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楚路】Light up the Heart 01

给我的小衰仔一个温柔的故事。


没有龙族,纯粹白开水

关于路明非家里的描写都是参照我老家,以前住的房子也是满墙的爬山虎。

 

明媚的春光将醒未醒的时候,鲜绿色的爬山虎已经绕着老墙缠了一圈又一圈,那些柔软的纤细的小脚藏在盛极的爬山虎叶之下,只是在风吹过的时候会显露出小小的张牙舞爪的模样。满是裂纹的老墙旁是锈蚀的铁梯,像是在漫长的岁月里历经风雨,泛着陈旧的失去活力的暗色。一脚踩上去还能掉下几块暗红的铁锈,顺带着几声吱呀的响声,在宁静的春日早晨里显得格外突兀。

有着相对于正常中国人而言稍许偏浅发色的少年蹑手蹑脚地顺着古旧的楼梯爬上二楼的天台,于是视野立刻开阔起来,少年冲着昨晚因为大风而被移到角落里的几盆仙人掌呲牙咧嘴,满脸恨铁不成钢地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手上也不停下,和表情完全相反的小心地把它们移到熹微的阳光之下,而他也就坐在低矮的栏杆上,无意识地把视线投向远方。

 

“明非,下来吃早饭了。”温和的女声伴随着朝阳初升而响起,“今天该去报到了。”

“喔喔喔,来了来了!”少年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完全笼罩在阳光中的仙人掌,有些模糊地笑了笑,随后动作迅速地下了楼梯,而那盆被他嫌弃了无数次的仙人掌却在温柔的阳光里舒展了饱满的叶掌,露出那个小小的嫩粉色的花苞。

春天啊,已经带着希望来了。

 

浅发的少年,哦不,路明非如今是仕兰中学的二年生,这个生长在红旗下的没有什么伟大志向的衰小孩在这个春日晴好的日子里迈入了高中时期堪称虎狼的后半阶段。作为一个已经进入了第二学期的高二生,在其他人已经绷紧了神经为一年半后的高考备战的时候,他却还在因为自己养了近十年却始终不肯开花的仙人掌而抑郁。

那张英俊不足,清秀有余的脸上总是一副乏善可陈的表情,眼角有些下垂,时常撇撇嘴,学校里没什么人愿意和他站在一起,他也不乐意巴巴地凑上去找什么难堪。

反正这同窗情合着总共也不过就是18个月,3/2×365天而已,哦仔细算算估计连一年都未必会有。这古人说的好,时间如流水,哗啦啦流过去之后,大家就好聚好散各回各家咯,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是哦,独木桥,古人诚不欺我。

路明非突然觉得今天的阳光有那么一些些的刺眼。

 

他到学校的时候,仕兰中学明亮宽敞的教室里只有一个人端坐在那里,手里翻着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的书,路明非几乎是一秒就认出了那个人是谁,然后有气无力地打了声招呼,拉开了他左手边的椅子,直接就趴在了干净的桌面上。

清晨的阳光在他同桌漆黑的发丝上跳着奇异的舞蹈,他修长的手指偶尔掠过白纸黑字的书册,先前仅是冲着他礼貌地点了点头的少年忽然开口道:“没睡好?”

路明非却像是习惯了同桌神出鬼没的逻辑一样慢腾腾地把书包从身上拉下来,一边随口应着,“是啊是啊,一想到今天就能见到阔别20天的帅哥同桌,我简直兴奋地睡不着哦!”

说着还直起上身做了个夸张的少女捧心的动作,还没坚持到一秒就跟没电了的娃娃似的又瘫回了原先的模样,“我说学神啊,你看啥呢?”

“《高卢战记》,恺撒自己记录的战争史。”看上去十分高冷的同桌目不斜视,却在余光瞥到路明非那个搞怪的动作时稍稍笑了笑,“楚子航。”

“哦,那个听上去就极其骚包的政治家……”路明非还在奋力搜索自己脑子里为数不多的关于恺撒大帝的信息时,却被楚子航最后的三个字打散了全部思维,“啊?”

嘿,我知道你叫楚子航啊,就是那个超级学霸顺带校级男神的人生赢家楚子航嘛,我好歹也是跟你做了一年多的同桌,好赖总归不至于连名字都记不住吧?而且这种三流小言里的面瘫高冷校草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对新生小萌妹的喜欢硬生生把一个自我介绍变得杀气十足的经典桥段feel是怎么回事?一个寒假不见,我的同桌画风又奇怪了几分。

那厢楚子航还不知道自己的形象已经被路明非吐槽得面目全非,动作全然未改,只是又蹦出了四个字,“我有名字。”

直到这时候路明非才明白过来楚子航的意思,原来这尊大佛是因为自己的称呼不开心了。他忽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兄弟,我这可是千分万分地尊敬您啊,你怎么能把小弟的一片赤诚当成路边的烂纸巾呢?好歹也收起来方便的时候还可以擦擦鼻涕嘛。

“我不是那个意思。”楚子航忽地合上书,他那双在阳光下看起来有些柔弱的棕色的眼直直地盯着路明非,抿了抿唇,似乎是在组织话语,却在看到路明非一脸惊惧的模样时有些挫败地叹了口气,就像个被扎破了个小孔的气球,慢慢地泄气。

“等等,我我我我刚才说出来了?!”路明非还没来得及注意楚子航脸上难得多变的神情就为自己如此傻逼的错误而恐慌起来,还想着一会儿他的同桌会不会直接把他人道毁灭了,可就这么想着想着,他又乐了起来。

那张时常一脸傻相的衰小孩的脸忽然就冲着楚子航露出了个算得上灿烂的笑容,他的奇长的反射弧经过了这么大半天终于完成了整条回路,“我知道了,楚子航。”

那三个字刚念出来的时候还有点别扭,不过一旦说出口了似乎也就成了个自然。

接着他看到得到满意回复的同桌点了点头,然后重新翻开了那本红棕色封面的书,而路明非自己则是已经习惯了对方突如其来的神转折,也不说什么,只是撑着头,欣赏窗外漂亮的春景。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24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