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喻王/卢刘卢】暗恋

之前的随机点梗先赶出来了一个QWQ

虽然说是写这个梗结果重点完全不是这个啊,可怜的暗恋者们【wait

 @异端审判所   @昏晓 

卢瀚文和喻文州深夜在宾馆走廊偶遇

 

那还是第十赛季常规赛的时候,隔天就是微草客场对蓝雨的比赛了,而就在这最重要的时候,“不小心”路过微草下榻的宾馆的蓝雨队长喻文州喻队长此行可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这事按理说应该是没人知道,除了心里有鬼的喻文州和他想找的那个目标,可有时候,生活嘛,总归有点无巧不成书。

 

那天晚上喻文州早早就结束了全队的训练,看似平常的回了趟家——说实话从这几年来看,喻文州可是个不逊于其他任何一个队长的兢兢业业的好队长,而自然,他也很少在夏休期前回家,尽管他家离的真的不算远。

准确来说,其实还挺近的。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要的是几年来喻文州都很少不对几乎没有提出过要回家这种事情,所以看上去正常的事情搁在喻文州身上就有点反常了起来。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在第二天就要对上老对手了的既兴奋又紧张的气氛感染下,愣是没有人对这一行为提出任何的疑议,似乎真的是再·普·通·不·过了。

除了那双滴溜乱转的稚气未脱的眼。

 

喻文州打理好自己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已经过九点了,这个时间不早不晚的,总的来说还是有点尴尬,但跟联盟的脸皮叶修叶前辈处久了,连带着联盟的平均脸皮厚度都上了一层楼呢。喻队长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登时就开了门朝着目标行去。

于是惯常安安静静的宾馆五楼就无可避免的迎来了“意外”之客。

没有时间观念的喻文州赶往宾馆的途中,微草队长正好是查完了房,叮嘱着队里的几个小年轻早早睡下,然后才放心的回了自个儿的房间。正当他收拾完桌上的笔记打算洗澡的时候,突兀的响起一阵敲门声。

声音并不急促,不疾不徐的敲击节奏让王杰希有种熟悉的感觉。

微草队长放下衣物后,一边迈过横在身前的行李箱,一边思索着这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究竟从何而来,直到他站定在门前打算从猫眼里看看的时候才猛地回想起来,啊……真的是怪不得会这么熟悉啊。

喻文州,

“喻队,这么晚还来拜访有什么事吗?”王杰希在那一瞬间放弃了确认是谁的想法,一旦想到了,一切都切合了起来,包括这种有些不合常理的行为,他按了按把手然后自然的打着招呼。

而事实也没有出乎王杰希的意料,早已收回手的喻文州在门外一脸温良,浅蓝的衬衫倒是衬得他愈加年轻了,尽管他如今也不算多老,但配上那种十几岁少年常有的明朗的弧度明显的笑容,好像是真的回到十六七岁的青葱岁月,恰同学少年。

“怎么,王队不欢迎我吗?”喻文州本就唇线明晰,说话的时候笑容更加深,抬眼看王杰希的时候,有种难以拒绝的爽朗和真诚。

真违和,喻文州和爽朗。

一边默默吐槽的微草队长一边侧过了身子,尽管是没有回应对方的话,但行动已经明确的给了答复。

等不速之客进了门之后就背过身顺手关了门的王杰希并没有注意到,走廊的最尽头,刚刚走出电梯的那个娇小身影。

 

尽管是前脚后脚的时间差,但就算是在喻文州之后的卢瀚文也并没有注意到自家队长和自己的目的地一致,准确来说他甚至没精力来注意自己的前方到底有什么人,满心满眼的都扑在一会儿到底该跟小别前辈说什么了。

啊没错,蓝雨的未来在这个暧昧的时刻里站在了微草的剑客门前,有些郑重的清了清喉咙然后敲了两下门,退后一步等着房门打开。

虽然这一系列动作放在这个未成年身上有点不太和谐,但卢瀚文倒是做的蛮顺手的,至于他到底是怎么跟前台解释的能让前台放他这个未成年进来就不为人知了。

尽管很想说刘小别忽视了这个莫名其妙的敲门声,但事实是他不出门外蓝雨未来的意料,没多久就打开了房门,而也正是趁着刘小别还没看清楚门外的人时,卢瀚文凭着自己矮小灵活的身体窜进了刘小别的房间,坐在柔软的大床上乖巧的看着转过身来像是吓了一跳的微草剑客。

“刘小别前辈,”正处于生长期的未成年早已学会了一套卖萌的技巧,挺直了脊背,手有点规矩的放在膝盖上,脚却是耐不住的微微晃动,头有点歪,嘴角是明亮的笑容,“晚上好。”

“卢瀚文?!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是大晚上的,后半句刘小别没来得及问出来,就一脸卧槽的看着本来还算是规规矩矩地坐在自己床上的少年一秒扑在白色的被褥中,孩子心性的在对他来说相对宽大的床上滚来滚去,偶尔露出的侧脸有种可以称之为幸福的笑容。

还站在门边的刘小别突然没了声响,整个房间里就只有卢瀚文一个人发出的声响。不知道最后到底是怎么安排的,他竟然成了那个除队长外唯一落单的人,而这大概也正好是给了面前那个少年来找自己的方便吧。

“我说啊,”回过神来的刘小别一手摘下耳机抓了抓头发,盯着眼睛像是闪闪发光的卢瀚文说,“现在也不早了,未成年人一个人不安全,我送你回去。”

还赖在床上的少年又往里滚了一圈堪堪停在床边上,有些不开心的看着站在另一边的刘小别,“那我就待在这里嘛,这样就不会不安全了。”

“不行,你住在俱乐部还是家里,告诉我个地址,我送你回去。”唯独在这种事情上刘小别是不愿意妥协的,平常虽然吵着要PK烦了点但他还是如少年愿的和他去了竞技场,但这种夜不归宿的行为实在是……

“不要!刘小别前辈,我已经长大了!而且明天就是比赛,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卢瀚文抱着靠枕气呼呼的坐了起来,“我只是想来找刘小别前辈而已。”

作为一个成年人,刘小别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正打算继续说服卢瀚文的时候就发现少年已经打开了自己搁在一边的笔电兴致勃勃的刷起了荣耀官网。

“我还是联系一下喻队吧,你……卢瀚文你先放开我……”刘小别刚拿出手机就被未成年一把抱住了腰,顺便把他拿手机的那条手臂也圈了进去,不过相比起手长腿长的成年人刘小别,正处于成长期的卢瀚文这样抱起来就有点困难了,也只是堪堪围住而已。

卢瀚文有点艰难的碰着自己的手指,然后闷闷的开口,“队长不可能会来的,”再不机智也能猜到队长晚上早早离开到底是去干什么了。

“我就是……哎刘小别前辈!”

正想继续说明自己到底是有多真诚的少年被挣开双手的成年人一把抱了起来,然后,丢在了门外,“既然如此那你就自己回去吧,”刘小别额头青筋突突的跳着,脸色也算不上多好,“注意安全,我要休息了。”

说着就砰的一声摔上了门。

蓝雨的未来傻傻的看着刘小别一系列的动作,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但就刚才那个结果看来,他是不可能再被放进去了。卢瀚文有些失落的踢了踢门,不知何时被扔进裤兜的纸条却是随着这个动作滑了出来。

【去找你队长】

刘小别前辈,你还真是,……傲娇呢。

刚刚露出大大笑容的少年忽然又垮下脸,不管怎么样还是被刘小别前辈赶出来了啊。

 

而这边稍稍后退一点时间,喻文州刚刚踏进王杰希的房间就轻车熟路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坐在了他的床上,身边是王杰希开门时匆忙放下的衣物,手指碰触的时候还有种奇异的感觉。

“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喻队不如还是早点回去?”喻文州自认见过不少次王杰希私下里的样子,但还是没见到过如今这副模样,平时塞进裤子里的衬衫扯了一半,一角露在外面而剩下的还好好的塞在裤子里,解开的几粒纽扣松松垮垮,挽起的袖口露出一节小臂,常年不见天日而有些偏白的皮肤下能清晰的看到血管的模样。

额前的刘海有些微的汗湿,被王杰希随手拨在了一边,坐在椅子上,懒懒散散的模样像是下一秒就可以睡过去。

“如果我说确实是有点特殊的事情呢?”

几乎是难以察觉的,声音稍稍有点低哑,但在喻文州刻意的掩饰之下,听上去也和平时没有什么差别,而正因为犯困而有些迷迷糊糊的王杰希也没听清蓝雨队长话中的深意。

“那就说吧,我去倒杯水。”一提到“正事”王杰希就强迫自己清醒了过来,尽管是强撑着但也确实比刚才好了不少,正打算站起身却被不知何时靠过来的喻文州一把扯住,他有些不解的看了眼喻文州,然后扯了扯自己的手臂,“喻队?”

“杰希,快半年了。”

喻文州似乎也是放弃了掩饰自己话中的意思,难得直白的话语倒是弄的王杰希一愣一愣的,这两年来喻文州确实是没有把这档子事摊开讲过,但是偶尔一点小动作一些暧昧的话也说明了不少事。向来清明的王杰希也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他哪里会不知道。

仔细算起来也确实是要半年了,这段时间被叶修一闹似乎也一直都没什么时间再见。

可是,

早已彻底清醒的王杰希就着这么一个奇怪的姿势,轻叹了口气,“喻队,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喻文州一瞬间有点想不明白王杰希为什么会拒绝自己,正如王杰希清楚喻文州对自己有意思一样,喻文州也知道王杰希那点藏在沉稳之下的小心思,尽管谁都没拆穿谁,但各自都是心知肚明心照不宣。

而今天他率先给挑明了,本来应该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怎么全都不对劲了?

不过也就是那么一瞬的恍惚,喻文州也是个聪明人,他立刻就明白过来王杰希在顾虑点什么,尽管是这个时候了他到底还不是把自己放在最优先的位置。

纵然是想清楚了这点,喻文州也有点难得的不依不饶,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敛去笑容的脸显得无比严肃,“为自己考虑一下吧。”

刚调整了个姿势试图让自己舒服一点的王杰希僵了几秒,然后看似自然的拿开了喻文州的手,“我送喻队离开吧。”

还不是时候。

失算了一晚上的喻文州最后还是拒绝了王杰希的好意,在王杰希打算跟着出门的时候按住了他的手,“不早了,王队也早些休息吧,蓝雨离这不远。”

“路上当心。”

 

在王杰希门前站了几分钟的蓝雨队长难掩失望的摇了摇头,看了眼时间就打算回俱乐部,转身的时候却正好看到不远处被关在门外的未成年。稍稍想了一下也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喻心脏毫不迟疑的朝着蹲在门前的少年走去。

“瀚文。”

卢瀚文听到脚步声抬头的时候正好和那声熟悉的称呼对上节拍,“队,队长?!”

“这么晚在这里干什么?”

喻文州微笑如旧,却有点心情不好般的凉气。

“没什么,我要回去了。”

说到底还是嫩啊。

“是因为刘小别吗?死皮赖脸不顶用吗?”

自己不痛快也得戳戳别人的不畅快呢,喻文州难得这么想着,虽然对象是自己队里的少年有点不地道,但是,总的来说还算是同病相怜的两个人啊。

“……队长!”被狠狠戳了痛处的少年正打算跳脚的时候,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视线瞟了一眼喻文州身后的走廊,像是明白了什么,“不过队长也差不多呢。”

突然开窍了啊死小鬼。

被反将了一军的喻文州有些语塞的看着洋洋得意的少年,若无其事的揉了揉卢瀚文软软的头毛,“不早了,回去吧瀚文。”

“哈哈哈哈被我说准了吗队长?!”到底是个孩子的蓝雨未来双手撑着后脑,笑的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瀚文,总的来说我的处境要比你好得多,”喻文州对于败在一个未成年手里有点不开心,但是一想到这个是蓝雨的未成年又有点微妙的感觉,他似乎有点理解魏琛当年的感受了。

本来还笑的开心的少年瞬间变了脸,眉眼都耷拉了下来,“队长,求不提……”

呵。

虽然两个人互相在戳痛脚,但是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啊,到底都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了呢,可怜的暗恋者们。

—END—

评论 ( 6 )
热度 ( 60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