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楚路】基础教学B

师兄的B面

依然没有做什么设定,想到什么扯什么

生贺是衰仔的A面

Side A

 

卡塞尔学院并不是一所常规学院,它对很多人来说仅仅是一个隐藏选项,有些人可能终其一生也不会了解到相关的信息,而有些人一生下来就注定要与它休戚相关。

尽管在学院的宣传册上它的外表十分常规,甚至连社团活动都十分常规,但是很显然这只不过是为了哄骗一些被选中的却不愿意选择它的人,比如路明非。

事实上,在卡塞尔学院松散的校园环境之下是火药般激烈的斗争氛围,这所疯子一般的学院负责收容培训以及教养异能者,它给予这些天赋异禀的人自由而安全的成长环境,同时也为他们安排了极其出色的竞争者,可以说它在培育的是最优秀的领导者和战士。

然而在这所如此非常规的学院里还有一家更不常规的俱乐部,它的名字也确实就叫做“CLUB”,它的历史很短,短到可能仅仅只有十多年,却跃居卡塞尔最神秘社团榜榜首。俱乐部允许学生自由报名,但他们只录取他们认同的精英,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评价标准,但毫无疑问他们接纳的绝对是极其优秀的成员,只是同样没有人知道俱乐部的成员有谁,他们只会公布代号。

于是甚至有人为此在论坛区排列了俱乐部成立以来每学年的精英榜,以此来猜测他们的成员。

楚子航是俱乐部三年前接收的唯一一位成员,他与恺撒一样采用了佩刀的名字作为代号,于是他也就成为了继恺撒之后第二位“不用智商就能猜出是谁”的人。

CLUB的真正功用类似于筛选,校内流传它的权限高于任何人任何组织,但事实上它依然是卡塞尔名下的社团,依然接受诺玛的监管,只不过它具有极大的自由度,除了成员,没人知道CLUB究竟在做什么,但说实话有时候干的事就算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

比如三年后的这一场重逢。

楚子航听到手机响起熟悉的提示音,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手指习惯性地划开屏保,进入邮箱的界面,然后他才意识到这个账号只会接受来自一个地方的邮件——CLUB。

他皱皱眉,点开那封名为“Trick or Treat”的邮件,快速浏览之后便删掉了邮件,拉到最后自动触发的leader的笑声让他头疼了好一会,于是飞快删除的他也就没有听到最后的那句话。

卡塞尔是一所自主挑选学生的学院,他们没有自由报名的选项,学员只能被动地等待录取通知书,而楚子航却是卡塞尔学院建校以来第一位自己申请入校的学生,入校以后他也几乎就像是个独行侠,说是几乎,也只不过是因为他的身边还是有一些同伴以及对手,但若说是朋友,又觉得有些够不上,但楚子航本人也并不在意这些。

他加入CLUB也只是因为对手的邀请,恺撒既然给出了更高的平台这种的原因,那他也不介意去尝试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庆祝还有一个半月才到来的万圣节,这一次的主题和内容都与万圣节十分切合,也有可能是为了吓吓那个新人?

楚子航向来不懂神经病弯弯绕绕的脑回路。

那天他是在leader锁门之前最后一个到的,与往常不同,这次他选择了后排的座位,银白色的半脸面具牢牢地扣在脸上,毫无遮掩的黄金瞳古奥森严。

“今夜是三年来我们再一次聚首,在好友叙旧之时,我们也该欢迎一下新鲜的血液。”leader向来喜欢制造神神秘秘的气氛,这次大约是为了迎合主题,集合地也选在了教堂,讲坛和座椅旁边放置了不少的蜡烛,但不知道是不是蜡烛的原因,光线十分昏暗,只能勉强看清前方一些人的侧脸轮廓,唯一清晰的也只有被一排蜡烛映亮的leader。

“李嘉图先生,欢迎你。”

楚子航顺着leader的目光看向那个新人,对方用随处可见的威尼斯全脸面具严严实实地遮住了面容,仅仅凭借模糊的侧脸线条,即使是他也没办法辨认出什么,更何况他根本不了解新生。

不过,“李嘉图?”楚子航有些疑惑地低声念道。

他再次抬头的时候正好轮到恺撒被带进去,而那个新人似乎是不知所措地东张西望,楚子航有些迷惑,按理说CLUB已经将流程和大致内容在邮件里交代得很清楚了,当然除了一些小小的惊喜,但并不存在无法理解的可能性,除非……

楚子航盯着李嘉图有些熟悉的凌乱发型,从里侧绕行坐到了他的身边。

“今晚的主题是Trick orTreat。我是村雨,来之前没有查过?”

他左手边的李嘉图似乎是被吓了一跳,唯一露出来的眼睛里有种惊慌的情绪,但他似乎没有猜出他的身份,下一秒又是令人哭笑不得的话:“兄弟,你这是戴美瞳啊?”

楚子航刚听见这话的时候有些发愣,但很快他便反应过来,语调一如既往的平静:“天生的。”

他看了看有些慌张的李嘉图,不自觉地微笑,只是那点不明显的弧度并没有被对方捕捉到,“你是新人,有一次豁免权,今晚可以不参加游戏。你是不是没有提前查看邮箱?”

李嘉图的动作印证了他的猜测,如果他提前查看过邮箱的话,他也不会做出在这里试图使用手机的事了,楚子航拦住对方想要按亮屏幕的动作,低声说道:“在这里,电子设备是被禁止的。你果然没有查看过邮箱。”

果不其然,李嘉图收起手机,尴尬地笑笑说:“我是被室友介绍来的,他没跟我说这些规矩,我以为填个邮箱就跟注册账号似的,我看也不用验证,就放着没管了,鬼知道……”

“没关系,”楚子航松开了手,然后重新坐正了身体,他又看了眼对方的面具,“至少你的室友还告诉你今晚需要面具……”

“哦这个,那是因为我提前到这里观摩了一会,看到大家都戴着面具就去买了一个而已。”然而李嘉图条件反射般的解释让他觉得一切又回到了原点,他依然无法理解对方的逻辑,于是楚子航只能生硬地转移话题。

“很快就会轮到我了,而我之后就是你,不过你只需要在leader走到你身边之后说一次豁免就可以了。”

他回忆着最初的邮件,向李嘉图介绍CLUB的基本情况,但事实上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陌生人如此耐心。

也许不是陌生人?

楚子航的脑海中突然划过这样一个念头,但很快他就放过了那个想法,任由它消失。

熟人的话,应该还是有印象的。

 

很快就轮到了他,这种不抽签的游戏向来是按照入部先后顺序进行的,楚子航越过还有些愣怔的李嘉图,跟着leader进入漆黑的忏悔室。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新人没有加入,整个场面有些沉闷,leader草草总结了整个会议,并且宣布CLUB这学年正常运行,随后就宣布了这次集会的结束。

但尽管如此,他们离开的时候,外面也已经接近黎明了,楚子航回来的时候坐在了原来的位子上,自然也是第一个走出教堂的人,他本想直接回宿舍,但李嘉图却突然擦过他身边说:“师兄,多谢教程。”

路明非?

楚子航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那个走远的新生,出了教堂一切都清晰了起来,包括声音,发色,眼神和动作。

而且,路明非很好认。

“那个S级很聪明啊。”

“是不敢吧?”

……

楚子航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直接回去了宿舍。

Fin.

评论 ( 10 )
热度 ( 21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