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暗表】一个简单粗暴的小说本一宣,内含试阅

诶嘿

月桂献给光明的女战神:

RT。这是一个十分简单粗暴的一宣。


出在今年魔都only上的文手合本。通贩同样会开。有许多元素,其中包括可能还有的故事都是coming soon但是核心的文稿已经集齐了。


一个非常清水非常精神恋爱的本子呢【笑


下一次本宣就会放出确切信息和开印调了。基本信息和文本sample请往下拉。






暗表全年龄小说本 Rite of Passage ~向着光芒彼方~




主催:Lenore(LO主)


封面:Saki( @最终列车で朝を待つ )


内文作者:AZA(  @AZA  )/Lenore( LO主 )/Vivre( @chronicle )/Zodiac( @二一添作五 )


插图:疯车(微博@疯车_细胞这个人总是喜欢硬来)




规格:A5


字数:4w+


定价:30rmb↑↓


首发:7.26魔都游戏王only






内文试阅




毫无征兆的,连接着决斗盘的电源线被游戏胡乱的扯开,紧接着,不顾技术人员的阻拦,各式红红绿绿的连接线也被游戏粗暴的一把拽断,处于试用阶段的机器人并没有装上备用电池,虚拟的怪兽和卡面都随着电力的切断而突然消失。整个实验室顿时陷入一片黑暗,只剩应急出口僵硬的绿色灯光在无辜的亮着。


游戏突然笑了起来。


他先是微微的勾起了嘴角,然后又忍不住的露齿轻声的笑出了声,最后却是压抑不住的肆意的大笑起来。明明是黑暗一片,游戏却实质上的感受到了亮光,如同希望一般轻柔的附着在眼睑上,带着温暖的橙色。


“另一个我,我放弃了。”游戏如释重负的跪坐在地上,因为摸索不到灵魂体的具体方位,这句话说得格外响亮。




——Phantom  by AZA






武藤游戏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接收到了另一个他的意志,他咬了咬牙最终上前一步强行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替另一个他承受了失败的苦痛。


他很懦弱,从前是,如今也是。


但他同样很坚强,曾经是,现在依旧是。


他跪坐在地上,泪水不自禁地从眼眶滑落,那种难以消除的酸涩和苦痛瞬间盈满了他的心头,但他固执地守着自己的控制权。另一个他替他战斗了那么久,而他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在对方痛苦的时候替他分担一点,为他赢得一些喘息的时间与空间罢了。


然后再一次开始新的战斗。




——The Answer  by Zodiac






暗忘了是什么时候在哪儿得到这个杯子的,回过神来时手中已有了沉甸甸的分量,十足的金质。脸上有冰凉的液体不断向下流,很快注满了杯子,他眨了眨涨得酸痛的眼才反应过来那液体是什么,顿时感觉莫名且丢脸。他看了看手中的杯子,液体恰好与杯口齐平。为什么一点都没满出来,为什么满满的一杯透明液体那么浑浊呢。浑浊,但不脏,好像他那一团迷雾的记忆溶在了里头。这个猜想在这个显然不那么正常的精神世界里显得很靠谱,于是暗试图从液体中漂浮的尘埃里看出文字,影像,甚至一个人。




——时间冻结  by Vivre






“伙伴,这里交给我可以吗?”


他在游戏耳边问,声音低低的,其中满是久违的战意却十分轻松,就仿佛决斗城市已经过去了很久,而他现在面对的不是要毁灭未来的悖论,而是他喊出的,自己那充满悖论的未来。


人应当拥有自己的未来,如果未来一开始就被注定了又如何呢,如果最后是人想要这么做的话,那么究竟是注定的让人想要这么做还是人自己想要这么做的呢。人应当拥有自己想要的未来,人也该拥有自己的过去和记忆,被人遗忘,失去在别人脑中的记忆即是死,那么如果自己都没有记忆,那和未曾活过又有什么区别,而又要谈什么继续活下去呢?


“我们总是因为带着过去的记忆才会一步一步前进的吧。”




——Bond Beyond Time  by Lenore




请多指教w

评论
热度 ( 20 )
  1. 厄科的赞美诗月桂献给光明的女战神 转载了此文字
    诶嘿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