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周王】Your Voice and My Lines of Sight 05

我总算是完结掉这篇惹,结尾有点不尽人意……

我也不知道写出来大家看不看的懂……就是小周过度难过能力暴动然后毁掉监狱这样……

嗯,其实本来,本来,本来应该还有一篇小伙伴的喻楚这个paro就要结束了……可是,可是我们把设定扩张了一下……

啊,我不想说了sooooooosad凑合看看qwq

还是铁灰色的道路,一切看上去都和过去一模一样。周泽楷站定在曾经的牢房前,却踌躇了起来,不久前他赢了和黄少天的对峙,一心往这边冲过来的时候却没来得及想另一种可能——这里已经换人。

“喂,你走错地方了吧?这里就我一个人住着 。”

背后的声音有些粗糙,甚至可以说是有点陌生,要不是那句话周泽楷差点想不起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你在听吗?”王杰希的脚步声有点重,从前,他从来不会这样走路,声音总是轻轻的,偶尔有点细小的声音也是因为锁链束缚之下不方便行走而已,“别……你有点眼熟?”

赶着来见的人就站在自己身边,周泽楷却突然说不出话了。

变了,

不一样了,

已经来不及了。

 

王杰希有点疑惑的看着始终不肯抬头的周泽楷,这个人的声音和身形都很眼熟,甚至熟悉到了他下一秒就可以报出名字的地步,可是,叫不出声。

“对不起。”

有种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错觉,声音压抑而沉闷。

“虽然,你是很眼熟没错,可是我有点想不起来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嗯,你是不是认错人了?”王杰希有些笨拙的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尽量放缓了声音,他知道自己脾气有点不好,虽然以前……以前?

“不。”周泽楷抬起头的时候眼睛很干,连泛红都没有,他只是认真的盯着王杰希,从右眼眼角的疤痕到抿紧的唇,站得近了很多感觉都模糊了起来,但是衣摆的宽大还是很容易看出来的,“王杰希。”

 

“我应该认识你……不对,有点乱,你……”王杰希左手撑着头正想让周泽楷等会的时候,他发现一切都变了,好像就发生在一瞬间,他只来得及看到那张熟悉又陌生的嘴,开开合合,听不见声音,倒不是说谁不愿意让他听见,而是杂音太大,一切都被掩盖了。

“喂……”王杰希努力喊出来的字被巨大的警报声压碎,他几乎要看不清对面那个人的样子。

大概这就是要死了的感觉吧。

王杰希突然冷静了下来,他站直了身体,看着周泽楷跨过不知何时砸在他们中间的混凝土,站在他面前,浓郁的眉眼里是刻骨铭心的悲伤,直视着那双眼,王杰希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揪紧了。

明明不该是傻乎乎站在这里的时候,明明听着那个人嘴里的话清楚的知道应该逃离,可就是动不了。

谁也没想限制他,除了他自己。

鬼使神差的,王杰希被划出细小伤痕还泛着血丝的手指轻轻拂过周泽楷的眼,停顿在耳边,动作轻柔的把那缕偏长的头发夹到了他的耳朵后面,笑容温柔,“小周,你用错方法了。”

 

“不应该这样,还可以回去的。”

“毁了谁都行。”

“回来吧。”

……

 

周泽楷瞪大了双眼看着那个刚刚还动作柔和的男人粗暴的推开自己,熟悉的笑容就像是个幻境一晃而逝,他有种感觉,他再也找不到他了。

 

动不了,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和之前不一样,是完全压倒式的压迫,他快要喘不过气了。

那个人就从身后紧紧抱着他,停在耳边的话有点模糊但是他却意外的能听清,“别动,一起。”

 

“周泽楷!”

 

看上去十分坚固事实上也本应如此的建筑轰然倒塌,王杰希茫然的看着前方那个被碎石块阻拦的浅发男人,然后视野逐渐变得模糊,到最后他还能听见周泽楷的声音,“我会带你回来。”

开什么……玩笑呢?

 

—END—

评论
热度 ( 19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