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好的作品令我喜悦,同时也会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尤其是在这个只能依存于别人的世界观建造故事的阶段,在越优秀的原作面前就会不自觉地翻涌一种被欣喜的潮水淹没的复杂感。
没有能力超越原作构筑的感情和羁绊,苍白的语句也描写不出一星半点自我理解中的情感联系,概念(核)是共有的,但是以我的能力甚至没有办法写出个人独断的分支。
有时候真的觉得很痛苦。
知道的越多,越痛苦。
想逃避思考这些事情,但是永远会被残存的一点点的理想拉回到正轨上,通往荆棘之路和无上风景的正轨。

评论
热度 ( 1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