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荷塘月色

叶王脑洞关键词

爪痕、单纯好骗的那家伙、世界改变的瞬间

狗血OOC小学生文笔

今天没来得及写更新就速写了个一发完结混更×

题文无关,有年龄操作,双叶王田同年设定。


 

时值初夏,叶家后院的荷花刚颤颤巍巍地开了几朵嫩红的花蕾,叶修就打了个电话把王杰希传唤到了家里,美其名曰——“带你赏花啊老王。”

“这就是你的赏花?”王杰希蹲在青石垒砌的荷塘边,和袅娜娉婷含羞带怯的荷花面面相觑,恨不得一巴掌拍在叶修脑门上,“赏的哪门子花啊?”

“喏,”叶修也不恼,他笑嘻嘻努努嘴,指着王杰希斜前方不远的一朵开得甚早的浅粉色的荷花说,“我养的小希已经开了。”

王杰希刚往那边看过去就听见这个辣耳朵的名字,他深呼吸了两次,最后还是忍不住站起来在叶修脑门上狠狠敲了一下,他绷着张脸说:“明天作业你就让小点给你写吧!”

“哎,哎!”叶修吃痛地捂着脑门眨眨眼朝王杰希看过去,他试图卖萌讨取原谅却因王杰希难得的黑脸而败退,只得装模作样唉声叹气,一副生无可恋模样。

“杰希?”闻声赶来的叶秋手里还牵着活蹦乱跳的小点——一条向来十分黏糊王杰希的京巴强行牵着主人凑近了还站在荷塘边的王杰希——叶秋见状叹了口气便把牵引绳从项圈上解下,小点直接跳进了王杰希蹲下后微微张开的双手,时不时还舔舔他的侧脸。

“你到底吃的是谁家的狗粮啊。”叶修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小点的脑袋,只换来舒服窝在王杰希怀里的京巴抗拒的呼噜声和不轻不重的两下抓挠。

叶修收回手倒还没什么反应 ,叶秋就快走两步凑近过来,一边还叫了起来:“你本来就不招小点喜欢怎么还去招惹它?手没事吧?”说罢叶秋就想去抓叶修垂在一边的左手,恰逢这时叶修又对上王杰希投过来的目光,他眉眼低垂,眼珠子不动声色地转了转,趁着叶秋得手之前就先用右手捂住了光滑的左手手背,他虚张声势地皱了皱眉,右手迅速在左手手背上顺手指方向划了两道,他抿了抿嘴唇——十七八岁的少年在日光下愁眉苦脸,纵然这张脸叶秋看了十多年也不得不有些担心——“是不是抓伤了?”

“汪!”小点像是通灵性似的在一旁叫了声。

“那倒没有。”叶修笑了笑,他松开捂得紧紧的右手,少年尚显白皙的手背上赫然有两道红痕,有些地方甚至还有些起皮,“不严重。”

“我去拿医药箱!要不要联系医生啊?万一得狂犬病了怎么办?”叶秋没仔细看就被叶修手上那两道痕迹吓了一跳,满心都是宠物医生科普的生猛吓人的狂犬病,倒是真心实意地替叶修担心。

“不用了,没有破皮,放心吧。”王杰希冲叶秋安抚地笑笑,他呼噜了两把小点说,“这样,你去拿个医药箱吧。”

“好好!”

仿佛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叶秋遵循王杰希的指示就往房间里跑也就没注意到王杰希在他转身后就白了几分钟前还在装可怜的叶修一眼,他坐在塘沿树荫下,又瞟了眼叶修手背上明显的红痕说:“你对自己也挺狠的。”

“逗叶秋玩的,没想到他这么不经逗。”叶修摇头晃脑地坐在王杰希身边,左手又招猫逗狗地呼了把小点的狗头,正好和王杰希温热的手指碰上,他顿了顿,神态自然地撤回了手,“很容易看出来吧,那家伙就是太笨了。”

“别老折腾他。”王杰希看上去倒是对这番触碰没什么反应,他神色不变地收拢手,和托着小点的右手握在一起,关节略略有些锁紧。

“他是我弟弟嘛,总归是会罩着他的。”叶修看着提着医药箱急匆匆跑过来的叶秋,眯起眼漫不经心地笑了笑,“都十七岁了还这么好骗,以后怎么去骗别人家的姑娘啊。”

 

“要怎么做?”叶秋显然没有多少处理伤口的经验,他看了看那两道还是有些鲜艳的痕迹有些不知所措地望向三人中唯一算得上靠谱的王杰希同志,“杰希,你知道吗?”

春夏之交明媚的日光透过丛生的枝桠斑斑点点落在叶秋和叶修那张相似度极高的脸上,王杰希有一瞬间的晃神,他眨了眨眼,几秒钟的时间便回过神来把小点放进叶秋怀里,弯腰打开铁制的医药箱,十分随意地抽出酒精和红药水就示意叶修把手伸出来,他说:“没破皮的话其实不需要怎么处理,不放心的话涂点酒精和红药水就差不多了。”说话间他已经手法熟练地给叶修涂完了两道酒精,正打算蘸红药水的时候被叶修拦住了,他挑挑眉说:“又不是什么大事,酒精就够了吧”说完还冲王杰希眨了眨眼,试图让对方接收到自己的暗示。

“不行!”王杰希还没动作,叶秋倒是先一步否决了叶修息事宁人的建议,他站起身居高临下,颇有气势地说道,“万一真的感染了怎么办?”

“那倒不会……”叶修有些无力地解释道,覆在王杰希手背上的右手还不动声色地掐了掐他。

“嗯,要涂的。”王杰希同志显然拒绝接收叶修的求救信号,轻巧地从叶修手下挣脱,换了根棉签蘸了红药水。

“不用了……”叶修欲哭无泪地看着王杰希小题大做地往他手上涂了一片的红药水——明明刚才涂酒精的时候还是细细巧巧两道的呢?

 

“这是怎么回事?”保养良好的女性一回到家就看到叶修手上触目惊心的一片红,彼时叶修还没来得及趁叶秋不备去洗掉唬人的罪状就被抓了个准,“痛不痛啊小修?是在哪里弄伤了吗?看过医生吗?妈妈给你做点东西吃吧!”

“不痛不痛,不用了妈!你快去歇着吧,交给宋姨就好!”叶修连连摆手,恨不得把左手藏起来,“都怪老王,偏要往我手上涂红药水!”

“杰希是他爸爸教出来的怎么会有错,”叶妈妈对常来串门的王杰希十分信任,“就这样说定了,今天妈妈专门下厨给小修做好吃的。”

“不不不,不用了妈,我今天晚上去王杰希家吃饭,不用等我了!”叶修也没来得及看傻眼的叶秋一眼就快跑了几步打开大门落荒而逃,留下叶秋一人面对饶有兴致的叶妈妈。

“妈!你是我亲妈啊!”他仿佛还能听到叶秋的哀嚎。

 

此时恰逢黄昏,暖色的太阳已经消失在地平线上,只留下一片绚烂的橙红云絮,叶修踩着自行车飞快地穿行在大街小巷,没系进去的衬衫衣角随风飘起,隐隐露出少年单薄的脊背,他眯着眼,嘴角却是真实快活的笑容。

约莫五分钟左右,叶修就到了王杰希家门口,他看着窗户里透出的暖黄色灯光,熟门熟路地停好车就按了门铃。

“谁啊?”

开门的果不其然是王杰希,叶修笑了下又轻咳道:“是我,叶修!”

“都要吃饭了你还来干什么?”

王杰希没好气地打开门,正打算说他两句,猝不及防被叶修一把拉住,只听他冲家里喊了两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叶修塞在了自行车后座上,叶修背脊遮挡下的夜风温柔地撩起他的额发,他有些茫然地在一段下坡路上抱住了叶修削瘦的腰。

“你想去干什么?”

王杰希的脑回路还没接收到叶修肆意妄为的信号。

“带你去吃肉。”

叶修转头龇牙咧嘴地冲他笑了笑,车身顿时有些不稳地晃晃,王杰希双手掐紧了他的腰恨不得有第三只手抽他脑袋,他咬牙切齿地喊道:“你倒是给我看路啊!”

 

说是吃肉,倒是真的吃肉,叶修载着一个人也异常灵活地从各种巷道里穿行而过,没多时就到了家自助烤肉店,他停好车带着王杰希就往店里走,边走还冲柜台吆喝说:“老田,还有位吗?”

“我的叶祖宗你怎么又来了?”田森听着声音就一阵头疼,他回头看了眼热火朝天的店铺,权当自己眼瞎说道,“来得真不巧,没位置了。”

“别瞎扯了,我都看见了!”叶修张都没张两眼就揭穿了田森的谎言,他扯了把王杰希说,“今天带了人,麻溜点给我找个好位置。”

“你好。”王杰希还在打量烤肉店就被叶修拽了一把,只得礼貌地上前问好,抬眼一看,嘿,又是熟人,“田森?”

“王杰希?”这倒是意外之喜,田森想,自从他小五搬家转学之后他们就很少再有见面的机会了,他和身边的小妹打了声招呼就领着两人往里头走,边走还边寒暄道,“最近怎么样,明年要高考了吧?”

“还行吧,这种傻问题能先问问你自己吗?”王杰希和他相处起来倒还是小时候的感觉,嘴下半点不留情,他盯着田森足足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身高愤愤不平,“你吃什么长的啊,怎么这么高?”

一边比他俩都矮的叶修忍不住捂住心脏生无可恋地微笑。

 

“你今天抽的什么疯?”调好酱料的王杰希一边烤肉一边问道,“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

“给你个惊喜啊。”叶修满嘴胡言张口就来。

“可得了吧。”王杰希不以为意地笑笑,“叶阿姨要给你做饭吧?”

“这都要怪谁?要不是你下午涂了我满手的红药水……”

“这都要怪谁?”王杰希重复了一遍叶修的话,他飞快地把一片有些焦糊的肉塞进叶修半张的嘴里,冷笑了声说道,“是我逼你划那两道的吗?”

“不是。”叶修被抢占了上风,闷闷不乐地含糊道。

“那不就得了。”王杰希边吃边说话很快就遭了报应,他忍不住咳了两声,拿手肘捅了捅叶修哑声道,“帮我拿瓶饮料。”

叶修看了眼不远的冷柜,快走几步,在五颜六色里随手抓了瓶,开了之后才递到王杰希手边。喉咙里正卡着东西,王杰希也没仔细看瓶身直接就灌了一大口,等尝到果香下浅淡的酒精味时瓶中的液体已经去了一大半,鲜少入口的酒精瞬间上涌,像是渗过薄薄的上颚皮肤进入鼻腔和眼眶,王杰希闭了闭眼,把果酒放在一边,若无其事地继续烤肉,叶修甚至只能注意到他放下瓶子时手指一瞬间的颤抖。

“怎么了?”叶修敏锐地问道。

“没事,”王杰希在故意营造气氛的较之别处略显昏暗的灯光下缓缓摇了摇头,连略略泛红的眼眶都没让叶修看见,“吃吧。”

 

碳烤熏走了王杰希身上最后的酒精气息,他微敛双目坐在叶修的后座上,明明是平地,双手却不自觉地环抱叶修的腰,他的额头贴在叶修单薄却不嶙峋的脊背上,轻声道:“有点困了。”

“送你回家了。”叶修也不以为意地笑笑,只是背部有些不易察觉的僵硬,他甚至觉得王杰希贴着的那一小片皮肤像是火烧火燎般令他难熬不自在。

叶修,你到底怎么了,他想。

“今天睡我家吧?”王杰希像是梦呓般低声说道,差点就淹没在风里没被叶修捕捉到。

“啊?”难得叶修有些反应不及。

“你现在回去,阿姨也还没有睡吧?”身后的脑袋像是不耐烦似的在他背上蹭了蹭,他听见王杰希说,“干脆在我家睡了,明天让叶秋把你的书包带上就好。”

“哦,好。”叶修觉得自己的脑子可能成了浆糊。

“嗯。”王杰希轻声应道。

 

是夜。

王杰希到家后洗完澡几乎是沾床就睡了,在他家蹭吃蹭住习惯了的叶修也不客气地跟他挤了一张床,这时他惊醒过来时恰好与叶修熟睡的脸相对——猝不及防。

那点被他压下的酒精仿佛在这时蒸腾,从他的体内一路奔涌,冲袭深夜里本就昏沉的大脑——王杰希几乎是本能地下意识地凑近叶修的眼睫,冰凉的唇带着灼热的吐息印在他的眉眼上——他停顿了两秒,低声说道:“我喜欢你。”

深夜的低语似乎是沉入温柔的月光瞬间消失无踪,王杰希挪开嘴唇,替叶修掖了掖被子,再次沉沉睡去。大约是察觉到王杰希逐渐平稳的呼吸,叶修才颤抖了眼睫,猛地睁开双眼,他紧紧盯着王杰希的侧脸,两侧咬肌微微颤动——他终于明白了——那一刻他的世界明亮如白昼,耀眼如星辰。

 

Fin.

评论 ( 6 )
热度 ( 103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