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AL]Memory

 首先我得说我关于AL两个人所有的印象都来自于魔戒和霍比特人六部曲另外再加上一些小科普而已,所以有bug的话请忽视或者私底下暗搓搓告诉我【等等

然后说实话我觉得人皇和暮星在一起是很好的结局,而AL在我看来,“爱过”就是最幸福了。

我没看过多少AL的文,一切都来自于印象和脑补【×

私设特别多而且很多都是仓促百度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细节上的错误

最后OOC严重警告,根本就没有什么文笔。

这篇文送给禾禾,也是向初恋AL致敬。

禾禾生日快乐ww

 

[AL]Memory

 

伊露维塔的首生子向来蒙受着最灿烂的光辉,拥有次生子无法比拟的漫长生命,若是没有天灾人祸,他们甚至能与天地同寿。然而精灵漫长的一生也让他们的回忆变得可有可无,走过那么多的地方,看过那么多的风景,见过那么多的人,对精灵来说时间甚至是凝滞的,如果什么都要记住,恐怕他们的脑子里就只剩下记忆了。

Legolas很年轻,相比起中土的大多数精灵来说,他仅仅是个天真的小精灵。在他前四五百年的生命里,颜色最鲜明的大概就是密林里繁盛的大树叶尖跳动的温柔阳光和Thranduil笔直漂亮如瀑布般的金色长发了。

那时候的他所面对的世界很小,只有一片被阴影笼罩的密林,他所能接触到的也只是Thranduil保护下的明面上无比平静的王国。只是Thranduil从来都不可能阻止黑暗蔓延,当战火侵袭到密林的时候,他只能将自己最精锐的战士——当然包括他亲爱的儿子——一一送上战场。

当Thranduil的长剑被兽咬剑拨开,Legolas迟疑后悔又决绝的蓝色眼睛对上他的眼又很快挪开的那一刹那,他似乎有了一种预感。看着Legolas远去的背影时,那种预感更加强烈了,甚至有种要剥夺他全部思绪的沉重感。

只不过,他是王,他还在战场上,还面对着血流成河的同族尸体。

 

而一切结束,他在渡鸦岭上见到安然无恙的Legolas时,被厮杀压下的预感再一次爆发开来,甚至比之前强烈了数千倍,似乎下一秒就要成真。

——也确实成真了。

“去北方吧,”Thranduil为Legolas做出了最后一次人生的安排,“那里有个登丹游侠,他值得你去认识。”

 

“他被人们叫作神行客,但他的真名需要你自己去发现。”

 

Legolas后来在瑞文戴尔和Aragorn讲起这段往事的时候,总是会露出怀念的微笑,他不止一次抱怨过Thranduil的遮遮掩掩让他兜了好大一个圈子才认识了Aragorn。而这个时候Aragorn总会在一旁大笑着揽着Legolas 的肩膀说:“如果你那时候没被他吊起那么重的好奇心,估计也不会逮着机会就来问我或其他人谁是神行客以及我的名字了,闹到最后你一来他们就跑得无影无踪的。还没有一个精灵能让游侠们害怕到这个地步。”

精灵和游侠的故事看上去似乎很久远很漫长,但要真说起来也长不到哪里去,Legolas费了好一番周折才对Aragorn 的认识从神行客进展到Estel,然后又过了十几年才从Elrond那里得知了Aragorn真正的名字。事实上他曾经因Aragorn不告诉自己真名而不满过,毕竟那几年里他和游侠出生入死,游览这广阔的中土大陆,然而这一切在Aragorn的的眼里竟还够不上如实相待的程度。

后来Legolas询问过Aragorn这么做的原因——这么多年的岁月从来都没有磨去过绿叶王子孩童般的直接,他想说的想做的从来都不会藏在心里——而Aragorn却只是无意识地摸了摸腰间的长剑回了句习惯了就忘记了。

尽管精灵再对这个答案不满,游侠的样子似乎也是不愿意再进一步回答了,也就是说一切的深究就到此为止了,Legolas只能耸了耸肩就在Aragorn的身边坐了下来。抬头就是无所遮掩的深蓝星空,这是在密林里从来都看不到的美景,甚至在这几年的游历里能安静下来看看星空的时间也并不多。

Legolas看着满天星子突然想起半月前回到密林时听到的消息,多尔戈多在五军之战后有所退缩的黑暗竟重新扩散开来,甚至要比当初浓重了数倍。这并不是个好消息,更令人担心的是白袍萨鲁曼竟没有对密林的质问作出任何回应,隐隐的危机笼罩在中土之上。

此后不久Legolas就向Aragorn提出了重回密林的想法,他抚摸着白马的鬃毛对前来送行的Aragorn笑了笑,“我觉得我们很快就会再见了,只是暂别而已,保重,我的朋友。”

 

事实证明精灵的预感似乎从来都不会出错,他们再次见面的时候仍旧是在瑞文戴尔,那片中土最为美丽的庇护所。然而这次的会面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沉重得多,Legolas代表幽暗密林出现在瑞文戴尔的时候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扛着的不单单是自己的好奇心,现在沉甸甸压在他肩上的是整个中土的命运。

他甚至在经过Aragorn的时候给了对方一个从未在精灵脸上见过的苦笑,这或许是他们的命运。

勇敢的霍比特人在精灵、矮人和人类的争吵声中接下了这个艰难的任务,九人护戒队也几乎在那一刻就组建成型,Legolas再一次和Aragorn开始了睽违三四年的合作。

 

接下来的十多月的旅程大概是Legolas数百年生命里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穿越摩瑞亚,经过金色的罗斯洛立安,曾经的九人护戒队也在途中的种种磨难摧折下成了支离破碎的模样,Legolas该庆幸Aragorn这个精神领袖还和他们在一起,他有多信任游侠的能力,就有多担忧游侠会因此而丧命。

所幸无论是在前往圣盔谷途中的战斗中还是在圣盔谷近乎拼死一搏的护卫战当中,Aragorn都作为一个领袖好好地活了下来,尽管他满身是伤,深邃的眉眼中是多日连轴转的遮掩不住的疲累,然而白袍甘道夫和照耀在圣盔谷的朝阳却是一起为他带来了浅淡的微笑。

Legolas觉得他没办法为Aragorn分担点什么,作为Isildur的后代,Aragorn是天生的领导者,身为他的同伴,弓箭手Legolas能做的也只是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让Aragorn的一切更具有威信,并且帮助他成为真正的人皇。

所以当他在漫天白树的花瓣当中亲眼见证人皇加冕的那一刻,他突然觉得他以精灵弓箭手Legolas身份与登丹游侠Aragorn的故事也就到此结束了。

 

后来Legolas回到米那斯提力斯和Aragorn叙旧的时候偶然提起了曾经护戒队的往事,他从那个比普通人类长寿不少的暮年国王眼里看到了隐约的闪光,年老的人皇和他一样最为怀念的并不是过去的快乐时光,而是那段充满着绝望和艰难的漫长跋涉,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却要比过往和未来任何时间的经历都更动人心魄。

那个时候Aragorn向他问起了许久未见的矮人Gimli,Legolas只是笑了笑,岁月并未在他年轻的脸上留下任何的刻痕,“他很好,等你故去之后,他会和我一起西渡,去往精灵的福地。”

 

时间对人类和矮人都很残忍,Legolas在和白发苍苍的Gimli参与了刚铎伟大的人皇的葬礼时终于真切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他还停留在几十年前,而他们已经垂垂老矣。

那之后Legolas和也有了岁月痕迹的暮星公主进行了一次长谈,他从风华依旧的Arwen那里得知了很多关于这些年来的Aragorn的事,数十年来人皇兢兢业业,让人类重现了曾经的辉煌,甚至更上了一层楼。但Legolas关心的似乎并不是人皇如何治理人类的土地,他反倒对私下里感性的Aragorn更感兴趣。

当Arwen说到Aragorn曾在她面前提起过他过去的同伴时,因为之前枯燥的宏伟事业而无聊得昏昏欲睡的Legolas突然专注了起来,他实在是很想知道Aragorn究竟如何评价他们这些人的。

依旧美丽的暮星公主也因为Legolas喜恶太过分明的举动而微笑起来——尽管她在回忆过往的时候也是带着温柔的笑容,但此刻的微笑似乎更真实了一些——她故意先讲述了Aragorn对Gandalf,对Gimli,对霍比特人,对很多很多曾经的伙伴的感想,而独独落下了她唯一的听众,Legolas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有些不满地瞪了一眼笑得愉悦的Arwen——就和曾经一样——然后也只能认输地仔细听了下去。

最后Arwen终于说到了他,“Aragorn和我说过,他这一生有很多人陪同随行,但你,Legolas是他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位,他觉得和你的认识是极其幸运的事情,他说你是十分值得信任的同伴,只要背后有你,他甚至只需要担心面前的危险即可。”

那大概是人皇能给出的最高的评价,他苍灰色的眼里看到的太多,藏的也太多,Legolas甚至只能在他死后才能听到Aragorn的真心话。

 

“对了,有件事,我想我还是需要告诉你,”Arwen忽然拦住起身欲走的Legolas,“Aragorn说他当初并不是不愿意告诉你他的名字,只是因为太久没有人叫他Aragorn这个名字,以至于连他自己都忘记了这个名字存在的必要性。”

所以才说“习惯了就忘记了”?

“他很重视和你的这段友谊,你是他在瑞文戴尔以外认识的第一位精灵。”

Legolas对Arwen露出了这些天来第一次真诚的笑容,“我同样也很重视这一切,谢谢你,Arwen,my lady.”

 

接下去的故事无需多说,Legolas得到了他所最想要的答案,和Gimli一同回到密林道别之后,他们也踏上了西渡的归途,去到了真正的终点。

 

Fin.

评论 ( 3 )
热度 ( 16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