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暗表】Purely Trust

是给路太太的迟来的生贺,原本想写写写写长一点……可是最后还是屈服了只能写出千字左右qwq,勉强就是个小段子,日常校园paro,因为本意是做开头的就有些虎头蛇尾求不嫌弃qaq

标题也是最初的脑洞取的名……内容完全没有那么高级,一点都不切题啦嘤嘤嘤




那一天的童实野大学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开学日的人潮涌动也只不过是造成了一时的混乱,作为二年生的武藤游戏托着下巴观赏了一会窗外新生朝气蓬勃又手忙脚乱的场景之后就转回注意力准备再睡个回笼觉,毕竟昨晚确实是熬得有些晚了。

就在他模模糊糊即将睡着的时候,钥匙插进锁孔以及随后机械转动的声音瞬间打消了他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睡意,武藤游戏紧了紧手中的被子然后坐起身打量自己的新室友。

因为时间太晚,他便认为新生已经被分配好寝室安顿下来,而自己也不需要面临面对陌生室友的尴尬,这才安心地躺下,然而不到十分钟,门锁的声音就推翻了他此前所有的猜测。只不过满心满眼的紧张在看到新室友的模样时瞬间变成了惊讶。

“怎么可能?他们和我说要安排也是安排新生……”

“我申请的,原来的寝室出了些问题,就申请了调换。”和武藤游戏有八分相似的青年把为数不多的行李搁在床边,朝着还有些迷糊的室友笑了笑,“同级生更好一点不是吗?”

“虽然是这样没错……好吧,武藤游戏,以后请多多指教。”武藤游戏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说法,毕竟相比起完全不熟悉的新生,这个还有些印象的同级生确实是更好的选择。

“暗,叫我暗就好了。”暗几乎是瞬间就展现出了他的善意,他不单对新室友友好地微笑,还顺便帮忙收拾了一下手边属于武藤游戏的那张桌面,只不过并不清楚对方对私人空间被侵入的反感度有多少,他也仅仅是做了把书册放得整齐一点这种类型的小事,“不介意吗?”

“没关系,没关系,”武藤游戏有些尴尬地看着对方整理桌面,“因为只有我一个人,也就习惯了乱放东西……谢谢你。”

他挠了挠后脑,最终还是从床上下来,走进洗手间准备洗漱一番,说实话他虽然松了口气却依然还是有些紧张。

是十分奇怪而诡异的一种紧张感。

武藤游戏觉得自己贫乏的词汇似乎无法描述清楚。

 


“你最好穿上鞋子,我刚才看了一眼,那里边有些积水,”暗随口提醒道,“你是不是昨晚没关紧水龙头?”

“嗯?”武藤游戏疑惑地发出鼻音,但还是愉快地接受了对方的建议,“啊,真的没关紧,都是昨晚熬夜熬得太晚,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后面的声音很小,接近于嘟嘟囔囔的自言自语。

暗听不清,但事实上他也没打算去好奇那些话,他只是悄悄地打量了一会他的新室友,然后又很快挪回了视线,露出一个算得上温柔的笑容,他的室友很有趣。

fin.



这里还有一段被删掉的原版的放在开头的几句话,放上来随意看看

他是思索过的,对于自己如今的处境。正如同友人所好奇的,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如此信任那个刚来不久的室友。

就好像是纯粹的,来自极深意识的暗示,你可以信任他。

莫名其妙又理所当然。


评论
热度 ( 15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