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百日王杰希】Day006~008-谈个恋爱05~07

后来喻文州到底是怎么贯彻他的话的,王杰希是不知道了,他也没去关注过,毕竟当初经喻文州一针见血地戳穿之后,他也无法再自欺欺人了。

他引以为豪的魔术师打法并不是适合这支队伍的上上策。

那就不合适于现在的他。

 

那一年的微草中规中矩,说好不见得好到哪里去,说差也实在是挑不出错来,更多的指责和质疑反倒是搁在了愈加收敛的王杰希身上。

曾经技惊四座的奇诡打法越来越保守,而没了那层绚丽色彩的遮挡,微草配合的脱节也更加显眼了起来,尽管治疗之神依旧掌控全场,魔道学者还是攻击犀利,可那种令人咋舌的惊艳却已经消失了。

还是只能用前文的四个字,实在是中规中矩。

没什么惊,也没多少喜,虽然比赛还是一样的精彩,但总归是少了点能让人激动起来的热情。

于是很多人开始失望了,本来就是摇摆不定的粉丝群更是随着一波又一波的骂声倒向了另一方。虽说职业选手吧,他们在这里战斗还真不是为了每年给这些观众看个几场既酸爽又具有观赏性的表演的,观众们特别是只玩了几个月荣耀的门外汉们很少能接触到太高端的东西,这也决定了很多时候他们实在是不懂内里的门道,只知道没以前好看了,就挑着拣着数落起人。

但目标明确是一回事,外界压力又是另一回事,再怎么意志坚定的人也会多多少少受到外界的干扰,更枉论王杰希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只是比同龄人沉稳了点罢了。

不过他倒是看得挺开,甚至有时候还会反过来安慰安慰那些个个都比他年长的队员们。

这条路走得越艰难,走出去见到的天就越广阔。

 

这头王杰希走得无比艰难,那头喻文州大抵也是没想到他的一句话成了微草步履维艰的导火线。他原以为王杰希这样通透的人总该是做不出这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事的,可人得多复杂,谁都一样,谁能指着谁变得多坦诚。

要是事事都堂堂正正地说出口,一句话都不瞒,一个谎也不说,恐怕连一天都过不下去。

说到这,喻文州刚知道微草突如其来的转型期的时候还真是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他知道迟早有这一天,可还未曾想王杰希这么杀伐果断。

他甚至有点后悔那天没顺势问到号码,对话交谈总比隔着网络随时可以中断对话或者一句话组织了很久组织出个谎言来好得多,毕竟即时通讯算得上真实了。

要不然这时候他大概就可以打个电话过去,装作好友叙旧般地旁侧敲击一下,王杰希大概会一瞬就猜出他的意图,然后两个人围绕着语气啊小声音啊你阴我我阴你,也该是不亦乐乎,至少还能起到点放松的作用吧。

可惜都是如果了。

 

后来他们最近的一次交谈就是蓝雨客场的时候了,说实话每周一场的比赛观众等等很漫长,可真搁在这群职业选手身上可就快得不得了了,连一点点休息时间都还没匀出来,下一场比赛就再次开始了。

蓝雨来打客场的时候已经快入冬了,B市的室外在冬天总是不会像南方那么温柔的,只是皮糙肉厚的汉子们也就没在意过这些细枝末节。

喻文州是和队里招呼了一声,提前来的B市,说是身为队长要先去了解一下,毕竟他还不熟这点事。

可除了去微草,他哪一次会特意提前一天来做个闲人?

醉翁之意不在酒嘛。

喻文州啊喻文州,有点眼力见的人都知道你在打些什么心思了。

 

“我现在在B市,王队方便带我熟悉一下吗?”

 

这得多碰巧,王杰希恰好结束了一阶段的训练,恰好想休息一下,恰好点开了QQ,恰好看到【索克萨尔】跳动了起来,像是算好了似的。

还真不知道这个人也有做半仙的潜质。

王杰希一边额角青筋不动声色地跳跳,一边收拾了东西,敲了几个字就关了电脑离开了训练室,临出门的时候也不过和恰巧路过的方士谦交代了一声,说是招待客人,就没了下文。

可怜见的方士谦还打算八卦八卦小队长难得挂在嘴边的外人,一晃神再转头就只能看到队服衣角消失在拐角了。

多吊人胃口啊,真是不厚道。

 

说实话喻文州约的地点也真是搞笑,就在微草旁边没几里路还认认真真把查到的街道名标志物详详细细地报出来,难不成还怕他这个本地人找不着路?

都在这地方过了十几年了,再迷路就真得叫做智障了吧。

哦等等,王杰希简直一秒想收回自己的话,他仔细想了想队里的人,好像还真是有那么几个过了这么多年还找不着北的路痴。

咳咳。

正当魔术师先生在脑内和自己争论认路问题的时候,一个人孤孤单单等了好久的喻文州也看到了走神走的厉害的王杰希,有点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个什么模样来,只得亲亲切切地朝往他那里扫过的魔术师挥了挥手,一脸和而不腻的笑。

“王队,真是麻烦了。”

一照面就把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嘛。

喻文州把手边的另一杯热开水推到王杰希面前,指尖擦过王杰希裸露在外的手背的时候也只感受到一阵透心的凉,这人是得多不在意冷热。

“没事,”王杰希也不是什么矜持的人,更何况两个男人忸忸怩怩点什么东西,他也就顺着喻文州的意思,手指覆在干净的玻璃杯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点呼出来的白气,王杰希整个人的轮廓都变得柔和了不少,少年的那点尖锐棱角也在氤氲的水雾中模糊起来,“我倒是不太介意,只是辛苦喻队了。”

连私下里都不肯放松的称呼,喻文州实在是感到有些心寒,但又不得不承认,这才该是他了解的王杰希。

只是他实在是太好奇,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王杰希那层沉着面具之下真实的模样。

 

“哪里,我也是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而已。”喻文州难得敛了一脸的笑意,把玻璃杯搁在一边,阳光透过玻璃在桌面上留下一道艳丽的印记,“现在也快中午了,要不我们先找个地方解决一下午饭?”

也不知道喻文州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没注意到,现在这个时间段可是各大饭店爆满的时候,而且微草这地段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哦当然不是说在三环开外,正是因为太繁华了反倒人挤人,这种时候找个空点的餐馆或者找张空着的桌子都是件难事了。

瞧瞧周边,这露天的地儿,人也围了起来。

王杰希向来难以回绝别人,随意看了眼周围只得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吧。”

他确实考虑过带喻文州回微草去吃个大食堂,可仔细想想最后还是否决了,且不说他们是死对手,就算不是,他也没办法在这个时候往微草里带人,到时候问起来可得有一番解释,他懒得费这番工夫,自然就不愿意带喻文州往最近的地儿去。

思来想去斟酌了半天,也只能在走了几步之后转头询问了下喻文州的意见,“要不去我宿舍吧?”

 

他这么说也是有考量的,微草的待遇确实不错,除了食堂之外,宿舍还随带小灶,王杰希也喜欢自己捣鼓点好吃好喝的。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成为队长之后,他的宿舍就换了地儿,平常基本就没什么人会来,更不用说这中午的大好时光了。

只是搁喻文州那可能想得就不像他考虑的那么简单了。

宿舍这种东西就跟家一样,算是私人领域了。

喻文州随意地点了点头,没有表达任何异议,只是在王杰希转回头去领路的时候眼神复杂地打量了他很久。

垂下眼的时候也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tbc.

目录

本来想想要不要分节,但是感觉分开发太麻烦惹就干脆并在了一起,中间也没有分节什么的,反正怎么顺眼怎么看吧!!!

我再努力看看能不能修一修前文,啊啊啊现在看过来觉得自己前文写得也不算太差啊【gun

实在是不懂修文心痛。

评论
热度 ( 20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