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非常规恋爱故事12

非常小学生,需要复健了(躺平)

放飞了3k字又没扯到该扯的地方,心痛。

狗血恋爱OOC

 



“没想到最先开始战斗的反倒是我们这帮文职人员。”方士谦堪堪离开α星的虫洞带,刚悬停在安全地带喘了口气就被探测仪摆了一道,他看着大约80星里外陈列的五六艘舰船不怒反笑,看得刘小别心惊胆战,他忍不住瞥了眼观测窗,恰好视野内又跑进一艘陌生的舰船——从来没见过的型号。

“切换战时舰桥,进行逃脱储能,开启机甲舱,一分钟后刘小别少尉接任舰长。”方士谦有条不紊地下达指令,同时在逐渐清晰的视野中望见平静无澜的宇宙和有备而来环状靠近的小型舰船,“不用节约弹药,也不用顾忌我,优先截杀。”

“是!”刘小别处理好副手工作后接替了方士谦的位置,他看着由方士谦亲手开启的机甲舱不由愕然,“舰长?”

他转头时,方士谦已经消失在这间交由他操控的指挥室了,紧闭的舱门和逐渐逼近的敌影像是在提醒他一切都理所应当,刘小别咬了咬牙替方士谦解除了外接登陆装置,紧迫的催促感却依然在他身后不断盘旋。

“压制攻击,掩护我。”刘小别在简短的调试之后就接到了方士谦的指令,他看着悬停在双方舰船外的两台机甲,下意识地开启了第一波攻击——对方的战士也掐在他开炮的前一秒涌出了舰船——刘小别听到方士谦带着电子流的嗤笑声,他说:“其它不用管,时刻准备跃迁。”

“是!”

刘小别在不断切换攻击角度的同时也在观察着方士谦的战斗——方士谦几乎从不参与外界甚至微草内部的模拟训练,他除了知道方士谦能够同时操控两台机甲外一无所知——事实上有些人根本不相信所谓的双核操控——“核”是大灾难后存活下来的部分新人类所拥有的实质意义上的人体中心点,它蕴含了人类因为地球而获得的最后一个奇迹——精神力。每个人的精神力波纹都是独一无二的,即使没有“核”的人也拥有其特殊波纹,就如同旧时代的指纹验证一样,现如今试图推广的精神力波纹验证就目前而言是无法复制的。

也正如此,才没有人相信方士谦能够同时驾驭两台机甲,一条波纹只能对应一台机甲,而人类只有一个核,自然也不会有第二条波纹用于第二驾驶。

“居然是真的。”刘小别低声自语。

舰船外,方士谦的两台机甲和敌方的制式机甲战斗正酣,那些黑色的大家伙们行动上非常程序化,就好像不是人类在操作而只是输入了机甲驾驶教科书而已——这是在旧时代就被彻底抛弃了的战斗方法——方士谦有些笑不出来,他更加专注地投入这场天降的战斗。

他的两台机甲“防风”和“冬虫夏草”,冬虫夏草偏向重型防御机甲,火力强机身厚,防风则轻巧灵活,是轻型刺客式机甲,只可惜就这么一台本该游走为主的机甲仗着舰船的掩护和冬虫夏草的“肉盾”毫不客气地玩起了近战——柳非前段时间才替防风更换的短匕在几次攻击中被方士谦断然舍弃,他直接借着冬虫夏草的炮火躲过敌人的攻击,又在两台机甲擦身而过时从冬虫夏草背后抽出了双刀——方士谦的动作前所未有的冷静锐利——他操作防风有如尖刀般插入拦截的机甲群直接绞入它们背后悬停的舰船,他坐在防风的驾驶舱里,盯着那艘连舰桥遮盖都未曾开启的黑色舰船,直接从侧面突入了相对脆弱的衔接处——就像那个时候的王杰希一样。

防风跨在打开缝隙的双刀两侧,毫无预兆地装填弹药,凶猛的火花在宇宙中安静地绽放,他看到骤亮的灯光和漂浮的舰员——方士谦瞳孔骤缩,他迅速拔出双刀撤离舰船,冬虫夏草的一记重炮恰好砸在他打开的豁口上——“小别,准备撤离!”

方士谦的目光扫过毫无动静的舰船和攻势激进的敌方机甲,他几乎是莽撞地径直冲向第二艘舰船,躲过零星的线路死板的炮火,他甚至直接站在了舰船头部——双刀插进备用刀鞘,切换至射线枪口,他在灿烂的射线光下看到那片舷窗被割裂出来,以及那些苍白阴森的毫无生气的脸——“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舰长?”通讯器里传来刘小别不确定的声音,他停顿了好一会才继续说道,“舰长,王杰希他接入了我们的系统。”

“晚上好,方先生。”几乎是刘小别开口的同时,方士谦就听到了那个熟悉又欠揍的平静声音,他说,“你好像陷入了一场恶战,不过不用担心,我会立刻接管冬虫夏草,这群家伙也不是很难击败,毕竟不算正派货。”

“老子一个人能干完,你他妈过来干什么?”任谁打架打到一半正到兴头上也不会对莫名其妙来抢人头的家伙有好脸色。

“你要听实话吗?”王杰希的声音从通用频道切换到了机甲内部频道,激战导致的电子流紊乱使他的声音有些失真。

“废话。”方士谦没来得及切换模式,直接在冬虫夏草的辅助下引爆了第二艘舰船,身侧呼啸而至的炮火替他击退了逼近的机甲,如臂指使的畅快和擦肩而过的惊魂在方士谦的精神网络交缠,他接入冬虫夏草的精神力在王杰希的操作下几乎是在欢呼。

“是这样的,我需要尽快进行实操,而这里显然是个最接近未来战场的模拟。”冬虫夏草又一炮替他扫清了阻拦,王杰希的话虽然尖苛但就事实而言不仅分担了方士谦超负荷运转的计算和运动,且其结论也所言非虚。

这些都是试探用的弃子,大概也只是实验用的,被轻易击败了不心疼,若击溃了敌方反倒多了许多胜算——“无聊。”方士谦击穿敌方机甲的核心,从咬紧的齿间漏出恨不得嚼碎了咽下去的两个字。

“差不……”

“嗯?”通讯频道里王杰希的声音骤然停止,方士谦皱了皱眉,冬虫夏草里的精神力也无法感受到王杰希的存在——或者说只要他停止战斗,他们就没有办法感知到王杰希,“王杰希?”

“来交换情报吧。”王杰希的语气听上去像是彻底换了个人,方士谦一时静默不语,“云秀和老邓已经答应跟我们合作了,Oblita那些家伙我们也大致有点眉目了,你那边呢?”

“叶修?”话一长方士谦就听出端倪了,除了叶修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谁会这么叫比自己小的人,“怎么回事?”

“这都是黑科技,你不用管,”叶修顶着王杰希的声音非常随意,“我大概还需要四天的时间才能回去,我希望你能帮我关注一下家人。”

“苏沐橙?”方士谦分神思索,炮火就从他的头侧穿梭而过,炸裂在离他不远的舰船上,“什么情况?谁在操作冬虫夏草?”

“当然是王杰希同志了,我能跟你讲话已经很可以了。”叶修话里话外还有点隐约的炫耀,“刚刚那一炮打得挺准吧?”

“准个屁!”这个时候方士谦都顾不得君子颜面了,恨不能手撕了乱玩的王杰希,“通讯频道也不见得安全,让王杰希在冬虫夏草里建个接口,我到时候直接传过去。”

“没问题,哦对了,我家还不止沐橙一个,我徒弟邱非和双子塔的叶秋都算,已经下土的老头老太就算了。”叶修笑了笑,没等方士谦嫌麻烦推辞,那边似乎就已经换成了王杰希:“接口已经建立完毕,是一次性的,我们这边收集到的已经储存在冬虫夏草的核心程序里了,你们应该能够解密。”

随着最后一架机甲在无垠寂静的宇宙间坠毁,方士谦和王杰希也正式切断了联系,不过与之相对的,他们之间的联盟反倒建立了起来。

一切都能如愿运转吗?

防风断后进入机甲舱时,方士谦还在怀疑,这种粗劣的手法和诡异的敌人——真是麻烦。

 

灯火明亮的工作间里机甲零件不像样地堆了好几堆,看似心无旁骛投入工作的制造师却时不时走神看向摆在桌面上的另一双手,直到手的主人切断通讯睁开双眼,他才“光明正大”地挪开目光。

“为什么要骗他?”王杰希不知是没察觉还是无所谓,一开口就是对叶修方才的话疑问十足,“楚舰长并不愿意和我们建立合作关系。”

“她提供了观测数据,就算她不愿意也已经被绑在了这艘船上。”叶修把充斥机油味的部件移到一边比照模型开始组装调试另一个部件,“更何况楚云秀已经是那群人比较容易攻略的了。”

“攻略?”王杰希有一瞬间的当机,再次看向叶修时他的目光有些复杂,混杂着只有他自己能辨认出来的不可置信和失望,他焦躁地敲了敲桌面,说,“原来你打算和她谈恋爱吗?”

初闻此话,叶修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他只是对从王杰希口中吐出“恋爱”两字心生敏感,半晌才注意到他那句话的主语和宾语,而此时的王杰希已经抱臂向后靠在椅背上不住地打量他——目光的力度和往常都不太一样。

“‘攻略’不止有恋爱层面上的意思啊王杰希小朋友。”叶修哭笑不得,他想,英明神武了六百年,怎么最后栽在了这种该灵活不灵活,该死板不死板的家伙身上——倒也真惨。

“那你是不想和她谈恋爱了?”王杰希这时候抛弃本身求知欲的急迫追问着实反常,只可惜两个人都没察觉到这点异状,叶修是老处男情窦初开思绪杂乱,王杰希更是一根筋死得不能再死。

“当然。”叶修几乎是本能地回答,手上的动作也无意识地加快了些,似乎在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我哪里会想要和她谈恋爱……对了,白天跟你说的那件事你还想知道吗?”

真是败了,竟然还要抖过去来转移话题,叶修想。

“你说。”王杰希的声音有些沉闷,叶修转头看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他脸上有些异样的潮红,连带眼白也泛了些不正常的红,他搭在肘边的指尖仿佛都在泛光——不,就是在发光——叶修惊愕地看着王杰希算得上失控的模样,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不自觉地靠近而来他些许,直到那双异色眼里都能清楚看到他的模样。

“你没事吧?”叶修忍不住贴上王杰希的额头,这个时候他实在无法不把他当成人来看,他的声音缓慢温柔,“怎么了?”

“……接收数据罢了。”王杰希下意识地移动了眼球。

撒谎。

叶修几乎是瞬间就得出结论,他也不戳穿,只是垂眼慢慢地笑了笑,下巴微扬,他的脸从王杰希的脸侧擦过,嘴唇像是不经意地碰到他的耳垂。

“那什么时候处理完了就回去吧,回去再告诉你。”


tbc.

评论 ( 7 )
热度 ( 27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