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乐黄乐】霉运

霉运

之前的随机点梗第二发,拖的有点久,而且……OOC特别严重,特别是黄少,雷的话就别打开了QAQ

学生AU,乐黄交往设定

霉运只是为梗做铺垫,没有恶意使用的意思

 @引了个凤  @懵懵懂懂好菇涼  @KL | 

 

2.黄少天给张佳乐的告白信不小心递错给了叶修

 



人倒霉的时候真的是没个限度。

 

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谁说的,好像是突然从黄少天胡七八糟的记忆里蹦出来的,每个字都像是刀刻一样,连肉带血的淋漓一片,神经稍稍的刺痛提醒着他今天到底是倒霉到了何种程度。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到十个小时前。

 

 

这是个美好的双休日。

作为一个高三生,不对是即将正式成为一个高三生的最后的双休日。

总的来说还是蛮有纪念价值的——这么想着的黄少天哼着不成调的曲子,翻找衣柜的动作也不由得加快了点节奏,和嘴边的小调无比契合。

“黄少天!大早上的你不睡觉又干嘛呢?!”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而摸黑起床的妇人站在门外,一边不停地揉着眼睛,一边习惯性地训斥反常的少年,有些尖的声音里还掺杂着点鼻音,不知道是没睡醒还是真感冒了。

总之都不该在这个时候站在门外了!

黄少天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笑嘻嘻地伸出头,“妈你不是也没睡吗?哎我跟你说啊我今早上跟同学约好要去图书馆的,我们可是已经决定高三要好好做人,呸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我一会就得出门了中午估计也不回来吃了,妈你就再睡会呗!”

“哦……那你当心点啊,好好学,别老是想着玩!都高三的人了……”

“是是是,我好好学好好学绝对认真负责不让组织失望,明年这时候光耀门楣,你就放心吧,你儿子我这么优秀,得得得快去睡吧!”三两步跨到门前的少年爆豆子般地打断了妇人的话,看了眼睡眼朦胧的母亲,一把就把她转了个身推回了主卧,“多睡会啊,我马上就走了。”

大概是为了应和自己说的话,少年转身回房间之后,只是随手塞了几本书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了两封信,顺势掂了掂就扔进了包里,“真是的,我什么时候也改行当信差了,真是太善良了……”

黄少天低声嘟囔着,一边把背包甩到身后,确实是“马上”就走了。

前后大概连五分钟都不到吧。

也不知道在着急点什么。

 

结果见面的地点是个很不着调的地方,本来说好确实是要去好好复习要在期始摸底的时候给那些看不起人的老师一个huge surprise的,但是,说好的图书馆呢?!

黄少天才刚刚踏上直达市图书馆的公交车就被张佳乐一条短信吓得差点跌了一跤。他还没来得及给自己找个位子好好再补个眠就匆匆下了车,毕竟,突然更改的地点可是跟市图书馆在完全相反的方向。

果然就不该顺便也约了叶修的。

恰巧这个路口的红绿灯又故障了,车流来来往往,临时充当指示的小灯从黄少天这个角度看过去除了一点黑色的边沿之外什么都看不清,更不用说跳的是红灯还是绿灯了。

于是英勇而机智的黄少天攥紧了包带,来回看了一下车辆,正好算是赶上一个安全时期,三步并作两步,连跑带跳地闯过了这个“红灯”。哦,确实那个时候路中央的红绿灯显示的是绿灯,疾如风的少年不过匆匆瞥了一眼就遭到了报应。

人就是不能干违规的事啊。

就在黄少天还差那么一步就能安全上垒,不对就能安全踏上人行道的时候,从右侧突然冲出来一辆自行车,不尽职的驾驶者似乎是个新手,把着龙头一脸慌张地大叫着,硬生生把黄少天吓到忘记闪躲了。

——不然以少侠我的身手会躲不开吗?会吗会吗会吗?!别开玩笑了,我运动神经好得很……

以上截取自黄少天向叶修和张佳乐叙述自己倒霉的一天时所作的描述。

 

总之历尽千辛万苦,走遍千山万水,终于来到渴望已久的目的地,英雄的少年忽地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离安全结束一切不远了。

等等,画风有点不太对。

调整一下调整一下。

狠狠的训斥了一顿自行车没学到家就随便上街乱逛的熊孩子之后,黄少天捡起自己没怎么脏的包稍微有那么一点别扭的走向了公交车站,在此期间,那个风尘仆仆的背影……很可惜没有任何人在意。

终于找到长椅坐下的黄少天拿出手机翻到张佳乐那条短信,狠狠地瞪了几眼显示屏上的第二个名字,间接造成他“车祸”的罪魁祸首——叶修。

——你家远,你家远,你家远,就你家最远了!知不知道有公交车啊?!没有公交车出门也有出租车吧?别跟我说你连招个手都嫌累,非得换地方,我说叶修你怎么这么烦,怎么这么烦?!

以上来自两小时后身心俱疲的黄少天对“始作俑者”声泪俱下的控诉。

 

总的来说,虽然刚刚晦气了点,但是好歹算是刚到就等到了车,黄少天才坐下没多久,要等的车就停在了他面前,印象里这辆车到叶修家大概是需要十二三站吧,半小时左右……黄少天算了算时间,打算稍微睡一睡,作为一个很有时间观念的新时代优秀高中生,半小时还是能……

嘛,大概吧。

 

靠着玻璃头一点一点的少年忽地睁开了眼睛,阳光正好在那双琥珀色的眼前划过,擦出漂亮而干净的色彩,少年保持着靠窗的姿势,勉强抬起有点酸麻的左手臂看了眼时间。

嘴角得意的上扬。

果然,才28分钟。

觉得自己赢得了一场重大战争胜利的黄少天这时才坐正了身体,抬起手臂舒展了一下身体,虽然在公交车上睡觉一点都不舒服。

少年神清气爽的等着广播报出下一站的站名,如果不出所料的话应该就是……

【前方停靠微草社区,请下车的乘客到后门准备。】

啊哈,果然是微草社区!我就……

等等!微草社区?!等一下,不太对啊?!说好的上林苑呢?!

上林苑跟微草不在一条路线上吧?

卧槽我也没坐错公交车啊……等一下,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了。

心思百转千回的少年在抬头寻找路线图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很惊悚的事情。

他好像,是不是,被骗了?!

原来贴着路线图地方只剩下一片特别浅的偏白的矩形区域,那块黄色的熟悉的路线图被拆拆掉了,而就在这片突兀的空白往前平移不远处有了一块新的路线图,除了他家之前那段路勉强还能说是和之前相同,之后的十来站完全就是另一辆车啊?!

“咦,黄少?”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是小孩子的清亮音色,被修改的面目全非的路线吓得傻在那里的黄少天突然回神,转过身果然看见了邻居的还在上小学的小孩。

“瀚文啊……早上好。”

有气无力的打了声招呼就回头重新研究起了新路线。

有些莫名其妙的小孩也跟着抬头看了眼路线图,又瞄了眼后门上贴着的公告,似乎是明白了点什么。

“黄少,你知道最近荣耀大桥在重新整修吗?那一段都已经封路了哦!”卢瀚文偏大的眼睛转头的时候正好对上黄少天惊愕的目光,“所以很多公交车都改路了,不过这一辆似乎是正好借这个机会修改了一下线路,公告上是说大概桥修完之后也不会变了的。”

“卧槽,上林苑不就在荣耀大桥那里?!他妈的合着张佳乐跟着叶修耍我呢?!”黄少天一边怒气冲冲的滑着通讯录,一边抓住了后门旁边的竖杆,公交车到站的时候他也正好是拨通了叶修的电话。

“叶修你怎么回事啊?!我对荣耀大桥不了解你还不知道吗?修路改道这种事情你早怎么不告诉我?!我现在都坐到微草那边去了!”

连珠炮式地也没有给叶修任何说话的机会就一骨碌地说了个痛快。

听筒那头的叶修在黄少天开始讲话的时候就把手机移开了一点,听到差不多告一个段落的时候,他把手机换到了右手,左手空下来掏了掏自己被狂轰滥炸的耳朵,依旧是八分散漫两分不在意的回复,“是吗,我不知道这边在修路啊,你知道的,哥这个暑假不要太悠闲。”

本来听了前半句,稍微冷静了下来的黄少天倒是有几分相信的,毕竟叶修是能睡在电脑前面就绝不睡在手机旁边,能窝在家里就绝不压马路的新时代标准大学宅男,哦还得加个定语,是标准大学优等生宅男。

鬼知道那么操蛋的男人怎么会这么聪明。

等一下我们绕回去,本来前半句黄少天还是想偶尔相信一下的,但是后半句瞬间就让他炸了棚,“呵呵,你他妈敢不敢不拉仇恨,知道你闲,你闲成傻逼最好。张佳乐呢,张佳乐在你那了没?”

“张佳乐?还没到呢,怎么着,一个暑假没见想人了?”

“……什么一个暑假没见!叶修你高中毕业才几年啊?就忘记高三要补课的吗!这么艰苦的日子你都能忘,什么记性啊?金鱼脑吧你!”

“哦对哦,我想起来了,确实高三要补课的,不过我那个时候一直睡觉也没什么印象了,辛苦了啊,高三生们。”

黄少天突然觉得无言以对,好像真的,无法反驳呢。

“行了行了,我找找看有没有出租车能去,张佳乐要是到了,你们就先开始吧,不用等我。”

“成,对了,老韩说让我给你带个信,说是张佳乐好像把小情书给错人了,总之一会你自个儿过来认领吧。”

“卧槽?给谁了?不会是韩文清吧?!”黄少天被吓得整个人都不太好。

“你觉得呢……哎哟,张佳乐好像到了,你快点啊,挂了。”

 

坐上出租车之后黄少天整个人都还处在恍惚之中,他和张佳乐秘密交往了有一段时间了,身边熟悉的不熟悉的朋友基本都知道点大概,被彻底蒙在鼓里的应该就只有认为他们只是哥俩好的老师和家长了吧。

至于他们到底是怎么好起来的,除了这两个口风紧的不要不要的当事人之外,还真是没人知道了,身边的人发现的时候他们已经“黏糊”了好一段时间了。

不过这也是醉了。

黄少天翻起了前两天的短信记录,好像是自己先提出来的,要补上的他们遗漏下的暗恋时期的互送情书的环节,主要还是他想看看张佳乐到底会怎么写这种甜蜜蜜又肉麻兮兮的情书,结果自己还没看到就先被别人抢了先。

而且,一定很羞耻吧……那种暗恋情书的话。黄少天稍微回想了一下自己写的东西,还好不算有多黏糊。

不对不对,当务之急应该是弄清到底是谁看了那封可怕的满满粉红色的情书,如果是韩文清……简直不敢想象,而且,霸图公寓似乎离蓝雨没远到哪里去呢……

不过要真是给韩文清看见那倒还好,要是是被张新杰看见,那可就真的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尴尬到要死的境况了,黄少天觉得自己快哭了。

 

足足堵了近一个小时的车之后,黄少天终于是按响了叶修家的门铃,不出所料来开门的果然是张佳乐。

心累的黄少天整个人瘫在张佳乐身上,另一只手摸索着拉开了拉链拿出了白色的信封塞进了张佳乐右手里,然后就半推半就地进了屋,“叶修你就不能住个正常点的地方吗?大爷我还要给你当信差,这种糟心的差事以后再也不接了!”

说着原本还窝在张佳乐怀里的少年直起了身子,再次从包里摸出了一个信封,同样是没有写署名的白色信封,心不甘情不愿的扔在了叶修面前,然后拉着张佳乐坐了下来。

“哦,谢谢啊,”随意翻着高中课本的男人拿过就搁在了一边,也没打算在两人面前拆开,“好吧,哥今天难得抽出空来,有事就快问吧。”

黄少天闻言白了叶修一眼,但也没和他呛起来,倒真是翻起了课本。

 

于是在这么一副看似和乐融融的像是摆脱了霉运的情景之下,一件让黄少天几乎丢尽脸的倒霉事已经被点燃了引线,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之后就会轰然爆炸。

 

等一切结束,黄少天回到家已经差不多快晚上六点了,基本上就已经算是晚饭时间了,他和正在布置餐桌的母亲打了声招呼就回了房间。刚在书桌前放下书包,就瞥到了被自己拨到一边的剩下的信封,突然发现一件无比可怕的事情。

就正在他打算仔细看的时候,突然一通电话打了进来,显示的是熟悉的名字,也给他带来了不详的预感。

“黄少天,你这信,不会也是送错对象了吧?”

果然。

沉默不语的黄少天手指摩挲着那些信封上右下角的特殊图案,他那个时候怎么就能拿错了呢?!

“……你看完了?”

有些干涩的开口。

“你们真有情趣,而且,烦死了。”

“呵。”

还真是有夫妻相呢,张佳乐和黄少天。

 

今天真他妈倒霉透顶了。

 

Fin.

评论 ( 3 )
热度 ( 9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