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御泽】好梦


意义不明
OOC,衔接生硬
//手机端排版果然很累啊……






他偶尔能看见一些东西,未来的,过去的,像是时间的流河时不时在他身上打了个圈。



"怎么忽然用这种眼神看我,"御幸一也把球丢回降谷晓的手套,视线习惯性地往侧面偏移,恰好与泽村荣纯意义不明的目光相对,熟悉和陌生感从他的脊柱开始纠缠渗透,"泽村?"

"不,"泽村荣纯缓慢地收回视线,目光中带着隐约的罕见的力度,甚至与投手丘上的沉稳也截然不同,他看着对面由井薰摆出的手套,几乎是反常地沉默着投出了内角直球,"居然是这个夏天吗?"

他的声音低而轻,甚至连站在他身边不远的川上宪史都听不清。

"今天的泽村有点奇怪,"结束午后的训练走出牛棚的川上宪史靠近御幸一也低声说道,"发生什么了?"

"不知道,"御幸一也看着前方看上去与往常无异的高声谈笑的身影,下午的那个眼神忽然又从强行压下的记忆里上浮,缓慢却有力地占据了他的所有思维,"训练结束后我去找他聊一下。"



"你今天的状态不错啊,"夜晚的体育馆同往常一样灯火辉煌,御幸一也拿出正投中手套的那颗球,站起身笔直地投入泽村荣纯的手套,"球路也好,控球也好,比之前进步很多,希望不是一时运气啊。"

"可能就是运气吧。"泽村荣纯在手套里握上那颗明显磨损的棒球,缝线在他的指腹间不断旋转。

又来了,御幸一也藏在护目镜后的目光利剑般穿透笼罩在泽村荣纯周身的异样氛围,总觉得在自己面前这家伙的变化更明显。

"其实我总觉得今天是在做梦,"泽村荣纯看着御幸一也打出的暗号,调整了握球方式,明明应该是听不见的音量却穿越室内的打击声钻入御幸一也的耳朵,"怎么会回到这个时候。"

什么意思?

御幸一也接住泽村荣纯稳定的投球,站起身道:"今天就到这里,收操回去休息吧。"

"这样就结束了吗?"站在打击区观摩的由井薰意外地看着做出这个决定的御幸一也和毫无反驳的泽村荣纯,发生什么了吗?

"仓持前辈,荣纯今天怎么了吗?他的样子很奇怪。"小凑春市看向也关注着他们的仓持洋一,"总觉得不像我认识的荣纯,但有时候也确实是他。"

"御幸那家伙会处理好的。"仓持洋一目送泽村荣纯离开体育馆,又重新将注意力投入练习当中。



没人比那个家伙更了解我们的投手了。

体育馆白昼般的灯光几乎驱散了一切可知不可知的阴影,御幸一也留下调度训练之后也跟着离开了体育馆。

毕竟御幸一也,是青道的,我们的队长。



"你看到了什么?"

御幸一也是在漆黑的草地上找到的泽村荣纯,今天在春季也是罕见的群星满天,平躺的那个人转过来的眼里好像也落进了大片星子,金橙色的眼睛比往常更加闪耀。

"什么?"

"你今天看我的眼神很奇怪,你看到了什么?"御幸一也在他的身边坐下,从紧张的训练里脱离出来的神经骤然松懈——他也有些躺下的欲望了。

"总觉得很有趣,"泽村荣纯始终侧头注视着时年三年级的御幸一也,是印象里清晰俊朗的眉眼,上挑含笑的唇线和锐利明亮的目光——与他记忆里的御幸一也如出一辙,"还能看到你这个样子。"

"什么意思?"

敏锐如他,其实这些话早已足够让他触摸到真相的边缘——他在逃避——"你……"

"最好的投球是捕手和投手共同创造出来的‘作品’。"泽村荣纯忽然打断御幸一也的话,"我们初见的时候你就说了这句话,我当时在想,怎么会有这种人,"他的视线上移,"そんな輝く人。

"初印象非常影响接下来的行动。"

来了,那种陌生感。

"你是从哪里来的?"

御幸一也终于挑开了真相的面纱。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了,不过这也确实是御幸前辈。"说到这里泽村荣纯意外地笑了起来,"好怀念的称呼,一也。"

"看来我们的关系有很大的变化啊。"

"和目前相比确实是很大的变化。不过那是我的现在,不一定是你的未来,""泽村荣纯"停顿了一会,"好好享受这个夏天吧,我的记忆里这段时间是我二十多年里最好的夏天。"

"十年后吗?"

"你还是会抓奇怪的重点,"他的声音轻缓下来,像是熟睡般脸颊贴在有些刺痒的新草和御幸一也柔软的衣角上,"像梦……"



这家伙,回去了吗?

厚重的云翳覆盖满天的光辉,御幸一也望着依然熟悉且陌生的搭档,有些迟疑地伸出手,柔软的深棕短发就在他的掌下三公分左右的位置,他难得露出了犹疑不决的表情——"御幸前辈?"

他像是触电般收回手,云层倏忽散开,他看到熟悉的活跃的金棕色双眼——和从前并无差别——"睡醒了?"

他泰然自若道。

"嗯……我怎么会躺在这里?不过好像确实是做了个梦……啊御幸前辈!今天是和我组队的练习吧?"泽村荣纯猛地坐起凑近御幸一也道,"去投球吧!"

"不行。"与之相反的,御幸一也终于合意躺下,他义正辞严道,"练习已经结束了,你自己要求的。"

"什么?不可能的御幸前辈!那肯定是假的我!是梦啦!梦啊!我们回去吧御幸前辈!"泽村荣纯拽住御幸一也的手臂,动作轻巧却彰显存在感——御幸一也觉得自己的手臂都要被烫伤了——他说:“刚才,是个好梦吗?”

“啊?是个好梦吧。”果然笨蛋都很容易被转移注意力。

“不要转移话题啊!”



最好的夏天吗?

那就拭目以待吧。

fin.

评论 ( 4 )
热度 ( 35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