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非常规恋爱故事10

瞎扯,全是瞎扯

这更并没有叶王戏份……

09



的确很久不见了,刘皓看着那几张目前只存在于历史里的埋藏了整整五百年的脸——他们甚至还是年轻时候的模样,刘皓不由后退了一步,他听见声音不耐烦的催促,但事实上现在因为这几个人而升起的令他毛骨悚然的恐惧已经完全盖过了他对于这个不明生命体的声音的莫名服从和急迫的复仇心——我要离开,刘皓咬着牙再次后退了两步。

“你在害怕吗?”这次说话的不是那个声音,此时声音似乎已经失去了耐心,在他的耳边彻底消失了。说话的是站在那群人中间的,他熟悉的,无比熟悉的,“刘皓,我是吴雪峰啊。”

刘皓并没有被曾经朝夕相处的队友的名字安抚到,他瞪大了眼睛,仔细在吴雪峰的周身逡巡,试图找出论证他们不熟的证据——风暴过去,Oblita的云翳消散,灼热的日光直射这片土地,他看到“吴雪峰”半透明的身体和隐隐泛红的双眼——“你到底是谁?”

“我是他。”“吴雪峰”笑了笑,不,应该说站在他对面的那群人都笑了笑,他们的笑声糅合在一起和那个声音诡谲的刺耳的笑声毫无二致。

“你不是,你们到底是哪里来的怪物?”刘皓拧着眉,他看着那张本该是温和的此刻又掺杂着不协调的桀骜的笑脸,一股无名的怒火忽然就冲袭他的四肢百骸,那久违的热血操控他的右手悄无声息地伸向腰间的枪套——必须杀了他。

“怪物?你会把自己当成怪物吗?”“吴雪峰”的目光下移,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刘皓自以为是地弯曲手臂移动手指,“我们和你们没有区别,如果一定要有,那大概是我们比你们这群靠‘核’区分高下的废物们强很多吧。”

刘皓移动中的右手像是被针扎了一般缩了缩,那股子贯通全身的冲劲瞬间消散无踪,他怔愣地看着那群始终把他当玩笑一般的怪物们,他忽然有些不太明白了,这算什么,和一群曾经的自己人合作?

不对,这个鬼地方哪来的自己人。

“走吧,我们还要合作不是吗?就像以前一样。”“吴雪峰”上前几步揽过他的肩膀,冰冷的柔软的果冻一般的触感让刘皓打了个哆嗦,条件反射般地挣脱了“吴雪峰”的手臂。

“我自己会走。”他咬着牙说。

“好吧。”“吴雪峰”耸了耸肩,示意其他人一同离去。

“你觉得你跟我们不一样,也只是出于狭隘的死亡界定吧。”“吴雪峰”始终走在他前方半步远,也不回头,声音倒是比先前柔和了些,更接近刘皓印象里的吴雪峰,“你认为这里的所有人都死了,所以一旦他们回来了也只会是假货。”“吴雪峰”顿了一下,但似乎并不是留给刘皓的回答时间,他很快便接着道,“但事实上我们只是陷入了一段长眠,先睡去的晚醒来,我们这些很晚才真正入睡的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可以面对你了。”

刘皓始终沉默,他的手指紧紧贴着武器,头微微低垂,漆黑的额发遮住了他所有的表情,“吴雪峰”似乎也不介意唯一的听众是这么糟糕的家伙,他自顾自地领路,自顾自地絮絮叨叨,撇去扎人的言辞和明显非人类的外表,他和刘皓记忆里的吴雪峰几乎如出一辙。

“……叶……叶秋他还好吗?”

刘皓回神的时候已经漏掉了“吴雪峰”的大片解释——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重要信息——叶秋这个名字好像箭矢一般穿透他的耳膜再次抵达他停摆的大脑皮层,他几乎是无意识地抬头说:“怎么又是他?”

“什么?”

他听到“吴雪峰”的熟悉的语调,看到他略略侧头,连角度都和过去一模一样,刘皓看着那双深色的泛着些异常的红色的眼,离奇的荒谬感骤然从身体里升起,从每一根细小的血管里渗透出来,逆向而上,层层累积,汇聚成洪流冲进他的心脏,洗刷他的大脑——“这是梦吗?”

“噗嗤,”“吴雪峰”身前两步远的男性忽然笑了起来,他转过头冲“吴雪峰”摇了摇左手,右手按在嘴角,原本就只是有些不甚明显的血色的下半张脸更加苍白,他含混地说:“你想醒过来吗?”

“这就是现实。”“吴雪峰”不甚赞同地看了眼还在按压嘴唇的男性,不知是不是针对刘皓那句梦呓,他的声音冷且低,好像携着冷霜的刀锋。

灰白的雾气在这个星球上唯一在外行走着的群体周围盘旋,时凝时散,若即若离,像是等待捕食的秃鹫的鸟喙。

“我们的王还在沉睡。”“吴雪峰”打断了刘皓自我恐吓的无聊想象,把一路走偏的话题重新拉回了正道,他说,“不过初步的合作,我想仅仅是我们也该足够了。”

“吴雪峰”转过头朝着刘皓微笑,露出几颗冷白色的牙齿,晃花了刘皓眼里一闪而过的迟疑。

“当然。”刘皓听到自己这样说道。

 

王杰希是在二度进入基地后的第二天才得知方士谦和刘小别已经离开α星的消息,那个时候邓复升正坐在陈果的店里,捧着王杰希倒的水,把导入成为只读数据的林杰的笔记按既定的交易条件交给王杰希,而同样被留下来的乔一帆看上去就没有邓复升那么悠闲了。他看上去有些局促,站在邓复升的身后,没有王杰希的提醒也没有想到替自己也找一把椅子,他的双手交握在身前,手指收紧甚至还有些细微的抠挖的动作,眼睛不断地扫过货架和店内的设施——似乎对王杰希和邓复升的对话丝毫不感兴趣——“一帆?”

“啊?啊!邓哥?”乔一帆飞快地转头看向端坐的邓复升,露出茫然而紧张的表情,他问道,“有什么事吗?”

邓复升失笑。

他指了指自己斜前方不远处的椅子说:“稍微坐会儿吧,我和杰希可能还要聊一会。”

“你对这里感兴趣?”王杰希看乔一帆三步并两步走过去坐下,也起身为他倒了杯水放在他身边的金属架上,“可以随便看看,别损坏就可以。”

“可以吗?”乔一帆略微前倾上身,眼里似乎也亮了不少,他看到王杰希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低声欢呼了一声,冲邓复升不好意思地笑笑就往早早看好的货架走去,脚步也比刚进来时轻快了不少。

“没关系吗?”邓复升倒是想的比较多,考虑到店铺的主人,他再次向王杰希确认了一遍。

“没关系。”王杰希看了眼店内接通他的处理器之后运转飞快的光屏,低头便着手阅读这份关于他的独一无二的资料,他说,“老板娘出去度假了,店里的事情基本都交给我和叶修了。”

“这个时候出去度假?”邓复升显然对这样的选择不太理解。

“就是这个时候才应该出去度假了。”王杰希连头都没有抬,说话的语气虽然一如往常,邓复升却硬生生从里面听出了一点风雨欲来的警告。

邓复升的手指摩挲着光滑的杯壁,冰凉的液体温度渗透进容器又穿过他的皮肤融入他的血液当中,他收拢姿态放肆的双腿,像是一字一句斟酌般问道:“你知道了什么?是你安排的吗?”

“我知道很多,不知道的也很多。”王杰希看着读取完毕后自动销毁的存储器露出可惜的表情,“这个东西是你们自己研发的吗?”

“是的,只在微草内部使用。”邓复升一时被王杰希带过了话头,跟着他的思路又跑偏了一下,所幸他现在的念头还算深刻,只是跑了那么一会又被自己带了回来,他说,“等等,我也不想了解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我只想问,你目前知道的,未来会发生什么吗?”

“我无法拒绝任何一个来自微草的提问,”王杰希苍翠的平静的双眼与邓复升浅棕色的眼睛相对,他郑重地问道,“你确定要知道吗?”

直到此时邓复升才意识到他一直能感觉到的微妙的违和感是来自于王杰希的无所不答——他不知道的确实是不知道,而他所知道的只要他们提问了就一定会得到答案——是因为林杰吗?

“我的核心程序里被父亲记录了微草,”王杰希像是能心灵感应般说道,“你确定要知道吗?”

“确定。”邓复升回过神来,对这个提问也没有多余的犹豫,无论在哪个时代,信息多寡才是最根本的乃至决定性的武器。

“有些信息的推断过程我很难向你解释,稍后我会将重要数据导出交给你,我希望到时你能准备一个刚才那样的限制浏览自动销毁的容器。那么单纯从结论来说,”王杰希说到这里顿了顿,他微微侧头,眼睛依然注视着邓复升,“从结论来说,这个星系即将被侵略。”

方才还连贯的脚步声停顿在门后,宽敞的空间里放了四个人,一个暂时被隔离出核心圈不知状况,一个神情惊愕急于追问,一个偏移视线看似毫无异状,而另外一个站在透过遮光窗帘而昏暗不明的日光里辨不清表情。

“什么意思?被谁?”邓复升急促的追问打破这个空间里意料之中的沉寂,他站起身,甚至已经看不到身侧几个货架后乔一帆错愕的表情,他收紧手指,闭眼喘了口气道,“你……你说清楚一点。”

“‘鬼’,他们可能来自Oblita,在这点上我想楚云秀舰长可能比我更有发言权。”王杰希缓慢地站起身,朝着在他开口时就打开大门,Oblita音落时加快步伐的楚云秀欠了欠身,“我的很多有关Oblita的信息也是从‘烟雨’上截取的。”

“Oblita精神力暴乱,类同α基地。”替王杰希回答的不是满含探究目光的楚云秀,当然也不会是他自己,而是隐藏在廊门后的叶修,他掐灭燃了一半的古老的烟卷,略有些刺鼻的烟草味道随着他的走动瞬间在这个忽然变得狭小的空间弥漫开来,他的左手托着难以识别型号的机甲模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抽了烟,他的声音有些难掩的沙哑。他把模型递给王杰希,冲他挑了挑眉,继续说道,“α星的暴乱好歹还是有人在,总归还是有‘核’的,Oblita呢?那个地方早在六百年前就已经被确认为无人存活了,不需要‘核’的精神力会是什么东西。”

“E矿石,是E矿石!”邓复升忽然想起方士谦曾经放给他看的那份录像,脸色惨白,“五百多年前或者六百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楚云秀的目光从王杰希转移到叶修,相比叶修还是过于年轻的她对于过去的被改写的历史也并非了若指掌,她喃喃低语:“是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tbc.

评论 ( 5 )
热度 ( 28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