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喻王】Just a lie 01

可惜lft不能弄成斜体

以前写的,在这里丢一下,不知道何时会码完

 

你什么都没有做错,事实上可以说是什么都没做。

不过是撒了个谎。

 

这个季节的北京很少能见到明朗的天,一片阴郁的压下来就跟那个时候的暴风雨前夕一样,透着令人不舒服的气息。捧着玻璃杯的男人看上去有些失力的陷在柔软的沙发里,左侧是明净的落地窗,而窗外,高楼林立。

——就像是个监牢一样。

男人有些头痛的放下手中温暖的水杯,像是神游一样没轻没重的揉着太阳穴,他一点也不惊讶自己会想到这样的比喻,准确来说他已经习惯了那个人对他的影响,连思维都快要同步的深度。

 

“我有我必须要做的事情,我很抱歉在这个时候离开。”

“如果你还愿意等,那么请给我三年时间。”

“三年后,还是这里,一切尘埃落定,我来等你。”

 

呵。

 

刚刚还闭着眼似乎是打算休息的男人像是想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随手拿起了玻璃杯,起身离开了暖红色的沙发,眼底,一片清明。

而唯一与这里风格不符的东西被他无情的留在了那扇落地窗前,一旦拉上门,就是两个世界。

黑白灰和暖橙红。

 

就跟他的现在和过去一样,对比鲜明。

 

 

“我说你真的不打算重操旧业了吗?守着这么一个小咖啡屋就甘心了?”叼着烟的男人丝毫不在乎这里是明令禁烟的场所,“说实话你当时这么跟我说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失望的,王杰希。”

“那又怎么样?我觉得现在挺好的,安安稳稳,没有任何威胁……”

“你到底是害怕不安定,还是害怕那个人?”王杰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男人直切要害的一句话打断,然后陷入难堪的沉默。

“叶修,你又何必……”王杰希无意识的摩挲着手里的咖啡杯,或许连他自己都还没察觉到的指尖微微颤抖,“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甚至是你,也已经从那里退下来了。”

没有人愿意靠近这块地方,无论是顾客还是店员都默契的绕开了这里,不单单是烟雾缭绕,也是过于压抑。

“我不该多说什么,但是王杰希,你胆子太小了。”叶修神情惬意的靠在柔软的沙发里,说出来的话却和那副样子有着巨大差异,“你甚至,连摆在眼前的真相都不敢去碰。”

 

过了很久王杰希才发现,叶修说完那句话就起身走了,而他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直到咖啡凉透,脊背僵硬。

店员早就离开了,也贴心的放下了卷帘门,昏暗的灯光之下只有他一个人在为这种荒谬的事情神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杰希随手把杯子扫翻在地,落在厚厚的地毯上敲出沉闷的响声,他直直的盯着头顶的灯,似乎是从喉咙深处发出嘶哑的笑声,直到咸涩的液体毫无预警的滑落,“你说得对,你们说的都对。”

 

大约是十年前吧,具体的时间大概也没有人会仔细去记,或者说这些事知道的人基本都快死绝了,活着的不愿意提也不愿意见。

 

 —TBC—

评论
热度 ( 4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