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伞王】Before That

西幻AU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确实有魔戒的影响在

OOC严重警告

这篇用了之前的设定,就是那篇胎死腹中的喻王,不过好像没在lft上发过……总之当时给微草设定的就是精灵,结果看完魔戒回头来写全部都定型了心塞

写完啦!

 

 

 

“这是一段你不会想要了解的历史,我的朋友。”浅棕发色的友人第一次因为他而严肃起来,“这对任何人来说,都不会是一场快乐而明亮的回忆,但如果你坚持,我会告诉你全部。”

那时刚从荒漠一路跋涉而来风尘仆仆的叶修瞧着对方那双即使是背对阳光也显出浅色的双眼缓缓地点了点头,他的眉间还带着风沙的炽热,语气却是无比的疲惫:“告诉我吧,我有权利知道那些不是吗?作为光辉莫名其妙的接任者。”

站在他前方的苏沐秋环顾了一周空荡荡的大厅,最终是指了指右手边的桌椅示意叶修坐下。他所在的这座大殿空有一派富丽堂皇却始终是少了那么点属于人的烟火气,抬头便是垂下晶珠的吊灯,只是他从来不明白苏沐秋的大殿里的吊灯为何要缠上微草的枫叶。

“我想你应该不知道,在好几个世纪之前,光辉星辰并非属于微草,甚至在那个时候,它还不叫光辉星辰……

 

 

大约在几个世纪之前,北边的那座森林还叫伊特那提①,那是整个格洛利亚最为北端的防线,是精灵的故乡。那个时候的伊特那提不像现在长年极寒,它甚至四季如春,伊特那提盛产的冰蓝枫叶在阳光下熠熠闪光,美得不似人间。出生于伊特那提的精灵向来骄傲于他们的故乡,那片柔软而坚毅的蓝色森林。

但命运从来不会因为伊特那提的美丽与和平而停下脚步。

精灵并不像人类和妖精,他们长年据守在格洛利亚的最北端,和来自海洋对面的威胁几乎是零距离地接触着,甚至说他们是整片大陆最为熟知危险的族群也不为过。

但同时他们也是整片大陆最对危险视若无睹的族群,伊特那提的精灵天生好客,他们从来不会拒绝任何一位远方的来客。

于是所有的故事就从那位挟带着满身水汽,身上尽是潮湿的海洋气息的从遥远的海滨偷渡而来的妖精说起了。

 

“这是护卫队在岸边巡逻的时候发现的,看上去似乎是从对面偷渡而来。”将手中提着的妖精搁置在地上的卫队长向他们的管理者恭敬地行了礼,“是否需要……”

“不,暂且先留下他吧,也许他会为我们带来一些来自那片阴影的消息。”伊特那提的管理者打断了卫队长的请求,他翡翠绿的双眼仔细打量了外来的旅客,不知是伊特那提好客的天性所致还是作为管理人的职责影响,他最终决定留下他。

他的卫队长带着妖精进来的时候他正在为半月前开始的从伊特那提边沿地区消失的枫木而烦恼。再听到这关于那里的消息之后,他觉得头痛似乎更严重了一些。

“送他去清洗一下,等他醒来再来通知我。”伊特那提的管理者放下手中的纸笔,向敬业的卫队长吩咐道,“别让精灵们太多话。”

这个不明身份的妖精的到来或许是个糟糕的预示也不一定,伊特那提的管理者走到窗边,从他的窗口遥遥望去还能看见那片常年被浓雾笼罩的海洋。他叹了口气回到桌前起草了一份送往棱塔的急讯。

伊特那提最为强壮迅猛的雄鹰携带着管理者的书信振翅南飞,正午的阳光穿透罕见的雾气照射在深棕的鹰羽上,管理者忽然笑了笑,也许一切还不算太糟糕。

 

南渡而来的妖精醒来的时候,棱塔也恰好收到了来自伊特那提的信件。

不知是巧合还是必然。

 

“你穿越北方的迷雾而来,到达南端的伊特那提,”相较于这个个头有些矮小的妖精来说,身高腿长的管理者是需要他仰视的存在,“伊特那提的精灵欢迎任何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但你可否向我这个不近人情的管理人说说你的来意?”

伊特那提的管理者一向不喜欢南方的商队送来的精致长袍,更多时候他的身上都是一套与寻常精灵无异的短装,然而现在他却换上了隆重的袍服,那张清俊的脸上是犹如伊特那提星光的柔和微笑,他稍稍蹲下,努力与妖精做到平视,于是他清楚地看到那双浅蓝的眼中一闪而逝的慌乱和憎恶。

“我敬爱的管理者,我是上个世纪消失在那片迷雾当中的妖精的残族,我们曾经是比伊特那提更北更接近那里的湖丛妖精。我和我的族人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带离了那片沙洲,而如今百年已逝,只剩下我一个人幸而逃脱,向您,向格洛利亚带来来自它的消息。”蓝眼的妖精难掩悲伤地低下头,动作别扭地向管理者行了一个属于精灵的礼。

“我实在遗憾听闻这样的事,我的友人。”管理者几乎是立刻就向这个勇士致以最高的敬意,“那么,我想我是否有幸听听您带来的讯息?”

那个妖精似乎是有些错愕地抬头看了眼温和的管理者,随后又扫视了一周身边的卫兵。他想他的行为已经足够露骨了,可立于他身前的伊特那提的管理者仍是保持着一脸笑意等待着他的回答,无动于衷。

湖丛妖精的最后一位族人定定的看着管理者对他而言算得上陌生的脸,随后垂下头,咬着牙似乎满含恨意低声道:“时机已经成熟了,我在那里亲眼看到人类将斯比瑞特②交予他,人类背叛了格洛利亚!”

 

伊特那提一片沉寂,至少苏沐秋从棱塔长途跋涉而来所看到的景象就是如此,沉重的情绪笼罩在每一位精灵的脸上,连秋日最美的朝阳也无法让他们露出轻松的笑容。

又发生什么难以预料的坏事了吗?

苏沐秋一边跟在领路的精灵身后,一边打量着这座像是失去了活力一般的森林,他来往伊特那提这么多次,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光景。

“我想接下去您一个人进去会比较好。”领路的精灵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抬起头才发现已经到了目的地,于是他向对方友好地点了点头,也只收获了对方僵硬的微笑。

 

“你来了,我的朋友。”熟悉的声音在他推开门的瞬间钻入他的耳朵,所幸苏沐秋早已习惯这种突如其来的招呼方式,顺手带上门,露出惯常的笑容,直直地盯着坐在窗台上的管理者,“你点名叫我来,我怎敢不来,杰希。”

王杰希看了眼嬉皮笑脸的苏沐秋,轻巧地从窗台上一跃而下,身上仅仅披着一件单薄的外衣,他翡翠般深绿的眼注视着没有任何异常的苏沐秋,忽地叹了口气:“事情变得麻烦了。”

 

伊特那提应湖丛妖精的请求将他送离了这距浓雾最为接近的忧惧之地,王杰希甚至派遣了两位卫兵送他们来到东部的比托瑞尔河③——妖精驻地的边境。

然而在折返的途中,那两位精灵却不幸丧生了,就在那片广袤的被人所拥有的大草原上,精灵鲜红的血液浸染了秋日枯黄的草,留下一地令人惊艳的鲜红花苞——那是即便在最温暖的春天也不会盛开的死亡的花朵。

“你早就预料到了?”那之后苏沐秋就再没离开过伊特那提,“所以你选了他们,选择了那条路。”

苏沐秋随手抓了一把桌上的干果,一边对着送到王杰希手中的消息加以评论,他皱了皱眉,最终给出了一个结论。

“几年不见,你还真是硬得下心。”

“如果不是情势所逼,我不会走这一步,另外请你安分一点,人质先生。”王杰希习惯性地揉了揉眉心,这两日来找他的人并不少,有些甚至还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以至于就算是随性如他也不得已换下短装,穿戴上了由伊特那提最为心灵手巧的女精灵制作而成的华美袍服。

而这所有的不顺心的局面的源头都是伊特那提突然扣留了棱塔的代理人,甚至几乎要与人类决裂。

局势都朝着湖丛妖精所预料的那样顺利发展着。

平静安定了数千年的格洛利亚似乎要再次掀起风暴。

 

“伊特那提的管理人,格洛利亚的护卫者,来自棱塔受中央所托的使者请求与您会面。”

这似乎是这一周里的第三拨使者了,皇帝还没有厌倦这种无休止的和谈吗?王杰希瞥了眼老神在在的苏沐秋,最后还是起身对他说:“你回去藏好,人类走之前别出来乱逛。”

王杰希心里比谁都像明镜似的,苏沐秋对皇帝来说是个不可或缺的极端重要的存在,选择他也许本身就是个错误。

那头临走还顺了串葡萄的苏沐秋严肃地点了点头,然后就自动自觉地从侧门悄悄离开了大殿。而王杰希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也就让卫兵将使者带了进来,他则转身面对着墙壁上那深绿色的徽记,延伸的藤蔓枝条钩结搭建成了枫叶的形状,却比伊特那提常见的冰蓝枫叶更为锐利,那三个刺尖仿佛开刃后的刀锋,有种肃杀的味道。

很多人都好奇伊特那提的徽记为何是深绿色,最为大众所接受的说法大概是它的管理人有一双世上罕见的深绿双眼,那翠色浓郁得几乎能穿透每个人的灵魂,但流言也不过就是流言罢了。

 

“您好,我敬爱的管理人,来自棱塔的使者向您致意。”棕发黑眼,再普通不过的人类模样,他恭敬地向王杰希鞠了一躬,“不知我可否见一见……”

“苏沐秋?”王杰希轻不可闻地冷哼一声打断了使者的话,“不,不可能。人类不会如此天真地认为伊特那提只是在与你们开一个千年不见的玩笑吧?”

“我并不理解您的话,大人。”使者一副和前两任没有任何差别的无辜嘴脸让王杰希狠狠地皱起了眉,他走下台阶,一步步缓慢地靠近孤身一人的人类使者,语调平静,“我已经厌倦了看到一样的神情,我本以为这次皇帝会派人带给我一个解释,没想到还是这样令人厌恶的表情。”

他站定在使者面前两步的距离,阳光从窗口斜射过来,照得屋内亮堂起来,那双翡翠般的眼似乎也更加通透,却也更加让人畏惧。他盯着使者那种茫然无知的脸,失望地开口道:“伊特那提为格洛利亚尽忠职守,护卫这最为危险的边疆,游手好闲的人类在我们的庇佑下在中央贪图享乐,而现在他们竟起了谋害他们忠实的盟友的心思。你说,我们该不该决裂?”

前面还满脸怒火的管理人在最后一句的时候语气却突然轻柔了起来,但也正是这份莫名其妙的温柔更让远道而来的使者胆寒,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反驳道:“我们向来尊重、喜爱精灵,并将这份盟约视若生命,您是从何处听来的污蔑?”

“污蔑?”王杰希后退了几步和使者保持正常的距离,几乎是轻蔑地笑了起来,“那好,我问你,棱塔所护持的格洛利亚至宝斯比瑞特呢?”

那个原本还强压着恐惧的使者终于是掩饰不住慌乱地后退了好几步,黑色的瞳仁里似乎闪过几丝绝望,他直视着王杰希那双咄咄逼人的眼,忽然觉得有些哑口无言,他张了张嘴,最终闭上了眼睛,宛若放弃了一般低声道:“一月前,它便从棱塔失踪了。”

那之后使者便再未听到任何来自王杰希的声音,当他睁开眼时才发现那个高高在上的管理人早已离开了这空空荡荡的大殿,竟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

 

“演技不错啊!”并未如他所言离开大殿的苏沐秋在旁观赏了一整场王杰希精彩的演出,“这下一切都明朗了吧?”

“如果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伊特那提忠诚的管理人遥望北方,深绿的瞳孔中依旧藏着不少的阴霾,“我不是叫你别乱跑吗?现在还不到可以乱套的时候。”

被指责的人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余光瞥了眼身后的大殿说:“那家伙已经被你吓傻了,我还要担心什么?”

闻言王杰希也只是瞪了一眼死皮赖脸的苏沐秋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那边苏沐秋却是一脸我什么都不怕地揽上了王杰希的肩膀。

 

“精灵要和人类彻底决裂了!”

“计划的第二阶段也要开始实行了吧。”

 

就在王杰希为皇帝终于放弃派送使者来到伊特那提而庆幸的时候,北部的雾气却更加浓重了起来,于是伊特那提的管理人在慎重考虑之后决定向中央派兵,并且再次与妖精缔约。

“这也许会是格洛利亚有史以来的最大动乱。”妖精王签下盟约的时候向管理人露出友好的微笑,“让我们来共同护卫这片土地吧。”

一袭银色长袍而显得端正庄严的管理人也轻轻笑了起来,如比托瑞尔河春日融水般温和动听的声音响起,“伊特那提十分荣幸能与你们缔约,愿光辉与你我同在。”

 

送别妖精王之后,王杰希几乎是立刻就来到了苏沐秋的房间,他遣退了所有卫兵并小心翼翼地锁上了门,脱下身上累赘的长袍,面对着一脸惊异的苏沐秋,从怀里拿出另外一份文件,“我想皇帝应该仍旧没有撤销你的职务。”

苏沐秋没有接过那份文件,他只是坐正了身体,难得严肃地盯着王杰希,“你想赶我走?”

还打算说些什么的王杰希忽然沉默了一会,修长的手指无意识地抚摸着柔软的莎纸,他垂着眼,低声道:“伊特那提很快就要成为战场……”

“你觉得我会害怕战争?”苏沐秋的声音冷静得过了头,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十分急躁地打断了王杰希,“还是你在害怕?”

“你必须回去,棱塔没有你根本就不成气候,人类悠闲得太久了,他们甚至没办法组织一次有效的防守。”

“不要小瞧了人类的战士,杰希。”苏沐秋的声音轻柔起来,他站起身走到王杰希身边,缓缓蹲下,他握着对方几乎冰冷的手指,“但既然是你的要求,我从来不会拒绝。”

那双盈满星辰的琥珀色的瞳孔就这么直直地瞧着他,而他甚至没办法移开视线来拒绝这样热切的注视。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柔软的嘴唇已经紧紧地贴上了他的。但也就是这样而没有下一步了,明明是纯情得不得了的行为却让他面红耳赤。

 

“沐秋,你听着,我不敢保证这次能否如我预期的那样顺利解决,而且无论如何,斯比瑞特确实失踪了,就单单因为这个我们也不能冒险。妖精会把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伊特那提,毕竟在他们看来,精灵才是最具有威胁的战士。但人类也并不安全,尤其是你。你带着伊特那提的盟约归来,而且身上流淌着与生俱来的精灵血统,人类或许会承认你,但妖精绝对会仇视你。”王杰希调整了一会急促的呼吸,扶起苏沐秋,“我知道这也许有些不公平,但斯比瑞特只能拜托给你了,那里的蓄力还没有完成,所以这次大概并不会有太大的动静,恐怕只是和妖精协定蹚个浑水罢了。斯比瑞特应该还在妖精手中,很有可能就是那个湖丛妖精。”

“我知道,我知道,杰希,你冷静一点。”

“抱歉,总之你现在签了这份盟约,然后立刻启程返回棱塔,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处理。”

 

那边苏沐秋带着伊特那提真正的盟约前往棱塔,这边王杰希却是继续演着这场无可奈何的戏,如今的局势已经紧张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妖精和精灵的往来也变得更加密切了起来。

或许是王杰希的演技真的太好,妖精王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共同出兵讨伐人类的要求,甚至在那次公开的会议上亲吻了王杰希右手上刻着伊特那提徽记的指环表示忠诚,这几乎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毕竟让一个王主动向另一个表示服从这样的事情可谓前所未有。

不过无论中间出了多少岔子,至少计划还是顺利推进了一大步,接下去也就只剩下按照这个糟糕的剧本继续演下去让一切阴谋暴露在格洛利亚最为耀眼的太阳之下的选择了。

 

“您需要休息,自从军队出发之后您已经这样不眠不休两日了。”近侍递上一杯用伊特那提的玫瑰泡制而成的花茶,无可奈何地再次劝说道,要知道这两天他最起码说了不下十次。

“我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送他们去那边大概真的是去送死的,”王杰希没有回复近侍的劝解,“这也许不是一场会毁灭格洛利亚的灾难,但这恐怕真的会毁掉伊特那提。”

“但无论如何,您不能倒下。”近侍深呼吸了几次鼓起勇气对他们的管理者说道,“伊特那提需要您,如果您在战前就倒下了,那么伊特那提根本不需要他们的攻击就会消失。”

王杰希讶异地看着涨红了脸的精灵,有些失笑地摸了摸手指上的徽记,“抱歉,是我的错,我这就去休息。”

的确,现在还没糟到让他连觉都睡不安稳的地步,而且不管怎样他也必须信任他的战士们,他们是伊特那提最为骄傲的荣光。

“对了,你让卫队去寻找一下那日湖丛妖精渡海时所用的船。”

 

就在妖精和精灵的军队远赴战场时,身处伊特那提的战士们也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准备,那日之后的伊特那提拒绝任何一位外人的来访,像是在酝酿着什么巨大的行动。东部的妖精突然开始紧张了起来,但当他们收到来自更北方的讯息的时候却在战前开始了庆功的宴会。

妖精王了解过伊特那提的兵力,他自然也清楚王杰希把大部分的军队都派往了中央这一喜人的事实,于是伊特那提再也构不成他的威胁,那里已经成为了一处唾手可得的战利品。

东部灯火连绵的那晚,伊特那提的北端悄无声息地运作起来。

 

回头看南部,皇帝还在因伊特那提的不合作而感到气愤,以及为苏沐秋的消失而感到惊慌。他并不是个有为的皇帝,他这短暂的一生里面做的最正确的决定恐怕就是任用了苏沐秋。而如今苏沐秋被扣留在伊特那提,精灵和妖精结成同盟,甚至有边境的军报说北方的大军已经即将来到皇城。

接连失守的消息让皇帝整日担忧而寝食不安,没办法做出有效的决定,甚至不清楚自己的军队哪些足以抵抗强敌,脾气却是逐日见长。那日苏沐秋回到皇城的时候也正好赶上皇帝一剑砍上了他身边的雕塑。

白色的石灰撒了苏沐秋满头满脸,他用力地咳嗽了几声,随意清理了一下身上脸上的灰尘,冲着身前的皇帝大声喊道:“我带来了伊特那提真正的盟约,精灵将始终与人类共进退!”

“别开玩笑了!精灵的大军都已经开到城下了!”皇帝暴躁地打断了苏沐秋的话,“你现在跟我说什么精灵与人类同在?不可能了!”

“陛下,相信我。”苏沐秋像是早就预料到这样的情况不卑不亢地向皇帝鞠躬,“伊特那提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缘由的,我一路赶来看到的所有战场上,杀死我们的战士的主力军从来都是妖精而非精灵。”

皇帝仍旧是半信半疑地看着自己最信任的臣子,他甚至没去考虑被扣留的苏沐秋为何会突然回来,但习惯性的依靠已经让他偏向于信任苏沐秋,而且那双琥珀色的眼也没有给他任何拒绝的余地。

 

当天下午,精灵和妖精的大军就已经守在了皇城的大门外,只是阵型和曾经看到过的有些不太一样了,苏沐秋看了眼前方精灵后方妖精的泾渭分明的阵型突然上扬嘴角露出了这几日来的第一个笑容。

“我忠诚的盟友,伊特那提的精灵们啊!人类的战士请求你们和我们站在同一战线上,共同面对那来自黑暗的威胁!”一身战甲的苏沐秋神情凛然,他清越的声音在皇城的上空响起,而下一刻就收到了来自精灵的回应。

原本还在嗤笑人类竟还奢望精灵与他们同盟的妖精像消了音似的顿时静了下来,他们前方的精灵在这几日来没有任何损伤,而就在此刻他们整齐划一地转过身,矛和箭就直直地对着他们昔日的盟友。

“开什么玩笑!我还以为伊特那提的精灵是更守信的种族!”领队的妖精站到队列最前方,因为怒火而扭曲的脸上是惊人的丑陋。

“我们所认同的盟约从来都只有和棱塔所签订的一份,”发号施令的精灵穿越重重的人群来到前方,他银色的铠甲上伊特那提的枫叶徽记映在气疯了的妖精眼中成了矛盾的催化剂,“你们所拥有的那一份盟约从来都没有伊特那提的徽记。”

当时旁观了整个签约流程的妖精将军突然回想起当时王杰希说他并没有带自己的戒指,最后是让卫队长带走去敲了伊特那提的徽记,而那之后的妖精王竟没有任何疑问地收下了这份盟约。

欺骗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吗?

 

“我英勇的战士们啊,精灵曾替我们阻拦了那么多次来自北方的威胁,现在还依旧让他们挡在我们面前,这是我们的结盟之道吗?”苏沐秋甚至没有仔细听城门前的争吵,他朝着弓箭手的方向挥下手臂,“放箭!”

“开城门!”

城墙上的将领看着潮水般涌出的士兵和节节败退的妖精,不免侧目看了眼苏沐秋,他从未想到人类还有这么精锐的将士,正如他从未想到这一切不过是伊特那提的一场戏。

所有人都在为人类的胜利欢呼,只有苏沐秋望着城外仍旧整齐的精灵深深地叹了口气,或许王杰希送这些精灵过来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现在他只剩下最后一项任务,也或许是最艰难的一项任务。

“将这些精灵安置在棱塔,带兵前往伊特那提,不要让精灵随行,就说是王杰希的命令。”苏沐秋对身边的将领低声嘱咐,“我们这里只是一场闹剧,真正的战场在伊特那提。”

 

来自伊特那提以北的船只趁着夜色悄无声息地进入了海港,坚韧的船面靠上坚实的河岸,不速之客顺着引路人奔赴了他们的战场。

然而就在妖精王沾沾自喜的时候,岸边突然燃起绵延数十里的火光,精灵俊美的面容在跃动的火焰映衬下也并未有多少扭曲。伊特那提的管理人,一周前还和他友好谈判的盟友就这么站在他的面前,身后是数不清的精灵大军,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失算了。

“这里就是我们最后的战场了,我不会允许你们踏入伊特那提哪怕一步!”王杰希翡翠绿的眼睛在夜色中完全成了浓重的墨色,灵动的火焰在他的眼中跳跃,像是他的眼中也燃起了愤怒的火。

他或许该庆幸妖精王将大部分的兵力都带到了这个港口,他之前命令放松这里的警备仍旧是正确的决定,至少他们不需要面对两线作战的尴尬,尽管现在仍然不是个多好的局面。

“你说精灵和你们结盟了。”嘶哑的声音在妖精王的耳边响起,他战栗地转向声音的方向,几乎要向这样的阴冷和恐惧臣服,他颤声道:“一周前我们确实结了盟,我也没想到……”

“斯比瑞特在哪里?”嘶哑的声音更为关心也不过是他们寻求多年的至宝,“那群精灵手里?”

妖精王愣了愣,随后立刻回答道:“对,就在那个领头人手里,他们替格洛利亚保护着斯比瑞特!”

精灵良好的听力让王杰希清楚地听到了那段对话,尽管对方也并没有遮掩的意图,他按住身后冲动的将士,并没有对这段对话给予任何的反驳,他知道无论如何那些家伙既然来到了格洛利亚就断没有空手而归的可能,那么就让他们认为东西在精灵手中又何妨呢?

几乎是同时开始的,精灵的弓箭手毫不停歇地放出雨幕一般的箭矢,而那团黑漆漆的辨不清身形的东西和妖精一同向着精灵的大军冲锋。在这片浓雾笼罩的港口爆发了伊特那提历史上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此大规模的混战。

 

当人类的军队穿越伊特那提来到那片港口的时候,他们只能看到所剩不多的精灵和对他们而言仅仅停留在史书记载里的魔影对峙,伊特那提的管理人站在簇拥在一起的精灵的身后,望向那隐隐发亮的东方,有些欣慰地露出了笑容。

“勇敢的战士们,伊特那提美丽的黎明即将到来,污秽的妖精已被清除殆尽,这将是我们最后的战役,冲吧,我的勇士们!”在朝阳的光辉中,伊特那提最后一位管理人带着他最后的战士们拿着武器悍不惧死地迎向了敌人的刀刃。

 

苏沐秋潜入空无一人的妖精驻地的时候才发现一切实在是超乎他想象的简单,那个湖丛妖精怀里紧紧抱着斯比瑞特躺在华贵的床铺上做着妖精王的美梦。苏沐秋哭笑不得地看了看周围,他倒是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王杰希的所有话都出了错。

他几乎是轻而易举地杀掉了那个砸吧嘴的妖精,为棱塔,为格洛利亚重新夺回了这个属于他们的至宝,只是当他走出空空荡荡的城堡时突然觉得有些心悸。

不像是生理上的病痛,他抽出颈间的项链,那接受过精灵祝福的枫叶徽记上的光芒竟逐渐暗淡下来,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苏沐秋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赶往伊特那提,却只能见到精灵的葬礼,这仅仅持续了一晚的战役却使得伊特那提濒临毁灭,隆冬降临在这极北之地,失去了护卫者的伊特那提也不过是一片普通的枫树林。

满身尘土的苏沐秋一路穿过曾经明媚的伊特那提,看到一路上的冰蓝枫叶一夜之间蜕变成了深绿色,伊特那提的冬天太少见,以至于从未有人知道那片冰蓝森林在漫长的冬季应该是一片深绿。

他已经不需要去确认什么了,周身飘落的绿色枫叶给了他最好的解答,那个人从来不会允许冬日的寒冷降临在他的领土之上。

 

“光辉星辰,棱塔从今天起改名为光辉星辰。”苏沐秋站在精灵的陵墓前低声说道,“你留下的精灵由我来保护。”

 

 

“光辉的前身就是棱塔?”叶修有些震惊地看着眼前陈述往事的友人,“那么你已经……”

“我有精灵的血统,”苏沐秋笑着解答了对方的疑问,“我也没想到,也许告诉你这一切对我来说反倒是一种解脱。”

“那么,王杰希呢?他现在怎么会变成妖精?”他从苏沐秋这里得到了被史料掩盖的妖精祸乱的真相,可是最重要的那个问题却始终没有得到解决,他隐隐觉得苏沐秋知道这一切,他应该知道一切的真相。

“我不知道。”浅棕发色的友人叹了口气,喝下了那杯早已凉透的茶水,“也许是伊特那提念旧的精灵也说不定。”

叶修沉默地看着苏沐秋的一系列动作,最后是放弃般地轻声说道:“他不记得了,苏沐秋,过去的一切,他都不记得了。”

 

fin.

①伊特那提:Eternity,永恒,不朽。

②斯比瑞特:Spirit,灵魂。

③比托瑞尔:Betrayal,背叛。

评论 ( 1 )
热度 ( 38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