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非常规恋爱故事09

放飞自我OOC预警

08



“复生”计划,代号Phoenix,项目实验室在新历321年正式成立——结束了长达三百年的流浪和斗争后,曾经死去的被称颂为英雄,战斗到最后的站上最顶端的十方塔,矗立起战神叶秋的高峰——当共同的敌人消失之后,人的私欲便逐渐悄然膨胀——广辐射赋予人类的唯一一样在寿命上的礼物也因为其本身的身体素质差异而形成了无法逾越的鸿沟,不公平向来是矛盾的源头——原议会成员筹资建立了“复生”实验室,试图实现寿命均等化并且再次延续这本就漫长的生命。

“我不会参与这个项目。”叶秋看着粗略整理后显示在光屏上的文件,一挥手就把东西移交给了韩文清,他一边将会议室的端口与他自己的终端连接,一边说道,“你们有需要就去做吧,毕竟我们的目的还是有些区别。”他的灵魂始终属于永不停歇的战争,而战争结束意味着新人类已经不需要一个空有其表的战神叶秋了。

“你这就想当个甩手掌柜了?”张佳乐一眼就能看穿叶秋打的小算盘,也正因此他才对叶秋更有几分说不清的怨恨,他看着恰好传递到他面前的光屏,长而直的手指在桌面上敲出杂乱的节奏,“未免也太轻松了吧?”

叶秋闻言只是笑笑,他熟门熟路地开启星图投影,将目前汇总到他这里的边境战报通过星图的方式清晰地展现在由于“复生”计划而产生争执的十方塔领导人面前——新历321年,大规模的战乱已经结束,绝大多数的新人类都适应了Aurora星系的生活,但既然新人类能盯上这让任何人都垂涎欲滴的饕餮美味,自然也会有其他人试图占为己有,不过——“大多都是乌合之众,”叶秋在缓慢旋转的星图旁又放出了一份不明内容的残图投影,他说,“总体残损度高达55%,人员伤亡率达到60%,在霸图退离战场时就已经达到了这个数据,如无意外很快就可以进行和平谈判或者暴力镇压了。”他说到“暴力镇压”的时候皱了皱眉,又飞快舒展开来,“这份设计图是从敌方的数据流里截取出来的部分残图,根据雷霆的报告,大概与E矿石有联系。”

“E矿?”方世镜轻声重复了一遍,他转头看向坐在正对面的称得上年轻的方士谦,却忽然注意到他不正常的剧烈的咳嗽声,“士谦?怎么了?”

“不,我没事。”方士谦安抚地冲站起身的方世镜笑了笑,他把绕了一圈传到自己面前的“复生”计划书直接递给了下一位,“关于E矿石,老师留下的记录也并不多,如果需要的话我会整理出来的。”他低下头似乎是在记录事项,琥珀色的瞳孔里微微泛起琉璃般的青白,一闪而逝,连同喉口浓重的血腥气和额角跳动的青筋。

“好,我的报告就到此结束。”叶秋探究的目光从方士谦笔直的脊背上扫过,快得仿佛从未发生过,随后他迅速解除终端连接,等待会议的第三部分。

 

帝星中央科研所

与过去的安静平和不同,今天的中央科研所嘈杂得令人无从忍受,三层雷霆分部的一级研究员和身边的助手对视了一眼,他调整好仪器,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助手就凑到了拉着厚厚窗帘的面对研究所内部的窗户边,他小心地掀起窗帘,雷霆的这一层倒是人迹罕见,他略略抬头正好对上六楼的一双猩红的眼,研究员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手腕力道一松,厚重的窗帘刷拉地垂落下来——与先前无二。

“六楼的,是G那边的人?”研究员的额头抵在冷硬的墙壁上,声音有些沉闷。

“不算吧,六楼是G的外沿人员,他们在G的权限不大。”另一位女性研究员随意地回答道,“怎么了,他们在抓六楼的?”

他沉默了几秒,终于转过身靠在墙壁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的后脑甚至能感受到一点温度,他说:“看服装是十方塔直属的,但是算不上抓吧,”他的手也抵着那面墙,似乎是在支撑自己,“没有武器,没有强迫,但是六楼的那帮人有点奇怪。”

“很正常吧,”女研究员笑了笑,“六楼的家伙总有点神经过敏。”

不是的。他想说。可是这句话连同无力的解释消失在他的咽喉处,他侧头看了看毫无缝隙的窗帘,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把那双猩红的眼和枯瘦的手丢出脑海。

 

“怎么回事?”李轩也是这两年里第一次踏入中央科研所,甫一进门就看到这看似平常却始终有些不同寻常的场面,他忍不住凑近站在隐蔽角落的研究员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那个人推了推眼镜,冲李轩露出了抱歉的笑容,他说,“事实上我大概只比你早来了五分钟左右。”

“林敬言?你很久没有出席十方塔会议了。”李轩看清“研究员”的样貌时忍不住皱了皱眉,“呼啸出什么问题了吗?”

“呼啸已经跟我没关系了。”林敬言又转头注视那场“闹剧”,“看上去是十方塔直属的警卫队,你们有什么消息吗?”

“我没听说,”李轩看着骚乱最为严重的六楼,沉默了一会说道,“六楼是个很敏感的地方,”他背过手,看似无意地擦过光脑内侧,成人无法察觉的嗡鸣声响起,“陶轩的人一大部分都在那里,而那里的绝大多数成员又是G的外沿人员。”

“那么这次十方塔的目的是G还是陶轩呢?”林敬言像是自言自语似的低声说道。

“我不知道。”李轩退后一步,像是无意识的呓语,他最后看了一眼似乎陷入沉思的林敬言,转身离开了这片诡异的混乱之地。

于是他没看到炸碎在林敬言漆黑瞳孔里的烟花般的血光和厉鬼般狰狞可怖的“人类”面孔,没听到林敬言撤离时隔绝在科研所里的哭泣般的哀鸣——中央科研所紧急关闭,预计闭所时长为十天。

 

叶修下班的时候α星的烈日还悬在西侧的天空,他看着日渐空荡的街道,陈果那句“α星的人已经习惯了穴居”忽然又从记忆里漂浮起来,像是诅咒般烙印在他的脑子里。

“穴居……吗?”叶修咀嚼着这个似乎和他的生活毫无关联的词语,视线随意而锐利地扫过一扇扇监牢般的铁窗,偶尔对上几双警惕的双眼,冲他们露出友好而柔和的笑容——这些家伙简直像鼹鼠一样——叶修把烟丢给大街上晃悠的清理机器人,飞快地露出嘲笑般的表情——也不知道在嘲笑谁。

“你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叶修一关上门就听到王杰希平缓的声线,潮湿温热的水汽瞬间笼罩他的周身,他迅速转过身便看见王杰希就站在他身后三步远,穿着的依然是他的宅男套装,只是额前漆黑的头发被毫不留情地撩到头顶,鬓角偶尔还滑下几滴水——没有头发遮挡的那双翠绿的眼浸了水似的润泽而明亮,如果不论大小,这双眼在眼型上几乎算得上漂亮——叶修一路扫视,目光停留在王杰希赤裸的双脚,他说:“洗完澡就把鞋穿上,头发也得尽快擦干。”

“没关系,”王杰希倒了杯水递给叶修,他坐在柔软的沙发上露出惬意的笑容,“我不会生病的。”

王杰希确实是个很奇怪的AI,叶修想,这家伙明显对人类很感兴趣,甚至有时候还会模仿人类,但对于自己作为一个AI人造人的身份又无比适应——一个装着幼儿灵魂的恪守准则的成年人吗?

真有意思,他想。

“有什么好笑的吗?”王杰希疑惑的提问打断叶修漫无边际的联想,也瞬间惊醒了他,叶修下意识地摸了摸嘴角——明显的上扬弧度,比那个时候更加鲜明——他好像触碰到了什么不得了的领域,叶修如是想。

“不,什么都没有。”叶修捧着王杰希递过来的那杯水在他身边坐下,还未散尽的水汽混杂着人工制成品死板的花卉味道瞬间充盈他的鼻腔,也许是他的错觉,那股僵硬的死掉的味道这一瞬间像是活过来一样柔软,他的思绪被勾缠住,只有脑中剩余的红色应急机制操作他的唇舌问出他想问的话,“你今天下午怎么了?”

“基地那边出了点问题,”王杰希的声音和入口冰凉的水终于彻底把叶修唤醒,他像是休眠许久的老机器缓缓地挺直脊背,舒展肢体,他听到王杰希说,“‘鬼’看起来也变了很多。”

“详细跟我说说‘鬼’的情况。”叶修正襟危坐,甚至把王杰希的杯子也一起搁在了茶几上。

“我之前也和你说过,‘鬼’正式在α星出现是几年前的事情,具体来说大概是八九年前吧。它们是忽然就出现在那片沙地里了,但是从来没有进入过城镇,所以α星上也没有人知道还有这个邻居。”王杰希双手交叠,“在这八九年里,‘鬼’的变化是非常缓慢的,它们变强了但也不是那么强,身体也更像砂质的影子。但是今天我们遇到的那帮家伙不太一样,它们不仅在移动速度上有所加快,身体也更凝实了,以AS的穿透力穿过它只能在探索者上留下一道痕迹……”

 

“外面那是什么玩意儿?”方士谦刚停稳探索者就在一片尘土飞扬里几步跨到王杰希面前,双眼还死死盯着王杰希垂在身侧的右手,面色狰狞,眼里混着不知道是紧张后怕还是担心,他见王杰希毫无反应又逼近了一步,“到底怎么回事!”

“刚才那种生物,我叫它们‘鬼’,两个礼拜前‘鬼’还没强到这个地步,除了基地周围我不能时刻监控这片无人区。”王杰希在方士谦灼人的视线下小心地收起AS-05,细长的手指轻巧地划过雕刻精细的花纹,他说:“‘鬼’的事情我会再调查,先把你们要找的东西找到吧。”

说完王杰希就绕到另一边打开接口和内置终端接驳,刘小别凑近了几步试图看清不断显现代码的光屏,乔一帆打量着这个对他而言只存在于教科书的研究所,邓复升则走到方士谦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低声道:“先搞清楚老师的笔记。”

“我知道。”方士谦吐了口气,他死死盯着王杰希无动于衷的背影,泄气般说,“那家伙到底知不知道危险啊?”

“他应该是有把握才这么做的。”邓复升看向结束权限移交后冲他们投来疑问目光的王杰希,他往前走了两步又转头对方士谦说,“相信他吧。”

 

前往微草实验室的路上气氛沉闷得可怕,王杰希自己过了那么多年倒习惯了这种寂静,更何况还有细微的呼吸声和脚步声——实在是算不上安静的,只是微草的几个人大约就不是这么想的了,首屈一指的可能就是刘小别了,他看了眼走在自己身后半步的乔一帆,露出憋闷的表情,操作光脑向乔一帆发了消息。

“一个个都不说话,快憋死我了。”

“可能是在想林杰老师吧,我看剖面图里微草实验室就在这附近,再等等吧,一会就好了。”

“剖面图?你在哪里看的?”

“双子塔的图书馆。”刘小别似乎看到乔一帆抿嘴露出羞涩的微笑。

“啊,你居然还有双子塔图书馆的准入证吗?几层的?”

“准入证不是我的,是英杰借给我的。三层以下都可以的。”乔一帆知无不言。

“真羡慕啊,我也想去双子塔的图书馆,十方塔不仅限制多,放的书还少,太没意思了。”

 

“到了。”王杰希平滑的声音和解除门禁的操作音打断了刘乔二人私下的信息往来,刘小别抬起头时就看到缓慢滑开的金属门和依次亮起的灯光。

“去找吧,最好能在两个小时内结束。”

 

Oblita的风暴持续时间比任何人预估的都要长,但所幸嘉世的舰船还是勉强撑过了这场致命的风暴,刘皓按了按自己还有些微颤的右手,让舰员就地整修休息,他整了整衣领,把制式射线枪插入腰间枪套,手指覆在上面莫名有了些踏实的安全感。他抬起下巴穿过舰桥往约定好的舱门走去。

“来吧,我们的人已经在门口等待了。”那个声音毫无预兆地再次出现在他的耳边,刘皓下意识地触碰冰冷的枪柄,手指略显凝滞的滑动感让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出了满手的汗,他眨了眨眼,鬓角的冷汗从旁边滑落,他听到声音说,“一切都该开始了。”

刘皓打开舱门,看到几张熟悉的早该化为尘土的脸。

“好久不见。”他们说。


tbc.

评论 ( 5 )
热度 ( 25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