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非常规恋爱故事11

卡文卡到疯魔,写得非常粗糙

OOC注意

10




虽说理论上每一件事情的发生都具有必然性,但就事实而言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几乎都是由巧合堆砌而成的——“无知和自大向来是酿成大祸的罪魁祸首。”王杰希毫无障碍地拆看怀里半人高的轻型模型,语气一如往常,好像他所评论的不是一桩足以毁灭目前所有幻象的弥天大祸而只是昨天路边又见到了一只流浪猫。

“什么意思?”邓复升倒是对王杰希这种说法方式适应良好地迅速追问道。

王杰希抬头看了看叶修,似乎是在征询对方的意见——叶修耸了耸肩,手指拨动王杰希拆卸下来的零部件,把能源处理器推到他面前说:“我无所谓,看看这个吧。”

“你知道E矿石,那你肯定多少也了解了一些内情,对吗?”得到首肯的王杰希自然遵循微草优先的指令将他所能了解到的一切全盘托出,他拿起那个等比缩小的能源处理器制作模型,透过中间的嵌孔直直看向仿佛被头颅的沉重压弯了脖颈的邓复升,他看到邓复升无声地蠕动嘴唇,神色凝重地转头看向惶惶茫然的乔一帆,他清了清喉咙,声音却仍是含了砂砾般粗糙,他说:“是的,我知道。

“在前往α星的那段航程里,士谦把林杰老师的录像交给了我。”邓复升重新坐回椅子上,他抹了把脸,手肘撑在双膝上,似乎是在支撑他此时摇摇欲坠的身躯,“在Oblita的巨大伤亡不是因为官方给出的所谓地质结构不稳定造成的开采正常损耗,而是一场复仇,一场对贪婪的复仇。

“而最可怕的是,这场复仇并没有随着新人类撤离Oblita而结束,大量带回的E矿石并非所谓‘装甲骨骼’的最优配置,不是人类存活的希望,而是一场噩梦。”

“因为E矿石并不是矿石。”王杰希把机甲重新组装,那台没有上色的粗糙的模型机甲就安然站在他的大腿上,他注视着隐隐有些了然的楚云秀接过了邓复升的话头,邓复升也因而松缓了紧绷的神经,“它们是活的。”

“砰!”乔一帆看着众人望过来的眼神,后知后觉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他说话的声音有些飘却字字落在实地,他说:“原来是因为这个吗?我在双子塔曾经读到一份残缺的检验报告,大概是因为缺页实在太多而且比较晦涩才被遗漏在了三层,那里面就涉及到了关于‘装甲骨骼’的高致死率,我还以为是老化后的金属中毒。”

“E矿石,准确来说应该是E生物,是一种惰性的寄生生物,它们并不会轻易转移宿主,但是对精神力,也就是‘核’极其敏感,它们能够在成熟阶段迅速活性化人体内甚至场域内的精神力,Oblita的伤亡是被守护它们的原生种族报复,而α星上夷平这一片土地的则是E在α星植株刺激下的迅速苏醒造成的不可控暴乱。”邓复升自觉地接过解释的重任,他看向的是乔一帆的方向,自然也并没有注意到叶王二人悄无声息地对了个眼色。

“老师说叶秋元帅在最开始就对嘉世颁布了禁止令,您早就预见到了吗?”

邓复升此时的目光像是在渴求什么。

渴求什么,救赎吗?

“不,我当然没有。”叶修笑了笑,他倚靠在王杰希的椅子上说,“我也只是人而已,当时禁止嘉世参与开采只是因为我们不需要那种外力,如果我能预见到也就不至于会发生那些事了。”

“那些事?”王杰希一如既往对重点捕捉敏感。

“回头说给你听吧,不是什么大事。”也是时候放下了吧,叶修想。

 

“等一下,我总结一下现状,侵略我们的是来自Oblita的不明生物,暂时命名为‘鬼’,而造成这群鬼魂的是六百年前开采的E生物,也就是自食苦果吗?”楚云秀一时间接受了这么多混杂的信息也有些头昏脑涨,她飞快打断了看起来还要继续下去的交流会,精准而简洁地对先前的所有情报进行了总结,“那当初的那群人呢?”

“多数实验室的负责人都是普通人,他们捱不了这么久,要真正算起来,其实也只剩下老议会了,老韩他们基本都是受害人。”叶修想了想有些失笑,“结果还是要我们给他们收拾烂摊子。”

“也就是说直接相关者造出怪物之后就死了?”听见这个荒谬的结论,楚云秀一时有些难以理解,她几乎是震惊地看着叶修,“你还打算去收拾?”

“不然呢?”叶修撑了把椅子,站直了身体,他的视线从明亮的壁灯移动到楚云秀难得失态的面庞又飞快平移抬高越过透明的玻璃门看到错落参差的金属方块,他的手垂落在王杰希身边,被实木的桌子遮挡住,声音却比先前略高了些,他说,“这是我的责任。”

室内一片静寂,没有人能对叶修这句话提出任何质疑,乔一帆不能,邓复升不能,楚云秀也不能——叶修对此露出和过去毫无二致的笑容,只是嘴角弧度多少有点刻板——他蜷缩了手指却触碰到冰凉的手背,那只手掠过他稍稍弯曲的手指拢在他的手心,像是在他的手上画了半颗心——叶修为这不合时宜的联想不可免俗地微笑——这时候倒是真的和过去近乎一致了。

“我无法理解,”楚云秀是那之后第一个说话的,她皱着眉,退后了一步向叶修郑重地敬礼,神情肃穆,“但我非常感谢您做出这一决定。”

“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有点圣母啊?”叶修蹭了蹭王杰希沾染了自己体温的指骨,抽出手也向楚云秀回礼,只是语调多少有些玩世不恭的散漫,他看着邓楚二人难以言说的表情也清楚地知道了答案,他说,“哈哈我只是英雄情怀比较强烈而已。”

“咳。”这回大概也只有身边的王杰希捧场地用咳嗽声掩饰了他的笑意。

 

在这个舰船设计时早已舍弃了重武器进而加强了机动性和防御性的畸形和平时期,单兵作战的能力在如今被前所未有地重视了起来——过去的战争时期向来是以影响移动的重武器轰炸为主,而长久的和平喂养了怯懦的蛀虫——冠以冠冕堂皇的超高速航行跃迁的名头而建造出来的舰船竟没有一艘能适应这迫在眉睫的战争。

“方舟时期的舰船十方塔还秘密保存了一部分,但是毕竟是老古董了,我需要雷霆尽快进行对它们修缮更新,最起码要能负担得住第一阶段的战争。”韩文清合上各地汇总而来的战备报告,他按了按鼻梁缓解眼部的酸痛就对接通了通讯的肖时钦下令——其实他的语气多少已经算不上命令了——韩文清看了眼站在他身边的张新杰,斟酌了数秒又拨通了喻文州的通讯,“喻少将,我需要蓝雨替我办两件事。”

 

七月十二日晚十一点四十七分  帝星北部

“小苏,刘皓访问了独立端。”时刻对独立端进行监控的关榕飞在刘皓访问之后的一分钟内就截获了刘皓访问的地址和信息,在对这段代码进行解析的同时,他也从这段罕见的代码排列格式中看出了些端倪,“这……这是那个时候的地址?”

“什么时候?”苏沐橙这个时候也站在了关榕飞的身边,她看着那一片多少有些熟悉的数字和字母编码,明明还没搞清楚事情心里就多少有了些隐隐的不祥预感,她看到程序停止运作后显示出来的结果,有些茫然地听着关榕飞操着震惊的语调说:“那个时候啊!沐秋求救的时候!”

她看到关榕飞疑惑的眼神,知道对方必然是因为她的不为所动而深感不解,可是沐秋,苏沐秋这个名字对她而言有点太过久远了——六百年前猝不及防的死亡让她自我保护式地把那个名字放在了轻易不再触碰的三角区——“哥哥?”

“刘皓去了Oblita,”关榕飞作为一个外人也不好掺和人家兄妹间的故事,他听到那声极轻的哥哥时就迅速收敛了有些出格的表情,公事公办地说道,“这恐怕不是什么好消息,陶轩他们也不知道在打什么算盘。”

“关哥,你说……”苏沐橙站直身体,约莫半月没有修剪的刘海已经有些偏长,掩住她的表情影影绰绰,她的声音有种近乎冷酷的冷静,她说,“你说我哥哥会不会还活着?”

“怎么可能……”关榕飞信誓旦旦地否定,转头看到苏沐橙微微泛红的眼角时又忍不住咽下了后半句话,他对上苏沐橙转过头来露出的坚定的美丽双眼,只能点了点头,背过身时又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我觉得,他可能真的还活着。”苏沐橙笑了笑,也没揭穿关榕飞蹩脚的伪装。

 

七月十四日下午五点十八分  G

“十方塔那群莽夫到底想干什么?”

“六层主要是陶轩插进去的人吧?下午消息封锁得倒挺快的,这么一来估计中央科研所都要被换血了。”

“我估计十方塔的人也没料到会是这个结果,这次误伤的成分比较多啊。”

“我看未必,好歹也是直属的警卫队,他们不至于犯下这种错误,如果真的误伤到了这个地步,十方塔早就该散了。”

“那是为什么……”

“让某些东西见见光。”

“你是说……”

“陶轩之前那步棋走得太险了,现在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