏叶秋确实是个中翘楚,他要比郭明宇更加清楚地看到了王杰希身上的缺陷,刚对了半场戏,他就干脆叫了停,一屁股坐在王杰希身边,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说:“我说你啊,你到底会不会演戏?明明前几次看你演技挺不错的,怎么连最基础的收放都不会。这么下去别说配角了,就连主角都没人要你。”

叶秋说话向来直,一针见血。对着这种话王杰希也只能保持沉默,他知道自己的问题,可要改掉这个哪能是一朝一夕的事儿。

“老郭让你来找我的吧?”叶秋瞧见王杰希点了点头,“那你这几天每晚都来我这对戏,先把这部戏过过去,别砸了我招牌。

“我不知道微草那边怎么教你的,但是你要清楚,演戏演戏,演的是一部戏,大多数的戏中只可能有一个主角,就拿《妥协》说,你觉得何颜是女主角,可她的存在也是为了突出陆深身上柔情的那一部分,所以说到底,陆深才是真正的主角。而你需要明白的是何如林存在的理由,他的所作所为为了凸显谁,你又该如何去配合这整部戏的发展,你不仅仅需要分析何如林的个性,更重要的是你得去理解他,理解剧本。”

叶秋说完这一大段话喝了口水就看见王杰希在那前后翻剧本,他有些烦躁,直接就拿过了他的剧本说:“我俩的台词都记下了吗?换着来一遍,让你瞧瞧何如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第二日再次轮到王杰希的时候,郭明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镜头拍出来的东西,他重重地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然后又一次回放了那一条,这么来回几遍他才终于相信王杰希这是开窍了,脸上的喜气是无论如何也遮不下去的,于是一挥手又给了十分钟的休息。然而也只有叶秋和王杰希知道,王杰希刚刚那场戏几乎是完全模仿叶秋的,说是几乎也只不过是因为他改了几个无伤大雅的小细节让整场戏看上去有了他的味道,可这骨子里依然是叶秋。

那之后王杰希惯例每晚都去找叶秋对戏,这拍得也是越来越顺,虽然不明显,但叶秋已经能看出王杰希的一些变化,他开始不再局限于叶秋的示范当中,从一开始小心翼翼的改动到现在几乎面目全非,数数也不过十来场戏,叶秋却像是见证了王杰希飞速的成长一般。

而最后一场戏,王杰希并没有提前找叶秋对戏,一来是因为和他搭戏的不是叶秋,二来他也想试试自己是不是已经出师了。

 

何如林终于见到何颜的时候已经是奄奄一息,他因为知道长姐跟着陆深去了前线才匆匆忙忙地跟去,却不慎遭遇了祸事,他只是个书生,没接触过这些杀人要命的事儿,临到死前也不知道该怪谁,只瞧着长姐悲伤的模样有些无措。

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何颜,然后立刻就被何颜握住了,何如林笑着开口说:“姐,你要当心,对不起不能在你身边了。”

“没事的,你能活下去,林林你信我。”何颜已经方寸大乱,她如何也是想不到自己这个秀气的弟弟会跟着自己过来还偏生就受了伤,“我去找陆深,他能救你……”

“姐,姐你冷静点。”何如林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姐夫不是医生,没关系的,我命该如此,只不过你不要离开姐夫,保护好自己好吗?”

何颜泣不成声。

“答应我,姐姐。”何如林凭着最后的力气反手握紧了何颜,他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些神彩,然而何颜却哭得更厉害了,她拼命地点头,何如林笑了笑,然后她就看着他的脸色再一次灰败下去,终于号啕大哭起来。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啊。”

陆深正好出现在她身后,默不作声地撑起了伞,不知何时这天已经下起了雨,血水混着雨水蔓延开来。

 

“过了!”郭明宇一拍大腿,“小王你行啊,要不是我打算退了真想跟你约一部。”

场中被叶秋拉起来的王杰希闻言也只是稍稍笑了下,他知道郭明宇不过是开玩笑而已,反倒是叶秋拍拍他的肩膀说:“进步挺快啊。”

确实,如果这场戏让以前的王杰希来演,不知道会演得多杀气十足,说不准姐弟间的温情脉脉就给他演成了生死纠缠了,现在这个模样也着实是出乎叶秋的预料,“只不过,你要走的路还长着呢。”

身边楚云秀也揉了揉王杰希的头发,笑着说:“现在后辈还真厉害,前浪都要被你们拍死了。”

“楚姐说笑了。”被揉毛的也不闹,稳稳当当地回了句,“我先去卸妆,晚上请大家吃饭。”

“请什么请啊,用得着你请吗?”郭明宇耳朵也是挺尖,一听见这话就搭上了,“怎么着也是叶秋请客,轮得着你这个新人吗?”

“怎么就摊到我头上了?”这边叶秋倒是不乐意了,可谁又瞧不出叶秋只是演戏呢。

“堂堂影帝还请不起一餐饭?说出去小心别人笑掉大牙啊。”

“成成成,我请就我请,”叶秋笑骂着应下了一边又揽着王杰希的脖子,别说虽然王杰希比他小了几岁可这个子可比他有料多了,叶秋凑在他耳边低声笑道,“我说大眼你可别不给脸啊。”

被硬按着低着头的王杰希也是老老实实地点点头应了句谢谢。

“谢什么?要真想谢我那就捧个影帝奖回来。”

“会的。”

 

那时还一切安好,王杰希初出茅庐,那极具个人特色的演绎风格如同一场旋风席卷了整个娱乐圈,那一年罕见地掀起了一场王杰希热,甚至连叶秋都挡不住他的风头,甚至有人预言,打破叶秋蝉联三年影帝神话的会是王杰希。

也许王杰希再会收一点,他可能就真的是那个奇迹了。

然而这都是后话了,刚拍完《妥协》的他们还什么都不知情。

 

浮生能得几日闲,得过一日且过去。

 

Fin.

评论 ( 11 )
热度 ( 136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