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喻王】谈个恋爱

总算是在2015年之前把这个给写完了,虽然还是有点前言不搭后语,但总体要稍微好了点。勉强算是个新年贺文吧。

新年快乐ww

 

让我们来谈一场OOC的恋爱吧!

 

 

那就是个普通的秋天,没半点莫名其妙的特殊模样,天空和往年一样泛着点灰白,运气好的时候偶尔还可以见到漂亮的晴空,晶晶蓝的就像是海妖珍藏起来的宝石一样。

钢铁飞鸟无声地划过宁静的平流层,仅余下一道笔直的轨迹。

他就是在这个万千普通日子里的稀松平常的一天里认识他的。

——说是认识倒不如说见到更符合事实。

 

那时候已经是第四赛季了。

 

前一年的荣耀职业联赛可谓是血雨腥风,厮杀激烈,嘉世霸图老对手承袭前两年仍旧是斗得你死我活,新晋战队百花一入联盟就一弹药一狂战如入无人之境,微草新人挥着扫帚横扫新人墙,手下魔道行迹吊诡,技能天马行空,更枉论还有老牌强队皇风,纵使魏琛退役蓝雨沉寂也没给这个赛季添上哪怕一丁点的阴霾。

而似乎是命定的,疑似达到顶峰的荣耀联赛迎来了一场至关重要的大换血。新生血液的冲洗荡尽了那点爆发之后像是要走下坡路的迹象,硬生生是把荣耀推上了另一个高峰。不过这都是后话了,暂且搁置于此。

 

喻文州以蓝雨队长的身份出道的时候着实惊了不少人,第四赛季的时候他也不过堪堪十八,但后来想想前有叶秋韩文清后有第四赛季接任队长的王杰希,纵向横向这么一比,喻文州倒也算不得多惊人了。

不过姑且让我们回归一下正题,喻文州开始了解王杰希的时候,王杰希也只是知道有叫喻文州这个名字的新人,他们俩的认识从一开始就不像是对等的,喻文州对这个甫一出道惊艳四座的魔术师有着崇高的敬意。甚至有时候喻文州会盯着电脑,反复地播放王杰希参与的为数不多的战斗,一点点分解出细节,然后试图揣测变幻莫测的魔术师的思维。

不过一切似乎都是徒然,魔术师若是这样就能懂,那也就不配被称作魔术师了,直觉的战斗,只有直觉才能应对。

这恐怕也是叶秋在对阵王杰希的时候仅仅只狼狈了那么几回合就扳了回来的原因吧,叶秋的战法纵然打法老土,一步一步极尽精细,但不得不说这个人也是个感觉上的天才。

就像是野兽一样的,灵敏而准确的直觉。

但这并不妨碍喻文州热衷于分析魔术师的战斗模式,这种异于常人的hard模式反倒是成了个催化剂。于是第四赛季微草和蓝雨第一场对上的时候,团队赛里喻文州可是让王杰希吃了不少的瘪,不过前文也说过了,魔术师哪有那么好懂。

他一旦发现你了解了他的一个套路,那下一刻他就能变化出好几种迥异的攻击套路,曾经艰难摸索出来的规律再也找不到可以应用的地方。甚至有时候要是魔术师恶劣性子一起还会给你放个小陷阱。

这时候的王杰希啊,哪里像个队长,就跟个小孩子似的,可偏偏结束后走出来的时候,那张脸还是严严肃肃一丝不苟,反倒是副队长没个正形。

不过也该是,能在团队赛里和对家的剑客吵翻天的牧师也就这一家了吧。就凭这和黄少天臭味相投的性子,也该是这副模样。

“王队,多谢指教,”喻文州一双乌黑的眼直直地扫过王杰希,将那张脸尽收眼底却没有多少的冒昧,“辛苦了。”

眼神里有点压不下的喜悦的少年队长根本听不出对方的言外之意,只是草草地却又有几分对对手的尊重地握了握少年修长的手指,“喻队也是。”

你看从这个时候开始他们就开始以这种叫法称呼对方,以后的好几年里都再没改过。

 

 

“杰希?”浅色短袖衬衫的男人在身边出神的人眼前晃了晃手,语调也是无可奈何地低了些,“又在想什么呢?我就这么无趣?”

托了这么一打岔的福,王杰希总算是脱离了自己随意游走的思维,抓住还在自己眼前晃得起劲的手,转头认真看向身边人的时候,眼里带着点浅淡的温柔,“刚见面的时候,你是不是看出点什么了?”

“啊……”喻文州短促地顿了一下倒是很快反应过来王杰希指的到底是什么,只是,“你才三十岁不到就开始学老头子回忆过去了吗?”

没要到答案反被打趣了一顿的王杰希先生定定地看了会喻文州,然后坐正了身体抬头瞧着夏天镶嵌着宝石一样的星空,嘴里却是半点没落下地说着,“有时候想想过去也挺好的,更方便我们发展未来。”

“双关啊前辈。”喻文州丁点没有抽回手的意思,也学着王杰希的架势看起了难得一见的天赐美景,“可惜了那个时候是个糟糕的秋天。”

听着响在耳边的话,王杰希没忍住扑哧笑了出声,“你倒是嫌弃起了时间,秋天哪儿不好,除了夏天那点绿都消失的差不多了。”

“所以才会那么累?”

没头没脑的因果关系却是硬生生让王杰希收敛了嬉笑的模样,重新变回那副倚靠在躺椅上不清不楚的平淡样子,“很容易看出来?”

“也不算,”喻文州的右手反握住王杰希覆在他手背上干燥的手掌,“大概我那时候就倾心于魔术师了吧。”

“真肉麻。”

王杰希不轻不重地骂了句,没等喻文州反驳,他细碎的头发就扫过对方的眼睫,嘴唇轻轻软软地擦过对方的两片唇,“那还真不好意思,魔术师也不务正业地当了回大盗。”

 

 

虽然很想找个理由来说明喻文州和王杰希之间的感情是有来由的,比如说同类相吸或者敌手间的惺惺相惜,毕竟他们第一场碰面,喻文州就给了王杰希一个印象深刻的下马威。

不过很可惜,最终都因太牵强而被毫不留情地排除了,到头来也只能说他们熟起来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却又有点理所应当。

王杰希刚当上队长的时候还没后来那么沉稳而可靠,尽管绷着张脸努力装得自己很严肃,好玩的天性却还没有被好好地藏起来,那么浅,那么单纯。

所以那天和蓝雨比完之后,王杰希一回到下榻的酒店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搜寻关于喻文州的信息,只是还太早,那个人的锋芒还被掩盖在温和之下,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这个谦和有礼下手却精准得吓人的蓝雨术士。

微草年轻的队长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随手关掉了网页开始回忆起今天的比赛。

那个时候他确实有些手忙脚乱,那是他第二次察觉到这样的打法并非已所向披靡,第一次是在被叶秋的战法摧枯拉朽般打败的时候。

但那个时候他还可以安慰自己经验还不够,没办法和老前辈相提并论,但是喻文州,这个比他还晚出道一年的队长却已经能准确地分析出他的套路,实在是让人觉得可怕的存在。

王杰希靠在椅背上仔细地回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打开了那个算是熟悉的ID的对话框。

 

王不留行 21:48:22

喻队,有点事比较好奇,方便聊聊吗?

索克萨尔 21:50:15

当然。

王不留行 21:51:03

团队赛的时候是临场反应?

索克萨尔 21:51:58

不是,之前研究过。

王不留行 21:52:17

这样啊……

 

微草队长僵硬的肩膀忽地就松了下来,嘴角也有点骄傲的微笑,他就说嘛。

满足了好奇心的杰希•就是个小孩子•王正打算关电脑的时候看见左下角又一次变成了橙黄,按捺不住再次旺盛起来的好奇心,他最终还是下手点开了那个界面。

 

索克萨尔 21:53:20

还没有达到极限吧?但是我想这个打法在微草,不,也许在任何一支队伍里都撑不了多久,除非你的队友完全跟得上你。

 

一语成谶。

王杰希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他一直以来试图回避的东西就被这么明晃晃地摆在了面前,曾经的那层朦朦胧胧的纱也被挑到一边,露出来的真相带着点血淋淋的味道。

他思考了很久,久到他认为对方一定已经去睡了。

 

王不留行 22:38:41

还可以。

 

天知道他删删减减修修补补最后到底是抱着个怎样的心态打出了“还可以”这么模棱两可的话,他有很多的话想说,也有不少的决心要表,可最后兜兜转转还是只剩下了最简单的三个字。

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笃定喻文州会懂。

大概因为喻文州是喻文州?

也不知道这莫名其妙的信任是哪来的。

 

索克萨尔 21:39:24

希望如此。

 

你看,他就是懂。

 

 

王杰希不是个多较真的人,自然也不会是个多擅长纠缠的人,合则聚不合则散,荣耀的魔术师这辈子能集起来的那点较真和纠缠大概都扔在微草——这个他心心念念的‘孩子’——身上了。

所以很多时候他其实都能意识到什么,换句话说,他可算得上是事事门儿清啊,只可惜那点不该被捅破的,禁不住半点推敲的半点风浪的玩意儿统统被他给搁在了日程表后头的后头——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轮到的事。

于是他也未曾想会在那个夏休期见到两千公里以外的理论上除了荣耀和对手之外再无联系的喻文州,大概命运这种东西就是这么耍人玩的吧。

王杰希刚接到喻文州短信的时候确实是惊了那么一下,可细想之后也觉得合情合理。

竞技总局早在国际赛方案定下之时就找过他询问要不要做这个队长,只是他那时候回绝的那叫一个干脆利落,虽说语气婉转了那么一星半点,可那里头的意思可没含糊。

竞技总局的人哪里不明白他话里的意味,自然也不会摊开到台面上来讲,只是这队长一职又得从长计议了。

而这么一数,能担得上如此大任的队长不是韩文清大概也就是喻文州了。

 

“被选为队长了?”半点没遮掩的青年还挟带着盛夏的暑气就在喻文州对面落座,王杰希身上那点阳光晒过的味道掺着点生机勃勃的味道瞬间就扑面而来。

跟微草真是像透了,喻文州有些模糊地想。

“恭喜啊,喻队。”清朗的嗓音及时唤回了喻文州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的想象力,他礼貌地点了点头算是回应王杰希的疑问和恭贺。

“要不是你辞职,我还摊不上这事呢,”喻文州扫了眼对面坦坦荡荡半点不担心引起人潮轰动的微草队长,扯起个假得半死的微笑道,“算起这个我还真的要谢谢你。”

“不谢不谢,小事一桩。”那头正忙着点餐的王杰希也就是随意地回了句,交代完服务员之后顺手就拿过喻文州的冷饮喝了几口,姿态模样都熟稔得不像是普通的朋友,“这点事计较来计较去的就没意思了。”

“也是,”口味向来清淡的蓝雨队长戳了戳面前的甜品,抹茶的清香萦绕在鼻翼周围,清浅却绵长,“这个夏天事得多了去了,不过,也恭喜你啊。”

那个时候他还没能反应过来喻文州神奇的脑回路跳到什么地方去了,可他怎么说也不至于在这方面上落了下风,一下就笑开了去,“你总是知道。”

“是啊,我再清楚不过了。”

 

 

第四赛季的微草中规中矩,说好不见得好到哪里去,说差也实在是挑不出错来,更多的指责和质疑反倒是搁在了愈加收敛的王杰希身上。

曾经技惊四座的奇诡打法越来越保守,而没了那层绚丽色彩的遮挡,微草配合的脱节也更加显眼了起来,尽管治疗之神依旧掌控全场,魔道学者还是攻击犀利,可那种令人咋舌的惊艳却已经消失了。

还是只能用前文的四个字,实在是中规中矩。

没什么惊,也没多少喜,虽然比赛还是一样的精彩,但总归是少了点能让人激动起来的热情。

于是很多人开始失望了,本来就是摇摆不定的粉丝群更是随着一波又一波的骂声倒向了另一方。虽说职业选手吧,他们在这里战斗还真不是为了每年给这些观众看个几场既酸爽又具有观赏性的表演的,观众们特别是只玩了几个月荣耀的门外汉们很少能接触到太高端的东西,这也决定了很多时候他们实在是不懂内里的门道,只知道没以前好看了,就挑着拣着数落起人。

但目标明确是一回事,外界压力又是另一回事,再怎么意志坚定的人也会多多少少受到外界的干扰,更枉论王杰希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只是比同龄人沉稳了点罢了。

不过他倒是看得挺开,甚至有时候还会反过来安慰安慰那些个个都比他年长的队员们。

这条路走得越艰难,走出去见到的天就越广阔。

 

这头王杰希走得无比艰难,那头喻文州大抵也是没想到他的一句话成了微草步履维艰的导火线。他原以为王杰希这样通透的人总该是做不出这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事的,可人得多复杂,谁都一样,谁能指着谁变得多坦诚。

要是事事都堂堂正正地说出口,一句话都不瞒,一个谎也不说,恐怕连一天都过不下去。

说到这,喻文州刚知道微草突如其来的转型期的时候还真是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他知道迟早有这一天,可还未曾想王杰希这么杀伐果断。

他甚至有点后悔那天没顺势问到号码,对话交谈总比隔着网络随时可以中断对话或者一句话组织了很久组织出个谎言来好得多,毕竟即时通讯算得上真实了。

要不然这时候他大概就可以打个电话过去,装作好友叙旧般地旁侧敲击一下,王杰希大概会一瞬就猜出他的意图,然后两个人围绕着语气啊小声音啊你阴我我阴你,也该是不亦乐乎,至少还能起到点放松的作用吧。

可惜都是如果了。

 

 

“如果我那个时候直率点,是不是就没这么多弯弯绕绕的麻烦事儿了?”

“你猜?”

正忙着收拾收拾家里准备过年的王杰希忽地回头出人意料地笑了笑,给了个最折磨人的回答,提问者似乎也因着这两个字哑口无言,那点兴致所至而想起的细碎往事也在这么短短两个音节里成了模糊的光影。

“这招太难了,我接不下去了。”甘认技不如人的喻文州把茶几上的报纸递到对方手中,半点言语没有却是默契如斯。

王杰希接过报纸的时候也是熟门熟路,横过报纸,手指捏过两端,轻轻一用力——“撕拉”。

“最懂那时候的我的人不就是你吗?”他仍旧是没给出什么说一就是一的精确答案,硬生生又把问题抛回给了喻文州,冬日阳光正好,金黄色的光照在他脸上,衬得一片暖意。

“是啊是啊,可惜那都是以前的我了。”喻文州拿过王杰希左手的报纸,自动自觉地擦起了另一半窗户,“就跟现在的我最懂现在的你一样。”

 

他们已经过了那种什么事都得捏在手里,藏在心里,说句话还得含含糊糊的年少青涩了,愈到这种时候,愈是不在意对方到底能看出点什么了,反倒是更享受这种坦然的爱情。

 

——可这并不代表他愿意就这样轻松放过含糊其辞的王杰希。

 

“明天就是全明星了,还是你主场……”

“一起去吧?”

打算发出邀请的王杰希愣了半秒,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大概是自觉自动地踩进了那个人的坑,顺便替对方省了那点开口的借口。

“嗯,”想明白之后有些失笑地握了握喻文州搭在窗台上的温凉的手指,“我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

也就这么一个小动作便是让喻文州失去了深究下去的兴趣——有些东西,你知我知何必挑明呢。

 

 

要说之前喻文州和王杰希只不过是对手间的惺惺相惜的话,那么从那回喻文州率先踏出一步开始,一切都变得朦朦胧胧起来,至少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情况了。

 

说起来似乎是第四赛季常规赛快结束的时候,也终于是轮到蓝雨客场对战微草了。

那一周到比赛前一天的晚上之前倒都没出什么幺蛾子,也许就该这么平平静静正正常常结束的一礼拜偏偏就在那个晚上出了点不知是福是祸的差错。

 

蓝雨是提前一天到的B市,早早安顿下来也算是个赛前放松。微草自然也就做起了地陪,只是鉴于俱乐部内还有该进行的训练以及队员实在无法应对吵得翻天的黄少天和心脏得惊人的喻文州,最终出现在蓝雨全队面前的也只有壮士赴死的王杰希了。

本来方士谦是打算陪着小队长一块的,可惜半路被突如其来的夺命连环call给叫了回去,至于到底什么事,那就没人知道了。

不过暂时还不知道喻文州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总之他在看到只有王杰希一个人等在门口的时候就干脆解散了蓝雨让他们自个儿找地儿玩去了。

黄少天那是千万个心不甘情不愿,犹记那年观众席间,相约赛场相见,上一场竟全被喻文州占去了风头。不过再不甘愿他也知道八成这俩又得商量点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反正也不干他的事,也就不掺和,干干净净地走了。

 

“倒是帮我省了点工作量,”着装简单,脸上的伪装也只有一副平光镜的王杰希就站在路边看着喻文州一系列的动作,“看来我要负责的客人就只有喻队了?”

“这不是很好?”目送着最后一位队员上车之后,喻文州这才转过身对着一身清爽的王杰希,“既轻松而且我也有事想和你说。”

“既然这样那先找个地方说完事,然后再逛逛B市?”

“导游是你,一切你说了算。”

全权交托的蓝雨队长没半点不情愿,甚至不如说是乐意之至。

 

最后王杰希挑的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咖啡厅,唯一有点特色的大概就是那点特别的清静感了,特殊设计的由植物隔离出来的小隔间既保留了天然的绿色又留出了那么点安全的空间,是个很适合……约会的地方。

“我很喜欢这里。”戴着平光镜显得有些斯文的男人驾轻就熟地点了单顺便询问了几句喻文州的喜好,“是什么事?”

“这里很合适。”

的确再合适不过了。

没急着回答对方疑问反而在打量四周的喻文州有些好奇地碰了碰近在手边的植物,“都是真的?”

“店主是个很喜欢植物的人。”王杰希也不喜欢追问什么,接过服务生送过来的饮品,一边也就顺着喻文州的思路往下走。

“怪不得你会喜欢这里。”喻文州修长的手指搭在沁出水珠的杯壁上,临近夏日,冰凉的水汽贴着指尖倒也舒适,“打个赌吧,如果蓝雨在最后的几场比赛里反超微草进入季后赛,王队就给我个机会?”

说实话这时候还在云里雾里的王杰希实在是太想知道那个机会到底指的是什么了,但不知为何他最终还是选择闭口不言,退而求其次,“就是打个赌?”

“就是打个赌。”

“如果没有反超的话,喻队就答应我一个条件?”

“成交。”

倒真是丝毫不拖泥带水,连条件的内容都不问,是对自己太过自信吗。

 

“成交。”

 

 

“你那时候也是个不得了的赌徒啊。”

随性倒在沙发上的男人随手抓了几张纸牌,红黑的花色在手牌里交替,“现在居然也还是一样。”

他仔细比较了下桌上双方的赌金,终于是放弃了再开一局的打算。

“我真正的赌局也就那么一次吧。”喻文州见好就收地收拾起了桌上散乱的纸牌,“而且还是个危险得不得了的赌局。”

“所以才说你不得了。”王杰希支起上半身,语气稀松平常,偏偏是有了点特殊的甜味,“你提出来的时候我是真的没反应过来,就硬生生被你给拉进坑里去了。现在回想看看,你根本也没有多大的胜算。”

对面的人倒是一片无波无澜,仔细收整着纸牌,似乎是没顾着这边的问话,却在王杰希支得手酸的时候给了回复,“我赌的也不过是可能性而已,蓝雨也没让我失望,不是吗?

“包括你,也没让我失望,杰希。”

 

机会这种东西,人一生能碰到很多次,但是是期望的人给的机会,那就可谓凤毛麟角了。

喻文州太聪明,纵使可遇不可求这点被提及了千万遍,他也要试试这千万分之一的自己求取到的可能性。

而天不负人。

 

 

“给我个试试看的机会?”

 

Fin.

评论
热度 ( 57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