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并没有什么意思的脑洞

被疯狂打脸哈哈哈哈哈哈

暗搓搓打个tag

一二条感觉没啥意思
常用的就是word,之前有试过小黑屋之类的,最习惯的还是word了。
bgm啊,最近应该是牙牙的歌比较多,说实话不会特别选歌,一般就是歌单随机。
码字字体的话,比较多的就是微软雅黑吧,偶尔心血来潮会切成宋体,一般并不会注意这个×
明天悄悄塞个私货脑洞好了,15热度好尴尬的数字啊hhhhhh正好卡在中间(。)

【御泽】荣光的温度


 

御幸一也喜欢走在泽村荣纯的左手边,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习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形成的,似乎是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已经这么做了好一段时间——那时他甚至还没有察觉到自己与泽村荣纯之间微妙变化的关系。

 

“御幸前辈真的很喜欢走在里侧啊,真是没有办法,那就让男子汉泽村荣纯来保护我们容易受伤的队长吧!”泽村荣纯挥了挥少年人带着永不消散的热度的拳——两人并排行走时动作幅度稍大就难免有些擦碰——御幸一也只觉得连冷风都无法吹散的热力就藏在这若即若离的触碰中,想抓住那份温度的怪异想法让他略有惊惶——这只是冬训时再普通不过的一天,昨天他们还作为十足默契的搭档探讨Numbers的可能性,今天这一句毫无意义的话却让御幸一也兴起了躲避的念头。

他无意识地笑了声,站定在原地,余光看到泽村荣纯回头疑惑的眼神,他说:“把昨天特地录下来的内容好好看一遍,这个冬天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保护好你自己吧。下午训练的时候告诉我问题出在哪里。”

“是是,尽职尽责的队长大人。”泽村荣纯丝毫未起疑地冲御幸一也耍宝般笑了笑,背对五号室,左手顺势旋转便打开了大门,他对站在楼梯附近的御幸一也挥了挥手,“说好了啊,你今天下午的时间也是我的。”

在这点上御幸一也倒是分得清楚,他的目光从方才停留的泽村荣纯的左手上移到他那张饱含期待神采奕奕的脸,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看着因未拿到满意答复而咋咋呼呼的泽村荣纯,御幸一也意外迅速地转身上了二楼——他有些失控了——我可不是个手控,他想,更何况那家伙的手也没有好看到那个地步。

【御泽】架空日常


初印象决定一切——泽村荣纯在此后的几十年间都贯彻这一听上去虚幻到不行的守则——毕竟那个家伙是个变化无常的性格恶劣又意外可靠的前辈。

 

“这些是今年的校招吗?”HR高岛礼还在指导填写入职申请的时候,本就拥挤的办公室忽然又窜入一个让空间更加狭窄的“发光体”,他大约只是草草扫视了办公室里的七八人,耸了耸肩又道,“小礼,老板说让我来找你?”

“今年人招的有点多了,有几个实习生可能需要你帮忙带一下,御幸。”高岛礼看了眼专心填表的泽村荣纯忽然露出笑容,她说,“是要我来安排还是你自己选?”

“啊?怎么要我来带啊?怎么说我也才刚来一年吧?”御幸一也毫不走心地抱怨着一边乐在其中地继续打量这些社会新鲜人,扫到泽村荣纯的时候正好与因让位递笔给下一个人而抬头的他对上眼,他看到那个人愣了愣,似乎有些局促,只是朝他点了点头。

很有趣嘛,御幸一也稍稍站直了身体,他说:“我可以挑几个人?”

“你要是乐意的话,全带走也无所谓。”高岛礼确是乐见其成。

“哎,那就太过分啦。”

【四创】Offtime


四宫小次郎×幸平创真

 

幸平创真至今为止的人生都是在无休止的“旅行”当中度过的,深陷其中的他自己许是无知无觉——昔日才波城一郎的天性借由血脉毫无保留地注入他的灵魂——“所谓料理,其本身就是无尽的荒野,而我想要走到那片荒野的地平线彼端去看看。”

过去的十二年间,幸平创真借着幸平城一郎数十年来在肆虐的疾风骤雨中掠取的知识和经验跃上常人难以一见的嶙峋高峰,

【四创】


“四宫小次郎?是谁?”

四宫小次郎,远月学园79期毕业生,原远月十杰第一席,第一位在法国获得普鲁斯普尔徽章的日本人,SHINO’S的主厨,Légumes的魔术师。

无数的头衔和光环有如沉重的皇冠一般加诸四宫小次郎——尽管他自身并不认为这是一种负担,他似乎理所当然地前行,理所当然地周身环绕这样的礼赞。

所以这样一个天赋的一无所知的厨师的出现才会让他倍感荒谬和趣味。

 

评论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