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王叶】妄夜

是以前写的东西,因为一些原因就全部删掉了,现在重新搬回来,写的时间比较早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bug,而且ooc更严重,随意看看ww

妄夜

 

 

01

 

 

王杰希已经记不大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叶秋的,哦,现在是叫叶修的那个人。

是偶然看到荣耀里一叶之秋霸气的攻势,绚烂的光影晃了眼,迷了心;还是他凭借魔术师打法夺取最佳新人,站在叶修的对面,切实领教了这个荣耀第一人精准而霸道的战斗方式,然后再也移不开眼。

好像是一丝一毫的缓慢渗入,然后渐渐占据了他除微草之外的全部思维,甚至也强势地介入微草,留下独属于那个人的印记。

对于王杰希来说,微草几乎可以说是他目前人生的第一位。所以他甚至可以改变让整个联盟都惊艳的魔术师打法,只是为了融入队伍让微草走得更远。作为队长的这几年他都是不遗余力的扛着微草向前飞去。

但是不经意的回想却发现叶修在不知不觉中处于与微草几乎等同的地位。意识到的时候,有短暂的思维空白,却没有讶异和反感,好像早就有这种预感了,只是叹于叶修对自己的影响竟然如此之大。

 

当王杰希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是第五赛季了。第四赛季,霸图从三连冠的嘉世手中夺过冠军的时候,他就隐约察觉到嘉世内部的矛盾了,叶修这个队长似乎被排挤了。

第五赛季总决赛结束之后,王杰希意外的在微草休息室门口见到了叶修。嘉世在这个赛季止步半决赛,对于叶修出现在这里并且穿着一身嘉世的队服,他很好奇这件事的原因。

叶修叼着烟,懒洋洋的靠在墙上,看见王杰希带着队伍过来也只是微微抬手,咬着烟却毫不含糊的说着:“恭喜啊大眼,有兴趣陪三连冠出去逛逛吗?”

王杰希意外叶修的邀请,面上却是依旧风平浪静,“叶队,这里不准吸烟,而且嘉世的三连冠很快就要成为过去式了。”

看着面前神色平静却掩不住骄傲语气的青年,叶修有点晃神。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里来,还鬼使神差的穿了嘉世的队服,但是心里就是有个念头,想见他。

不知为何突然泛上苦涩的味道,叶修迅速抽掉嘴里的烟,弯着腰狠狠地呛着,好像是要将心肺都咳出来一般的惨烈。

王杰希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眼前狼狈的叶修,最后还是让队员先进了休息室,然后右手生硬的搭在叶修的背上,一下一下帮忙顺气。

没过多久叶修就缓了过来停了咳嗽,眼眶泛红,抬眼看着王杰希,突兀的笑了,“呵呵,大眼你不行啊,完全没力气,就打了场总决赛就把你累趴了吗。”

缓慢而清晰的感受到背上的手滑下,带起灼灼的烧痛。

“那么,叶队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叶修难得噎了一下,这是一个连他自己也没有确切答案的问题。为什么要从H市千里迢迢的来到B市?为了看比赛?转播也是一样的。说现场的气氛更好,那又该怎么解释一身嘉世的队服?

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的答案,怎么可能说服王杰希。

从被问到这个问题到现在思考混乱一片,这整个过程中叶修一直保持着仰视王杰希的模样。

不得不说王杰希这个僵直放的很是时候,叶修不仅没有开嘲讽还忘记了靠着墙会舒服一点。

僵持了大概十几秒?叶修慢慢的站直,然后又靠在了墙上,继续伪装他的软泥,“来看你们输给百花啊,真可惜。”

“叶队找借口找的好快啊。”王杰希也不介意,一脸认真的嘲讽。

“嘛,大眼陪老人家出去走走?”他是忘了自己也不过只是20出头的年轻人,现在叫老似乎还为时过早?

 

B市的夜晚正是车水马龙,堵的最厉害的时候。而两个人却是安静的走在人行道上,宛若白天的灯火辉映之下,浅绿和明红对比明显却意外和谐。

一路上已经有不少行人在回头探看,对于荣耀粉来说,那两身衣服已经不再是一身着装这么浅薄的含义了。

“大眼,你们这儿人眼神怎么样?”

王杰希偏过头,依旧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那要看是对什么人。”

“呵呵。”不对完全不对,今天一切发展好像都失控了一样,叶修一边漫不经心的笑着,一边开始反省这样的失常究竟是怎么开始的,试图从根本上解决自己的状态问题。

细小的一秒一秒缓慢的偏移,最终让两条遥遥相望的平行线交缠成无法分离的相交线,或者说重合线更为准确。

如此微小的潜移默化的转变饶是教科书也是回想推算了好久才不甘不愿的得出了这个结论,更何况他只不过是荣耀的教科书,感情上怕是糟糕的连Z都拿不到。

但是这样的苗头好像很早以前就有了,只是自己潜意识里拒绝去掐灭。

 

自作孽,不可活。

 

就在叶修晃神的这几分钟,王杰希已经被蠢蠢欲动的粉丝包围,这里是B市,是微草的主场,最不缺少的就是他们的粉丝,无论是微草的谁都会引起轰动,更不用说是王杰希,那是他们的队长,微草的支柱啊!

说实话围上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被偶像难看的准备,但是王杰希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平静的样子,不起波澜。

他没有避之如洪水猛兽也没有热情的迎上去,平平淡淡却不会让人反感。和当初那个紧张还会放在脸上的小孩到底是不一样了。

但是也不可爱了。

叶修慢悠悠的从人群边缘晃荡过去,他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现在一身嘉世的队服也只会被别人认为是哪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完全没有阻碍的穿过了汹涌的人墙。

转头正打算给王杰希一个挑衅的笑容的时候,却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差点站不稳脚。

“叶队。”在嘈杂的人声之中,王杰希不得不提了音量也让那个称呼变得分外明晰。

姓叶,队长,嘉世。

一片哗然。

 

 

02

 

卧槽!

叶修在心里暗骂了一声,瞬间接收到无数火热的视线。他甚至想得到他们心中在喊着什么,无非是“斗神叶秋!”这种激烈的口号意味的话语。

叶修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哪边角落的别拍了,放出去也不会信的照片你留着干嘛,扔飞镖吗?被他们知道我来过B市还不得先拉我去检查眼睛。”

说的好像大小眼是传染病一样,喧吵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

叶修随意扫视,故意在王杰希身上多停顿了几秒,却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变化。

在联盟中王杰希对垃圾话的抗性也是少见的高,他缓步从人群中走出,神色依旧平淡,连嘴角的弧度都没有改变。

“刚刚拍照的还是麻烦先删掉,谢谢了。”礼貌而不谦卑,这个年轻的队长宠辱不惊,冠军也好,粉丝追捧也罢,似乎一丝一毫都没有影响到他。

 

声势浩大的包围就像一场闹剧一样迅速的谢了幕,两个人又恢复到原来安静的散步中。

叶修混乱的思考着,却始终找不出头绪,或者说他连自己思考的原因,思考的问题是什么都不知道。

“叶秋前辈在嘉世似乎过得不太好?”王杰希斟酌着措辞却掩盖不了问题本身的尖锐。

私下里的时候,王杰希会喊他的名字,但是……

“我叫叶修。”叶修皱了皱眉认真的纠正着对方的称呼,明明这两年都已经听着对方叫这个名字,而且别人叫叶秋都可以接受可以习惯,但是现在似乎有什么变化了。好像有些东西不是真名就没意义了,他也不清楚在期待什么。

他看到王杰希诧异的转头,“那叶秋?”

“我弟弟。”叶修扬起唇角,难得温柔的微笑,“当年离家出走注册职业选手的时候,借了他的身份证。”

王杰希闻言也是了然的微笑,他似乎可以看到当年那个顽劣的叶秋,哦不,是叶修。

被叶修突如其来的身份宣告所打断,王杰希抛出的问题停滞在空气里,还包裹着夏日特有的湿热气息纠缠在嘴角,等待着下一个扔出的机会。

只可惜他不是黄少天,那个初现端倪的机会主义者。在叶修面前,他甚至连这个问题的主动权都被抢走,彻彻底底沦为被动。

“嘉世,你的话应该能够察觉到,已经出现分裂了。但是改变这种现状我应该还是做得到的。毕竟,我可是斗神。”

王杰希清晰的看到对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细碎的闪光,然后终结了这一天。

 

后来王杰希一直期待着能在总决赛遇上嘉世,能和那个一往无前的战斗法师正式的平等的打一场真正的比赛。

然而。

第六赛季蓝雨击败微草,成为第四支冠军队,嘉世挣扎在季后赛边缘。

第七赛季微草再夺冠军,仅次于嘉世的两冠,曾经的王者却已经带着夺目的辉煌跌出季后赛。

第八赛季,嘉世名额队。然后在一片沉默和不解当中,斗神突然退役,一点预示也没有的戛然而止。

也许,预示早就出现了,只是没想到最终的结果会是如此突兀而残酷。

嘉世的每场比赛他都有看,在一片谩骂声中他看到的是叶修在擂台赛中拼尽全力想要挽救败局,却对团队赛分裂的局面束手无策。

那是独自一人无法做到的力挽狂澜,即使是荣耀第一人也不例外。

亲眼看着一手捧起的王朝衰落,不复从前。

 

第七赛季常规赛,嘉世主场对微草。

嘉世2:8惨败

“大眼啊,今年再带着微草拿个冠军吧。”叶修没有习惯性的喷垃圾话,无比认真。

“我会的。”王杰希顿了顿,“嘉世……”

叶修苦笑,缓慢的摇了摇头,然后走向下一个队员。

 

“前辈能答应我一件事吗?”送微草离开H市的时候,王杰希突然开口道。

叶修挑眉,懒洋洋的看着一本正经的青年,“说说看。”

“我再次拿到冠军的时候,请前辈无论如何也要认真听完我的话,当面。”听完和当面都被加了重音,是有了教训吗。

叶修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是隐隐也有一些期待,这个出类拔萃的魔术师到底会用怎样诡异的方式做到他想要的。

“这么自信吗,而且微草的冠军和我有关系吗?”叶修将烟喷在王杰希的脸上,似笑非笑的说着,“不过看在这么托大的份上,那我就答应好了,反正最多不就是听会垃圾话嘛。”

“那么说好了。”对后面的话王杰希没有任何反应,或者说根本没听进去,“再见。”

开车之后,透过窗户他看到那个有些消瘦的男人站在斑驳的树影之下,幅度微小的摇晃着那双漂亮的手,表情模糊。

说好了,叶修。

03

第七赛季嘉世终究是没有进入季后赛,这已经不是个人英雄主义的时代,嘉世的现状也没有办法让一叶之秋成为英雄。

总决赛第二回合
微草客场对百花。
决赛无名局这句话最终也没有被打破,很谨慎,即使张佳乐枪火依旧绚丽,但是常规赛一往无前的强势也已经不再。
百花战队三进总决赛,第二次就是败给的微草战队,第三次又再次对上老对手微草,究竟是百花夺得首冠成为第五支冠军队,还是微草拿到他们的第二冠,仅次嘉世?
解说依旧喧吵,语速飞快,叶修坐在观众席上,和所有人一样期待着冠军到底花落谁家。
他好奇王杰希以冠军为筹码的言语,同时也想看到那个人失望的神情,无论怎样都不会亏。
8:7
个人赛和擂台赛结束之后,两队中依旧没有占据绝对优势的胜者,团队赛将成为最终的决胜局。
百花的主场优势确实让他们在战术布置和地图利用上占据了先手,但微草却没有选择迂回避战寻找先机,以王不留行为中心的团队直接冲到了地图的中心,在百花绕路埋伏包围的同时,微草也展开了反搜索,意外的尖锐却不冲动。
微草开局的举动在场内掀起了不小的骚动,虽然是百花的主场,但是赶赴而来的微草粉丝也不少。
叶修看着仅仅四人出现在中心主战场的微草,有些了然的微笑,王杰希他,以自己为饵,钓得百花的注意力必须集中在自己身上,明星战术。
那么和第六人的配合将成为决定性的。
在叶修看来几乎没有悬念的,百花战败,微草夺取了第二冠,成为目前联盟之中仅次嘉世的强队。

结束之后叶修直接回了宾馆,虽然他对王杰希想说的话很好奇,但还不至于自己送上门去,倒贴太无聊了,等他来H市找自己吧。

命运的轨迹这种神乎其神的东西大概是既定的,人力只能偏转拖延时间却没有办法改变终点。
那个晚上叶修到底还是见到了王杰希,无意也好,有意也罢,相交线逐步走向重合。
相遇之后,叶修毫无准备的被魔术师扔了个熔岩烧瓶,一切思考燃烧成灰。
“叶修,我喜欢你,在一起吧。”
十个字,五秒内说完甚至还可以做个深呼吸。
不是疑问句,语气笃定的陈述句。你哪里来的信心?叶修很想这样问,却没有发出声音。他狼狈的点上烟,烟草的味道让他稍微安定了一些,但是这个时候的嗅觉却意外的灵敏,他能闻到苦涩的烟草味中夹杂着的王杰希的味道,干净清冽。
然后迷惑般的却又好像顺理成章一样,“哦,那在一起吧。”

看上去温和浅淡的感情,却原来是因为萦绕全身,深刻入骨,已经不仅是思维,甚至是身体本能的记住或者说习惯了对方的存在,无法自拔。

 

第七赛季,似乎只是普通的一个赛季,选手们都在争夺着冠军与过去无异。但在王杰希眼中却是一个极富纪念意义的赛季。

这个赛季,微草向王者之路更近一步,而他也如愿以偿。

 

 

04

 

第七赛季的时候,叶修和王杰希算是正式确定了关系,被迷惑也好,顺从本心也好,总之,王杰希告了白,而叶修没有迟疑的接受。

但是异地恋似乎总是辛酸的令人想哭。

B市的微草和H市的嘉世,一年到头最多也就见个几次,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更何况,第八赛季中途嘉世就宣布了叶修的退役。

而王杰希和所有人一样都没有收到消息,和所有与叶修或亲近或疏远的朋友一样,被排斥在外。

刚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高英杰清晰的看到自家指向标一样的队长手微微有些颤抖,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却被敏锐的捕捉到了。

队长,很在意叶秋前辈。

他记得那天晚上凌晨突然醒来的时候,拉开窗帘还能看到隔壁王杰希的灯光仍旧亮着,似乎有一个晚上了。

那几天王杰希的黑眼圈特别严重,整个人也变得沉默寡言,虽然指导队员依旧认真,但是感觉更难亲近了。

“队长身边的低气压很严重啊。”柳非低声向高英杰抱怨着。

“嗯……是呢。”高英杰抬头看了一眼王杰希,又继续埋头训练,这个时候还是认真训练提高自己会让队长稍微开心一点吧。

 

从公会部门那里回来之后,感觉王杰希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虽然还是有些难以接近,但是却不会有连话也不知道怎么说的情况发生。

后来他才知道,那天王杰希遇到的是谁。

然后他亲身体验了荣耀教科书的可怕,却也明白了王杰希气场变化的原因。

如果是叶秋前辈的话,队长也许真的会开心呢。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高英杰的确这样认为着,朝着乔一帆微笑,温暖依旧。

 

“叶修前辈,好久不见。”叶修听到耳机里对方一贯沉稳的声音中带着一些愤怒,突然有些迟疑着没有说话。

王杰希也不急,一边领教着散人,一边等着叶修回复。

战斗都快结束的时候,叶修才突兀的回了一句,“抱歉,好久不见。”

那一瞬间好像就没了脾气一样,眼前这个人还在感觉就可以了。

 

第十赛季,兴欣突破重围,叶修再次登顶,七年之后的第四次冠军,这个人终究还是创造了荣耀的神话。

然后毫无留恋的宣布退役,一如散人快打的果断简练,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据说,兴欣曾邀请叶修留下做技术顾问,但是叶修摆了摆手说要给年轻人发挥的余地。

据说,叶修收拾行李离开了H市,有人在机场看到了疑似叶修的男人。

据说,叶修退役之后回了那个离开十多年的家。

据说,有微草队员在自家队长家里见到了那个生来就带着嘲讽脸的叶神。

后来,第十一赛季,王杰希因为自己下滑的状态成了队伍的拖累,果断退役,一如他对微草付出的一切,没有后悔。

荣耀的传说到此就告一个段落了,但是这两个人的故事却还在继续。

fin.

 

 

 

评论 ( 5 )
热度 ( 17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