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非常规恋爱故事08

啊这次更新憋了好久终于憋出来了……难吃程度达到顶峰……

说下接下来的状况吧,暑假已经定下了实习再加上我的懒癌作祟,大概假期内还是低保周更,我尽量压缩剧情在两个月内完结hhhhh
07



这几日来α星的外来客多得有些反常,原住民们的状态却与叶修刚来时遇到的匪气十足截然不同,他们安静地团缩在制式的金属房屋里,透过狭小的窗户单方面地对外来者进行观察“交流”。这种令人不适的死寂在微草一行人到来时就已经初见端倪,在第二天正午当月的第四艘舰船降落α星时达到顶峰。

“这段时间的外来户太多了。”陈果咬着管营养剂,动作利落地检查着叶修组装的机甲部件,发音有些含糊不过听得清大概,她说,“α星的人已经习惯了穴居。”

叶修手下的动作一顿,他眨了眨眼,很快又绕了个弯重新连接回路,弧度完美毫无滞涩,他搁下回路电笔,看似随意地挑了几个零件便轻车熟路地组装在了一起,就在这部分即将完成时,他又从脚边的箱子里挑出了个缓冲连接器,几乎没有怎么测量就把那个圆盘状的玩意儿直接扣了上去。

“哎我说你好歹看看啊……”陈果气急败坏。

“不用。”叶修笑笑,右手轻旋,零件发出轻微的咔哒声——完美咬合。

“老板娘,我能不能问你借点东西?”叶修把还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部件放在地上,从老板娘还没来得及检查的那堆不成形的丑陋铁块里挑出一块对准连接器便卡了上去,陈果这回看懂了,这是能源处理器——最原始也是最可靠的能源处理器的组装法。

“什么?”她确实没听清叶修说了些什么。

“我说我能不能问你借点东西。”叶修也不介意,把能源处理器往外一挪就又说了一遍,“我想给我朋友造个小玩意儿。”

“王杰希啊?”陈果好奇问道。

闻言叶修也只是笑了笑,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他找了台外接仪器和仅是雏形的能源处理器连接在一起,朝陈果摊了摊手掌,陈果起初还有些莫名其妙,低头再一看又很快明白过来,直接从空间钮里拿了块能源石出来搁在叶修手上。

“G-13的黑矿?”叶修掂了掂手里的能源石,有些意外地挑眉,“我对兴欣可能有点错误估计了。”

“别说G-13的石头,就算是A-1的金属我们都能搞来。”陈果一脸自豪,“快点吧,我一会还有事。”

“前台有小唐呢,还能有什么事?”叶修虽然这么说着,手上却加快了速度,他把能源石放进仪器打开的卡口,又把旁边有些花屏的显示屏拆掉重新装了个分辨率更高的,确认一切连接正常后,叶修就操作运行了仪器。

“其实没必要做什么检测。”陈果看着自己许久没用的有些落灰的仪器,摇了摇头道,“即使你的组装方法不太一样,这种材料做出来的能源处理器能达到的效率也在65%到80%之间,我们也做过基础测试的。”

“的确,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它的运行效率最高只能达到75%,但是现在……”叶修把显示屏转向陈果的方向,看着陈果慢慢睁大的眼睛说,“它达到了85%,突破了这种规格下的极限,这证明我的想法是能实现的。”

“你要做什么?”陈果走近了两步看着荧光闪烁的显示屏,她难掩惊愕的神色。

“我说了啊,我要给我朋友做个小玩意儿。”叶修脱下一次性手套,关闭了运行中的检测仪器,“顺便也可以给你们帮点忙。”

“你要什么?”唐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工作室门口,也看不出听了多少,她的眉目还是初见时的平淡,好像叶修刚才秀的这把在她眼里算不上什么。

“我需要几件最新的材料以及SX-5的红矿,材料清单我会列给你们。”叶修说起这话来倒是十分不客气,他摆弄着桌面上的小零件说,“这方面我不急,你们的休航期刚开始,我可以等。”

“你胃口不小啊。”陈果听到SX-5的时候就张了张嘴,叶修说出红矿的时候又无声地叹了口气捂住脸道,“我估计材料也不太好搞吧?”

“好搞的。我明天就可以把清单和具体如何搞到它们告诉你。”叶修微笑,“放心,难度不会很大。”

“那你能为我们做到什么?”与陈果不同,唐柔对于这条件并没有什么过激反应,她显然更关心这样做能交换到什么。

“我可以替你们更新机甲。”叶修耸耸肩,“这个星系里不会有比我更好的机造师了,不过我会加上一道密码,你们不能肆无忌惮地使用这批机甲。”

“你倒是挺喜欢这个星系。”陈果反应很快。

“算不上喜欢吧,但是也不能太失衡。”叶修把几样工具收拢在一起,他伸了个懒腰说,“我要去吃饭了,老板娘一块吗?”

“你去吧。”陈果看了眼唐柔,拒绝了叶修共进午餐的邀请。

 

王杰希请完假走到微草的舰船前的时候正好是上午十点,α星炽热的日光穿透灰黑色的长袍灼烧他的皮肤,他伸出右手,摘掉包裹在上面的轻薄的手套,细长的手指缓缓地触碰浑然一体的舰船,这样大约过了五六分钟,裸露在外的皮肤都有些略略泛红,他才终于停下手指在一处缝隙摸了摸,随后狠狠地敲击了一下。

“我操!”监视器前的方士谦骂了一句便迅速起身穿越舰桥往舱门走去,还没走到最后一个拐角他就看到王杰希摘下兜帽后那张除了眼睛外都十分端正的脸。

“早上好,我们该走了。”他说。

“早上好。”方士谦顿了顿,他低头操作光脑发了几条讯息,“再等三分钟,马上出发。”

“有个消息我想你大概需要知道,”王杰希站在走道里,斗篷几乎包裹住他的全身,无人可见的左手轻轻地拨弄着叶修今天早上塞给他的光脑,“有一艘舰船即将登陆α星,代号是烟雨。”

“什么烟雨?”邓复升赶到的时候正好听了个尾巴,他不解地看了看神色凝重的方士谦和情绪寡淡的王杰希,“楚云秀?”

“楚云秀来了,”方士谦皱紧了眉,右手手指不断地点着裤缝,“烟雨的舰长不会换人,她的目的是什么?”后半句显然在询问王杰希。

“不清楚,烟雨号在一天前刚刚脱离Oblita,大概是选择α星进行避难修整。”王杰希向着后头赶来的刘小别和乔一帆点了点头。

“不对,”方士谦调出星图,仔细翻看了一番道,“β星的危险度要比α星低很多,而且β星上有虚空的驻地。”

“虚空?”王杰希皱了皱眉,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忽然闭上眼迅速搜寻自己的数据库,“虚空、烟雨还有三零一,这三方就是西南三角。”

“三零一?”方士谦和邓复升对视了一眼,眼里都流露出震惊,像是白纸上的墨点——无处可藏。

这个星系里到底藏着多少秘密,方士谦忽然想。

“是的,三零一。”王杰希睁开眼,莹白的代码迅速消失,他停顿了一会说,“三零一是个很棘手的调查对象,他们藏得太好了。”

是啊,他们藏得太好了,如果不是王杰希的这一番话,可能到最后都不会有人知道虚空和烟雨的联盟里还插了个三零一。

“你怎么确定他们就是……”邓复升看着王杰希含着笑意的眼忽然就说不下去了,他没有办法知道一个AI的推算方法和逻辑,但是作为唯二看过林杰笔记的知情人,他知道王杰希绝对不会撒谎,他说三零一是,那有95%以上的可能就是。

“通讯分析是最方便的证明一切的办法,”面对质疑的AI毫不在意地说,“我之前没有把虚空和烟雨联系在一起,而一旦有了这个突破点,再继续找到三零一并不是一件难事。”他看了看若有所思的方士谦、略显懊恼的邓复升和一脸茫然的刘乔二人,忽然问道,“你们还要去基地吗?”

方士谦首先回过神来,他往王杰希那个方向看去的时候正好望见舱壁上浅色的微草纹样,他的目光越过王杰希的身侧直直盯着那些熟悉的纹路,王杰希回头望了眼,没人看得见他的表情,他维持着这个姿势又一次问了一遍,他说:“那个基地,要回去吗?”

“去。”方士谦说。

 

占据了α星近二分之一面积的黄沙荒漠里忽然出现一点银白色,像是日光投射出来的光点穿行在无垠当中,这辆具备消声减震优良性能的探索者X-11无声地越过起伏的沙丘,徒留一线浅浅的印痕。坐在副驾驶的王杰希望着窗外略显陌生的景象有些不确定地打开光脑,借由这个媒介把他储存在数据库里的地图进行实体投影,他转了转沙地的角度却发现在同一水平面的情况下有些地形并不能完全重合——短暂而剧烈的变化——王杰希看了眼专心驾驶的方士谦,无声地关闭了投影,靠在沁着凉意的金属窗框上,他注视着斜前方,玻璃窗的倒影里反射出几行与现行编码程式截然不同的代码。

“邓哥?”坐在后面的刘小别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的工作也在程序这一方面——正打算向邓复升求证的时候手上忽然传来一股力道,他看见邓复升温和地笑着冲他摇了摇头。

“快到了,再等等吧。”他说。

“我知道了,邓哥。”刘小别倒也聪明,被制止之后便没有更多的动作了,他冲面露疑惑的乔一帆笑笑说,“没事。”

这一番小动作并没有引起方士谦和王杰希的注意,刘小别在拿出终端前又看了一眼王杰希那边的玻璃,恰好对上几行代码消失后冰冷的涣散的翠绿双眼——刘小别打了个颤,匆匆低下头打开终端,飞快滑动的手指还有些颤抖。

就在刘小别已经冷静了不少的时候,王杰希忽然直起身体,他看着远处隐隐显出轮廓的基地,手指慢慢蜷紧,他不自觉地前倾身体,直到看到那难以察觉的扭曲波动才骤然叫道:“停车!快停车!”

“怎么了?”方士谦被吓了一大跳差点甩脱手里的方向盘,他看了眼难掩惊惶的王杰希,咬了咬牙便往左急转踩了刹车,刚适应惯性坐回座位的方士谦便注意到王杰希已经打开了车门,他伸出手也只碰到王杰希的长袍,“你干什么!”

隔着封闭的车窗,方士谦只能看到王杰希的嘴唇动作,完全听不到他说了些什么,还是后来乔一帆凑过来说:“他刚刚说的是‘在里面等着,别出来’。”

闻声方士谦转头看了眼一路上都不算起眼的乔一帆,目光复杂,他缓缓地点了点头重新坐回驾驶座看着那个灰色的身影缓慢地走向废墟——不断地走向吞噬的巨兽——这个荒诞的念头忽然浮现在方士谦脑子里,使得他伸进口袋拿烟的手都颤抖了两下,他用左手牢牢按住时不时发抖的右手,双眼却紧紧盯着愈走愈远的王杰希,半刻也不曾移开。

“什么东西?”于是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看到王杰希消失的全程的人。

“怎么了?”邓复升听到方士谦拔高的声音急匆匆凑到他身边,却没有看到应该在视野里出现的王杰希,“王杰希呢?”

“消失了……”方士谦仍然注视着那片有如择人而噬的野兽的无人区,深色的瞳孔隐隐有些颤抖,他说,“这他妈到底是什么情况?”

“冷静下来,士谦。”邓复升的手掌覆在方士谦的左手上,他也一错不错地瞧着看似毫无异状的沙漠,垂在一边的另一只手的手指却收紧了不少。

死亡般的寂静弥漫在探索者宽敞的车厢当中,直到方士谦的光脑长鸣一声被自动接通,漫长的电磁声后忽然响起一段失真的男声,他说:“没问题了,你们直接过来吧,这边的磁场干扰有点强烈,暂时不再进行通讯了,我在基地门口等你们。”

也许真的是干扰强烈,王杰希在说完这段话后就挂断了通讯,方士谦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他茫然地与站在身后的邓复升对视,又低下头查看历史记录,列表的第一行就是一串陌生的代码,他的手指顿了顿,随后立即将光脑关闭,左手启动探索者,右手在邓复升手臂上拍了拍。他的唇形天生上挑,这个时候又拉开了不同往常的弧度显得有些不正派的邪肆,他眉眼舒展,说:“去坐好,我们也去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幺蛾子。”

虽然嘴里说得挺放肆,探索者行驶时却十分平稳,不是车辆本身性能赋予的安全,而是驾驶员减缓速度后自然形成的稳定。方士谦的余光始终注视着仪表盘,在不断接近基地的过程中,仪表盘上显示的数字和指针都在不停地变动——不仅仅是电磁场——方士谦收回余光直接加大马力冲进了这片谜之区域。

“士谦。”邓复升的声音模糊而诡异,像是被拖长了一般,方士谦还来不及转头就看到基地前方那个熟悉的灰色身影,他像是听到声音般转过身,依旧是那张苍白冷淡的脸——方士谦不自觉地舒了口气。

他放缓速度动作利落地停车,还没停稳野兽般的危险直觉让他迅速解开安全带往副驾驶的方向仰身平躺,他看到一双浅灰如同玻璃珠子般的眼睛在车窗边出现又消散,在它身后是拿着改装版刺客AS-05短枪的王杰希——方士谦瞳孔紧缩——王杰希什么时候带了武器?

“下车吧,快点把你们要找的东西找到,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王杰希攥紧了那把算得上精巧的射线枪,说话时他的目光还锁在探索者上划出的浅浅一道划痕,“快!”

 

“老板娘下午好。”刚吃完饭还顺道往界线那块晃了晃权当消食的叶修大约在午后一点打开了兴欣机甲店的大门,一抬头就看到气氛融洽的几个老熟人。

“原来你在这里啊。”楚云秀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她趴在椅背上望着叶修,弧度漂亮的眼里隐含笑意,“怪不得哪里都找不到。”

“下午好啊云秀。”叶修倒也不尴尬,和几位来客点点头充作招呼,然后就越过他们径直往后头的工作室走去。

“你打算在这里做什么?”楚云秀看着叶修毫无错处的行为,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很快又露出笑脸道,“养老?”

“你这么说也没错,”叶修的脚步顿了顿,“我好歹也六百多岁了,是个老头子了。”

“你要这么说,那十方塔那些人早该退位了。”楚云秀说起十方塔像是玩笑般轻描淡写,只到了后头才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还有那群百足虫。”

“不能这么说,他们是参与者,我不是。”叶修转头笑了笑,他语焉不详却成功拦下了楚云秀接下来的话语。他看着陈果不明就里的茫然和楚云秀全然不满的瞪视,一种潮水般的无趣忽然就席卷周身,他想,我还得坚持什么呢?

 

——“Oblita暴动,你自己看着办。楚。”

细微的嗡鸣声瞬间打断他的思路,叶修看了眼光脑上跳出来的讯息不由一哂,只是还没等他抬头,那条信息就宛如从未出现过一般消失在了他的接收列表里——他抬起头正好瞧见李华对他礼貌地微笑。

看吧,我还有责任,他又抬起几分视线看到透明窗外匆匆走过的灰袍王杰希,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地露出笑容。

“我还有事,先走了,老板娘。”他自己都惊诧于这点突如其来的快活笑意。


tbc.

评论
热度 ( 25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