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DM]后来01

后来的事情,私设一大堆,没啥CP粮食向,要真说也就是藏着个暗表

这个虽然说是未完啊,其实也就是有些梗没写出来而已,每一段都是独立的,所以不影响什么。

OOC严重,文笔烂,请慎重点开。

总之阅读愉快。

 

时间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它好像总是擅自放大不该放大的东西:像是男人年岁渐长睿智锋利的目光中偶尔划过的天真和寂寞;比如早已习惯满席观众的高超舞者却眷恋喧嚣杂乱的游戏中心里的一方“舞台”;更如立于商业顶点的帝王尘封旧日之爱甚久却仍是不肯放弃早已成为过去的对手的录影……

 

好像无关紧要,却偏执得像是揉进血肉的细密的针,不痛却麻痒。

回忆这种东西,有时候太多了也挺伤人的。

无论是生者还是逝者。

 

 

“逝者已矣,说这还真是轻松呢,游戏。”

灿金发色的友人在“战乱”结束之后,第一次对自己露出类似于茫然疲惫的表情。曾经他也遇到过数次艰难到叫人绝望的困境,但那双过长额发也挡不住的火焰般夺目的眼里从来都只有永不后退的光,那么耀眼,属于他的,决斗者的尊严。

而现在,比自己高了不少的友人平静的坐在身侧的座椅上,舷窗外是干净的天空,越在高处越能看到的明澈的蓝色中偶尔划过几丝流云。

“死者苏生本来就违背常理,不是吗?”

而且,明明大家都已经有这样的觉悟了。

这是一场,无法后退的溢满痛苦的胜负啊。

就像是平衡木的两端,你死,或我亡。

尽情享受这场最终的盛宴也是给策划者最好的回馈了。

“我知道,只是,还有点……难以习惯。”

事实上他跟敬佩即使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也能全身心投入到属于游戏的乐趣当中的武藤游戏,他甚至难以想象如果自己代替他站在那个肃穆的仪式台前,会不会难看地放弃决斗。

“呵……”

莫名其妙笑出声的少年撇了撇嘴,揉乱了右侧友人蓬松张扬的头发,“嘛,是一场精彩的决斗啊游戏。”

 

谁会放弃啊,这种难得的踩在刀刃上的决斗,这才是他真正想追求的巅峰。

 

三色发丝的少年不满地整理起乱糟糟的头发,却在看到友人脸上熟悉的爽朗笑容时,也绷不住一同笑了出来,直到被身后的少女提醒才双双收敛了笑声,但是烦闷却是烟消云散。

“游戏,这个决斗王……”

像是想起了什么,无声笑得开心的少年突然僵硬了表情艰涩地开口,毕竟……

“我会延续下去,以武藤游戏的名义。”还没有完全长开的友人冲他眨了眨眼,明明是起誓一样庄严的事情却被这个无心的小动作搅乱了气氛。

不过算了,至少他还是听得懂那几个字的意思。也好,让他,让这个世界期待一下,稚嫩却强大的决斗王吧。

 

 

刚刚走下赛场的青年有点疲累的揉了揉肩膀,好像有点过度兴奋了。他慢慢地回想几分钟前刚结束的那场决斗,缜密的战术,不逊于任何人的强大卡组,以及那份对卡组真挚的感情……真的是很艰难啊。

仅以50点LP险胜的决斗王先生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正打算回休息室的时候却被拍了肩,然后是算得上熟悉的声音。

“游戏先生,谢谢您。”

出人意料的谢意,武藤游戏有点不知所措,“不,可能我才要说谢谢,而且……”

“您不用这样,我真的很感谢您,最后一击很漂亮,也给了我很好的教训。”面容清雅的少年尽管笑着却有些严肃,“我是接受着各种决斗训练长大的,哪怕在和您决斗之前,我都还在想,无论如何,我都要比那个武藤游戏强多了。可是,也不过就是那么点时间,您就彻底打败了我,也让我清醒了不少,真的……”

一直做着一个称职听众的青年突然打断了少年的自述,“你并不比我弱,从各个方面而言。我比你多的,或者说能决胜的因素,也不过是那么一点点信念而已。”

精神上的东西实在是很难说,支撑武藤游戏的总结起来也不过是一句话,却让他所向披靡。

年轻的决斗王没有等少年的后话,自顾自地转身离开了灰暗的后台长廊。

他不知道这个人以后会站到多高,他只需要清楚自己还能否站在这个高度。

 

毕竟,承袭了那个人的剑,总不能让锋锐染上锈迹。

更何况,他也享受这种全力的尽兴的决斗。

 

 

这已经是这个月来武藤游戏第四次踏入海马公司了。

说实话,几年前那场决斗之后,海马突然疏远了自己一段时间,啊不,也许只是因为失去对手的无趣吧。海马濑人从来都不会在路人身上耗费时间。

虽然很清楚原因,但到底还是会失落,本来以为该是很好的同伴了。

不过高中生武藤游戏是个很乐观的人,继续上学,玩闹顺便决斗。

然后迎来了海马社长的登门拜访,满脸怒火。那个时候个子迅速抽长,轮廓已经开始硬朗的少年却还是有点畏惧的缩了缩肩膀。

海马君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感到害怕啊。

“武藤游戏!如果不是我亲自来通知你,你是不是打算卸掉身为决斗王的责任?!”长风衣包裹下的男人好不容易压下怒火,正打算捎上一直没出声的现任决斗王一同回海马公司的时候,却被对方脸上茫然惊讶的表情又一次激怒,“你那是什么表情?安于现状就忘了个彻底吗?游戏。”

说到一半的时候海马濑人终于恢复了那副正常的高傲模样,几秒前的失态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如果你不想继续做决斗王,那就在这里和我决斗吧。”

一直愣愣的看着海马濑人自说自话的少年终于笑出了声,然后就看到海马社长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他摆摆手,语气里还有点藏不住的笑意,“别啊,我去就是了,我还真是忘记了,不好意思啊海马君。”

那个时候分别前答应的事情,居然真得被自己搁在脑后了,大概还是有点在意的,不像说的那么洒脱。

不过还好,有些事情还不像他以为的那么糟糕。

 

等到真正放下的时候,才会发现没有什么事是难以做到的。

区别不过是愿不愿意面对,愿不愿意做罢了。

 

“三天不到,是有什么要紧事吗?”武藤游戏熟门熟路的在办公桌前的沙发上坐下,离上一场锦标赛结束明明还没有多久……

“决斗学院,你还记得这件事吗?”专心盯着电脑的青年终于是抬起头瞥了一眼没有形象地窝在沙发里的决斗王,声音还是往常一样的冷淡,“差不多要成立了。”

“哦。要我帮忙?”想来想去也只有是要自己去造个势了吧,这么想着的青年歪了歪身子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要是让我任教就算了。”

武藤游戏仔细想了想,自己还真的是不擅长教导的人,更何况,学校,虽然安宁了点,也太平淡了。

至少现在还不想……

“放心,我没这个打算。你擅长干点什么这么多年我还是很清楚的。”

一向知人善用的海马濑人虽然看的清明,但是说话太精准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啊,真是伤人心。

再明白不过那句话含义的武藤游戏无奈的笑了笑,“所以果然只是造个势咯?”

“差不多,一场决斗而已。海马集团再加上决斗王的名义,这样的影响力是可以立上顶峰的了。”

虽然这么多年也看在眼里,但是武藤游戏还是不得不要感慨一句,真不愧是海马濑人啊。

凡事都要达到第一才肯罢休,大概在决斗上败给另一个自己是最大的不甘吧。

“好啊。”

反正最近也闲得很,能帮得上忙也不错。

 

tbc.

评论
热度 ( 5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