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EC]You Can Trust Me(明日边缘AU)


ooc突破天际
试着,码了码,我,果然,不适合写这个……cry

两周前发生的一切对Charles来说是一场完完全全的灾难,是一场他连提都不敢提的噩梦。但幸好,没人会来询问任何关于这件事的细节,这个世界都忘了。

而他还是Professor Xavier,一个普通的遗传学教授。
一切看上去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而Charles也理所当然的保留了那个只有他记得的秘密,作为一次非常规的实验归入了他脑中的档案区——没有留下任何纸面记录,好像一切都没发生,事实上在任何一个除了Charles以外的人看来,一切确实没有发生。

透过玻璃散射的阳光很干净也很安宁,曾经在凡尔登那片终日阴霾的天空之下,Charles很久都没有再见过阳光,现在看来就如同重生一样令人欣喜,但无所适从。

他甚至觉得这样温和的阳光有些刺眼,但事实上他在这样强度阳光的抚摸下已经度过了两周十四天的时间,连终日不见天日的囚犯或者刚出生的婴儿都足够适应的长度。

也许,我还是适应那里。

Charles将书桌上散乱的书籍归整,随后海蓝的眼直视着温柔的光,直到无法抑制的流下泪水。

但至少,他还可以安慰自己是生理反应。

不是因为想到战争让他一无所有。

Charles有个小他两岁的妹妹,金发白肤,一切都柔软的可爱除了有时候会显得尖锐的眼和语言。但Charles并不厌恶这些,这样的女孩很可爱,其实也可以当做妹控的糟糕属性。

和文职的Charles不同,他的妹妹,Raven是个士兵,一个需要站在残酷的战场上直面那些凶暴生物的士兵。他曾经为这样的Raven感到骄傲,并且衷心的祝福她能够实现她想要的。直到那场大败之后,和他拥抱的人里少了那个熟悉的温度。

他不算温柔的捉住了一个从他身边经过的士兵,竭力保持平静的声音里有些难以察觉的颤抖,"抱歉,你知道Raven在哪吗?是受伤了吗?"

"所有生还的人都在这里了,我不认识Raven,也许你可以找找?"

像是最后的死亡宣告书一样彻底的让他眼里的光暗淡下去,Charles没有任何一个时刻比那时更想拥有欧米茄的能力,他要救他的妹妹,Raven她还那么年轻,那么强壮,那么美丽,那么的……让他不舍。

但他做不到,他只能作为一个教授留在家里或者成为一个研究者守在后方,战场是他竭尽全力也够不到的远方。

—TB也许没有C—

评论
热度 ( 3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