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全职高手】饥饿游戏11

我终于!又码出来了!但是我还是觉得OOC特别严重!特别是羊习习QAQ翔儿苏憋找我谈人生啊!!

还是一样凑合这看看吧QWQ!!

基本上场内我的部分已经结束了!!!

没有王叶王!没有!

 @呆九脑洞满满文力负  

自从略带腥气的潮水散去之后,那片海滩平静的就像是凯匹特的中央广场一样,除了王杰希愈加沉重的呼吸,没有任何异常,而事实上,这本身也可以算是一种异常了。

“我们现在要做的不该是坐以待毙,王杰希,你把这一切都戳穿了就得负全责。”叶修随手抹掉沙滩上的图案,且不论凯匹特的人有没有看到,这些东西多放一秒钟都会有可能引发更可怕的灾难,“还是说,你现在开始后悔了。”

声音沉稳却有点难以察觉的愤怒,不是燃烧的感觉而是会让人冷到骨子里的怒火。听到那句话之后一直垂着头没有说话的王杰希突然低声笑了出来,“叶修,你在害怕吗?”

没有一丝一毫的嘲笑意味,只是陈述的口吻,像是老友间的互相取笑。

蹲在一旁的孙翔突然觉得他有点难以融入这种氛围,这种失败的认知让他感到有些烦躁,甚至从而更深的加重了对王杰希的反感,而表现在动作上就是他站起身往其他的方向走去。

“你要去哪里?”

即使不转身他也知道两个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而这让他有种隐秘的快感但片刻即逝,“只是在四周走走,不会太远。”

听到这句话的叶修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孙翔居然也会这么温和的回答他问题似的,转头和王杰希对视了一眼,然后憋着差点就要漏音的笑声摆了摆手道,“去吧去吧,别走去那边那块区域,时间……孙翔!”

叶修还来不及说更多,孙翔就已经走进了那片继洪水区之后的死亡区域,而按照他默数的时间来计算,一切即将爆发,而孙翔甚至没有把弓带走。

而也就在那一瞬间光线突然黯淡下来——王杰希踩灭了火焰,“我们别无选择。”

叶修掂了掂手里漆黑的长弓,垂下眼默然几秒,最终叹了口气,“你说的对,我们只能跑。”

What we can do is just running.

 

Clock,

Run,

and……Light.

 

“孙翔!”

“孙翔!”

……

刚踏进这块区域的时候,一种不详的感觉就升腾而起,而孙翔也像是无缘无故的失踪了一样,就好像是,被这片丛林吞噬了。

“这么找不是办法,他状态不太对,我们分开找,尽量缩短在这里待得时间,来得及的话往回跑……不,不对,往下个区域跑!我想我明白Light的含义了,无论如何一定要到下一块区域,叶修,记住这个!”王杰希骤然醒悟一样,声音愈加急促甚至带着点尖锐的气音,没有时间向叶修解释更多,他们已经无法避免这场硬仗,那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快,尽一切可能快一点,再快一点……他还想活着回去啊。

 

——活着,等我回来。

 

十二个小时前的一切都清晰的如同刚刚过去。

 

隐藏在夜色里,漆黑的鸟啸叫着飞过那片天空,零零散散三五成群的停在各处的树杈上,又一场戏开演了。

 

除了时不时响起的鸟叫声,这片丛林里就只剩下他踩断树枝的声音,孙翔有点后悔一个人走进这里甚至没有带上武器,不,不对,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衣服处不太明显的一个豁口,金属的触感让他瞬间缩回了手。

就在他准备转身回去的时候,尖锐的成群的像是要穿透耳膜的鸟叫声瞬间响起,一声响过一声,接连不断,他从未想过鸟叫声也会这样让人恨不得去死。

但很快孙翔就发现有些细碎的声音掺在鸟叫声里,而且越来越响,直到鸟的声音全部被掩盖下去。

“孙翔,小翔!啊——!”

捂着耳朵的男人茫然的抬起头,他似乎听见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声音,“哥哥……?”

“救我!救命!救救我!”

“哥!!!”

他从来没听过那样痛苦的声音,像是硬生生撕裂喉管爆发出来的,像个火花一样瞬间点燃了导火线,将他心里狠狠压下的仇恨瞬间引爆,把所有的理智全数掀翻。

“救我!啊啊啊——!”

母亲,父亲,哥哥的声音全部扭曲在一起可是这似乎已经无法再影响孙翔,倒不如说他已经被彻底煽动了。

修长却不可避免沾着污垢的手指抽出那把紧贴着肌肤的匕首,冰冷的刀刃反倒让他稍稍冷静下来,但下一秒追逐而来的鸟却让他再次不得安宁。

我来救你,

我可以做到的。

不过只是,

复仇而已。

 

他的思维还很清晰,那些足以让人精神崩溃的叫声却成为了他一步步向前的背景音,没有比这更惨烈的背景,也没有比这更能激起他压抑下的仇恨。

谁都懂得规则,可多少人能放得下。

 

数米开外的王杰希一手捂着耳朵一手顺势向四面八方各开了几枪,其实也不过是在浪费弹药,学舌鸟太多,他能做的不过是尽快找到人或者尽快离开。

“孙翔!你他妈到底去哪了!”

嘶哑的吼声反倒是在这些尖锐的叫声中鲜明了起来,以至于下一秒他就看见孙翔出现在他面前。王杰希松了一口气似的正欲走向孙翔,却被瞬间暴起的另一种声音震住。

——那一年他最后杀死的人。

伴随着孙翔逐渐加快的脚步,王杰希才理清楚他们初见时对方为何有如此厌恨的目光,原来这么早就结下了。

而不过回想了几秒,凛冽的寒光就冲着他的咽喉直直刺下,顿时杀了个措手不及,王杰希来不及闪躲,只是勉强用右手格开刃面然后堪堪侧过身子从一边擦了过去,避开了致命部位。

“孙翔你冷静点!你想我们都死在这里吗!”纵使他如此吃力的吼叫着,那冰冷的含着血腥气的味道始终在他的身边追逐,就像是毒蛇一样寻找着一击毙命的机会,而飞在他们周围拍打着的鸟也成为了毫无影响力的空气。

王杰希的优势从来都不是体术,而此时对上有匕首又相较而言十分擅长体术的孙翔,他不可不说是狼狈不堪,而这一切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至少孙翔的匕首是越来越快了,而叶修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连这些该死的鸟都像是在帮着孙翔的样子,一旦他找到机会举起枪就会立刻有几只鸟阻挡视线或者直接啄他的手让他几乎握不住枪。

“王杰希,你不该死吗?”

声音有点干涩,像是摩擦着粗糙的砂砾一样,王杰希诧异的看着他,他差点以为孙翔不会再说活,但是,“因为这该死的游戏死了多少人了,我承认我杀了他,可是他不死我就得死,你说这么多人谁他妈该死过了?!”

“可是他还是死了。”

探照灯正好扫过他们这里,孙翔的眼睛在那束强光里亮的出奇,“他甚至本来不必去。”

这个时候匕首已经在王杰希身上开了不少口子,而孙翔更加冷静也更加疯狂,一刀快似一刀,而他也终于逮到了一个开枪的机会,连续三发打光了弹夹里所有的子弹,但他甚至没有冲着孙翔那个方向。

而没过多久,就在他快要精疲力竭的时候,叶修终于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孙翔身后,一记手刀彻底让他昏了过去,然后一把把他甩上肩扛着人就往前走,也不顾耳边乱七八糟的声音,“行了,大眼你还能走吧?”

“嗯。”

“我大概知道原因,你……”

“没关系。”王杰希靠在树上歇了会,而学舌鸟也渐渐消失,这一个小时终于过去了,他随手扔掉了那把损伤严重的枪,“走吧,最后的谜底要揭晓了。”

 

这一路寂静无声,没人说话,脚步不算快但也不慢,至少是王杰希在这个身体状况下的极限了,愈接近中央的大树,视野也愈加开阔,而不出所料的,在那棵巨大的树下,剩下存活的人几乎都聚集在了一起,

楚云秀,张新杰,周泽楷,黄少天,

叶修,孙翔,王杰希……

只少了……

 

“快结束了。”最后的那个人守在离浅滩最近的树林里,望向雷电劈下的方向。

 

宙斯之角突然爆发出一声轰鸣,整个中心迅速旋转起来,而那些爆发过的灾难重新读档,只是少了攻击性,一个个发疯似的朝着边缘冲去,那道雷电也硬生生转了方向直直劈向了那一区的边缘,像是要撕裂一切的强光散去,光点似乎还在眼前晃荡,巨大的豁口已经敞开在他们面前,而直升机也掀起巨大的气浪。

 

This is "Light".

 

—TBC—

评论
热度 ( 12 )
  1. 呆九√厄科的赞美诗 转载了此文字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