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楚路】基础教学A

师兄生日快乐

这个俱乐部paro是即兴想的,也许以后还会展开吧OTZ

是个架空。

Side B

 

他是被坑来这家俱乐部的。

坐在角落里面无表情的男孩麻木地想着,几分钟前他亲眼看着主事的人锁上身后的大门,沉重的大锁落下时连带着锁链也发出哗啦的声音,让他的心也在一瞬间沉到了谷底。

“今夜是三年来我们再一次聚首,在好友叙旧之时,我们也该欢迎一下新鲜的血液。”那个人锁上门之后就径直走向了中央的讲台,烛火辉映下,主事人深邃的眉眼也显得有些渗人。

男孩狠狠地搓了一把起了鸡皮疙瘩的手臂,有些后悔为什么要相信自己的室友。

是的,他就是那个应该被欢迎的小鲜肉。

“李嘉图先生,欢迎你。”主事人朝着他的方向露出微笑,烛火衬得那排牙齿更加尖利。

就像吸血鬼一样。

他镇定地朝着主事人点点头,微微弯腰掩藏在座椅之中,一双眼却是飞快地扫视在场的人,他的视力出奇的好,即使是现在这么昏暗的环境之下,他仍然能够看清大多数人的模样,虽然所有人都带着不同式样的面具。

 

他是卡塞尔学院的新生,而他的室友却是在学院里混了八年的老油条,一个中文十分利索的德国人,名叫芬格尔,据说是新闻部的资深狗仔。进寝室的当晚他们就秉烛夜谈,普及了在学院里混的注意事项之后,老油条拍了拍他自己极为可观的胸脯说,放心吧师弟,师兄过两天就让你涨一下见识。

说完芬格尔就凑近他神秘兮兮地说:“师弟,你进来的可真太是时候了,这个学院里最顶级的俱乐部就在三天后重新招收成员。这是一个掌握了许多学院秘辛以及拥有极大权力的俱乐部,据说它的成员从来都不受学员毕业影响,它甚至不受学院管辖!但是他们只招收精英,知道他们的精英标准吗?主管人曾在三年前暂时关闭了俱乐部,他说今年我们只见到了一位精英。然后在他们接收了那位精英之后,接下来的两年间俱乐部就再没有招过人,而今年,他们开门了!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纯良的小白兔软绵绵地摇了摇头。

然后芬格尔就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因为他们认为学院里再次出现了精英啊!那是谁?你觉得是谁?路明非!你看看你的S级评级,然后回答我,他是谁?”

被点名的人真的掏出了自己的学生卡,然后被芬格尔狠狠地抓住了肩膀,“就是你啊!没有错,我的推测从来都不会出错,去吧师弟,去加入那个学院的上流阶级!去展现你的人格魅力!成为俱乐部的管事!然后看在同门情深,帮师兄还个债?”

 

这里的人用的都是代号,路明非在旁听了他们的交流之后,觉得其实也并不是那么渗人,只不过说好的精英和上流阶层呢?难道贵族们不是应该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低声交谈翩翩起舞,然后在觥筹交错之间杀人于无形吗?现在这个一片漆黑的邪教气息是怎么回事啊?而且还不断的有人被蒙上眼睛送到后台,路明非觉得自己大概真的进了个狼窝。

“今晚的主题是Trick or Treat.”带着银色半脸面具的男人在他身边坐下,似乎是看他一脸茫然就好心地解释道,只不过那个语气着实不像是谈天的调调,“我是村雨,来之前没有查过?”

小新人路明非战战兢兢地看了眼坐在自己身边的人,银色面具精巧的花纹之下是一双未被遮掩的黄金瞳,他有点紧张,“兄弟,你这是戴美瞳啊?”

完了,路明非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他一紧张就喜欢乱扯东西,这回好了,估计要被人道毁灭了。

“天生的。”村雨倒没像路明非想的有那么大反应,他只是愣了愣然后平静地回答他而已,“你是新人,有一次豁免权,今晚可以不参加游戏。你是不是没有提前查看邮箱?”

听着村雨的话,路明非立刻掏出手机想要确认,却被对方修长的手指拦住了,他低声说道:“在这里,电子设备是被禁止的。你果然没有查看过邮箱。”

既然一切都被揭穿了,路明非也只能尴尬地笑笑说:“我是被室友介绍来的,他没跟我说这些规矩,我以为填个邮箱就跟注册账号似的,我看也不用验证,就放着没管了,鬼知道……”

“没关系,”村雨松开了手,然后重新坐正了身体,“至少你的室友还告诉你今晚需要面具……”

“哦这个,那是因为我提前到这里观摩了一会,看到大家都戴着面具就去买了一个而已。”路明非瞬间打破了对方认为他室友是个好人的猜测。

“很快就会轮到我了,而我之后就是你,不过你只需要在leader走到你身边之后说一次豁免就可以了。”光线太暗,路明非看不到村雨听见那句话之后的反应,只是直觉地认为对方有些尴尬,只不过这个话题转移得十分熟练,让他找不到任何机会分心,只得老老实实地听着对方的新手教程,然后在心里默念那张学院精英榜,试图找出这位新手村村长是谁。

直到村雨越过他跟着leader进入那个漆黑的后台时,他才意识到村雨之前说的那句话——我之后就是你——既然没有抽过签,那么这个游戏的顺序应该是按进入俱乐部的时间排的吧,在他之前的人,应该就是三年前的那位。

路明非缓缓地打了个寒颤。

三年前的精英榜不要太简洁,简洁到路明非只要看一眼就能猜出对方是谁,而且还有那双标志性的黄金瞳,他似乎有些太过迟钝了。

 

“一次豁免。”路明非僵硬地冲着leader微笑。

 

走出俱乐部的时候已经接近黎明,路明非神色复杂地看着走在自己前方不远的村雨,哦不,应该要叫他楚子航,那个传说般的楚子航。

他加快步伐擦过楚子航身边,低声说了句:“楚师兄,多谢教程。”

 

fin.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