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双杰】疾风

OOC严重慎入

大家七夕快乐 

“啊啊啊要迟到了,今天是张老师值班完了完了完了!”少年紧紧抓着半挂在身上的书包一边脚步飞快一边又悲愤的小声念叨着,也来不及管没扣好的衬衫就急匆匆的跑进了校门口。

当少年还在惊讶没有人拦下他的时候,一双手直接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平时听起来温润如山泉的声音现在也像是地狱的呼唤,“乔一帆同学。”

“啊,是,张……不对王老师?”乔一帆僵硬的转过身之后才发现拦住他的不是张新杰而是王杰希,虽然是要好相处了一点但结果明明都是一样的啊,乔一帆悄悄的吞了口口水等着王杰希的下一句话。

“扣子扣错了,放心你还没迟到,快进去吧。”王杰希看着学生一脸紧张的样子有些好笑的扬了扬眉,短短的一句话里是快要掩藏不住的笑意,“新杰他今天有点事,我代班了。”

 

好不容易逃过一劫到达教室,但乔一帆的模样像是一直都没有回过神来,有人叫他会慢半拍就算了就连已经那么熟悉了的同学都会认错,这根本就不是正常模式啊?!高英杰有些担忧的瞄了一眼乔一帆,正打算开口询问的时候,

“这堂课我们进行一次测验,该收收啊。”叶修夹着一摞数学试卷慢悠悠的晃荡进教室,“就一个小测试别紧张啊。”

卧槽数学考试收什么收啊?!又不会有什么答案印在资料上这么爽的事情!

孙翔一手撑着下巴狠狠的盯着叶修,嘴里还不停叨念着,“敢不敢发快点,说好的就一堂课时间,这发一发就十分钟没了怎么回事啊?!”

看着从前排传下来的试卷,高英杰不得不暂时断了和乔一帆讲话的念头,开始和这‘小测验’进行痛苦的搏斗。

——只不过这考试中高英杰还是时不时的分神往乔一帆那边瞥,看到好友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只能急在心里说不出话,眼神倒是更加焦虑起来。但是这样子放在他自个儿心里当然清楚是在担心朋友,可搁老师那就是赤裸裸的抄袭了,这可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啊高英杰同学。

看上去懒洋洋的打着瞌睡的叶修时常扫视教室,高英杰频频张望的模样当然就落在了他的眼里,无比清晰。

不过,

“还有五分钟啊,一会准时交卷,别拖课啊,你们不是最讨厌拖课了吗?”叶修一边说着一边瞄了瞄前排同学的试卷,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加油吧少年们。”

等等叶老师你最后一句画风不对啊!?

被深沉的眼神扫过的刘小别同学默默的放下了搁在左耳朵上的手,有点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趴在桌子上低声嘟囔了一句。

藏在袖子里的左手悄悄握紧了什么。

 

叮铃铃——————

下课铃声倒是从来不会迟到,高英杰交卷的时候又趁机看了一眼乔一帆,但视力问题到底是看不清被好友故意遮挡下的卷面,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把自己的试卷叠在了讲台桌上。

 

“一会中午,高英杰,乔一帆还有刘小别到我这来一趟。”讲台上的叶修一边熟练的收着试卷一边像是老友般熟稔的念着几个名字,嘴边还带着点和善的微笑,倒不像是老师找谈话的样子。

然而事实证明,叶修是个影帝。

“你们不会是刚才作弊了吧?!”后排的孙翔踢了一脚刘小别的椅子,线条流畅的一双眼里满是精光——妈的终于有好戏看了。

读出了后桌潜台词的刘小别不堪重负的捂住了双眼,一副颓废的样子塌下了肩膀。他娘的他不就是考完没事干听会歌吗,叶修你眼睛别那么亮行不行啊,给不给活路啊这?!

“一帆,你刚才……哎,一帆!”听到自己名字后有些愣怔的少年瞬间反应过来自己是因为什么被请去喝茶了,不过应该没什么关系,更重要的是乔一帆。

结果,往常性子好到几乎可以说是老好人的好友竟然,竟然,竟然不肯跟他讲话?!

高英杰觉得有点小小的心碎。

 

“你们谁先开个门?”刘小别从教室里一路晃荡过来的时候发现乔一帆和高英杰早早就站在办公室门前了,“不对,你们在……”

“嘘——”

高英杰紧张的压低了声音,虽然刘小别自诩是个正直的人,但这摆在眼前的八卦实在是忍不住啊!

内心激烈的斗争之下他最终也是凑到了两人身后……

 

“大眼啊你怎么还没去吃饭?”叶修似乎是在办公室里解决的午饭,这时候正收拾着桌上的碗筷,“再不去食堂估计就没饭了吧?”

正对面的王杰希一边写着教案一边随意的瞥了一眼吃饱喝足瘫在椅子上的叶修,“今天下午没我的课,我在等新杰。”

“老张下午回来啊?我以为他今儿个都不来了。”叶修伸了个懒腰随手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哦对了,你们班学生是不是最近太活跃了点?”

“怎么了吗?”手头上的动作一顿,一不小心就在教案上留下了乌黑的墨痕,抬头的瞬间正好看到门缝的几双眼睛,“你看见了?”

“早就啊,这技术也太差了不知道谁教的。”

“叶……”

“你们在办公室门口干什么?”熟悉的清朗的声音打断了王杰希的下一句话,门外的三个少年瞬间散开一条路,高英杰一脸惊慌,乔一帆惊慌里稍稍藏着那么点好奇,而刘小别却是别过脸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张……张老师好!”乔一帆抬头看了一眼张新杰然后又瞬间低下头,顺势就看到了他左手上拎着的塑料袋,还带着饭店的logo,是给王老师带的?

“嗯。”张新杰也没在意学生奇怪的眼神,直直走到王杰希身边把袋子搁在桌子上,然后随手拉了把椅子就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我要是晚点回来你是不是连饭都不打算吃了?”

被指责的人也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整理了手边的书册,把饭菜小心的摆放在办公桌上,“所以你得尽早回来啊,吃了吗?”

“没来得及,我要了两双筷子。”张新杰把餐具从袋子里抽出来在王杰希眼前晃了晃,“要委屈王老师跟我一起吃了。”

“也好。”随便拿了一双筷子,王杰希温和的微笑,不同于平时所见到的对学生的包容,更像是恋人间的温柔……恋人?!

乔一帆觉得从早上开始自己的脑子就有点不太对。

然后接下来听见的话让他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新大门?!

 

“哎哟我去你们这都老夫老妻的了还在这里光明正大秀恩爱,要不要脸?!”

 

老夫老妻,

夫老妻,

老妻,

妻。

……………………

这一定是一场梦。

乔一帆悄悄的扭了一把自己背在身后的手臂,然后疼的面部扭曲。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把人孩子都吓成什么样了,还不快收敛点。”

“一帆?一帆!”高英杰这时候也顾不得三位老师的视线都集中在他们那块,慌慌张张的摇着乔一帆,试图唤醒怔住的好友,“喂……”

“啊英杰,我没事,不好意思。”少年不知所措的看了一眼在场的人,然后退后了几步,若不是因为叶修指明了找他们有事,他可能都要转身跑了。

“叶修!”刚才因为叶修的话而急忙站起来的王杰希瞪了一眼一边置身事外的始作俑者,“你找他们有事?”

“本来有点,不过没什么大事,算了算了都回去吧。”叶修大度的一挥手,门口的三个学生就树倒猢狲散不对总之就是立刻跑回了教室,“你们慢慢吃,我去洗个碗。”估计其他人一会也要回来了,呵呵,怎么能我一个人被伤害。

随手点了根烟就拿着碗筷往洗手间走,正好跟走进来的肖时钦擦了个肩,对上叶修意味深长的眼神,肖时钦觉得有点不太好。

 

暂且不说办公室中午到底发生了什么鸡飞狗跳的事情,总之大体来说算是无波无澜的过去了一天,孙翔期待的好戏也被叶修的一挥手直接打散,刘小别和高英杰都松了口气,唯独乔一帆还是早上那副样子。

放学的铃声如期响起,而老师也难得的没有拖课,愈发热闹的喧吵声充盈了整个教室,连站在门口的班主任都没办法阻止情势继续发展。王杰希无奈地叹了口气,看了眼比自己班要安静不少的隔壁班,却也没有阻止这种有更放肆倾向的吵闹。

乔一帆离开的时候正好混在一群学生里面,王杰希那时正在和卫生委员讲话并没有注意到,也没办法实现想和那个孩子聊个天的愿望了。

明天估计就没什么效果了吧。

王老师觉得自己有点失败。

 

“一帆,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在少年身后跟了一路的高英杰终于是忍不住叫住了乔一帆,“你从早上开始就不太正常,而且都不跟我说话?”

走在前面的少年被一把拉住,然后立刻转过身握住好友的手,神秘兮兮的低声道,“英杰,王老师和张老师是不是……”

“啊你才知道吗?”被握紧手的少年睁大了眼睛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人,“难道不是全校都已经……”

轰隆。

乔一帆觉得自己果然是打开了新大门。

为什么自己一直不知道啊?!

说好的全校都知道呢??难道我不是全校这个集合里的吗?!

 

“一……一帆?你还好吗?”

不,我一点都不好。

少年瞬间松开手,动作自然流畅,除了脊背有那么点僵硬外倒真是和平常一模一样。

“等等我啊!你今天早上到底是怎么了?!”

我绝对不会告诉你我早上听见王老师喊“新杰”那个时候,他的眼神和语气都完全不对劲的。

“啊原来是这个啊?”

“哈?!我说出来了?”

“哈哈哈没关系的啊,大家一开始都有不习惯的,过段时间就好了。”

还真不想习惯啊,

不过一旦接受这种设定,想想还是挺带感的。

 

今天的乔一帆也觉得很心累。

 

 

—END—

评论
热度 ( 14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