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扫梦人

尼尔·盖曼是一位很神奇的创作者,实话说我的阅读量并不大,在此前的十多年里我也从未料想会遇到这样的一位作家,我只是零零散散地阅读了他的一些小短篇,对,就是那种七零八落的,各种各样拼凑起来的一本书,风格千奇百怪,实在是当得上一句群魔乱舞。

可是,太惊人了。

他像是个顶尖的魔法师,随便一挥手就是漫天的星辰和烟火,他前一秒还在悼念那个时代传奇的琼·林肯,下一秒就开始讲述白垩路那位苍白狡诈的狐狸女士,我还没从那条毛茸茸的尾巴里跳出来就被风情万种的19岁的夏洛特拉扯去了注意力,他的世界里似乎永远缺少不了这种像是童话色彩又与之截然不同的东西。

像个宝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他几乎是个天生的说故事的人。

我从未觉得哪本小说的前言如此有趣,他直接就丢给了我一个故事,甚至还任性地说他当时如果没有写出来直接删掉了也不妨碍什么,毕竟读者都不爱看前言。

嘿!嘿嘿!(说清楚这可真的不是笑声的拟声词,只是一种感叹,相信我)我该感叹我的好运还是该吐槽这个作者的不靠谱,如果我看它的时候不是晚自修,我恐怕真的是要笑出声了。

我得谢谢我的语文老师,没有她的话我恐怕得过个好几年才能遇到这位极端有趣的作家,离我看完那本小说集已经差不多一个礼拜了,可几乎每一个故事都仍然历历在目,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经历,可是真的能感受一次也实在是幸运。

不过我还是得承认自己的智商不太够,比如开头的两篇我的的确确没看懂通篇的核心和意义在哪里,说实话我并不理解,不过这并不影响我欣赏它,人对于美总归是有一种直觉的,不过我还是比较希望以后有机会能看看原文书,翻译过来的总有种不得劲的感觉。

这么短短几百字我好像就是在毫无原则地称赞尼尔,可我觉得可以啊,他值得嘛,至少只瞧了他一本小说集的我还是对他持赞赏态度的,至于以后看了更多的,那就以后再说咯。


2015.5.23

评论 ( 2 )
热度 ( 2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