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伞王】素锦

好好好好好我写完了!!!小学生文笔憋槽我!!!!

名字随便取的,反正翻翻myLo也知道我多取名废了心塞

最后!求!伞王!投喂 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相信人能够死而复生吗?

好吧,或者说,

你认为灵魂存在吗?

如果人能还魂,

再过无稽之事也会有合理之由……

 

 

嘿,别那么严肃,开玩笑的。请放心,这是一篇严谨而科学的文章,不会有任何的超自然现象,但是你得允许我玩点恶作剧,营造一点美妙的气氛。

好的好的,我不闹了,我们的主角正在紧急的赶往“片场”,可是我几乎已经等不及要将这一切展开,虽然有些为时过早,但这的确是个足够吸引人的故事,愿意一道吗?

 

 

王杰希和苏沐秋熟起来简直就是一段令人无法描述的莫名其妙的经历,连当事人都基本会避而不谈,用王杰希的话说,那根本就是一段披着美梦外衣的噩梦。

可是,这样的言辞,可就更让人在意了啊,我亲爱的魔术师王杰希。

——哦不对,这个时候还不能称呼他为魔术师。

 

那是个美妙的夏天末尾即将入秋之际,哦好像很多事情都发生在夏天,果然是个热情的季节,所有或刚硬或柔软或宁静或燃烧的故事统统发生在这个背景之下,沉寂了一个冬春的能量一点点苏醒然后爆发。

 

苏沐秋是杭州人,不过得加个定语,看上去的。

这俩兄妹的确是在杭州的孤儿院长大的,但在他们被留下之前,其实是妥妥的老北京居民。只可惜被亲戚带到杭州之后连户口也一并改了,这不,在一个地方待得久了,该变的不该变的得变化了,由不得人。

只是这事吧也没几个人知道,仔细数起来也不过是孤儿院保管资料的老人和他们的亲生父母以及那些口口声声好好照顾孩子转头就不管不顾的亲戚们,一个没必要通知他们,两个对于这个现状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一群是无心去管。

——不过这是正常情况,有一种东西叫做反常,也可以称之为变异,变态也成。

北京那块,有人记得他。

不过也不能算记得苏沐秋是谁,就是有点印象。

苏沐秋长苏沐橙几岁,这俩被从葬礼上带出来到杭州的时候,苏沐秋也不过五岁左右,抱着刚刚两岁的妹妹,好像是懂了又好像不懂的听着那些掺杂着金钱酒肉气味的嘱托,茫然的看着为了一张遗嘱凶相毕露的“亲人”。

然后被甜蜜的邀请迷惑,双双被送到了杭州的孤儿院,从此苏沐秋再未见当时的那些嘴脸。

 

不过说起这个,有点偏离之前的话题,其实北京那块记得他的人也不多,就是一个大院里的,有时候一块玩玩也稍微熟悉点的那些。

其实要是问苏沐秋小时候谁跟你玩过,他八成谁都说不出来,最多笑嘻嘻的说一句,“这不是我妹妹吗?”但如果要是掐着关键词,比如说[大小眼]去问他,那他估计就清楚了,这个人啊,真的是想忘也忘不了。

——标志太鲜明了啊。

不过这事知道的人就更少了,九成九都在北京待着呢,苏沐秋想有人问他也得巴巴的跑到那个老城去,可是他懒啊,而且这种乐颠颠的千里迢迢北上结果惹的一身骚的事苏沐秋可不乐意干,更何况最让人难过的还不是恶语相向,人家也许压根就已经把他给忘了,那种看陌生人的眼神才是最难受的。

他又不是自虐狂。

苏沐秋咬着冰棍的木棒,湿黏黏的手蹭了蹭衣角然后牵起了妹妹干燥小巧的手,“走,哥哥给你买冰淇淋吃。”

 

后来两兄妹先后上起了学,苏沐秋关于这个问题的思考也就渐渐的淡了下去,就这么淡然无波的,苏沐秋和苏沐橙一块在这柔软的南城里生活了数十年,甚至连他们自己都要忘记了,自己曾经是北方人。而一切的转折都是从那个夏天开始的。

那年苏沐秋15岁,苏沐橙12岁。

他遇上了荣耀,而他们遇见了叶秋,哦不,是叶修。

 

“再来!”

“我饿死了,没力气。”

“吃吧你!”苏沐秋把一块面包狠狠的塞进了瘫在椅子上的叶修的嘴里,“快起来,boss刷新了!”

“卧槽?!蓝晶骑士?怎么现在刷了……”叶修咬着面包看上去恶狠狠的操纵着角色,但实际上手上的动作依旧是细致而精妙,“沐秋?你干嘛呢?”

秋木苏第一次没有及时跟上一叶之秋的动作,而是愣愣的站在原地,苏沐秋有些惊愕的看着画面右侧的魔道学者,刚刚那个声音……

“苏沐秋!”

“啊啊知道了知道了,”还有些呆愣的少年被叶修一声大吼叫的瞬间清醒过来,手指稍稍掰开耳机揉了揉耳朵,“你想喊聋我吗?”

视线又一次偏移然后修长的手指敲击,一连串技能流畅而优美,难以击破的连锁,他有些挑衅的看了看冲到他们侧面的魔道学者,后来才意识到,电脑另一面的那个人看不见他的表情。

“你们赢了。”自从主动权被一叶之秋和秋木苏把握之后,魔道学者就再没进行过攻击,只是在一旁观看这场璀璨而宏大的‘烟火’,“另外,苏,沐秋?”

“啊哈哈,”苏沐秋尴尬的笑了笑,声音有些干涩,“你好。”

“……算了。”还处在变声期的少年音有种奇异的好听感,“我先走了。”

魔道学者转身时,手中的扫把扫出灿烂的星尘,那一瞬间好像是迷了苏沐秋的眼,他下意识的开口,“王杰希?”

 

阳光温柔的透过干净的玻璃,一丝一缕的充满了整个空间,坐在窗边的少年咬着勺子有些不满的看着对面笑嘻嘻的人,“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认出来的?”

一边说着一边又舀了一勺蛋糕,视线倒是一直盯着对方,“喂,说话。”

“你就这样瞒着你爸妈跑出来真的好吗?”对面的少年不慌不忙的喝了口饮料,也不打算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毕竟,你还是未,成,年啊。”

“打过招呼了,我说苏沐秋,明明是你硬要我出来的好吗?这倒打一耙是怎么回事?”少年瞪了一眼泰然坐着的苏沐秋,“我记得明年就要举行职业联赛了吧,你参加吗?”

温和的光洒在苏沐秋素白的衬衫上,浅色的瞳孔在阳光映照下更是熠熠生辉,那一瞬间的眼像极了映照星辰的模样,“当然!第一赛季的冠军我一定会拿到手!”

那个时候意气风发的少年铿锵有力的誓言掷地有声,十几个字藏了满心满眼的骄傲和憧憬,像是神迹一样印刻在王杰希的脑中,此后多年从未遗忘。

 

“苏沐秋?苏沐秋!苏沐秋!!!”

浸了血液的手机被扔在一边,听筒里传出模糊而嘶哑的喊声,却再也听不到那个人的回应。他没办法挂掉那个电话,就这么傻愣愣的坐在电脑前听着1000多公里以外车喇叭的鸣叫声,像是隔了一层薄膜,声音变得混乱起来,他听不真切也不想听清楚。

嘟,嘟,嘟,嘟——————

 

“等等,先别急着走啊,”嘉世死不露面的队长在比赛结束后一把拦在微草队员面前,目光直接越过当时的队长副队长落在了队伍中央的小队员身上,“你就是王杰希吧?”

然后出人意料的看见方士谦一把拉过王杰希藏在自己身后,“叶秋你想干嘛?!先说好啊杰希是微草的!”

“哎哟老方你别一副护犊子的样子,小心教出来的孩子都跟你一样,”叶修侧过身认真的打量了一会王杰希,然后从裤袋里摸出了一个纸袋,说是纸袋倒更像是信封的模样,灯光下还能看到一些已经磨损了的隐约字迹,“沐秋给你的。”

那个恣意的斗神第一次在人前垂下了眼,却仍旧是毫无波澜的把信封递了过去,“大概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吧,我一直遇不到你,也没有打开看过,不知道迟到了这么多年……”

被挡在副队身后的少年稍稍用力示意方士谦让个位置,然后接过那个有些陈旧的信封,有些恍惚的摩挲着,“对不起……这几年我不敢……”

“别难过,”叶修揉了一把王杰希软软的头发,然后恢复了那副天上地下老子最屌的模样,“沐秋的荣耀一直都在。”

 

【阿修什么时候也这么矫情了。】

叶修完成了任务之后就直接追着早早离开的队员回了宾馆,王杰希却是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跟在队伍最后,直到耳边响起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细微的,他的身体僵硬了几秒,然后紧张的朝四周张望了一下,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稍稍舒了口气,继续跟着队伍前进。

刚才那句话是幻觉吧,一定的。

尽管这么安慰着自己,少年依旧是觉得越来越冷了,他下意识的抱紧了双臂,轻轻摩擦着,“别开玩笑了,不可能的吧。”

低声的自语有种自嘲的味道。

“杰希?”不知何时方士谦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和性格完全不符的温雅的眼担忧的看着他,“你很冷?”

手掌搭上少年消瘦的肩膀,掌心的热度透过薄薄的T恤清晰的传递过来,“你也是,都要秋天了也不知道多穿一件,感冒发烧了可不是好玩的。”

“前辈,我没关系的,只是有点不适应而已,现在就好多了。”王杰希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那双眼倒还是认真的看着方士谦。

既然看上去不舒服的人都拒绝了,方士谦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一边暗自担心一边走到前头去安排一些战队事务,也因此他错过了那个时候少年脸上一闪而过的惊慌和欣喜。

 

【喂,王杰希,你不会以为我是幻觉吧?!】

又来了。

少年低垂的眼里是难以掩藏的惊惧和不自觉喷涌而出的喜悦,“苏沐秋?你不是……死了吗?”

【是啊是啊,我死了,三年前就死了,墓葬在南山,你什么时候可以去看看。】阴冷的感觉飘荡在耳边,王杰希下意识的转头就和半透明的苏沐秋脸对上了脸。

“啊唔——”刚刚要发出叫声的少年就立刻反应过来自己捂住了自己的嘴,向朝自己看来的队员们摇了摇头示意无事,然后压低声音,“那你……是背后灵?!”

【喂喂喂别这么直接啊?!不过阿修看不见我倒是出乎我意料了。】

“这不太正常吧。”上车的时候王杰希向队长点了点头就窜到了车后厢,完全反常的举动,“你已经死了啊。”

【哎我说你别提这么让人伤心的事情好吗,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反正我醒过来的时候就这样了,至于阿修交给你的东西是我临死前拜托他的。不过最后竟然会附在它上面我也是吓了一跳。】

说起来信封里到底是什么东西还真是让人好奇的要死,王杰希小心翼翼的拆开了封口,“你在里面放了什么啊?”

【你拆开就知道了。】

搁了三年的信封看上去有点不堪折磨的样子,好像下一秒就会因为动作过重而变成粉末。王杰希拆开之后更是紧张的抬起信封倒出了里面的东西——他再熟悉不过的物件——荣耀账号卡。

“这是?”

【你还记得那个时候老和你组队的小牧师吗?】

“那是你?!”

少年握紧了手中第一区的账号卡,一双眼就直直的盯着窗户,边的灵体苏沐秋。

【对啊,我看你总是一个人单刷太可怜了嘛。】

 

“这里,按你的操作方式可以再快一点的,杰希,你最近……”

“我需要改变,不该是大家来配合我,而是我来配合大家。”

室内放映机安静而寂寞的运作着,十几个人没有一个出声,屏幕上的魔道学者无声的挥舞出流畅的轨迹,它的操作者却站在对面同样无声的坚持着放弃。

【你真的要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吗?】

半透明的灵体一路飘过静默的微草队员,直直指向屏幕上因为一个扫尾而满布星尘的王不留行,【这是独独属于你的。】

“我既然来了微草,那我就不再是孤身一人的王杰希,从我以微草一员的身份站上赛场的那一刻起,我的荣耀就是微草。”

不单单是在回答苏沐秋的话,也是在向所有的队友,他的账号卡,他的荣耀宣誓。

他就是站在那里,还没长开的身体却让人觉得那个人高而大,但他却不是将万丈光芒踩于脚下,而是这万千璀璨星芒环绕其身。

 

【哎大眼啊,今年跟我上门去见见我爸妈吧?】

无所事事的苏沐秋在王杰希的宿舍里飘来飘去,偶尔瞥一眼桌上的笔记,无奈的挑起另一个话题。

“行,过两天就清明了吧?”被打断的王杰希也只是握住那只覆在账号卡上的冰冷的手,真是奇异,明明只是个死掉的灵魂,明明人鬼两相隔,可他就是碰得到他,他也能感受到他的想法,可怕的默契感。

【对,想当初爸妈的葬礼还是你们家一手操办的……】

“你想沐橙吗?”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来那个柔软的小女孩,和他哥哥不过仅仅一字之差却柔软美好的不像话,和苏沐秋相比,他们看上去根本就是两个极端,但却同样有一颗坚定而温柔的心。

【沐橙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怎么可能不想。】

“清明的话她会回来吗?”

苏沐秋突然懂了王杰希提起苏沐橙的原因,可是……

【难说,……】

“那提前一天拜祭完伯父伯母我们就赶去杭州吧。”王杰希看了眼日历,“时间还赶得及。”

【不是我说,你去杭州不怕嘉世直接把你绑在那了,好歹你也是个劲敌啊,微草队长,嗯?】

发现时间不早的男人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随口回应,背对着苏沐秋的他看不见站在灯光下的那个人笑的开心,倒不像是个幽怨的鬼魂。

“我带着家属,不看僧面也得看看佛面吧?”

【哈哈哈哈他们又不会承认我的。】

 

清明节前一天一大早王杰希就一个人开车去了郊外的墓地,在此之前他也只和方士谦一个人打过招呼,可以说除了他们三个人大概谁都不知道这两天他消失去了哪里。

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安静的越过一列列来拜祭的人,一步步往上走,身边人逐渐少了起来,风却渐渐响了起来,刚买的白花上还沾着点水珠,风一吹就尽数洒在了男人身上,他也不介意什么,转身就走到了一座墓碑前。

弯腰温柔的把花束放在墓碑前,眼前的照片还是那个时候依旧年轻依旧美丽的一双人,王杰希从口袋里小心的拿出账号卡搁在花束旁,然后就站在一旁。

【爸妈,十多年了我终于是又见了你们一面。我和沐橙都过得很好,沐橙她啊现在也有坚持的东西,变成了坚强的女孩子。我现在日子过得也悠闲,对了你们还记得杰希吗?那个时候和我们一个大院的,我们在一起了。】

说着他也就抬头看了一眼,正好是对上王杰希看过来的眼,两人,不对一人一鬼相视一笑,苏沐秋站起身飘到王杰希身边揽住肩膀,【虽然有些问题有点麻烦,但是我们的真爱足以克服一切!】

王杰希好笑的拍了拍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果然正经不过三秒啊。

“我们在一起了,所以以后的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王杰希?”一身素色的少女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哥哥墓前的人,说实话如果不是也加入了嘉世,她可能永远都想不起那个时候的小玩伴了。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有空就来了,你哥哥他过得很好。”

“嗯……”苏沐橙有些不解的看着王杰希,明明……

“叶修一会也过来了吧?我先走了,对了,我和苏沐秋,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了。”

开玩笑吧,但是那双眼睛完全不像是恶作剧的样子,满满的真诚和期待,她也无法说出拒绝的话,“这样啊,那祝你们幸福,替我向哥哥问声好。”

“好。”

【沐橙我就在你身边啊,你都看不见我还真让人难过。】

 

这样就好,苏沐橙站在墓前看着王杰希离开的背影,也许,他真的能见到哥哥也不一定,毕竟,那个时候哥哥做梦的时候告过白啊。

喜欢的人,大概是真的可以触碰的吧。

 

 

那么到现在为止这个故事也差不多要告一个段落了,你说开头那段?啊那个我可是胡扯的,都说了是恶作剧了嘛,他们的故事在死亡结束也从死亡开始,我怎么可能忍心否定这一切。

所以啊其实开始那两段才是真正的调剂气氛的,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而接下来的一切也许都将好预料,因为啊

真爱是可以克服一切的嘛。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